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十四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
    张扬骑开一段距离,将车子往山岩上一靠,顺手扒开积雪,找了一把趁手的小石子,放进口袋里,然后摸着山脚,悄悄返回来。

    那伙人冒着严寒,来此劫道,这么巧就遇上白景明的车?

    这个点,村民们刚吃完饭,大都还没入睡,这些劫匪就敢出来活动,胆子也太肥了吧?

    白景明死守着车子不出来。

    四个车窗外面,各站了一个劫匪,还有两个,一前一后,拦住车子。

    这些人的意图,怕是不止劫财这么简单,还想把这车也一并劫走,一直在恐吓白景明。

    张扬记得,白景明手里,是有一个大哥大的,一部摩托罗拉的摸拟机,巨大的机身,竖着立在桌面上,可以当砖头使。

    在刘文庆家,一屋子人,只有白景明有这个奢侈玩意,售价上万,每月的月租费就要上百,电费话更是贵到吓人,连刘文庆和罗贵民这样的人,也没配备。

    当时,白景明把大哥大摆在桌面上,很是霸气,也象征着他的财富。

    张扬心想,白景明被困这么久了,不可能没想过报警,只怕是,在这穷山僻壤,再贵的大哥大,在这里也没有信号吧?

    劫匪很不耐烦了,在得到老大示意后,两个壮汉抢起手中的木棒,准备砸车窗玻璃。

    张扬搭上小石子,瞄准其中一人脑袋,拉长弹弓,唰的一声,石子飞驰而出。

    啪的一声响,正中那人头部。

    “啊哟!”一声痛彻心扉的叫声,在寒夜中响起来。

    “怎么了?老六?作死的嚎叫啊?嫌看见咱们的人还不够多啊?想多引一些人过来?”戴鸭舌帽的,就是这伙人的首领,他恶狠狠的问了一句。

    “大哥,我头挨了一下,痛死我了。”老六捂住头,痛苦的蹲下身子。

    “挨你娘个屁!给老子砸窗啊!磨磨蹭蹭的,还想等天亮咋的?”鸭舌鸭前后瞧了一眼,但见雪花飞舞,万径人踪灭。

    “啊哟!”又一人捂住脑袋,痛苦的哭爹骂娘,四下环顾,“老大,我也挨了一下,妈哟,痛死我了!”

    “老三,你也装?妈妈个呸的,你们今天还动不动手了?再不动手,我抽你们了!”鸭舌帽再次望望前后左右,千里夜色平,除了寒风,就是飘雪。

    张扬从小就贪玩,不然成绩也不会只达到二本线,这弹弓,早就玩烂熟了,打鸟都是一弹一个准,何况是这么大个脑袋?还不是指哪打哪?

    打一弹弓,张扬就躲起来,不弄出半点声响。

    乌漆麻黑的,劫匪看不到石子来处,更是想不到,刚才骑车的少年,不但没被吓破胆,还敢埋伏在附近放冷枪!

    “啪!”又是一颗石子飞过来,正中鸭舌帽的脖子。

    因为这家伙戴了帽子,打他头的话,威力不大。

    所以,张扬选择打他的脖子。

    鸭舌帽痛呼一声,猛然转过身,朝张扬藏身之地看过来。

    “妈了个**,真有人偷袭老子!”鸭舌帽阴冷的道,“老三、老六,你们过去,把那人给老子揪出来!”

    石子打在他脖子上,根据受伤部位,很容易就能判定石子飞来的方向!

    张扬暗叫不妙,这下露出行藏,等不到援军到来了。

    眼看老三和老六朝这边走来,张扬急中生智,忽然扯开喉咙,大声嚷嚷:“公安来了!公安来了!”

    这安静的雪夜,嚎声突起,不异平地一声雷!

    老三和老六做贼心虚,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不轻,双腿一软,掉头就跑。

    张扬搭石上弓,唰的射出,正中鸭舌帽左眼处。

    这一下打得重,鸭舌帽捂住脸,痛不欲生,吼叫道:“跑你娘个蛋,快抓住他!他就一个人!”

    张扬也不躲了,抓出一把石子,飞快的射出,连打了几个人。

    鸭舌帽强忍剧痛,飞奔过来。

    张扬正想跑开,忽然看到前面转角处,传来人声,又看到灯光闪动,便知救兵已到,回身又赏了劫匪们两颗石子,大喊道:“哥,我在这边!”

    “在这里!快点!”张军的叫喊声传了过来。

    张继祖不仅把自己的兄弟悉数叫上阵,沿途还喊了不少村民,二、三十个人,扛着扁担,拖着铲子,举着扫庭院用的大竹帚,浩浩荡荡跑了过来。

    鸭舌帽眯着一只眼,一看这阵势,吓得不轻,挥舞着手,招呼道:“快跑!快跑!”

    张扬跳到旁边田地,继续用弹弓射击。

    那六个劫匪,早就慌了阵脚,有人往前跑,有人往后窜。

    张扬离他们近,一打一个准。

    六个劫匪,哪里跑得赢?

