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收税的城门
    只要是在历史上留名,且有一点头脑的君主都会知道,打仗靠的都是自己的实力,绝对不可以将希望寄托在盟友的援军身上,尤其还是异族的身上,但非常可惜的是,在北宋这个异常奇葩,特别是宋徽宗赵佶当政的时候,一旦有事请要请援军,他都会主动地去想到那些异族。

    虽然在这个时空,并不是他主动想到要去联络异族攻伐燕云,只是当蔡京刚刚起个头时,他便立刻想到了自己在潞安城所受的“屈辱”来,甚至于更本不用高俅、梁师成等人,他便是应允了下来,事情进展之顺利,让蔡京也觉得颇为意外。

    于是乎,再继派出赵良臣等人出使女真之后,汴梁再度派出使节前往女真、党项,请两方共同出兵,征伐燕云的同时,亦是派出宣旨特使前往西军总部的清涧城,命西军名义上的主帅种师中,调集西军各路精锐,随时准备与朝廷、女真、党项各路兵马一同出兵,其后更是从朝中挑出能言善辩之人,偷偷潜入燕云,对唐军将领施以反间之计,让那些将领对大唐反戈一击。

    蔡京、高俅等人自认为此次得计,大唐定然再劫难逃,是以在退朝便是弹冠相庆,纷纷结伴出没于汴梁各大风月场所,彷佛李俊辰、林冲、杨志等人已然是他们的阶下囚一般,当然在这个时候,那个被人救走的失势王子,早就不知被他们遗忘到哪里去了。

    然而就是这个被他们遗忘的人,在李助的陪同下,一路上晓餐露宿,吃了不少的苦头,当他俩到得清涧城时,这位昔日的王子早已是又黑又瘦,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哪里还能看得出一点点王子的样子。

    远远地看了一眼清涧城的城池,赵楷全然没有想到过,在看似富庶无比的大宋,竟然还有着一座夯土城,而正是这样一座夯土城,挡住了穷凶极恶的党项人长达数十年之久。

    赵楷那复杂的神色全部落在了李助的眼中,李助也是知道,这一路来的所见所闻,对这个昔日的王子冲击甚大,当下伸手轻轻地在他肩上一拍,“快些进城吧,若是觉得这夯土城不行,那么日后就让咱们一起在这里,重新建一座和汴梁一样的城池!”

    赵楷没有回头,却是用力地点了点头,抬脚坚定地朝前走去,李助见他这般模样,不觉微微一愣,旋即便是知道赵楷又要生出是非来。

    虽然在赵宋地这个时代,西军的战斗力是宋军中最强,但也正是印证了一句话,“穷山恶水出精兵”,眼下的这个朝廷每年拨给西军的军饷根本就不足十分之一,但却要求西军做到这个,做到那个,有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种师中、种师道哪怕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变出钱来,为了养活西军的弟兄们,兄弟俩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去弄钱粮,像城门收税就是其中之一。

    李助跑惯江湖,对于这些事情自然是门清,但赵楷原来只是个足不出户的王子,偶尔外出,也是有人打好了前站,又哪里会知道这些,就见他依旧大步不停地朝着城里走去,还不等他走进城门洞里,就听得背后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站住!谁让你进去的!”

    赵楷自是将这声音听在耳中,只是他却不认为这是和他说的,依旧是自顾自地朝里走,那声音的主人乃是负责收城门税的小头目,也是西军的悍卒,当下不乐意起来,两步冲了过来,伸手搭在了赵楷的肩上,“我说你这厮是不是耳朵里塞了驴毛了,爷爷和你说话都听不见还是怎么地,莫不是想找打不成!”

    “放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哪敢这般与本王子说话,还不赶紧把你的爪子给本王子拿走!”赵楷虽说是脱离了赵宋,但那么多年来的习惯,一时间又哪里能全部改了,在听得极为刺耳的话之后,昔日的王子脾气再一次冒了出来,头也不回地厉吼起来。

    那头目被赵楷吼得一愣,随即便是乐了起来,上上下下好生打量了一番赵楷,指着他对着那些守门士卒笑道:“弟兄们,你们都快来看看,就这模样的,还敢称自己是什么王子,莫不是真以为咱们兄弟没有见过王子不成!”

    “就是,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的德性,没有那命也敢叫王子?”

    “这厮莫不是得了什么失心疯了吧,跑来这里胡言乱语!”

    “头,还是把这厮赶走吧,今日要是还不完不成定数,那顿皮鞭可够咱们弟兄受的了!”

    先前那几句话听得这头目正爽时,冷不丁地最后那句话传进他耳中,却是立时将他惊出一声冷汗,猛地省起自己好几个老哥们就是因为城门税没有收足,而被狠狠地抽了皮鞭,至今还躺在营帐里直叫唤。

    暗暗地叫了一声侥幸,随即手上一用劲,便是将赵楷从城门洞前拉了出来,伸手朝着边上排队交钱的地方一指,大声喝道:“给老子到一边交钱去,没钱就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别再来老子面前晃悠!”

    赵楷虽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比起这些悍卒来,还是差了不少,立时被推了一个踉跄,赵楷几时受过这样的气,一张俊脸涨的通红,猛地一步窜了上去,狠狠地一巴掌扇在了那头目脸上。

    虽然这头目也不是第一次被打,但往日都是那些将军揍他,如今被赵楷这一巴掌扇的却是有些懵了,伸手捂住火辣辣的面孔,朝着赵楷狠狠地一指,厉声嘶吼起来,“给老子往死里揍!”

    西军的士卒也许是赵宋军中最团结的一批,立时便是一拥而上,赵楷先前那一巴掌更多的只是冲动,如今见这般多的士卒涌来,也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就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就见一道身形在他身边掠过,如蝴蝶穿花一般在士卒中穿行,拳掌相交之间,不多时便是打得那些士卒一一蜷缩在地,口中不住地哀嚎。

    “这就是所谓最强的西军?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李助轻轻地甩了甩袍袖,故作狂傲地说道。

    那头目见自己所有手下,这么一会功夫便全被放翻在地,不由下意识地退了两步,有心上前拼命,但他却知道自己上前也是个被放翻的下场,正踌躇间,却是看见李助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只觉得一股无名火直冲天灵盖,口中大叫一声,便是挥拳朝着李助打去。

    李助轻轻一笑,就待要迎上之时,就听得一声暴喝自门洞中响起,“哪个不要命的孙子,赶在清涧城撒野,不知道这南门是你吴爷爷罩着的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