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五章 故乡今夜思千里
    从镇上到家里,还有十几里路,坐载客面包车,要五毛钱一个人,没钱的话,兄妹两个人只能走着回去。

    哪里还有钱,去付这五毛钱的油麻饼?

    一阵心酸和难过,充盈在张扬心头。

    张琳似乎看出哥哥的窘态,笑着掏出一块钱,放在他手里。

    “你哪里来的钱?”张扬知道,妹妹每周的生活费,比自己还要少。

    “省的。”张琳笑道,“我用不了这许多钱。”

    老板接过钱,找了五毛给张扬。

    张扬捏着手中的五毛钱,难过的道:“妹,早知道我们就不买油麻饼吃了,这么大冷的天,一块钱,正好够我们坐车回家了。”

    “二哥,我还有。”张琳又掏出一张折叠得整齐的五角钱。

    张扬愣住了,可怜又可爱的妹妹啊,你的懂事和早慧,真是让我情何以堪?

    “走,我们坐车回家。”张扬道。

    “要不,我们走着回家吧?这一块钱,你留着,下周在学校买肉吃。”张琳舍不得吃油麻饼,捂着暖手。

    “我们坐车吧。太冷了,回到家要是感冒了,吃药也划不来。”张扬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摆脱这种为五毛钱犯难的困境!

    回家的路,更加颠簸,村村通马路工程,还没到张扬所在的桂花村,土马路在车轮碾压下,犁出深一道浅一道的坑,面包车摇摇晃晃,惊惊险险的把他们送到了家门口。

    张扬跳下车,走向家里。

    熟悉的一层平顶房,只有三个垛子,在南方农村,算小户型。

    就这,还是全家人共同努力,前年才建起来的,之前住的是土砖老屋。

    只刮过一层石灰浆的墙壁,正面贴着毛爷爷的画像,左边贴着十大元帅和十大将军的画报。右边墙上密密麻麻,贴满了家中三兄妹的奖状。

    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家具。

    糊着塑料薄膜的窗户下,摆着一张画满了抽象线条的木桌子,既当全家人的餐桌,又当张家三兄妹的书桌。

    几把发黄的老旧竹靠椅,冬天坐上去又冰又凉,冻得屁股痛,稍微一动,它就吱吱呀呀唱个不停。

    正面墙下,是木质的洗脸架,旁边是张小木桌,上面摆放着一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连着屋顶的天线,信号时有时无。

    没有铺瓷砖的地面,只用水泥结了薄薄一层。

    “我家扬扬回来了!”奶奶慈祥的声音传了过来,她今年七十三了,掉了九颗牙,没掉的牙,很多也松动了,说话有点漏风,嚼东西基本是靠磨。

    老人家正在纳鞋底,她枯瘦松弛的手,不干活的时候,经常无意识的颤抖,但一纳起鞋底来,又快又准,针头从来没扎过手指。

    “奶奶!”张扬丢开行李,扑到奶奶身边,“看到你真好!”

    前世,奶奶死的时候,是炎热的夏天,张扬正好在国外出差。

    大热天的,家里人坚持等了四天,想等到张扬回来再盖棺。

    结果棺材里面都发出臭味了,实在是不能再等了,入土为安之后,才等到因航班延误而姗姗来迟的张扬。

    “乖孙子,上学累坏了吧?”奶奶笑着摸了摸张扬的头。

    “不累。奶奶,你怎么不踏火箱?”张扬直起身,拿起家里的火箱,从灶里夹了中间那个烧得通红的煤球,放在火箱里,提到奶奶身边。

    他蹲下身子,搬起奶奶的腿,放在火箱上面。

    奶奶裤管里面,空荡荡的,腿瘦得只剩皮包骨了。

    “扬扬,你拿去用。”奶奶浑浊的小眼睛里面,满是慈爱。

    “我一个后生,胳肢窝里能孵出小鸡来呢!怕什么冷啊?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是我家的宝!奶奶,您得保重身体,千万不能冻着了。”张扬握住奶奶的手,那手又瘦又硬。

    感谢老天!

    我不想再活五百年,我只想好好活完这辈子!

    不会再让生命留遗憾,不会再让亲人受委屈,不会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无谓的游戏和事件中去,不会再让慈爱的老人守空巢,不会再让敬爱的兄长受苦楚,不会再让心爱的妹妹遭欺凌。

    王素兰喂完猪回来,看到儿女都到家了,说道:“琳子,快去做菜了,你哥要回来了,他做了一天苦力,怕要饿坏了。”

    张琳乖巧的应了一声,放下书包就准备饭菜去了。

    这时,哥哥张军满身泥浆的身子,出现在门口,一见弟弟,咧嘴笑道:“哟,我们的大才子回来了,放三天假吧?正好,明天带你和琳子上街,给你们买过年的新衣裳。”

    “哥!”

    站在面前的,是年轻时候的哥哥啊!