    张继武跑在最前面,举着一条竹扁担,当头大喝一声:“谁欺负我家侄子侄媳妇?”

    他一边喊,一边不顾一切,对准那六个劫匪就是一通猛打。

    一条扁担,愣被他耍出了丈八长矛般的威风。

    张军等人赶到,也加入混战。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菜刀再利,也惧乱棍!

    六个劫匪,再无逃跑可能,被饱揍一顿后,全部缴了武器,躺倒在地,个个呻吟呼痛。

    张扬跳上马路,从哥哥手里接过手电筒,朝那六个人一一照过去。

    “嘿嘿,原来是你们!”张扬看到两个熟人,不由一乐,“正愁找你们不着呢,你俩倒好,生怕我们把铁鞋踏破?主动送上门来了!”

    此两人,不是别个,正是文物骗子蜡黄脸和酒糟鼻子,被自己第一弹和第二弹击中的老六和老三!

    张扬骑车经过时,这两个家伙背着自己,面向车窗,不然的话,他们准能认出来。

    “是少侠啊,少侠饶命啊!”老三就是那个酒糟鼻,哭丧着脸,不停的套近乎。

    张扬冷笑道:“你们贩假不成,见财起意,居然干起拦道抢劫的勾当,我能饶你们,法律饶不了你们!”

    白景明一家三口,这时才敢下车。

    “这破机子,一点信号也没有,关键时刻,连个电话也打不出去!”白景明举着大哥大,一边发牢骚,一边走到众人面前。

    “太谢谢各位了!”白景明连连拱手,感激的道,“仁义之辈,令人景仰啊!要不是你们及时相救,白某一家人的财产和性命,只怕都要交待在这里了。”

    “白叔叔,你看看,他俩是谁?”张扬踢了踢老三和老六。

    白景明定睛一看,沉声道:“是你们!”

    白芷上前,拉拉张扬的衣袖,眼角噙泪,说道:“你骑车过去的时候,我就认出是你了。我妈说,你肯定是经过,就算看到我们有难,也只会袖手旁观,不会只身犯险。只有我知道,你一定是来救我们的!张扬,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有难的?”

    张扬暖暖的一笑,掏出她送的手套,眨眨眼,道:“说来也是巧了,是这手套感应给我的!”

    “真的假的?”白芷扑闪美丽的大眼睛,在这雪夜中,她俏丽明亮的脸,有如雪地盛开的红梅,那么娇艳不可方物。

    “哈哈,当然是假的啊。”张扬见她认真的表情,不由得失笑,“是张五爷,正好从那边喝酒回来,到我家玩,说看到有人劫车,我一听就知道是你们,立马就赶了过来。”

    “你们来得太及时了!”白芷扁着嘴巴道,“晚来一步,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瓜,怎么可能?”这一秒,他习惯性的伸出手,想替她拭去腮边泪,当手快触及她俏脸时,才猛然记起来,眼前人,非妻子,赶紧缩回手来。

    白芷温柔的一低头,有如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白叔叔,你开车到镇上派出所,叫人来把这些坏蛋带走。”张扬很自然的转开话题。

    白景明苦笑一声,有些尴尬的道:“实不相瞒,刚才我受到惊吓,这两条腿,一直颤抖,现在还没复原呢!抖得我想停也停不下来。真是让你们见笑了!这样子,我无法开车。”

    张扬看向刘萍。

    白景明替妻子回答:“她不会开车。”

    张扬紧了紧衣领,此刻才感到寒意袭人。

    张军双手抱胸,跺着脚说道:“这天太冷了,大家总不能都在这冰天雪地等着吧?要不,先押回村里再说?把他们捆了,扔牛栏里关一晚,让他们受受冻刑!”

    “各位,我们又没犯什么死罪,不用这么虐待我们吧?这大冷的天,水都结冰了,冻一晚上,我们早就凉透了!”鸭舌帽叫苦连天,躺在地上,又是冷,又是痛,闻言呼喊道,“求求你们,去报警吧!我们宁可坐牢啊!”

    白景明看看乡村们,问道:“你们谁会开车,我把车钥匙给你,这里到镇上,十几分钟车程就到了。”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看看车子,然后一起摇头。

    村里有摩托车的人家都少,何况是这四个轱辘的小汽车,那就更没有人会开了。

    刘萍蹙眉道:“景明,怪冷的,咱们先走吧,这里交给他们处理就好了!”

    白景明不悦的看了妻子一眼:“问题是,我现在这状态,开不了车,走不成。”

    刘萍着急的道:“那怎么办?多久能好啊?”

    “我这腿像灌了铅一样,迈一步都是痛的。”白景明摇了摇头,“要不,咱们今天晚上在村上过夜?”

    “啊?”刘萍皱着眉,耸着鼻子道,“那可不行。这样好了,叫我哥来接我。”

    白景明无奈的拍了拍大哥大:“没信号啊,老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