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一章 为复浮生是梦中
    时间逆转的刹那,张扬一只脚踩着2018年的元旦,一只脚站在1997年的最后一天。

    弹指一挥间,张扬白活了二十年,回到了十八岁芳华。

    京都的房产啊,月薪两万的工作啊,如花似玉的妻子啊,乖巧可爱的八岁儿子啊!唰的一声,全部成了黄粱一梦。

    不就是去皇宫博物院,看了个世界上下五千年的文物特展吗?

    不就是言辞过激,评论了一下三星堆那些面具,长得真尼玛特别吗?

    用得着玩这么狠?夺走自己艰苦奋斗得来的一切?

    当张扬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坐在高三的教室里,右手拿着笔,左手压着高三的历史书,历史书下面是一本金康的武侠小说。

    这个年纪的张扬,还弄不清楚金康和金庸的关系,他在学校门口的租书店,租完了金庸的所有武侠小说之后,把金康的也租来看,当时他还讥笑过这些盗书商,太没职业道德,连人家作者的名字都印错了。

    张扬偏向理科,文科成绩差得一塌糊涂,尤其是历史,死记不了,硬背不来。

    可是,他偏偏放弃了理科,在分班时,选择了文科。

    至于原因,说起来,是个青春的笑话,是场无果的恋爱。

    代价是惨痛的,张扬考上了一所普通大学,而那个叫白芷的女生,则名落孙山。

    张扬考上大学后,和白芷通了一年多的信,然后,在某个雨天,她回复了一封绝交信,大意是说,自己即将嫁人,请勿再打扰云云。

    虽然连手都没有牵过,张扬却为这场相思,哭了整整三天,直到遇见后来的妻子,才从悲伤中走出来。

    “操蛋的重生,不是应该复活在高考那个重要的节点吗?要不,你提前半年,在高二也好啊,我可以重新选择理科。”

    “同学们,请把书本收好,接下来,我们要进行考试。白芷,你上来,和我一起发试卷。”历史老师吴松柏,五十多岁,严格刻板,站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贴字下面,双手扶着讲台,严肃的看着班上同学。

    白芷是历史课代表,就坐在张扬前面,她甩着长长的马尾,长身而起。

    看到她玲珑浮凸身材那一刻,张扬产生一种强烈的自恋感:自己以前的眼光,还真不错!

    白芷脸上,总是冷若冰霜,尤其是看向张扬时,眼神冷漠而无情,完全不像是同窗三年的同学。

    吴松柏和白芷两人,分别从两个方向开始发试卷。

    张扬一直没弄明白,五十四张试卷,为什么要一张一张发?而不是分成八份,放在每个小组的前面,由第一个人往后递?

    “白芷,注意看一下,哪个桌面上还有课本的,给我收起来!”吴松柏拿食指在舌头上点一下,沾了点口水,然后捻开试卷,确定只有一张后,放在同学桌面上。

    白芷走到张扬桌边,她身上飘来幽幽的清香,那是香皂的味道,也是张扬记忆中青春的味道。

    “咚咚!”白芷在他课桌上轻轻一敲,指了指他手下压着的书,示意他收起来。

    张扬望着她俏丽的容颜,温和的一笑:“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白芷微微一怔,柳眉微挑,鼻尖一耸,泛起好看的皱褶:“快把书收起来。”

    张扬把历史书连同金康一起收进课桌。

    考试开始。

    吴松柏再次强调了考试纪律,无非是发现作弊,作零分论。

    张扬习惯性的去推眼镜,却戳到了眼睛,发出一声痛呼。

    这个年纪的他,还不曾被电脑和手机腐蚀,还没戴上那深恶痛绝的四眼。

    吴松柏狠狠的盯了过来:“张扬,你又耍什么幺蛾子?”

    “老师,您出这题太难了,吓到我了。”张扬嘻嘻一笑。

    吴松柏扶了扶镜框,肃然说道:“这些知识,都是课上讲解过的,也是会考的重点,你们要是觉得难,那就是上课没认真听讲!好了,开始考试。”

    第一道选择题,就难住了张扬。

    “我国古代重农抑商政策,最早出现在:商周时期、战国时期、秦汉时期、隋唐时期。”

    张扬能排除最后一个答案,但在前三个答案上犯难了,咬了半天笔杆子,也没想起来跟哪个比较熟。

    遇到难题,张扬的一贯作法,就是随便选一个,看谁顺眼就选谁,或者抓阄,抓住谁就是谁,或者一路A到底,或者D到底,胜负自有天定。

    就在他打算随便填一个的时候,一个叮的信息音在耳边响起,把他吓了一跳,难道是自己的手机也跟着重生过来了?

    这个时代,别说是学生,便是教师,也没人配备手机这种奢侈物品。

    “您有一条来自国宝的消息,请注意查收。”短信提示音传来。

    张扬四下看看,同学们都埋头答卷,显然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那个神秘的声音。

    他用意念打开短信。

    “张扬先生,恭喜您被选为国宝守护人,您将志愿守护历史,守护国之瑰宝。”

    “我拷!我都没同意,怎么就成志愿了?”

