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五十八章 舍生
    当然并非所有的番兵都是傻愣愣的往上爬,也有聪明的番兵是从云梯的反面往上爬,只是这些聪明的番兵堪堪爬到城头,刚刚伸手搭在城垛上,就觉得整只手掌上传来钻心的剧痛,让很多番兵根本把不住城头,直接跌落下去,摔得粉身碎骨,偶尔有几个悍勇的番兵,忍着剧痛爬了上去,但脚还没有站稳,就被四面八方而来的五、六枝长枪贯穿了身体,直接钉死在城垛上。

    番兵前赴后继,不畏生死的强攻,也并非没有一点战果,非但使得城中用于守备的物资飞快地消耗,同时也是终将攻城槌等器械第一次运到了儒州城下,对着儒州城门发动攻击。

    尽管早在女真大军围城之际,李从吉、徐京便是命人将四座城门堵死,出入城池全靠一条地道,但是攻城槌的攻击下,城门也好,巨石也好都会有被攻破的一刻。

    原本李从吉打算找几分神箭手,专门负责清理使用攻城槌的番兵,可是当他看清这台攻城槌的面貌,额头上立时滴下一滴冷汗,原来铜先文郎早就想到唐军会派人阻杀攻城槌上的番兵,是以早就将攻城槌四面用厚木封死,莫说是小小是箭矢,就是床弩也休想射穿。

    “TND,这群番狗中也有高人啊!”李从吉伸手在城垛上狠狠一拍,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句,感受着脚下传来的震动,重重地一跺脚,拧着脖子叫了起来,“来人,给老子上火箭,我就不信了,这TND还能不怕火!”

    很快便是有着二十余支火箭从城上射落,准确地命中了攻城槌,但也仅仅是命中而已,连木头都没有熏黑,便是被边上的番兵扫落下来。

    守在攻城槌左近的番兵都是参与了制造这台攻城槌的人,他们非但都知道这台攻城槌对己方意味着什么,更是知道制造的不易,使得他们一共就造了这么一台,是以在经历一轮火箭之后,便听得带队的番将一声喊,所有的番兵立时将手中的盾牌遮在了车顶,以防城上唐军再度使用火箭。

    李从吉见状,不由气得重重地一拳打在城垛上,口中恶狠狠地咆哮了起来,“GRD,你们不是号称悍勇无敌的嘛,怎地做起缩头乌龟来了,TND,有种就把你们的**给老子伸出来,看老子能不能剁掉你们的**!”

    在李从吉附近的军士,听李从吉骂得这般精彩,却是一个个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是一个个憋在那里,副将张节大着胆子挨到李从吉的身边,开口道:“将军,你且消消气,若是你气出个好歹来,你叫弟兄们怎么办呢!”

    “那你TND给老子拿出一个办法来,若是不将那个大家伙弄了,大家伙都要死在这!”李从吉白了他一眼,没有好气地叫了起来。

    “嘿嘿…”张节讪讪地笑了笑,旋即眼中闪过一丝坚毅,附到李从吉的耳边小声地说了起来,直说的李从吉面色大变,脑袋更是如同拨浪鼓一般摇了起来,“不行,绝对不行,要是我同意了你这般做法,日后让唐王知道了,决计饶不了我,此法还是莫要再提!”

    “将军!”张节急了,直接便是跪在了李从吉面前,李从吉也是一愣,忙是伸手去拉他,口中亦是厉声喝道,“你这是做什么,莫不是还想逼着老夫答应不成!给老夫起来!”

    哪知张节就像是铁了心一般,双膝向后滑了一步,昂起头来看着李从吉,大声说道:“将军,我张节自被您救下,追随您也有二十多年了,既见过您因被赵宋朝廷猜忌而愁容满面,也见过您因为您能痛杀异族而义气奋发,如今番兵围城,阖城上下生死一线,如果能死张节一人而救全城,张节死得其所,还请将军成全!”

    “兄弟……”李从吉眼眶立时红了,他戎马一生,不知遇到过多少大风大浪,似眼下这等局面也不知遇到过多少次,往日处理起来甚是容易的事情,今日却不知为何,只让李从吉觉得心中沉甸甸的,根本无法狠下心来。

    城下的番兵依旧如蚂蚁一般朝城头爬着,那台攻城槌也在全力地向城门释放着自己的火力,感受到脚下一下强过一下的震动,李从吉终是将心一横,狠狠地一跺脚,猛地背过身去,“好,老夫答应你!”

    “谢将军成全!”张节听了,便是以额加地,毕恭毕敬地朝着李从吉磕了一个头,便是起身叫道,“去给老子拿十坛火油来!”

    火油这等东西本就是现成的,很快便送到了张节的面前,李从吉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张节,开口道:“张节,你现在如果后悔,那么还来得及!”

    张节咧嘴一笑,“唐王曾经说过,这世上有很多事,都必须有人去做,那么眼下,就是该属下去做的时候了!”

    “好!老夫成全你,泼油!”李从吉低吼一声,便是立刻转过身去,他怕他再看下去,眼泪就会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啪”“啪”“啪”……阵阵瓦罐打碎的声音传来,很快便有军士禀告,说火油已然泼罢,李从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喝道:“给老子砸十坛火油下去,然后给老子狠狠地用火箭射,我倒要看看,那些番狗的蹄子,到底耐不耐热!”

    “是,将军!”

    城下的番兵自是不会知道自己的末日即将到来,还在那里幻想着破城之后自己要些什么时,忽地便是问到一股刺鼻的气味传来,可是他们左看右看,均没有发现异常,只能作罢。

    可是很快,他们便是发觉事情有所不对,自己呆的地方越来越热,举着的盾牌也是越来越烫,烫的他们握着盾牌的手也是渐渐承受不了。

    终于,有一个番兵无法承受,怪叫一声放开了手上的盾牌,那块盾牌也是随着他的手掉了下来,将他整个人点燃了起来,周遭的番兵见了,哪里还敢留在那里,纷纷抛下手上的盾牌,四散逃逸。

    张节一直在等这个盾牌散开的机会,如今见了,不由得哈哈一笑,取出火折子点着,对着城头的军士一抱拳,“弟兄们,张节先走一步,咱们来生再见!”

    军士们紧紧咬着牙,手中弓弩、刀枪更是快了几分,彷佛只有这般,才能不让在眼眶打转的眼泪流下来。

    就在张节准备点火之时,就听见李从吉那低沉的声音,“你放心,你的父母妻儿,老夫自会替你养之!”

    张节没有回头,面上露出一丝笑容,将火折子往自己身上一按,顿时在他身上燃起了冲天大火,他纵身朝着城下一跃,口中厉吼道:“番狗,你张爷爷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