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八章 有女同来话岁寒
    张扬来到集贸市场,买了一些肉和菜,这才准备回家去。

    张军和张琳,跟在他身后,帮忙提东西,虽然有很多话要问,但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两人觉得张扬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三人上了回家的面包车。

    面包车还在等客,张扬看到旁边有家杂货商店,里面有卖香烟和酒。

    张扬赶在车子启动前,下了车,到杂货店买了包香烟。

    回到家,张扬把礼物一一拿出来,递到家人手里。

    “奶奶,这是眼药水,你每次出门前,先滴两滴,这样见着风,就不会流眼泪了。”

    “妈,这是治手裂的药,你记得多擦。”

    “妹妹,你收获最多了,又有衣服,又有围巾。”

    “哥,这是送你的刮胡刀。”

    张继祖坐着不动,对这一切,佯装不见。

    张扬掏出香烟,放在父亲面前,轻声说道:“爸,吸烟有害健康,能少抽就少抽吧!”

    张继祖霍然抬起头,看着小儿子。

    想不到,自己能收到来自儿子的礼物。

    而且,这礼物,还是一包香烟!

    一包价格还不算低的精白沙!

    全家人收到了礼物,乐成了一团。

    张军和张琳兄妹,一直看着张扬买东西,也不知道他买给谁的,还以为他是给自己买的,等他把东西分了,这才知道,东西是给大家买的,他自己却没买一件。

    “军儿,你赚点钱也不容易,不该这么乱花。弟弟妹妹上学,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王素兰又是高兴,又是心痛花的这些钱。

    张军一边拆刮胡刀,一边笑道:“妈,你别怪我,这钱不是我的,是弟弟自己赚的。”

    “扬扬赚的钱?”全家人再次吃惊,“你做什么活,赚这么多钱?”

    张扬把自己赚钱的方式说了一遍。

    “写对联?能卖这么多钱?”王素兰道,“你爷爷在世,一天也赚不到这个数。你写得比他还好?”

    张扬笑道:“乡村民都喜欢我写的字。加上今天赶场,人多,所以卖得多。”

    “哎呀,连我家扬扬,也可以帮家里赚钱了。”王素兰欣慰的说着,瞪了张继祖一眼。

    张继祖喝了不少酒,本来是要寻事发酒疯的,但见到家中这样,又得了包烟,乐呵一下就出去打牌了。

    “张扬!张扬!”一个熟悉的女声从屋外传来,“请问,张扬是住这屋吗?”

    “哪个找张扬?”王素兰迎了出去。

    张扬也跟出来,眼前一亮,却是白芷来了。

    她穿着红色棉祆,藕色围巾遮着半个脸,戴着一顶粉色的针织帽,紧身的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厚底雪地靴,显得双腿修长,小脚玲珑。

    雪花轻轻的飘飞,以整个天地的当舞台,却衬着白芷这个女主角,突显她的美丽和气质。

    “我在姑姑家玩,怪无聊的,一路打听到你家在这里,我就寻过来了。”白芷羞涩的低下头。

    “白芷,我同学。”张扬对一脸疑惑的母亲介绍。

    “啊,快请进来。”王素兰笑堆起笑脸,伸手请她进屋,“屋里坐。”

    白芷喊了声:“阿姨好。”

    然后她对张扬道:“你作业写了吗?”

    “还没有。”张扬问道,“你姑是哪个村的?”

    “龙溪村的。”

    “那离我这很远呢,隔三个村子呢,你一个人?走过来的?”张扬有些感动。

    “嗯,你不是要帮我补习数学吗?现在正好有空,你就教我吧!”白芷走进张家,取下围巾,很自然的在张琳身边坐下来,“张扬,这是你妹妹吧?长得真漂亮。”

    “姐姐好!”张琳嘴很甜,“你也很漂亮,你是城里人吧?皮肤好白,像电影明星。”

    “嗯,我家是县里的。”白芷飞快的瞥了张扬一眼,见对方脸色有些不愉,便道,“我喜欢农村,空气比城里好,环境也好。”

    王素兰笑道:“好俊俏的城里妹子,你叫什么名字?”

    “阿姨好,我叫白芷。”白芷很文静的回答。

    “啊哎,你家长辈,怎么给你取这么个名字呢?一张白纸?”

