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十二章 无问西东青春路
    张扬谦虚的笑道:“我平时看课外书,看过相应的知识点,加之我爷爷也爱这一口,常跟我说些相关的知识,我就记在心里,没想到,今天正好派上用场了。其实,我也拿不准,不过是吓唬一下他们,没想到,他们果然做贼心虚,撒腿就溜了。”

    刘萍顿时得意,说道:“我就说嘛,一个农村少年,怎么会懂得鉴古?原来,是瞎猫抓到死耗子了!其实,我也看出那些货假得很,只是,有你们这么多专家在场,我也不好意思说出不是来。”

    张扬听了,左耳进,右耳出,一笑置之。

    不一会儿,罗贵民父子打道回来。

    不出张扬所料,两人开了个越野车,也没追上跑路的两个贼。

    “妈妈个呸的!”罗贵民跳下车,就连声骂娘,把俩骗子的祖上全问候了个遍,“好家伙,脚底下抹了油啊,跑得贼快!我们追出去十几里路,也没见着他们。”

    白景明安慰道:“这四面八方全是路,谁知道他们从哪跑的?算了,我们也没损失。”

    罗贵民挥着大手,拍打胸脯:“景明兄,你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把他们缉拿归案!这些假文物贩子,太不是个东西了!”

    他眯起双眼,用力拍打张扬的肩膀:“张扬小友,你眼光毒辣啊!今天多亏有你,你砸我儿子头的事情,就此作罢!不跟你计较了!”

    张扬心想,那两个骗子,是你引来的,你却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临了还要我承你的情?

    罗贵民脸上笑着,手下却很用力,看似很热络的拍打张扬肩膀,但一下比一下重,看他笑里藏刀的表情,仿佛要把儿子脑袋受的伤,全在张扬肩膀上讨回来。

    “张扬!”白芷适时的上前,关心的说道,“时候不早了,又下大雪,你早点回去吧!来之前,阿姨特意关照过我,要你赶在天黑之前回去,我就不留你吃饭了。你路上小心啊!”

    “嗯。”张扬应了一声,看了罗贵民一眼。

    罗贵民和他对视,忽然一怔,因为,他从张扬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些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复杂内容!

    张扬那一眼,锐利如刀,又清澈如水。既看透了他的内心,又给予了他一定的警告!

    是的,虽然张扬什么也没有说,罗贵民却有一种被他剥了外衣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一个农村孩子,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张扬走过去,打开自行车锁,朝众人道别,骑车上路。

    风雪交加,漫天灰白。

    远方的山峦,和天地融为一色,浑沌一片。

    路边的常青树,因雪白头。

    白芷凝望张扬去向。

    只见他直立起来,伸出手,在树叶上一扯,雪团哗啦啦落下来,他将脖子一缩,坐回自行车上。

    渐渐的,这个少年人也融入天地间,看不见身影了,只余下漫天飞舞的雪花。

    白芷轻薄的嘴角,慢慢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鼻子上现出张扬最爱看的皱褶。

    张扬回到村里,身上沾了一层雪花,眉毛和头发都是白的了。

    他骑到伍兵家,只见伍兵一脸沮丧的蹲在堂屋角落里。

    “伍兵,怎么了?”张扬放好车子,拿衣袖抹干净车身,走到他面前,身子一抖,抖落许多雪花。

    “张扬,我不读书了。”伍兵痛苦的仰起头,“我爸得病了,癌症,晚期,查出来俩月了,我才晓得。”

    张扬的回忆库里,马上涌出和伍兵有关的一切。

    是的,历史的轨迹,还是没有改变。

    伍兵爸爸,在九八年的三月去世,之后,伍兵辍学,和张军一起,在家乡当起了泥工。

    张扬和伍兵的命运,就此天差地别。

    有次张扬回家乡,听哥哥提了一嘴,说伍兵嫌家乡工资低,跟随邻村包工头到城里做工,在一次高空作业中,失足跌落,包工头吓得当时就逃跑了,赔偿款一直没落实。伍兵的妈妈,带着两个妹妹,改嫁到他省,之后就再无音讯。

    张扬在他身边蹲下来,扶着他的胳膊,无力的拍了拍。

    历史的运行轨迹,难道就不能改变一下吗?

    赵雅南被我救下来了,我就不能再帮伍兵一把吗?

    伍兵爸爸的病,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肯定是治不好了。

    但是,伍兵的未来呢?我能不能干预?

    “伍兵,你有什么打算?”

