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岳飞出手
    虽然在原本的轨迹中,若干年后王贵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选择了投靠秦桧而出卖岳飞,但是在年轻的时候,他看见岳飞还是本能地有些惧怕,冷不丁地被岳飞这般一瞪眼一吼,说话又结巴了起来。

    周侗见王贵说话结巴,微微摇了摇头,开口轻轻地说道:“王贵,你可是说过日后要做大将,为大将者哪能说话这般结巴,你还是先学当先学好处变不惊,说话平常才是!”

    周侗的声音虽轻,但对于王贵来说,却是有着醍醐灌顶之效,就见王贵闭起双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一会,方才睁开双眼,将事情的经过好生地说了一遍。

    事情倒也非常的简单,在幽州城门口有一老人无故摔倒在那里,作为唐军的守城士卒,自然不会坐视老人摔倒在那里,而是上前搀扶,就在士卒上前搀扶的时候,正好被张显、汤怀二人看见,这两个正义感有些爆棚的年轻人不问青红皂白,仗着自己有一身武艺,上前便将那两个搀扶的士卒一顿好打,他俩不动手还好,一动手就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要知道在李俊辰的调教下,唐军士卒彼此最为团结,将领也最为护短,再加上这日负责巡视四门的将领张勇,本就是一个最爱护短之人,哪里能见的手下士卒被人无辜殴打,立时亲自出手,将二人一并拿下。

    王贵在张显、汤怀二人与张勇动手之际,本想上前帮忙,却不想还不等他上前,张显、汤怀便被张勇打翻在地,王贵自度即便是自己上去,怕也是讨不了好,与其白白送了自己,不如回去找岳飞报信,让岳飞来就张显、汤怀二人,是以才有了他飞骑报信的那一幕。

    岳飞了解清楚事情始末,不由狠狠地剜了王贵一眼,指着他厉声喝道:“王贵兄弟,你就这么丢下张显、汤怀二位兄弟跑了回来,若是他们有个什么好歹,你这辈子的心里能好受?能过得去吗?!你……”

    “好了,鹏举,你也再怪王贵了,还是先赶往幽州,将张显、汤怀二人救出要紧!”周侗见王贵满脸通红地低着脑袋,心中有所不忍的同时也甚感奇怪,“这唐军明明爱民如子,怎地会发生随意凌辱百姓之事,莫非江湖上所传都是假的不成?”

    岳飞是个至孝之人,哪怕是对于周侗这个师父也是一样,听得周侗开口,他哪怕心中再是不愿,也只能作罢,朝着周侗一抱拳,开口道:“恩师,张显、汤怀两位兄弟失陷唐军之手,鹏举实在放心不下,欲先行前往幽州查探,还望恩师允许!”

    “也好!”周侗想了想,便是点了点头,但他又恐岳飞因为担心张显、汤怀,从而和唐军大打出手,是以又叮嘱道,“鹏举,今日之事透着几分蹊跷,是以你未必要小心谨慎,莫要与唐军发生什么冲突!”

    “鹏举记下了!”岳飞见周侗这般叮嘱,也是郑重地点了点头,转头又看向王贵,“王贵兄弟,你且陪着恩师慢慢赶来即可!”

    “大哥,你就放心吧!”王贵拍着胸脯,满口应了下来。

    岳飞越是见他如此,心中越是不放心,但眼下也就王贵一人在此,是以他也只能如此,“驾……”朝着座下马狠狠地抽了一鞭,便是朝着幽州的方向奔去。

    “唉,鹏举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认死理,这一去,少不得要和唐军起冲突……”周侗看着岳飞渐渐远去的背影,默默地摇头叹息着。

    “师父,你刚才说什么,说我大哥太认死理?”王贵掏了掏耳朵,有些惊愕莫名地看着周侗。

    “就你多事!”周侗伸手在王贵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敲得王贵“哎哟”大叫一声,“赶紧走吧,再不走谁知道你大哥会不会整出什么事来!”

    “又打我!”王贵摸了摸生疼的脑袋,敢怒不敢言帝看了周侗一眼,催马跟了上去。

    岳飞全力奔驰之下,不多时便是赶到了幽州的城门前,定睛一看,差点把他的肺给气炸了,原来那张显、汤怀二人正被唐军士卒压着,跪在了城门前,但有路过的百姓,无不是指指点点的。

    “天杀的东西,竟敢这般折辱我的兄弟,还不赶紧把我的兄弟放了!”眼下的岳飞到底还是年轻,一张俊脸涨的通红,猛地大喝一声,就似半空响起一个炸雷,惊得前面那些百姓精神未定地朝着两边散去。

    “大哥!”

    “鹏举兄长,救我!”张显、汤怀听见岳飞的声音,立时激动了起来,就待要站起来时,就见明晃晃的枪头在自己的眼前晃悠,只能是老老实实地跪了下来。

    “哼,老子就知道这两小子还有帮手,瞧这架势是要过来救人不成?”张勇背着双手自城门洞里走了出来,“行啊,老子也不难为你,只要这俩小子给老子那两个被打的兄弟好生道个歉,老子就当没有这回事,放他们走人!”

    “道歉?笑话,似你们这等欺压良善之辈,根本就是死有余辜,我岳鹏举生于天地间,专为超度你等欺压良善的恶徒,接招吧!”岳飞轻啸一声,也不管自己的坐骑是不是战马,用手中沥泉枪的枪尾在马屁股上狠狠一敲,便是朝着张勇撞来。

    虽然张勇的武艺在唐军算不上最顶尖的那一撮,但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在岳飞出现的那一刻,他便是知道,今日之事必然要诉诸武力,是以在岳飞纵马而来的那一刻,他便侧身一闪,自守卒的手中抢过一杆铁枪,口中大喝一声,身子为之一矮,抡圆铁枪朝着马脚扫去。

    就听得“咔嚓”一声,岳飞所骑之马呜鸣一声,便是轰然倒了下来,“真是不知所谓!”张勇一击扫断马腿,本能地以为岳飞也会随之落马,身子亦是随着嘲讽之声,自地上站了起来。

    不想就在他即将站直之际,一道寒光迎面袭来,张勇不由吓了一跳,本能地低头去躲,但终究还是慢了一些,头上所带的头盔便是被这一道寒光击落。

    在张勇的印象中,自己对敌哪怕落败,也从未发生过头盔被扫落的事情好,尤其还是在一众手下士卒和众多百姓的面前,脸色立时黑的能低下水来,“老子宰了你!”愤愤地大吼一声,也不管手中的铁枪是否称手,抖起一朵枪花,便是刺向了岳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