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狠绝
    一个火人从天而降,吓得那带队的番将魂飞魄散,知道攻城槌重要性的他,忙是叫那些番兵朝着火人放箭,务必将那火人射死,可是还不等那些番兵有所动作,张节便是落在了攻城槌之上,顿时将整个攻城槌点燃。

    虽然那番将也想要组织番兵扑救,但是身上满是火油的张节,燃起的大火又岂是这些手上只有兵器的的番兵能够扑灭,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火越烧越大,“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那番将失魂落魄地一屁股坐了下来,深知完颜宗翰无情的他,狠狠地咬咬牙,猛地抽出弯刀,照着肚子就是一刀,自我了账。

    虽然离得很远,但是这冲天的火光还是映入了完颜宗翰的眼帘,虽然他极其不喜欢使用什么器械,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族人,在攻击低矮的城墙时,还有铁骑飞射这一手段,但在攻击似儒州这等高耸的城墙且守御完备的城池时,除了血气之勇外,没有一丝的办法,是以为了能够拿下儒州,实现自己的野心,他还是按下心中的不爽,大肆使用了攻城器械,可如今当他见到这般景象时,那滔天的怒火立时涌上了心头,狠狠地将马鞭往地上一扔,厉声吼道:“去,把铜先文郎给某家叫来!”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铜先文郎便是毡帽歪斜,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完颜宗翰的面前,看见他的这副狼狈样,完颜宗翰更是气的不打一处来,随手抢过一副马鞭,直接便是狠狠地一鞭抽在他的脸上,厉声吼道:“铜先文郎,这就是你和某家保证的,肯定可以拿下儒州的器械,可如今某家能看见的,除了被毁还是被毁,如果你不能给某家一个说法的话,就休怪某家把你哈喇了祭旗!”

    铜先文郎心中苦涩,尽管他心中知道此事并非他的原因,完全是因为这些番兵不善操作,可是他却知道这话绝不能从他的口中说出,如果说出来的话,非但完颜宗翰不会饶他,就是周遭那些将领也不会放过他,当下只能是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瞅着铜先文郎不说话,完颜宗翰更是火大,手中的马鞭更是没头没脑地抽了过去,可怜铜先文郎虽是女真人,但身子却远不如那些整日奔马驰骋的战将,被完颜宗翰这一顿鞭挞,竟然当场晕死过去。

    完颜宗翰兀自还不解气,还待要下马继续鞭挞时,周遭的番将立时慌了手脚,拦阻的拦阻,救人的救人,忙了个不亦乐乎,虽然完颜宗翰在暴怒之中,但却未失去理智,知道这些番将是他攻城掠地的资本,当下只能是任由他们拦着自己,朝着铜先文郎被救走的方向吼道:“把这个废物给我关进水牢,等某家打下这儒州再来料理他!”

    待得再也看不见铜先文郎的身影,完颜宗翰猛地一挣,挣脱了束缚,翻着怪眼指着眼前的一众番将喝道:“都给某家上去,今天还打不下这儒州,某家把你们全部哈喇了!”

    一众番将听了,不知道完颜承翰说的是真是假,不由得在那里面面相觑,完颜宗翰见他们久久没有动作,心头怒火又起,猛地从腰间抽出腰刀,狠狠地一刀劈了下去,将离得最近的那番将一刀劈成两半。

    所有的番将都不禁愣住了,他们全然没有想到完颜宗翰竟然真的会杀自己,一时间均不知该如何是好,完颜宗翰不管他们作何想法,径直举起带血的弯刀,如鹰似隼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划过,阴测测地说道:“你们莫不是以为某家真的不敢杀你们不成,今天拿不下儒州,哈里斯就是你们的榜样!”

    众番将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他们追随完颜宗翰日久,自是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当下哪里还敢有所怠慢,纷纷掣起自己的武器,嘴里呼啸一声,便是带着自己的亲随朝着城前压去。

    虽然城下的番兵攻起城来非常的卖力,也是飞快地消耗着城中的箭矢木石,但在李从吉、徐京这等老将的眼中看来,要应付他们的攻击并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将那台攻城槌烧毁以后,番兵的士气受挫,那攻势更是受到了影响,以至于让李从吉、徐京都有时间碰个头,商量一下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就在他们商量着还没有个结果的时候,各自的副将便是着急忙慌地找了过来,言及番兵又一次发起猛烈的攻势,请二人赶紧回去坐镇指挥。

    二人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些番兵明明后劲乏力,士气低迷,如何还能打得自己的副将过来求助,只是疑惑归疑惑,深知轻重缓急的二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一看,便是命令所有军士莫要在有所保留,把所有能用的东西全部用上,务必要将番兵压下去。

    原来那些番将到得前方,直接便将完颜宗翰的命令宣布了一遍,当那些正在进攻的番兵番将听说,如果还攻不下儒州,便要全部处死的事后,所有人的眼睛立时便全部红了,在浓浓的死亡气息压迫下,所有人都如同疯了一般,不顾一切地朝着城头压去。

    前一个番兵刚掉下城头,后一个番兵的手便已然搭在了城垛之上,尽管城垛上的尖刺依旧锋利,已完全被鲜血浸透,尽管那些番兵想要爬上城头,手上定要被刺出一个血洞,尽管那些高耸的云梯每时每刻都有无数架被推倒,但同时又会有无数架被架起来。

    有的番兵明明身体已经被刺穿了,但还是异常彪悍地抓紧身上的长枪,狠狠地往城下跳去,而那个紧紧握着长枪的唐军军士也会就此被他一起带着掉下城头,一起摔成肉泥;也有勇悍一些的番兵,不管自己会被唐军砍成什么样子,却是一定要砍死一名唐军军士,两军士卒如同下饺子一般,从城头上时不时地掉落下来,有些士卒因为摔在尸堆上没有摔死,可不等他们站起来,就被身遭的番兵不分敌我的全部砍做肉泥。

    看着身周的军士不住地减少,李从吉的心头在不停地滴血,看着仍是如同蚂蚁一般密集的番兵,李从吉扯起嗓子大叫一声,“油烧开没有,给老子倒下去!”

    暗褐色还在冒着浓烟的热油从城头浇落,立时便听见城下响起一片“哧哧”的声音以及番兵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股浓浓的肉香从城下升起,李从吉强自按下心头的不适,大声吼道:“放火箭!”

    熊熊的大火在城下燃起,番兵即便再为悍勇,见到如此大火,也只能缓缓退后,双眼死死地盯住火苗,看那架势,分明是打算在火熄灭的那一刻便再度扑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