    张军刚过了二十岁的生日,他的脸,朝气蓬勃,是被太阳晒过的红砖一样的红色,而不是后世那般,被穷苦生活熬成腊肉一样的金黄色。他的身子骨,壮实而挺拔,腰还没有被繁重的体力劳动压弯。

    “不认识哥了?怎么这表情?对了,是问哥要下周的生活费了吧?”张军笑着碰了碰弟弟的胳膊,然后掏出一沓凌乱的零钱,塞在张扬手里,“你数数,应该够你下周用了。”

    手握带着哥哥汗味的钱,张扬心里五味杂陈。

    曾经,他心安理得的花这些钱,一直到重生前,也没想过要感恩图报,一切都以为是理所当然的!

    谁又该为谁牺牲和付出?

    养儿方知父母恩,可是,养了儿子的张扬,被房贷和车贷还有沉重的生活费用所累,一直没来得及报答亲人们。

    “开饭了吧?”张继祖嚷嚷着,走进屋来。

    王素兰道:“下午没落雨,你也不把牛牵出去放放,就知道打牌!又输多少钱了?你输的钱,都够我家把楼房升上去了。”

    “哪有那么多?”张继祖夸张的叫道,“我今天手气好,还赢了两块钱呢!打牌嘛,输输赢赢,没多少出入。”

    “爸!”张扬喊了一声。

    “哎,”张继祖笑道,“哟,扬扬回来啦!”

    父亲虽然很讨人厌,虽然没负担起家庭的责任,但好歹是父亲,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

    张扬对他,谈不上有爱,也生不起恨,有的只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吃完饭,张继祖转过背就不见了人,不出意料,肯定是出去抹骨牌了。

    新房面积太小,不够一家人睡,三兄妹仍然在土砖屋的旧房中搭铺睡觉。

    当天晚上,张扬和哥哥睡在一起,他怎么也睡不着。

    铺下垫着干枯的稻草,家里仅有的几个家具,都搬到新房那边去了,老屋里面,只剩一张木床。

    木窗上糊着薄膜,有的地方破了,寒风疯狂的往里钻。

    不论是想着前生的妻儿,还是今生的家人,他都百感交集。

    他思考最多的是:“怎么赚钱?”

    他前生是个资深网民,可惜不是程序员,写不了代码,研发不出程序。

    他也玩游戏,也曾三、五几百的往里面充钱,但仅仅停留在会玩的阶段,开发不出新游戏,也不懂游戏的运营和推广。

    未来互联网经济势必红红火火,此刻,企鹅社交软件还没出生,着名门户网站冲浪网还没成立。

    然而,这一切,跟身处偏远山村的少年张扬,看来是没有多大关系了。

    历史的巨轮,仍将滚滚前进。

    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能抓住这些历史节点,崛起微末之间,大发横财的人,必定有其原因。

    一个山村高中生,你没这方面的知识储备,没有高学历,没有相关的人脉,哪怕你是重生过来的,也难以代替别人走向成功,就像一个普通的科学家,回到1905年,可能在某个领域,会有所建树,但也超越不了二十六岁的爱因斯坦。

    前生,张扬学的是文科,在省城读的二本,毕业后,拼了命的往大城市挤,去了帝都,在一家小报社找了个记者的工作,后来买房,还贷压力大,又在一家拍卖行,兼了一份帮人写稿的工作,有拍卖时,就写拍卖物的介绍文稿。

    这样的工作经验,对重生的张扬,似乎起不到短期致富的帮助作用。

    迷迷糊糊中,张扬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张军带着弟弟和妹妹,来到镇上。

    今天是九八年的第一天,元旦节,镇上正逢赶场子,十里八乡的乡民,都挑着担,担着箩,带着自家种的菜,养的鸡鸭,来此赶集。

    大街上,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张扬没有心思买新衣裳,他知道家里的钱也不富余,紧巴巴的,明年妹妹又要上高中,学费还没着落呢!

    他左顾右盼,想找个赚钱的门路做。

    经过一家文具书店时,张扬停住了脚步。

    他看到店里摆着的毛笔和纸墨时,博物馆的全息投影出现在他面前,镜头自动切换到跟书法绘画有关的展厅,更把珍藏的许多古人墨宝,也一一翻出来,在他眼前显现。

    张扬突发奇想,自己对博物馆的书画藏品,拥有欣赏权,马上就要过年了,我可以利用这些名家书法,写对联赚钱啊!

    “哥,妹,你们先去忙自己的事,我进书店看看。”张扬随口说道。

    张军也没多想,弟弟爱看书,当然是好事,便和张琳往前面走,他们还要买很多家用物什,得逛一个上午呢!

    张扬捏着身上仅有的三十块钱,走进了文具店。

    这家店,兼营文具和书,老板娘坐在柜台后磕瓜子。

    红纸和白纸,五毛钱一大张,裁成四条窄的,可以写两幅对联。

    一瓶墨汁,两块钱。

    店里最便宜的大号毛笔,也要五块钱,老板娘说了,再便宜的毛笔也有,但根本写不了字。

    张扬买好笔和墨,剩下的钱,买了纸,又买了只最便宜的碗,用来盛墨汁。

    这个生意,投资小,回报高,符合他现在的经济情况。

    书写工具买全了,但他犯难的是,摆哪里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