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九章 张扬才气卷波澜
    张扬记得,这首歌,是小齐版的神雕侠侣主题曲,当年因为迷武侠小说,对这部神剧也喜欢得很,每天晚上冒着被骂的危险,也要追剧。

    “我忘记哪听的了。”张扬打了个哈哈,随意的叉开话题。

    “你教我啊。我觉得很好听,我要学。”白芷揪着这个话题不放。

    女生大都喜欢唱歌,还会拿个精美的小本子,把歌词抄下来。

    张扬暗自捏了一把汗,如果闹出不是这个年代的事物,之后又被某个大明星演绎出来,自己又给不了合适的解释,那迟早会被人当成妖孽。

    “好吧,我教你。”张扬拗不过她的软磨,把这首曲子,从头到尾教了她一遍。

    白芷很快就学会,和张扬一起唱了起来。

    来到白芷姑姑家,张扬看到屋外停了好几辆小车,还有几辆摩托车。

    “你姑家做酒吗?”张扬问道,“来这么多客人。”

    “嗯,我姑父四十寿酒。”白芷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张扬心想,四十岁,不是什么大寿,来的人,难道都是她家亲戚?那她家的亲戚,家庭条件都很不错啊。

    白芷低声道:“我姑父是县文化局的局长,来的都是他的同事。我就不喜欢这种热闹。”

    “你姑父寿酒?你跑我家吃饭?”张扬不解的问,“他不会有意见啊?”

    “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这些人,都太势利了。没事的,我在家里,反正是叛逆惯了的。我又不是重要人物,他们也不会在乎这些。”

    “白芷!你去哪里了?到处找你不见。”罗永玉那张讨厌的脸,出现在张扬面前。

    白芷白了罗永玉一眼,没有回答。

    罗永玉一眼看到张扬,气不打一处来,跳过来,指着他道:“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张扬双手撑着自行车把,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白芷露出一脸的不屑:“他嘛?跟着他爸,上这拍马屁来了!”

    县里没有什么重大文物保护单位,所以并未设立单独的文物局,只有一个文物管理所,归文化局领导。

    张扬听周亚东说过,文物所的所长姓罗,这个罗永玉,莫非就是罗所长的儿子?那他出现在这里,也就不足为奇。

    罗永玉受了奚落,并不介意,说道:“白芷,你姑父就是我姑父,我们当然要来祝寿了。”

    “啐!不要脸!”白芷一脸鄙夷道,“谁和你是一家人了?八杆子也打不着。”

    “等你嫁给我,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罗永玉脸皮真厚,任凭白芷怎么说他,他都死皮赖脸。

    白芷冷笑一声:“做梦吧你!”

    她转身对张扬道:“进去坐坐。”

    “不了吧,我回去了。”

    “喝杯热茶再走,暖暖身。”

    白芷脸上,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坚持。

    张扬笑道:“那我停车。”

    “扑哧!”罗永玉讥笑道,“你这也叫车?白芷,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喊我,我可以开我爸的车送你啊。”

    “你会开车吗?说得好像你有驾照似的!”白芷一脸瞧不起他的嫌恶表情,“真的,你最好别在我面前出现,我看见你就特烦。知道我为什么不在姑家吃饭吗?因为有你在,我怕看到你,吃下去的东西全吐出来了。”

    张扬一乐,心想这姓罗的,得有多令人讨厌?才让白芷这样的冷美人,破例说了这么多话!

    他把自行车停到屋檐下,上好锁。

    罗永玉不敢怼白芷,只好把怒气撒在张扬身上:“一个破车,扔街上也没人捡,你还上锁?真是穷得可以!”

    张扬哈哈一笑,风趣的说道:“你这就OUT了吧?这叫敞篷越野小跑,360度全景天窗,百公里油耗为零,无极变速,正时链条,真皮座椅,转弯半径小,通过能力强,改装潜力大,适合城市郊区和山地各种道路,低碳环保,符合国五和欧盟各项指标。”

    白芷脸上,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说道:“张扬,不要理他。”

    罗永玉睁大双眼:“我拷,你是个人才啊,把一个破单车,说得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还真被你忽悠了,以为你开辆兰博基尼呢!”

    白芷和张扬走向屋里。

    罗永玉见他俩要进屋,伸出手一挡,低声说道:“白芷,你又不是不知道,里面在做什么,你带一个外人进去,合适吗?”

    白芷道:“张扬是我同学,也是我朋友,他不是外人。让开!”

    说着,她俏目中寒光一闪。

    罗永玉颇为忌惮她,悻悻然让开路。

    “白芷,要不,我就不进去了。”张扬心想,里面在做什么?还不能为外人道?

