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人末日未来 > 第八十章 哥谭拍卖会
    (求.推荐票~)

    哥谭市。

    黑色的劳斯莱斯驶进了一栋方形建筑背部的小径停下,两侧全是高耸入云的楼宇。从哥谭天空中常年的阴霾后透射下来仅有的阳光几乎全部被这些高楼遮蔽住了。这是一条单行道,狭窄得或许都不应该通车,哥谭独有的阴气阵阵地从对面吹来。

    然而就是在哥谭这么个被遗忘的小巷里聚集了各种世界驰名品牌的高级跑车,仿佛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现代贵族们纷纷从厚重的车门里优雅地走出,男人们西装革履、头发油光水滑,女人们裹着貂皮、浑身光彩照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透着健康白皙的光泽。

    劳斯莱斯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在豪车汇聚的门口熄灭了引擎。车门打开,布鲁斯·韦恩怀里揽着个细腰长腿的金发俄罗斯美女走了出来,他向门前迎宾的侍者出示了一张考究的白色请帖,随后与这俄罗斯美女一同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建筑的大厅内悬挂着巨大的水晶吊灯,浮华的气息充斥着开阔的空间。离地三十多米高的穹顶被设计为了半球状向上凹入,四壁挂着各种风格迥异的画作。

    布鲁斯揽着俄罗斯美人随着众尊贵的来宾一同向内涌去,在接近扶梯的位置遇见了个熟人。

    “韦恩先生?”

    布鲁斯顿住脚步,侧过了头,看见一个棕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正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他梳着一头简单干练的金发,身板挺得笔直,与其他富家子弟比起来步伐相当有力。

    艾·迪·卡德威尔,哥谭本地卡德威尔公司的CEO,公司规模虽比不上韦恩企业但也算是哥谭本地的龙头之一了,韦恩企业也和他们有不少商业上的往来。

    “这可真是没料到,竟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你,韦恩先生。”卡德威尔笑着走上前来,和布鲁斯握了手。

    “我想这话我也能这么说。”布鲁斯挂上了他惯常使用的标准笑容。

    “我假定你知道,今天在这儿进行的这场拍卖,流通的物品大多都是些不被法律允许的玩意儿。”卡德威尔脸上依然带着笑意,但目光一刻不停地打量着布鲁斯的眼睛,“有什么东西是韦恩先生感兴趣的?”

    布鲁斯耸耸肩:“谁知道,我也不确定。我当然知道这儿拍卖的都是什么,但你得知道,当你拥有了想买什么东西都只不过是动个念头那样多的财富时,你就会忍不住去想弄到正常途径买不到的玩意儿。”

    “很有道理。”卡德威尔点了点头,但目光仍没从他的眼睛上挪开,“不过,你确信......不是为了今天压轴的那件宝物来的?就我所知,今天少说有半数的来宾都从美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飞过来,专门只为拍下那个东西。韦恩先生......你确信不是为它而来?”

    布鲁斯和他对视了好一阵,随即嘴角一勾,露出了轻笑。

    “当然,我确信几乎所有人都有想要它的理由。”他说,“难道您没有吗?卡德威尔先生?”

    卡德威尔浅笑着点点头,不再就这话题纠结,转而道:“走吧,韦恩先生,再迟些的话拍卖可就要开始了。”

    布鲁斯的位置在三楼的VIP包间,他亲自挑选的这个包间,因为这里向外开着的看台有着绝佳的观测角度,他能够从这个位置将整个大厅尽收眼底。

    穿着黑色燕尾服的拍卖师很快从幕后走了出来,他润了润嗓子,娴熟流利地向所有来宾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随即便干脆地拉开了这场拍卖会的序幕。

    直到拍卖师亮出今天的倒数第二件拍品,会场气氛一直不温不火。目前为止的拍品大多都是些文物和古玩,其中有几件来历的合法性还颇有争议,不过但凡出现在这场特殊的拍卖会上的拍品都没有人会去追究合法性——至少在离开会场前不会,这是不必言明的惯例。

    如果从外面看向这个包房,多数人只会发现布鲁斯·韦恩全程注意力都放在怀里身材劲爆的俄罗斯美女身上,殊不知他凌厉的目光一直在整个会场里四处游荡。他在左眼的瞳孔上贴了层高科技的电子瞳,将只有他能看见的显示器投射在他的视网膜上。他将视野调节成高倍望远镜,无比仔细地打量着与会的每一个人。

    “我还是不明白,参加一次未登记的拍卖会和我们的调查有什么关联,先生。”阿尔弗雷德通过他的无线耳塞嘟囔,“您大可以不必卖关子,直接告诉我您究竟打得是什么算盘。”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阿尔弗雷德。”布鲁斯淡淡地说着,完全无视了身旁的金发美女。事实上与平常伴在布鲁斯左右的那些超级名模相比,这个俄罗斯美人不过是个名气平平的二线芭蕾舞者,布鲁斯今天之所以挑中她来掩人耳目就是因为他确信这个姑娘完全不懂英语,所以他能够在拍卖中途不受拘束地与阿尔弗雷德交谈。

    “好吧,那随您的便了,先生。”

    话正说到这儿,拍卖师的槌子恰好沉重地落下,确认了作为倒数第二件拍品的一幅画作以一千四百万美金被人拍走,场内响起了有序而不失礼数的掌声,就连布鲁斯·韦恩也暂时放开了身边的美女跟着众人一起鼓掌。

    “看好了,阿尔弗雷德,”他压低嗓音说道,“今天的重头戏要来了。”

    “是的,先生,我在这儿看得很清楚呢。”阿尔弗雷德说,“通过你的眼睛。”

    不仅是他们,整个会场的气氛在那幅画被成交后都仿佛骤然一变,空气仿佛凝重了好几分。一名助手提着个银白的金属手提箱走了上来,将提箱交到了拍卖师手中。这一刻刚刚慵懒地坐在会场各处的贵宾们纷纷直起了身子,无数双利箭般的目光齐齐攒射至了那银色的金属提箱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拍卖师打开那个箱子。

    “这是一件非常特别的拍品,实话说,我做拍卖师这么久还从未经手过这样性质特殊的东西。”拍卖师将金属箱横放在了面前的桌上,“由于它性质十分特殊,我们不能按照以往对拍品年代、传承和工艺的经验来确定鉴定它的价值,而又由于就我们所知这世上还是第一次有人拍卖这样特别的东西,所以我们所有的拍卖师都不敢确定它的起拍价究竟是多少,所以我们最终决定以零价起拍。”

    说完,拍卖师深吸了一口气,总算在万众期待中揭开了这层金属箱盖。耀眼的绿芒在盖子揭开的刹那便从缝隙间刺出,一块美丽而纹路精致的绿色石头静静地躺在箱子正中,浑身散发着晶莹的绿光。

    阿尔弗雷德在耳麦中倒吸了一口凉气:“上帝啊,那个是......”

    “是的,你没看错。”布鲁斯平静地道,“那就是今天大半的来客参与这场拍卖的目的——一块氪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