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四章 书生自古不清贫
    “因为,理科班没有你啊。”张扬调皮的笑了笑。

    这种撩妹的话,搁以前的张扬,打死他也说不出来,心智成稳的他,现在却是张口就来。

    白芷羞得扭头就跑:“不理你了。”

    张扬身上,只剩下五块钱,还要留三块钱坐车回家,中午只有两块钱花。

    食堂玻璃窗内,一字排开十几个大铝盆,满满当当的各色菜肴,热气腾腾,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肥头胖脑的大师傅,油光满面,肩膀上搭着脏旧的毛巾,时不时拿起来擦一把脸上的汗水,手里掂着锃亮的大勺子,往菜里一铲,勺子里全是肉,但在空中一抖,肉片哗啦啦往下掉。

    张扬买了一份饭,打了份一元钱的白菜。

    他端着饭盆,看了一眼食堂里堆尖如山的肉菜,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两元、三元一份的肉钱,他今天是吃不起了。

    自己的少年时代,过得如此清苦?

    他转过身,来到座位处,看到白芷身边还有空座,便坐了下来。

    白芷饭盆里,有两份肉饭一份蔬菜,还有一碗汤。

    前生的张扬,生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生活简单却穷快活,从没留意过,同学的饭碗里有什么菜。

    重生回来后,他的观察力和感受力,自然不一般,一眼扫过去,就知道谁家境好,谁家条件一般。

    他吃了两口,大锅饭硬梆梆的,白菜淡淡的,什么口味也没有。

    张扬吃惯了妻子做的可口饭菜,此刻极端的不适应,不由得内心一酸。

    此刻的苏苓,应该也在家乡的高中上学吧?

    她比自己低两届,那她还在上高一?

    以后还能考上同一所大学吗?

    想到苏苓,张扬心里,产生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提前去认识她,在她更美的年纪里,成为她最好的情郎。

    他收回思绪,忽然一怔。

    碗里多出许多肉菜。

    他望向一边的白芷。

    她看也不看他,只是低头吃饭。

    “谢谢。”张扬一乐,谁说最难消受美人恩?得消受时且消受。

    “我最近长胖了,不敢吃肉了,你帮我消灭吧!”白芷抿嘴一笑,“我吃过的,你吃吗?”

    “吃过的怎么了?我还想吃你的口水呢。”张扬嬉笑道。

    白芷俏脸一寒,娇声道:“你胡说什么呢?不理你了。”

    张扬望着她俏丽的侧脸,和苏苓是那般像!

    苏苓的影子,无处不在啊!

    “白芷,放学后,我送你回家!”一个很轻浮很嚣张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白芷知道是谁,没有回头,也没有反应。

    张扬忍不住看了一眼,只见一个高壮的男生,右胁下夹着一个篮球,左手潇洒的拂了一下前额的刘海。

    “小子,看什么看?谁给你这么大胆子,坐到我家白芷身边的?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我的专座吗?”篮球男生指着张扬,跋扈的叫道。

    张扬不由得哈哈大笑:“哪里来的野孩子,吃错药了吧?赶紧回家去,你妈喊你吃饭呢!”

    “哈哈!”听到的人,爆发出哄堂大笑。

    白芷也忍俊不住,轻轻抿了抿嘴,但很快就恢复了冷若冰霜的样子。

    篮球男生扬起手掌,凶狠的道:“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我罗永玉的女朋友,你也敢沾惹?小子,我今天要是让你直着出去,我就不姓罗!”

    张扬是过来人,一眼就看穿对方想要做什么,但他没有先发制人,他在等对方出手。

    罗永玉双手握住篮球,猛的往张扬头上砸过来。

    张扬看到他眼里暴射出凶戾的光芒,不由得冷笑一声,将头一偏,身子同时站了起来,伸出双手,稳稳接住篮球。

    罗永玉微微一讶,更是愤怒。

    张扬沉声道:“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街头混混,才用拳头解决问题。这里是学校,你也不想因为打架被开除吧?是男人,就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

    罗永玉叫嚣道:“行啊,你说怎么比?”

    张扬伸出右手:“猜拳,三局两胜,童叟无欺,不许耍赖!你赢了,我离座,你输了,以后别再骚扰白芷。”

    罗永玉冷笑道:“猜拳?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张扬冷静的道:“三岁小孩才不懂什么是猜拳。你要是不敢比,那就算了。你想打架,我奉陪。”

    “喂,谁害怕了?”罗永玉是少年人,心高气傲,哪里禁得起这般激将,当即嗷嗷叫道,“来啊!”

