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十五章 倾村谁能驭此车
    “烦死了!”刘萍跺了跺脚,“那我们先去车上等,叫个人去通知我哥!”

    白景明略带责备的道:“大家救了我们,你好意思到车上等?让大家在这里受冻?再说了,从这里去你哥家,跟去镇上,有多大区别?这大雪天,自行车骑不快,来回要个把小时,人还不冻僵了?”

    张扬经过一番思考,说道:“白叔叔,我开车去镇上吧!”

    “什么?”刘萍本来很烦的了,听到张扬这话,不由得来了兴致,高声说道,“张扬,你说什么?”

    张扬平静的道:“我开车去镇上。”

    刘萍上下打量张扬:“你会开车?你多大了,考驾照了吗?你家里有车?农用车?还是三轮车?”

    张军拉住弟弟:“不是开玩笑的!你几时会开车了?不能逞这个强,这样好了,我骑车去镇上。”

    张扬笑道:“哥,这大冷的雪夜,等你回来,你和我们都冻成冰棍了!哥,我真的会开车。”

    白景明把车钥匙递给张扬:“小张,我相信你,路上有冰,你慢点开,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张扬嗯了一声,接过车钥匙,熟练的打开车门,坐上驾驶位置。

    刘萍对丈夫道:“景明,你这是玩火啊,万一出点什么事故,车子毁了也就毁了,不就几十万吗?钱没了还可以赚回来。这人要是出事,那算谁的责任?”

    刘景明用力一摆手,沉声说道:“不必说了,就让小张去吧!我相信他!”

    刘萍看看丈夫,再看看周围的父老乡亲,欲言又止,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张扬系好安全带,摇下车窗,朝白芷招招手,喊道:“白芷,你上车啊。”

    白芷不解的反问道:“我?”

    张扬嗯了一声。

    刘萍喊道:“芷芷!不要去!”

    “妈,我陪张扬去!”白芷义无返顾,坐上车,问道:“你叫我上车做什么?啊,我懂了,你是不是不会开车,想让我指导你啊?我也不会啊!叫我爸上车吧?”

    “不是,外面这么冷,我怕冻着你了。”张扬温暖的一笑。

    白芷心里,有一股热流涌动,她快速的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正在熟悉车内的仪表和操作杆。

    “你真的会开车吗?”白芷虽然和父亲一样,选择相信张扬,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放心吧,有你在车上,我不会也得会了。”张扬阳光的笑了笑。

    就在白芷疑惑时,张扬熟练的启动车子。

    车子里虽然没装空调,但比起外面的寒冷来,有如春天般温暖。

    张扬握住方向盘,轻踩油门,车子渐渐加速,然后平稳行驶。

    “他还真会开车!”刘萍惊呼一声,连寒冷也忘记了,掩住嘴,大声叫道,“景明,你看到了吗?他真的把车开走了!他不是农村孩子吗?不是一个高中生吗?居然、居然会开车?还开得这么四平八稳。”

    白景明苦笑道:“他开得比我还快还稳!也就在你眼里,农村人一无是处!我早就看出来了,张扬这小伙子,能力不一般哪!”

    再看桂花村的村民,一个个早就惊掉了下巴,连话都不会说了。

    良久,张军才轻轻吐出一句:“这还是我的弟吗?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至于张继祖等人,除了大呼小叫之外,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他们的惊讶之情。

    白芷坐在张扬身边,一直目不转睛看他驾驶。

    “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熟习这车?”白芷惊叹的道,“张扬,你怎么什么都会啊?我都不敢说认识你了。”

    张扬一边开车,一边笑道:“只要你愿意,我们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崭新的,都是重生的,都是可以让人刮目相看的!改变自己,就从今日开始。”

    白芷抿嘴,轻轻一笑:“你像个哲学家了。”

    雪夜开车,又是在乡下路段,张扬可不敢放松,因为你永远猜不到,下一段路会出现什么,会不会有人忽然从马路边冲过来。

    “白芷,你家和罗贵民家,是什么关系?”张扬看似随意的问。

    “罗家?我家和他家,没什么关系啊。就是因为罗贵民是我舅舅的手下,一来二去,自然就认识了。”白芷以为,张扬是在探听自己和罗永玉的关系呢!

    “那就对了。”张扬沉声道,“白芷,你一定要小心罗贵民父子,这两个家伙,不是什么好鸟。”

    “扑哧!”白芷又笑了,“他们本来就不是鸟啊!”

    张扬哑然失笑,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正好迎上她嫣然一笑的眼神。

    “你笑起来,很美。”张扬心一动,赞美道,“可是,你以前从来没对我笑过。”

    “有吗?”白芷不笑了,安静的坐着,眼睛望着窗外。

    张扬心想,在你眼里,我是个谜。在我眼里,你又何尝不是个谜?