    张扬没心没肺的笑了:“妈,人家名字的芷,是岸芷汀兰的芷,是一种美丽的香草。”

    王素兰尴尬的红了脸:“不好意思,我没读过书,不知道这些文字。让你见笑了。”

    白芷轻声细语的道:“阿姨,一张白纸好,我爷爷给我取这名字,就是希望我像一张白纸,不要沾染太多尘世的污垢。只是觉得纸这个字入不了名字,就改成了芷。”

    张扬心想,你还真给我妈妈面子,这也能帮她自圆其说。

    “白芷,你留下来吃完饭再走。”王素兰很喜欢这个女生,像看媳妇般,越看越爱。

    “妈,我家又没什么好菜,你留人家吃什么饭?”张扬道,“人家是城里姑娘,吃的可讲究了。”

    白芷瞪了张扬一眼,对王素兰道:“阿姨,你别听他胡说,我吃东西,从来不挑食,有蔬菜吃就行了,我在家也只吃蔬菜。”

    “我家没啥好菜,蔬菜管够。”王素兰笑道,“你们聊会天,饭菜就好了。”

    “阿姨,我帮你。”白芷说着就起身。

    “你不要动,你坐着就好。要不,就和琳琳去玩跳绳、跳房子吧。”王素兰连忙说道。

    白芷道:“我在家也常做饭菜,人生这双手,就是用来做事的啊。”

    张扬心想,这女生今天是怎么了?跑到自己家来,表现得这么优秀这么贤惠,难道真想当我张家的媳妇?

    吃完中饭,白芷和张琳成了好朋友,两个人无话不谈了。

    张扬注意听了一下,自己的好妹妹,已经把自己的一切,包括小时候尿床的糗事,都告诉了新朋友。

    她还真是来找张扬补习数学的,拿出张扬的课本,很认真的请教起来。

    张扬当然是有问必答,知无不言。

    “张扬,你下午有事吗?”学习了一个小时后,白芷问道。

    “没事啊。”张扬回答。

    “那你送我回姑姑家,好不好?”白芷睁着大大的眼,看着他。

    便是铁石心肠,也被这万丈柔情融化了。

    “张扬,你去伍兵家借辆单车,送她回去,冬天天黑得早,走过去太晚了。”王素兰道,“要是再下雪的话,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别等到天黑路滑。”

    “妈,我知道了。”张扬来到伍兵家。

    伍兵和张扬同龄,小学和初中都是同学,高中的时候,伍兵考上了四中,就在镇上,他家里给他买了辆单车,每天走读。

    看到张扬带了个美女过来,伍兵顿时跟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得不得了,当着白芷的面,很大声的嚷嚷:“张扬,你女朋友啊?”

    张扬轻咳一声:“别胡说,我同学。借你单车用用,我送她回去。”

    “要不要我把后座拆了?”伍兵挤眉弄眼,嘿嘿笑道。

    “拆了干吗?拆了还怎么坐人?”张扬瞪他一眼。

    “嘿,你这就不懂了吧?后座拆了,她就只能坐在前面了,你不是可以抱着她了吗?”伍兵掩住嘴笑道。

    “去你的!”张扬推了他一把,道,“想什么呢?我和她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伍兵把单车推出来,笑着挥了挥手:“张哥,嫂子,一路顺风!”

    张扬作势欲打他,伍兵跳着跑开了。

    “白芷,你别生气,我这些亲人朋友,就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城里姑娘,所以就爱打趣你。”张扬看她,只见她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有些拿不准她心里的想法。

    “他们都很朴实,很可爱。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人也会变得简单快乐。”白芷眼眸里,有一种很晶莹的东西,闪闪发光。

    她眼睛特别大,当她睁大眼睛看张扬时,张扬总觉得自己会陷入这汪深潭中去。

    隔了一生,再见她时,还是这么怦然心动。

    她轻盈一跳,坐上车后座,问道:“我送你的手套,你为什么不戴?”

    “我舍不得,怕弄脏了。”张扬一边骑车,一边笑道。

    “脏了可以洗,坏了可以买新的,你手要是冻坏了,可怎么好?”

    “那我戴上。”张扬停下车,掏出手套来,戴在手上,“好暖和。多少钱?我给你。”

    “那你家的饭多少钱?我也给你。还有数学补习,多少钱?我也给你。你送我回去,多少钱?我也给你。”

    “啊?”张扬懵了,再也不敢提钱的事了,“你手放我口袋里,既稳当又暖和。”

    白芷把帽子戴上,围好围巾,双手插进张扬的衣服口袋里,哼起了歌:“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你无怨无悔的爱着那个人,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

    过去的一年里,有两样东西,最深入人心,传颂最广,一是香港的回归,二是任贤齐的这首心太软,简直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唱响了大街小巷。

    张扬忽然想起了小齐的另一首歌,曾经是他最爱的歌,去KTV必唱的伤心太平洋。

    “……

    未来不再我还在

    如果潮去心也去

    如果潮来你还不来

    浮浮沉沉往事浮上来

    回忆回来你已不在

    ……

    一生一世如梦初醒”

    这首歌的歌词,如此切合张扬此刻的处境和心境!

    他还在,回忆还在,物是人却非,苏苓还叫苏苓,却不记得他是谁,那一生,那一世,如歌如梦。

    “张扬,你唱的是什么歌?哪里学来的啊?是不是哪部新剧的主题曲啊?旋律好好听啊!”白芷问道。

    “呃?”张扬怔了怔,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难道这首歌,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候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