    “没事,我请你来的。”白芷朝他点了点头,“跟我来。”

    张扬和白芷走进屋里。

    里面坐了一屋子人,边喝酒边聊天。

    看到白芷和张扬进来,暂时停止了谈话。

    “爸,姑父,这位是我同学,张扬。”白芷主动介绍。

    张扬刚才觉得无所谓,只不过是到她姑家喝杯茶,可是,一进门,这才发现,他们看自己的目光,明显不一般,像是在观察白芷头次上门的男朋友?

    “各位叔叔阿姨,大家好,我是张扬,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这不是上午在镇上写对联的那个吗?”白芷妈妈眼尖,一眼就认出张扬来了。

    “是我,阿姨。”张扬应道。

    “芷芷,你怎么把他带来了?”白芷妈妈一脸不悦的道,“你中午就是找他去了?饭也没吃!”

    “我找张扬补习数学。不是你们说的,叫我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吗?”白芷的脸色,又恢复了那种冰美人的状态。

    “你!”白芷妈妈眉毛一竖,正要发作,旁边一个穿中山装的中午男人,哈哈笑道,“白芷这学习态度很端正嘛,刘萍,你就不要说她了。”

    “哥,今天是你生日,她这么大个人,也太不懂事了!”刘萍见哥哥刘文庆包庇女儿,转脸看向丈夫,说道,“白景明,你管管你女儿吧!”

    白景明穿着西装,梳着中分头,眼中闪现着商人的精明,他摆摆手,笑道:“张扬,不错嘛,这么年轻,就知道做生意赚钱,最难得的是,还能自己写对联,了不起啊!”

    哥哥和丈夫都拆自己的台,刘萍当然有些不悦了,尖酸的问道:“张扬,我问你,你今天摆了几个小时摊啊?”

    “嗯,大概三个多小时吧。”张扬答道。

    “一幅对联,卖多少钱?”刘萍接着问。

    “阿姨,两块钱一幅。”张扬回答。

    “哼!两块钱一幅!”刘萍一脸鄙夷的道,“你知不知道,现在一个好点的工作,月薪是多少吗?上千块钱!一般的工作,一个月也有五、六百块钱!你卖两块钱一幅的对联,一天能赚几个钱?”

    张扬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我再问你,你卖了几幅对联?赚了几块钱?”刘萍追问,似乎一定要让张扬下不了台。

    “妈,你管人家卖多少?人家能上街摆摊,还有这个赚钱的能力,就很了不起了。多少人不如他呢!”白芷替张扬说话。

    “能力也有大有小,一天赚十块钱是能力,一天赚一百块钱,也是能力。像你爸妈这样做生意的,一天随便赚几百块钱,也是赚钱!”刘萍不愧是个生意人,嘴巴真的很厉害。

    “我今天是第一天摆摊卖字,一共卖了八十四幅对联,收入一百六十八块钱,除掉二十八块钱的成本,赚了一百四。”张扬如实说道。

    “卖这么多?”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刘萍的想象!

    在她意识中,张扬这种小伙子,写的字肯定不怎么样,生意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天能卖几幅对联,也就了不起了。

    白景明赞赏道:“不错嘛,第一天,摆三个多小时,就卖了一百多块钱,你的时薪,比很多大学生还高啰!”

    刘文庆笑道:“妹妹,自古英雄出少年,我看这小伙子,精光内敛,气宇非凡,今后成就不小啊!”

    刘萍本来想让张扬出丑,结果却让他扬了名,自然不甘心,说道:“你年纪轻轻,写的字能好到什么程度?会那么好卖?我偏不信!你肯定说大话了!”

    刘文庆道:“字写得好不好,这一试便知。我家文房四宝俱全,就请张扬小友,即兴发挥,写一幅字,立知真假。张扬,你可愿意?”

    张扬自是不怵,淡然说道:“叔叔,来之前,我不知道是你生日,空手前来,殊不礼貌,正好,借花献佛,借你家的笔墨,写一幅寿联送你吧!”

    “好,”刘文庆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女生喊道,“刘莹,你去爸爸房间,拿出文房四宝来,记得拿万年红宣纸。”

    刘莹清脆的应了一声,转身进里屋,不一会儿,就拿出文房四宝来。

    外面的一张方桌,被清理出来。

    刘莹和白芷一起,铺开万年红宣纸,往砚台里倒墨。

    墨带清香,笔铺万毫,比镇上买的那些,简直是天渊之别。

    张扬提起笔,一挥而就:

    “不惑但从今日始,知天犹得十年来。”

    这首对联,在博物馆里面,正好有一首现成的,字体苍劲古朴,翰墨淋漓,大气磅礴。

    张扬甫落笔,就引来众人一片喝彩。

    他写完之后,刘文庆拍着手,赞叹道:“难得,难得!小小年纪,竟然有此等功夫?便是练字几十年的古稀老者,也要自叹不如了。这等好字,二块钱一幅,岂非暴殄天物?景明兄,这字若是放到贵店,价值几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