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十章 也曾酒醉鞭名马
    白景明开的是文玩字画店,他于这方面,颇有造诣,仔细端详,说道:“虽然略显稚嫩,应该是第一次写这幅字的原因,但结体严谨、秾纤折中、清雅自然,端的是好字,若是中堂作品,五百一幅,算是公道价钱。”

    刘萍听了,不服气道:“景明,你可看清楚了,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写出来的字,能卖五百块?省城那些大书法家的作品,也才几十块钱一幅呢!”

    白景明道:“老婆,你有所不知啊,书法家也分三六九等,有高低之别。国字头的书法大家,作品就是论平尺卖了,有些人的墨宝,几千上万,也求之不得呢。”

    刘萍挨了丈夫奚落,不开心道:“我是不懂书法,但我懂经济。书法市场,向来以名气为重,这润格的高低,和名气的大小,是成正比的。他写得再好,也只是个名不见正传的乡下学生,谁会买他的字?”

    刘文庆笑道:“妹妹,照你这么说,没出名之前,人家的字画,就不卖钱了?真正好的字画,还是有很多人争相抢购和收藏的呢!”

    白景明道:“正是此理。张扬要是有名,这字五百块钱就休想请到了,起码得五万。”

    刘文庆待字干透,吩咐女儿:“刘莹,把对联收起来,待明天拿到县里装裱好再挂起来。”

    一个个都把张扬当宝,唯有白萍仍是不服,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爸,你们不是在看宝贝吗?我特意请了张扬来,他对古玩也很在行,你可以请他帮忙掌掌眼。”白芷趁机说道。

    张扬一愕,心想原来如此,你把我拉过来,在这里等着我呢!

    昨天在学校教师办公室,张扬忍不住,露了一手,没想到被白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她一直不言不语,却略施小计,把张扬请到了现场。

    白芷看出张扬的不高兴,凑过头来,压低嗓音,在他耳边说道:“周老师收的那个天青缸,就是罗贵民帮忙掌的眼。我爸这次名为祝寿,其实也是来收货的,我不放心那个罗贵民,所以把你请了来。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当我求你了,一定帮帮我爸。”

    张扬再有一万个不情愿,也融化在白芷如兰的呼吸中。

    “我又不是专业的。”张扬也不知道,自己靠那个博物馆,到底能不能鉴定古玩,先打预防针,“万一马失前蹄,那就出大丑了。”

    白芷轻声细语的说道:“帮我爸爸参谋参谋就行,千万别被罗贵民伙同卖主,把我爸妈给骗了。”

    屋子里坐了不少人,张扬打眼一瞧,看到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汉子,个子不高,五大三粗,一脸肥肉,眉眼间和罗永玉有几分相似,多半就是县文物所所长罗贵民了。

    罗贵民一直坐着,刚才看张扬表演书法,毫不感冒,自顾自的喝酒抽烟,时不时的和身边两人聊上几句,那两个人,五十开外年纪,村民装束。

    听到白芷说,请张扬来,是为了给古玩掌眼的,罗贵民霍然抬头,正好和张扬的眼神相遇。

    一个半大孩子,会写几个毛笔字,也就算了,还会鉴定古玩?

    这玩笑开得有点大啊!

    不过,白家丫头既然请了他来,说不定有些本事?

    罗贵民哈哈一笑,起身问道:“张扬,你会喝酒吗?”

    张扬没有撒谎:“能喝。”

    罗贵民命白莹拿了只新杯子来,亲自满了一杯酒,笑吟吟的道:“少年英雄啊,下笔不凡!我罗贵民这一生,就喜欢你这样有才学的人,来,我敬你一杯。”

    “这?不敢。”张扬连忙推辞。

    “哎,你和永玉是同学吧?那我托大,你得叫我一声叔,叔叔敬你酒,你不喝的话,就是对长辈不恭敬了。”罗贵民一笑起来,满脸的肥肉也跟着颤动,表情很是丰富多彩。

    张扬迟疑一下,心想不就一杯酒吗?

    他双手接过酒杯,一口饮尽。

    罗贵民也一口干了,嘬着牙花,说道:“好酒量,少年豪气!叔叔敬了你的酒,你也该回敬我一杯吧?”

    张扬拿起酒瓶,给两个人的杯子满上。

    两个人又干了一杯。

    罗贵民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笑道:“今天是刘局四十寿辰,你前来祝寿,理应敬他一杯酒吧?”

    张扬心想,好家伙,你这是想灌醉我吧?

    鉴宝先鉴人,鉴人先鉴心!

    这个罗贵民,无事献殷勤,花招不断,一看就是心怀鬼胎。

    “好啊!刘叔叔,我敬你一杯,祝生日快乐,步步高升!”张扬端起杯子,恭敬的举起来,高于眉头,然后一口喝了。

    “谢谢。”刘文庆高兴的道,“很高兴认识你这个小友啊!你是哪个村的啊?”

    “刘叔叔,我是桂花村的。”

    “离这里也不算太远。我女儿刘莹,在县一中读高三,成绩一直令我头疼,你肯定是个学霸,以后多来往,有空教教她。”

    “我成绩一般。”张扬说的是实话,但听在别人耳里,却是谦虚之词了。

    罗贵民笑眯眯的看着张扬,见他脸上泛起潮红,便知此人已经不胜酒力了,也就放下心来。

    “这天也不早了,是不是现在就看看货?”罗贵民抬起左腕,露出一块金灿灿的手表,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

    白景明招呼大家坐下:“对对对,正事要紧,先看货吧!”