    张扬微微一笑,心想就你这毛头小子,还敢跟我斗法?分分钟收拾了你。

    第一局,罗永玉出拳,张扬出布,张扬赢了。

    第二局,罗永玉出布,张扬出剪刀,张扬胜了。

    “好了,愿赌服输!”张扬坐下吃饭,懒洋洋的道,“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该干嘛干嘛去,别耽误我吃饭。”

    罗永玉一脸懵逼的怔在当地,指着张扬,点了点头,一言不发,扭头便走。

    “你怎么赢的他?”白芷问道,“我看你出手很快啊,这么厉害?”

    “这叫料敌先机,一般人都是先出拳头,我就出布。他第一盘输了,肯定会出布,我就出剪刀,等他出布好了。”张扬夹起一片大肥肉,塞进嘴里,美滋滋的嚼出声音来。

    “大肥肉片子,有这么好吃吗?讨厌,吃这么大声。”白芷忍不住想笑。

    “你这就不懂了,肥肉细腻,喷香的,还扛饿。”张扬一边吃一边说道,“我爷爷那辈人,就只吃肥肉,一餐能吃三大碗,切小块了还骂人呢。”

    白芷嫣然一笑:“你说话真好玩。”

    张扬印象中,她还是第一次对自己笑。

    不知为什么,看到她的侧脸,张扬总往前生的妻子身上想。

    下午放学之后,张扬收拾好衣物,背着书包,提着个纺织袋,走出学校。

    从学校到汽车站,有两公里路程,坐公交车要五毛钱,张扬为了省这五毛钱,只好步行前往。

    重生带过来的博物馆,张扬并没怎么在意,他以为是幻象,毕竟自己是从博物馆里重生过来的。过一段时间,兴许就消失了。

    当务之急,是要赚钱。

    家里什么境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父亲张继祖,虚有其名,没有继承任何祖业或手艺,倒学会了一些精致的坏习惯,抽烟、打牌、喝酒,耍酒疯,打老婆,一个好男人不该有的,他样样俱全。

    母亲王素兰任劳任怨,有着坚毅的忍耐力,一个人操持家里家外,要不是她贤惠识大体,这个家早就散了。

    哥哥张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青年,初中毕业,为了供弟弟妹妹上学,他主动休学,和父母亲一起,用孱弱的双肩,扛起了养家的重担。他没有外出打工,只在家乡做副工,找零活干,谁家砌新屋了,修田垅了,哪里建水渠了,他都跑去干活,回到家里,得空还要管家里的牛和猪。

    一直到张扬大学毕业,去了大城市工作,哥哥张军都一直生活在农村,成了一个憨厚老实又心灵手巧的泥瓦匠。

    妹妹张琳,在双溪镇中学读初三,如果不出奇迹,她再读半年书,就会辍学,去广州打工,十八岁跟了个潮州男人,连生了三个女儿,在重男轻女的GD婆家,受尽了白眼和欺凌,年纪轻轻就成了黄脸婆,几年后再见面,张扬差点没认出她来。

    农村家庭,尤其是张扬这样的家庭,能送一个男孩上大学就不错了,至于女孩,大都初中或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赚钱了。

    张扬大学毕业后,在帝都找了份稳定的工作,忙着找对象,忙着贷款买房,忙着生育儿子,忙着买小车,忙着换好车,直到重生前,他还欠着银行的车贷和房贷没还清,甚至买房的首付,哥哥和妹妹还支援了他好几万现金。

    一生都在受家人的恩惠,从来没有时间报答。

    重活一回,就是让自己感恩图报来了吧?

    破旧的中巴车,吱吱呀呀,行驶在福田县前往双溪镇的路上。

    张扬抱着行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望着外面萧瑟的冬景,出神的想东想西。

    雪还没有下,地面的水却结冰了,天气干冷干冷的,北风呼啸,刀子一般刮得脸痛。

    嘎的一声,中巴车停了下来,到站了。

    张扬背着书包,提着行李下车。

    双溪镇还是老样子,二十年就没怎么变过。

    上午下过一场寒雨,镇上的街道泥泞不堪。

    “二哥!”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张扬抬眼一望,看到一张秀气的笑脸,朝自己飞奔过来。

    “二哥!你冷不冷?”张琳高兴的笑着,“我脚都冰凉的了。”

    妹妹先放学,但都会在车站等张扬下车,再一起回家。

    “二哥,你怎么了?”张琳见张扬瞅着自己不说话,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你脸色好差啊,是不是在学校没吃饱饭?”

    张扬抓住她的手,果然冰凉入骨。

    “走,哥买油麻饼给你吃。”张扬拉着妹妹的手,来到冒着热气的小摊前,“老板,来两张油麻饼,要热的。”

    “好咧!”老板熟练的拿纸袋包了两张油麻饼,递给张扬。

    张扬接过来,反手放在妹妹手里:“你趁热吃。”

    老板笑眯眯的看着张扬:“两张饼,五毛钱,承惠。”

    张扬掏了掏口袋,这才想起来,自己没钱了,仅剩的三块钱付车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