    “我什么本事都没有,除了当泥工,也没别的活好干。”

    张扬心想,历史就是历史,伍兵的想法,一点没变。

    “这里有几十块钱,你拿着,给叔叔买点好吃的。”张扬把自己口袋里所有的钱,全部掏出来,塞在他手里。

    “张扬!”伍兵眼角湿润了。

    “别这么没出息!”张扬微微一笑,“愿你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张扬?”伍兵拿袖子擦擦眼睛,一脸坚毅的道,“虽然我不能理解你的话,但我记住了你的情义。”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张扬说完,起身回家。

    他现在也没有能力,去帮助伍兵。

    好在,现在离三月,还有好几个月呢!

    到时候,说不定就有了帮助他的方法。

    像妹妹张琳和伍兵这样的情况,村里很普遍,不是因为贫困,就是因为灾痛,让一个个的少年人,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机会,也关上了用知识改变命运的门和窗。

    张扬回到家,走在屋檐下,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高声阔论。

    听声音,他便知道,是伯伯张继宗和叔叔张继威、小叔张继武来了。

    张家六个兄弟姐妹中,张继祖家的条件算好的,其它几个人更差劲。

    张扬走进屋,一一称呼各位长辈。

    “扬扬回来了。”大伯张继宗憨厚一笑,这是个没上过学的地道农民老伯,身上的每个印记,无不在论证这一点。

    “扬扬,我们张家就数你成绩好一点,指望你出个大学生了。”张继威每次见面,都会说这句话,成了他的口头禅。

    这句话,曾带给张扬一定的虚荣心,也带给他一定的压力。幸运的是,他最终还是考上了大学,虽然只是个不起眼的二本,好歹也是个外省的大学,让家人在村里扬眉吐气了一回。

    可惜的是,到张扬这一代,大学生不吃香了,毕业后也不再包分配,更别提公务员和铁饭碗,一般人没钱没背景,想都不用想。

    张扬回以一笑。

    小叔张继武,酒量最大,嗓门也最大,一边比划着,一边笑道:“扬扬,将来你考上了大学,一定要买个小车,开回来让我们也坐坐新鲜。”

    张扬心想,将来小车也并不金贵了,像大学生一样,从神坛跌落,飞入寻常百姓家,存几万块钱,就可以提个小车回家开着玩。

    张家兄弟聚首,离不开的是酒和牌,酒能喝半天,牌能打一天。

    好在放假,张扬不着急写作业,匆匆吃过饭,就找伍兵玩去了。

    雪还在下,地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白色。

    待到明早起床,应该能看到天地一色,那是张扬记忆中故乡的颜色,曾不只一次为玩雪而期待过、兴奋过。

    “明天早上,我们去堆雪人。”伍兵尚是少年心性,还不能完全理解失去父亲意味着什么,对张扬说道,“一定要早,不然好雪就被别人堆完了。”

    “怕什么,地上没有了,就到我家楼顶上去,那上面的雪,谁还能抢走不成?”张扬笑了笑。

    这时,雪雾中出现两道强烈的灯光。

    一辆小车,在崎岖的土马路上,朝这边开过来。

    车子很快来到村前的大坪里。

    “张扬,去你家的呢!”伍兵吃惊的道,“你家哪个亲戚啊?这么有钱?”

    小车的确停在了张扬家门口。

    张扬正要说话,看到白芷和她父母走下车来,向自家屋里去了。

    “哦,是她啊!”伍兵推了张扬一把,嘿嘿笑道,“你女朋友来了啊!”

    “去你的,都说了是同学,你还打趣!”

    “同学?我怎么没有女同学上门?还带着长辈一起来的?”伍兵故作惊奇的叫道,“张扬,你不会把她肚子弄大了吧?她带家长兴师问罪来了?”

    “你想象力这么丰富,不去写小说真是怪可惜了!指不定,下个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就不是莫言,而是你了。”张扬举起手,拍了他后背一下,转身向家走去。

    伍兵抓抓头:“莫言?写《丰乳肥臀》那个?哇,我要是有他厉害,写本书,拿个奖,就可以赚十万块钱奖金啊!不对,他得的,不是大家文学奖吗?他得诺贝尔文学奖了吗?”

    张扬摆摆手,一副无可奉告的模样。

    在伍兵面前,他偶尔无意识的泄漏一点什么,也无伤大雅,就当讲笑话了,对方也不会当真。

    伍兵嘻嘻一笑,三步并作两脚,在后面跟了上来。看热闹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了。

    张扬走到门口,碰上妹妹。

    “二哥,我正要找你呢。”张琳脸上乐开了花,“白芷姐姐来了。”

    张扬嗯了一声,走进屋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