    罗贵民朝身边坐着的两个村民使眼色:“两位大哥,货呢?可以拿出来了。”

    “这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宝贝。”一个蜡黄脸的村民说着,从双脚中间提起一个袋子,放在桌子上,传来一阵金属相撞之声。

    “这是青铜器?”白景明听声辩器。

    “啥子东西,我也不认识,反正都是老古辈传下来的,你们看看吧!”蜡黄脸一边说,一边打开麻布袋,露出几件金石器物。

    白景明一一拿起来看,看了之后,问罗贵民道:“贵民兄,你的看法呢?”

    罗贵民笑道:“这两位村民,我也是第一次接触,不过是熟人介绍的,那个熟人呢,我是极其信得过的人,他介绍的人,应该错不了。”

    他只谈人,不谈物,这就是高明之处。

    你就算打了眼,也怪不着他,只能恨自己眼拙。

    白景明问村民:“你多少钱出?”

    村民看看四周。

    白景明笑道:“无妨,都是熟人,你只管开价,不用像江湖上那样,在袖子里谈价钱吧?”

    村民伸出五根手指:“这里有五件,我也不管哪个贵哪个便宜,反正就是五担水,全拿走就是。”

    五担水是民俗说法,就是五万块钱。

    另一个酒糟鼻的村民,拿出一个装粮的塑料袋子,从中掏出三件瓷器,摆在桌面上,说道:“我也不要多了,三担水,全拿走!卖多少,是你们的事,赚一千万也是你的。”

    八件货,就是八万块钱!

    白景明在省城开店,主营字画,古玩这方面,涉及并不深,听人说,古玩比字画赚钱,有点财富根基的他,这才兼营古玩。

    这次收货,也是罗贵民介绍的,约在刘文庆家,也是想多个人帮忙掌眼。

    “文庆,你看呢?”白景明谨慎的问。

    刘文庆是文化局长,又不是文物局长,对古玩文物,其实并不算内行,但跟风炒了多年古玩,多少练了些眼力,看了一阵,说道:“我看还可以,看形制款识,这几个金石器,应该是明代的,这几只瓷器是清代的,一担水一个,就算不捡大漏,转手出去,起码也有得赚吧!”

    “好,那就留下吧!”白景明拍板,对妻子道,“刘萍,付款。”

    刘萍打开挎包掏钱的时候,白芷着急的捅了捅张扬的胳膊。

    张扬不是文物大师,鉴古技术,不比在座人高,但他拥有后世的经验,又有博物馆里上千万件古玩可以参考,这就是别人没有的优势。

    博物馆不会帮他鉴定,但他可以通过全息虚拟投影的古玩,和真实的物品进行比较,依靠自己的判断,来达到鉴定的目的。

    这个博物馆的好处是,张扬可以尽情的观赏里面的东西,外人都看不到摸不着。

    经过他仔细观察和比较,张扬确定,这几件东西,都是仿品。

    可是,他并没有收到鉴假成功的信息。

    张扬不由得有些犹豫。

    “张扬,你怎么看?说话啊。”白芷眼看母亲就要付钱,再次着急的问张扬。

    张扬轻咳一声,说道:“白叔叔,我看这几样东西,贼光太盛了,像是行货。”

    行货就是新仿货,坊间批量生产之物!

    做为一个重生者,几句普通的行话还是懂的。

    罗贵民犀利的眼神,唰的瞪向张扬。

    如果眼睛能杀人,张扬早死一百次了。

    “您有来自国宝的留言,请注意查收。”很久没响过的信息声音,再次冒了出来。

    张扬用意念打开,看到信息上写着:“鉴假成功,增加一点天赋值。”

    “吁!”张扬长舒一口气,总算收到信息了!

    博物馆都肯定了张扬的鉴定,那就绝对不会错。

    “尼玛的,这博物馆很狡猾啊,在我没说出鉴定结果之前,它就不发信息给我!万一鉴定出错,我可就惨了啦!”

    张扬记起来,昨天在学校,帮周亚东鉴定那个天青缸,也是先说出鉴定结果,延后才收到博物馆的短信。

    看来,想依靠博物馆作弊,最多就是利用其中的资源,自己进行判断和鉴定。

    对一般人来说,这些仿品,算仿得极为精致的,简直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有些仿古的货,连专家都打眼,要不是张扬有真物对比,根本发现不了丝微的差别。

    张扬暗自吃惊,这些人也太黑了,把白景明当猪宰啊!

    几件假货,开口就要卖八万!

    所有人都看着张扬,有惊讶的,有讥笑的,有不以为然的。

    白芷声援张扬:“爸,张扬也懂得鉴定古玩,你听他的,不会有错,这些货,不能要。”

    众目睽睽之下,罗贵民不便以大欺小,强忍怒火,朝儿子使了个眼色。

    “张扬,大人办事,你插什么嘴?”罗永玉接收到来自父亲的愤怒示意,忽然朝张扬发难,“一个小屁孩,妈了个隔壁的,**毛都没长齐呢,不懂滚一边玩去!”

    “艹!敢骂我娘?”张扬冷笑一声,俊眉微扬,打出一个酒嗝,趁着酒劲,抡起桌上的一个瓷器,对准罗永玉的头,猛的砸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