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麒麟破大鹏
    卢俊义之所以被誉为“枪棒天下无双无对”,固然是说他力大枪沉,寻常之人根本难以挡住那股力量,但却鲜有人知道他除了力大之外,出枪的速度也一样是他强有力的杀手锏,只是比起那些快枪手来,他的速度更多的体现在后发制人上,眼下的岳飞就是如此。

    原本以为自己抢在卢俊义前出手,定然可以迫使卢俊义采取守势,可不曾想,还不等他的沥泉枪进到卢俊义身前,就看见一点寒芒在眼中越放越大,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迎面而来,岳飞心中骇然,在收回沥泉枪的一瞬,亦是尽力将头往边上一侧。

    尽管岳飞用尽全力去闪避,但终究只来得及避过面门要害,就听得“嗖”的一声,铁枪擦着他的鬓角而过,在他的面颊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好痛!”岳飞自有记忆以来,除了受过母亲和周侗的鞭挞之外,从未伤在任何人的手上,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的这一身武艺,决计不可能伤在任何人手上,如今伤在了卢俊义手上,让他不禁又羞又恼。

    “再来!”岳飞一拧手中沥泉枪,抖出六、七朵枪花,朝着卢俊义身上罩去,可他的枪花还没有进得卢俊义身前三尺,便被卢俊义一枪横扫,立时破去,他自己也是被卢俊义逼得不得不连退好几步,才避开锋芒。

    “再来!”

    “再来!”

    “再来……”

    一次次的出枪,一次次的被打退,让岳飞不禁怒火中烧,“可恶!”岳飞看了一眼在面前收枪而立的卢俊义,眼中直欲喷出火来,用力地一拧手中的沥泉枪,口中大吼一声,双脚一错,沥泉枪亦是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地疾点而出,瞧那架势,分明是打着用枪幕逼迫卢俊义。

    岳飞想得很好,可是他才堪堪踏出第三步,便是觉得手上忽地一重,沥泉枪上似是挂上了千斤重物一般,莫说是化成枪幕了,就是想要收回都是不可能。

    “还要再来吗?”卢俊义似笑非笑地看着岳飞,轻轻地摇了摇头,“你的枪法虽然不错,但离顶尖还差的远呢,莫说还不是我们几个师兄的对手,就是我们大唐年轻一代的杨再兴、高宠你都不是对手!”

    “这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岳飞断然地摇了摇头,显然他很难接受卢俊义所说的那般,当下双眼通红地喘着粗气,沥泉枪又一次疾探而出,只是这一次他却将目标对准了卢俊义的双脚。

    “真是不知好歹,还是不知进退吗?非要逼着我给你留下点记号不成,既然这样,就休怪我这个大师兄不客气了!”卢俊义面对岳飞刺来的一枪,眼中的寒芒一闪,山上的杀气一闪即逝,手中的铁枪第一次高速地舞动了起来。

    “大师兄这是怎么了?”对于杀气,林冲是再为敏感不过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他还是异常清晰地感受到了卢俊义那凛凛的杀机,林冲飞快地看了一眼史文恭,就见史文恭的眼中也满是惊愕,“莫不是大师兄真的动了要杀心不成!”有念及此,林冲再也无法安心观战,抢过一支铁枪,便是纵身朝着二人扑去。

    “无耻,还想以二打一不成!”王贵三人看见林冲的动作,不由气得大骂,张显更是直接张开双臂照着林冲扑了上去。

    “滚开!”张显较之林冲,到底要离战团更近一些,是以这一扑也是扑得恰到好处,正好牢牢地挡在林冲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林冲平时甚少动怒,但见张显这般不知好歹,心头也是冒起一股无名之火,铁枪立时横扫,将张显整个人扫得倒飞出去,摔倒在地。

    “我和你拼了!”王贵、汤怀和张显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虽然平时也会打打闹闹,但见到张显被林冲如此扫翻在地,如何还能站得住,也是叫着吼着地扑向林冲。

    他俩堪堪奔出两步,便是觉得眼前一花,一道人影便是拦下了他们的面前,还不等他俩看清是何人时,只觉得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疼,“你么两个跟着老夫学了那么久,难道什么都没有学会,连这点眼力都没有吗?”

    二人闻言,不由得愣在了那里,周侗也知道以二人如今的本事,看不出这些也当是平常,他只恨自己已然年老力衰,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林冲身上。

    林冲、周侗能看得出来,身为当事人的岳飞又岂会感觉不到这几乎凝为实质的死神召唤,“想要我死,你也别想好过,说什么也要在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看着眼前卢俊义如渊如狱,几乎化为一只铁色麒麟的枪幕,听着耳边越来越清晰的地府之音,岳飞的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宁静了下来。

    面对卢俊义带来的重压,在生死悬于一线之际,岳飞终是突破了自我,血红尽煺的双眸中闪过一缕精芒,口中大吼一声,沥泉枪在他的掌中急抖起来,银芒闪动间,一只银色的大鹏在他的枪下隐隐闪现。

    自古相传,天地初开时,地上生有百兽,天上化有百鸟,百兽以麒麟为尊,百鸟以凤凰为首,大鹏为次,虽然只是一位之差,但凤凰与大鹏的实力差距却是天差地远,比起麒麟更是有着云泥之别。

    尽管卢俊义此刻用的只是一枝普通的铁枪,尽管这枝铁枪在先前几次的碰撞中有所损坏,尽管岳飞也是拼尽了全力,使出了他梦寐已久却从未使出过的绝招,可是临阵突破的绝技终究比不上卢俊义那千锤百炼的杀招,似史文恭、孙安这等高手似乎都可以听见,大鹏的幻影在麒麟幻影的步步紧迫下,发出了一连串的呜鸣声,好像随时都会被打散一般。

    杀招之所以是杀招,就是因为它一旦发动,就只会存在两种结果,一种是杀死对方,另一种则是自己死在对方的手上,感受到沥泉枪上传来的越来越重的压力,岳飞的心也是渐渐地沉了下去,“好强啊,这就是我的大师兄吗?也许死在大师兄的枪下,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吧!”

    重压之下,岳飞的脑中也是胡思乱想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是渐渐地慢了下来,“生死关头,你在乱想什么,还不与我打起精神来!”就在卢俊义的枪锋迫近岳飞身前一尺时,林冲的暴喝声在岳飞的耳边响了起来。

    危急关头,林冲终是抢了过来,铁枪疾探而出,在大鹏即将被打散之际平添了一把助力,就听得一声脆响,卢俊义、林冲彼此倒退两步,岳飞则是“蹬蹬蹬”地连退好几步。

    “咔嚓”、“咔嚓”,连续两声的脆响,卢俊义、林冲手中的两枝铁枪在这一刻猛然爆碎,铁枪的碎片四处飞溅,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两只残破的枪头竟同时飞向了岳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