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爱装逼的李助
    “啊……大梦谁先醒,平生我自知!”就在那道黑影即将侵到赵楷身周之际,忽地远远传来一句吟诗声。

    这冷不丁传来的声音,却是将连同那黑影以及宋江在内的黑衣人唬的不轻,要知道他们虽然是投靠了蔡京、高俅等人,而且赵楷眼下也是被赵佶所厌恶,但赵佶与赵楷到底是父子,万一日后有一天赵佶又念起了赵楷,那么自己这些人将会第一时间被蔡京等人送出来,用以平息赵佶的怒火,即便蔡京等人不在么做,但只要今日这事传了出去,那么这个天下也将再无他们的容身之所。

    “什么人?这般藏头缩尾的,算是什么英雄好汉,有胆的就站出来让大伙瞧瞧!”宋江自是知道眼前事情的轻重,也顾不得在隐藏自己的面目,仰头大叫了起来,暗地里却是不动声色地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人赶紧找出那人的所在。

    “呵呵……宋江,你不用在白费功夫了,就凭你那些废物手下也想找到老道……”一阵带着几丝嘲讽的笑声传来,说得宋江的黑脸不自主地沉了下来,脸上肌肉也是抽了抽,“也罢,老道此来的目标却是如你们一般,便是让你们见识一番老道的模样!”

    宋江一伙闻言,忙是四下找去,宋江更是悄悄打出手势,示意手下人准备好暗器,待得找到那人时,便是立即以暗器招呼,以雪先前挖苦嘲讽之恨。

    “在哪里!”没花多大功夫,就见宋江身边一人伸手朝着凉亭顶上一指,宋江一伙人顺着指向看去,就见李助头戴束发金冠,身穿八卦袍,背插自己成名的金剑,手中提着一壶酒,正不住地朝着自己口中倒去。

    如果李俊辰在场,定然会毫不客气地送上“装逼”两个字,但是宋江这伙人哪里会知道这个词,立时被李助的这般狂放不羁震的说不出话来。

    “咳咳……这位仙长,不知是在何地清修,今日来此却是为了何事,若是无甚要紧事,还请莫要为难小可,小可等人毕竟还有皇命在身!”宋江眼瞅着自己这些手下全被李助震在了当场,面上不由浮起一丝尴尬,但他的厚黑、脸皮都是这个时代祖师爷级别的,轻轻地咳嗽两声,便是站了出来。

    不得不说,宋江的这番话说的有理有节,让李助都是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微不可查地颌摇摇头,“宋江啊宋江,早就听说你的这张嘴如何了得,往日里老道只是不信,只是以为是那人抬举与你,今日一见才知道,他哪里有抬举你,你这厮这张嘴分明远比他说的要厉害得多……”

    宋江这人最擅长的便是打蛇随棍上,即便听出话中有音,也只做是听不出,当下朝着李助一揖,“还请仙长行个方便!”说着,却是朝自己同来那些人一摆手,“与我上,速战速决!”

    “是!”那些黑衣人齐齐应了一声,“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对不住了,三王子殿下!”

    “哈哈……好啊,果然好啊!”黑衣人一拥而上之际,李助却是仰天大笑起来,“老道久不出江湖,如今是个人都敢不把老道的话放在心上了!”

    “仙长这话是什么意思?”宋江心中没由来一跳,忍不住抬头看向李助,就见一团黑影如电射一般,朝着自己面门砸来。

    “哎哟!”宋江虽然也有几分庄稼把式,但比起李助来却是差的太远,立时被砸个正着,抬眼去看是何物时,却不正是先前李助手中的酒壶!

    “哇……”宋江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水,就见血水中赫然有着两颗门牙,“给无舍囖牠……”宋江哪怕城府再深,再是厚黑,到了这一刻是再也忍不住了,朝着李助的方向一指,厉声嘶吼了起来。

    一众黑衣人不由一愣,但随之便是省悟过来,纷纷朝着赵楷杀去,李助哈哈一笑,伸手自背后取过金剑,伸指在剑脊轻轻一弹,随即便是响起一阵轻吟,整个人亦是如同一支大鸟一般急掠而下。

    “不好,速退!”那领头模样的黑衣人见李助掠下的身影,瞳孔不禁为之一缩,厉声大叫的同时,亦是取出了自己的三节棍,纵身扑了上去。

    “陈兄弟,这人到底是谁?”宋江虽不知李助的身份,但却知道陈履念的身手,见他都是扑了上去,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高声问了起来。

    “李助,金剑先生李助!”陈履念头也不不回,冷冷地回了一句,便是将三节棍抡圆,以其能够够得上李助。

    他虽然快,但是李助更快,就见一道金光在黑衣人中急掠而过,一道道血线在黑衣人身上迸现,虽然这些黑衣人也想挡下李助,但以李助那种足以打败卢俊义的变态身手,又岂是他们这样的小喽啰可以抵挡的,不多时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好啊,好啊!多年不见,你的金剑果然是愈发的了得了!”陈履念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直到手中喽啰全部死在当场,方才停下脚步,双眼狠狠地瞪着李助,直欲从中喷出火来,将李助焚烧殆尽。

    “还好,还好!”李助的脸上带着他一贯的笑容,将剑上血水一甩而尽,伸手在剑脊上轻轻一弹,对着陈履念摇头道,“履念兄,你我一别二十载,如今跟着宋江这等人厮混,却是有些不值啊!”

    “哼!你也知道你我有二十载未见,为何今日却要坏了陈某的好事!”陈履念冷哼一声,恨恨地扭过头去,“再说陈某与何人为伍,与你姓李的何干!”

    “哈哈……”李助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怪我,怪我多事!只是今日有我在此,你陈履念可还有把握刺杀赵三王子,还是听我句劝,就此离去的好!”

    “……”陈履念低着头没有说话,显然在心中盘算了起来。

    “陈老大,咱们不能走啊,先不说死了这么些兄弟,就是回去了,在太尉那里也没法交代啊!”宋江急了,连忙开口劝了起来。

    “你给老细闭嘴,老子还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事!”陈履念朝着宋江咆哮了一句,便是恶狠狠地瞪着李助,“姓李的,今日老子给你面子,来日再见,老子必取你性命!”说罢,却是一提身子,纵身一跃而去。

    宋江间陈履念就这般走了,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转身便是朝后跑去,边跑边叫道:“陈老大,等等我,莫要将宋某留在这里!”

    “哈哈……”李助见到宋江的狼狈相,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不禁觉得李俊辰有些小题大做,似宋江这等人哪里配当大唐的敌手,当下摇了摇头,走到赵楷身前,抱拳道:“三王子,老道奉我家唐王之命,特请三王子前往燕云做客!”

    “唉!想不到最终还是要你来救我一命!”赵楷缓缓放下手中酒杯,幽幽叹了一声,“既如此,却是劳烦李先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