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六十八章 谪仙楼的乐和
    如果说樊楼曾经执汴梁酒楼之牛耳的话,那么当谪仙楼携秦风酒在汴梁落户之后,这樊楼便是遇上了自建楼以来的最强对手,虽然这樊楼的东主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整垮谪仙楼,甚至于连背后的靠山也是了,但乐和、李怀二人长袖善舞,待人接物滴水不漏,加之秦风酒更是这个时代绝无仅有的好酒,使得两家之间的胜负天平渐渐地偏向了谪仙楼,在赵佶遇救返回汴梁之时,樊楼早就已经是没有还手之力,全然被谪仙楼所压制。

    乐和和李怀二人在谪仙楼的分工不同,乐和的性子谨小慎微,且观察入微,是以他专司负责观察往来的各路官员,李怀却是长袖善舞,三教九流什么人他都能说得上话,是以他专门负责周旋于酒楼的各色人等之中,再加上酒楼中的伙计大多是时迁天机营中听力过人之辈,是以只要谪仙中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决计瞒不过二人。

    通常举行朝会的日子,是乐和、李怀最上心也是最赚钱的日子,因为通常在散朝之后,几乎所有的官员都会来到谪仙楼喝上几杯,哪怕是李邦彦、蔡攸、白时中这等高官也不例外。

    时近正午时分,乐和正于店中恭候那些大臣之时,就见自己派去街口迎客的伙计慌慌张张地跑进店来,乐和对店中伙计都甚是熟悉,因为知其稳重才将其派去街口,如今这番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乐和不禁奇怪起来,“小五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般慌张却是为了什么?”

    “掌…掌…掌柜的,您快…去看看…吧,蔡…太师…来了……”小五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嗯,蔡太师而已,来了就……什么!你说什么!”乐和百无聊赖地说了两句,猛地醒悟过来,瞪着双眼看着小五子,“你是说当朝蔡太师来了?”

    小五子点了点头,“哎哟,你这厮怎么不早说,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乐和伸手在额头重重一拍,丢下一句话,便是夺门而出。

    乐和跑出酒楼没有几步,便是远远地看见蔡京在众多大臣地簇拥下朝着谪仙楼走来,乐和赶忙迎了上去,满脸堆笑地站在路旁,对着蔡京点头哈腰地说道:“今早就听见有喜鹊在枝头叫唤,便知道会有贵人来,想不到这贵人竟然会是太师您老人家!”

    蔡京却是瞧都没有瞧他一眼,自顾自地在群臣的簇拥下朝谪仙楼走去,乐和虽然心中不爽,但面上却哪里会露出半分,连忙在头前引路,将蔡京等人全都引进了谪仙楼中最大的包间。

    原本乐和还想借着进包间招呼和上酒菜的时候,入内听一听蔡京等人在说些什么,不想除了第一次引路的时候还上得顶楼,而后却是连顶楼都上不得,在楼梯口时便被蔡京等人的随从拦了下来,至于他带人所端来的酒菜更是被一一取出一些,让乐和一一试过,确保无毒之后,方才端进了包间。

    这些随从的举动,让乐和暗中啐了一口,,暗暗喝道:“似你们这般动作,就算不被毒死,也早晚一天要被干死,以为不让老子上楼,老子便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了吗,你们未免也太小看老子了!”

    就见乐和附在一名伙计的耳旁小声地说了几句,便是转身进到了蔡京等人所在包间的楼下那间,不多时便见身材短小精悍的时迁贼头贼脑地闪了进来,见着乐和便是埋怨了起来,“我说乐和哥哥,你也知道我忙的很,为何非要留我在这里多待几日,你……”

    乐和脸上带着笑,伸手打断了时迁的话,朝着头顶上指了指,开口说道:“偷儿,你给我小声一点,我让你留下这是有我的用意,”说着却是附到时迁的耳旁,小声地说了几句,直说得时迁眼中异彩连连。

    “哥哥,你此言当真?”时迁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当然!”乐和点了点头,伸手在时迁肩上拍了拍,“偷儿,能不能探听到消息,可就全靠你了啊!”

    “放心吧,这事就包我身上了!”时迁脸上满是骄傲之色,伸手在自己胸前一拍,朝着自己竖起一个大拇指。

    就见时迁从怀中取出一些物件,一双手在这些物件中好一阵鼓捣,而后一甩手,便见一物牢牢地沾在了天花板上,时迁跟着一纵身,整个人便是如同一只壁虎一般,亦是牢牢地沾在天花板上,将耳朵附在先前那物上,用心地倾听了起来。

    乐和见了,忙是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开口叫起好来。

    约莫过了两炷香的功夫,时迁从天花板上一跃而下,乐和正待要开口调笑几句时,就见时迁面色凝肃,朝着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乐和虽不明其意,但他好歹也和打过许久交道,知其为人,是以连忙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时迁将耳朵附在门上听了许久,待确定无人后,方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乐和见他这般模样,便是开始说道:“偷儿,你这是怎么了,不是号称自己可以挂在楼顶三天三夜不着地吗,怎地今日才两炷香的功夫便下来了?”

    时迁白了他一眼,没有好气地答道:“人都走了,你却是在我在上面做甚?”

    “走了?”乐和明显一愣,他全然没有想到蔡京等人这么快便是走了,“今日怎地走得如此之快?”

    时迁“嘿嘿”笑了两声,却是附到乐和的耳旁小声地说了起来,声音虽小,但却是吓了乐和一跳,整个人的面色亦是大变,双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偷儿,此事可做不得假,你可是听清楚了吗?”

    “旁的事也许我不敢保证,但这事我是听得真真的,保准错不了!”时迁见乐和有些不信,忙是将自己的胸脯一拍,大声地保证起来。

    乐和点了点头,起身走到门外,伸手招过一名伙计,开口吩咐道:“且去将李掌柜、曹大哥夫妇请来!”

    那伙计应了一声,转身便走,时迁不禁诧异道:“哥哥,难道曹正哥哥两口子也在这里不成?”

    “不错!”乐和点了点头,“曹大哥乃是林元帅弟子,夫妇二人长年生活在汴梁,是以我专门从唐王处将曹大哥夫妇二人要来……”

    “哈哈……”就在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时,就听得门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二人询声看去,就见一道装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乐掌柜,偷儿,许久不见,二位可还好吗?”

    一见这老者,二人面上都是露出惊喜之色,连忙抱拳行礼道:“李先生,你怎地会在此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