    他来不及犹豫,眼前忽然出现一个硕大的博物馆,镜头迅速移动,掠过无数珍奇文物,来到古籍展厅,定格在一本摊开的书上。

    一行竖着的繁体字,映入张扬眼帘:“圣人知治国之要,故令民归心于农。归心于农,则民朴而可正也,纷纷则易使也,信可以守战也。”

    偌大一个博物馆,像3D全息投影一般,以只有张扬才能看见的形式,呈现在他面前。

    张扬捧起书来,一看书名,是《商君书农战篇》,作者是秦代的商鞅。

    送我一座博物馆?

    虽然只有自己才能看到、摸到,但最起码,可以帮助自己在历史考试中作弊,那就勉强接收吧!

    “国宝守护历程,即将开启!”声音响完之后,一切归于无寂。

    博物馆不见了,眼前仍是那张空白考卷,四周安静,但闻写字沙沙声响。

    “难道是做白日梦了?天公助我?”张扬来不及细思,赶紧写上答案。

    “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的标志?”张扬又遇难题,心想这下完了,就算是给我一座博物馆,也没有这个答案吧?

    博物馆再次出现,里面的展厅,转换到了近代展馆,出现在张扬面前的,是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照片下面有一行文字说明。

    “1924年1月,GMD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是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开始的标志。”

    “我拷,这也有?”张扬兴奋的填上正确答案。

    有了博物馆的帮助,张扬二十分钟就答完了试卷。

    他左右环顾,只见同学们还在埋头答卷,有的在咬笔杆,有的已经昏昏欲睡。

    张扬收好笔,准备交卷。

    前面的白芷,听到后面有响声,微微侧了侧身子,露出一大张试卷。

    张扬一怔,心想冷美人这是大开方便之门,给我放水吗?

    他瞥了一眼对方试卷,发现正确率在百分之九十左右。

    张扬有心帮她,但还没有动作,吴松柏就瞪眼过来,指着他道:“你干嘛呢?偷看白芷试卷呢?”

    白芷吓了一跳,赶紧坐端正了。

    张扬举起卷子:“吴老师,我交卷。”

    “什么?”吴松柏推了推眼镜,伸长脖子,不认识似的看着张扬,“你一道题也不会做?那也不能交白卷,就算蒙,你也要把卷子写完整了。”

    “我答完了,吴老师。”张扬走上前,把卷子放在讲台上。

    吴松柏低头一看,真答完了,卷面还很整洁。

    张扬交完卷,朝全班仰望他的人做了个OK的手势,走出教室。

    重生难得今竟得,忐忑与喜悦齐飞。

    但有一点,张扬是肯定的:好好珍惜每一天,绝不辜负好韶华。

    不管是谁,要想活下去,都需要钱和梦想。

    重农抑商?

    那是过去式。

    先定个小目标,赚他一个亿?

    或者投笔从戎,以军入政,青云直上?

    张扬是农村人,在县城二中读的高中。

    年轻的身体,无限的可能,熟悉的校园,清切的乡音,不含PM2.5的新鲜空气,这一切,让张扬心旷神怡。

    明天就是元旦,可以回家,见到敬爱的父母,亲爱的哥哥和妹妹了!

    元旦?

    九八年?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过?

    当然不是指大洪水、也不是指微软即将发布的WIN98视窗系统,也不是指企鹅公司成立,也不是指阿里巴巴在杭州横空出世。

    这些天大的事件,和一个小山村里出来的高中生,扯不上太大关系。

    张扬学的是文科,不是学霸,不会编程,不会写代码,没买过股票,没买过彩票。

    这些发横财的机会,他都沾不了边。

    这就好比你回到1905年,明知道将来会发明原子弹,但你还是研究不出来,智商和才华,也比不过26岁的爱因斯坦。

    历史的重担,总归会交给一些天选之人去完成。

    这是上午的第三节课,这两节课,本是语文课,因语文老师赵雅南临时有事,调换成了历史课。

    “赵老师?”张扬的脑海里,闪过班主任赵雅南略带笑容的脸。

    赵雅南是二中最年轻的班主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二中教书,比这班大孩子们,大不了几岁,她还待字闺中,云英未嫁,听说有个男朋友,到国外留学去了,或许,她就是在等他吧?

    她爱花草,经常自己掏钱,买一些三角梅、茑萝和吊兰等物,挂在教室的窗台上。她是个优雅的气质美女,她的生活,充满了诗意和美好。

    就是这么一个爱说爱笑,会唱歌会跳舞的妙龄女子,在九八年来临的前一天,选择了跳楼自杀。

    这件事,张扬记忆犹新,当时,他们就在教室里考历史,听到外面操场上,传来一片震天价的暄闹,吴松柏当时还压着他们,没考完不准出去看热闹。

    等张扬他们考完试出来,赵雅兰的遗体,已经送到了医院的太平间。

    天幸,张扬重生了。

    天幸,他只用了二十分钟时间,就交了考卷!

    一切,都还来得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