    到达镇上派出所,张扬和白芷下车报警。

    值班的民警听说有人拦路劫车,不由得一笑,以为张扬开玩笑呢。

    双溪镇的治安,一向优秀,什么时候出现过劫匪?

    这么大冷的天,民警围坐在火炉边,不太愿意出勤。

    后来,张扬隐隐抬出白芷舅舅的身份,民警这才重视起来,派了辆警车,一辆边三轮,前往事发地点。

    民警到来,把一众人犯押解回所里。

    白景明等人,也一起回派出所,张扬开车,送白家三人前往。

    等忙完之后,已是深夜十一点多钟。

    白景明的身体已经恢复,腿也不抖了,他先送张扬回村里,再回县里。

    “张扬啊,你什么时候学的开车?”白景明笑呵呵的问道。

    “我跟表哥学的,他开过一段时间的出租车,是他教会我的。我会开车,只是还没考驾照。”张扬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张口就来。

    重生前,张扬没扯过几句谎,重生后,谎言如山。

    白景明点头道:“还是得考个驾照。今天这样的事,幸亏公安没想到这一层,不然的话,他们要是追究起来,责任可不小。”

    张扬笑道:“我懂,无证驾驶,那是犯罪。”

    白景明掏出一叠钱,递给张扬:“这钱,你必须替我收下来,这不是给你一个人的,是给村民的,他们今晚救了我们,这份情,我必须还。”

    刘萍难得的笑了笑:“是啊,是啊,这么大冷的天,麻烦他们跑来跑去,我们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这点钱,请你帮忙分给大家。我数了一下,一共来了二十八个人,每个人两百块钱辛苦费。这是他们应得的,你一定要帮这个忙。”

    白景明道:“本来呢,我们应该亲自送到他们手里,才更显出诚意来,只是实在是太晚了,我们还要回县里,就不一一奉送了,这一点,还请大家见谅。”

    张扬也没有接钱,笑道:“白叔叔,这钱我不能接。我们村的村民,一向朴素,助人为乐,别说你们是我的朋友,便是陌生人,他们知道了,也会挺身相助。我替他们收了你的钱,他们知道,一定会骂我财迷心窍的。”

    “这?”白景明和妻子面面相觑。

    夫妻俩走南闯北,做了半辈子的生意,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不爱钱的人!

    可是,这些人,分明都不富裕啊!

    像张扬,他宁可在镇上摆个小摊,卖两块钱一幅的对联,也不收两千块钱的红包。

    以刘萍的思维,肯定是无法理解的。

    在金钱至上,人人朝钱看的时代大潮流里,居然还有这么一股清流!

    晚上,张扬和哥哥睡在床上。

    今天,轮到张军睡不着觉了。

    “扬扬,睡了吗?”张军头枕着手臂,问道。

    “嗯?”张扬觉得,家里的生活,虽然清苦,但一家人都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远比后世好。

    后世虽然住在高档小区里,但上不能在长辈面前尽孝,下不能在兄妹面前走动,亲人之间,也只有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才能匆匆见上一面,然后就各奔东西。

    以前从来没觉得,那样过有什么不对,因为所有人都在那么过。

    重生之后,张扬格外珍惜这份相聚的时光。

    因为,就算是这份相聚,也是那么的短暂,很快就会离别。

    “你怎么会开车?”张军憋好久了,终于问出来。

    “开车并不难,我在书店看书学会的,平时坐公交车的时候,我就观摩托别人开车的动作,结果无师自通了。”在外人面前,张扬可以将学车推给表哥,在亲人面前,他却无人可推,只能推给聪明加勤学,只有这样,家里人才会相信。

    果然,张军信了:“真的啊?那以后我要是考驾照,也容易通过吗?”

    “容易呢!哥,到时我教你就行了。”张扬笑道。

    “明天,你还去镇上摆摊吗?”张军换了个话题。

    张扬道:“去啊,对了,哥,你得借我个路费。我今天把钱全给伍兵了,他爸得了绝症……”

    两兄弟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张扬很早就起床。

    他满怀期待,打开房门,结果失望了。

    飘飘洒洒的雪花,上半夜就停止了。

    地上的积雪并不多,人走得勤的地方,压根就没有雪的存留,只在树上、瓦上、草上、山上,积了薄薄一层。

    和伍兵一起堆雪人的希望落空了。

    张扬吃过早饭,拿着哥哥给的二十块钱,坐上了前往双溪镇的面包车。

    他唯一的希望是,今天的生意,和昨天一样美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