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十六章 相思白纸书难足
    张扬来得太早,双溪镇文具书店还没有开门。

    他到集贸市场转了一圈,再次回到文具书店时,老板娘正好拉上卷闸门。

    “哟,来得早啊,”老板娘笑道,“在外面冻着了吧?快进来。”

    “我帮你开摊吧,这几张桌子,是要搬出去的吧?”张扬眼光伶俐,看到店子中间摆着的几张货桌,便问道。

    “不用,你忙自己的就好。”老板娘笑着回答,“昨天下午,我老公从省里进货回来,我跟他说了你的事,又看了你写的字,很是惊奇呢,他说,等下要找你聊聊天。”

    “好啊。”张扬说着,主动帮忙,把几个货桌子搬出店,凭着记忆,摆放在店门外。

    张扬支好摊,又在她家买了十几张纸和一瓶墨汁。

    现在时间还早,张扬也不闲着,把纸裁好,先想了十几个寓意和文字俱佳的对联,铺毫泼墨写起来。

    元旦节放假,来街上购物的学生很多,上午九点过后,人流渐渐多起来。

    文具店老板姓宋,街上人都叫他老宋,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起床后,来到张扬摊前。

    张扬一开始写字,就不断有人前来围观。

    镇上很多闲人,也爱附庸风雅,背着双手,围在摊前,评头论足。

    张扬由得他们观看,看的人越多,前来凑热闹的人才多,人多了,生意自然就好了。

    他写的十几幅对联,很快就销售一空。

    写对联卖,是个短期活计,也就是过年前能卖一阵子,平时没什么生意的。

    广大人民群众,还是以物质生活为主,对文化艺术的追求,只能当调味剂。

    张扬在写字的同时,也在思考下一步的赚钱计划。

    最主要的,还是没有本钱,空手套白狼的本事,不是人人都会的。

    赚一亿的小目标,遥不可及,他还是个学生,主要任务是读书,最实际的想法,是开个小店,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生意,请个信得过的人照看,自己只要收钱就好。

    刚才在镇上逛的时候,张扬大致看了一下,镇上的消费能力有限,店铺多以便宜服装、日用百货为主,做这些生意,既辛苦又费时费力,收入有限,主要不合张扬的理想和追求。

    人要活下去,钱和梦想,都是离不开的。

    穷得只剩下钱,富得只剩下思想,都是病态。

    张扬骨子里,是个怀有远大抱负的青年,对生活品质,有着独得的见解和追求。

    老婆要娶自己爱的,工作要做自己喜欢的。

    “小伙子,你会画画吗?”老宋问道。

    “画画?”张扬还真没画过,不过,博物馆里面,书画方面的收藏特别多,历朝历代,名家真迹,应有尽有,能不能像书法一样,进行临摹呢?

    博物馆的功能里面,有仿制一项,但还没有向张扬开放。

    不过,临摹和仿制是两个概念。

    一件真品摆在你面前,你能把它复制出来,让专家都看不出真假,那是仿制。很多文物出土后,为了更好的保存,会请高手仿制,平时的展览活动,只用仿品代替,真品束之高阁,珍而藏之。

    临摹的话,就没那么多讲究,只取其大概,形似或者神似即可。

    国画纷繁复杂,门派种类众多,用彩和用色,也各具特色,没有一定的根基,你想临摹也难。

    老宋笑道:“我有个老表,在省城开字画古玩店,托我收些画作,放他店里卖,你要是画得好,我可以放到他店里去帮你卖钱。”

    张扬略一沉吟,也没有拒绝,答道:“这个,以后再说吧。我又不是什么名家,省城谁会买我的书画作品?”

    老宋道:“名家的画作,也不会放到小店里来卖,那都是供不应求,一画难求。普通百姓也有文雅的追求,只能买些普通的,当装饰画。”

    苗苗跑了过来,帮着张扬扯纸头,晾对联。

    老宋看了一会,说道:“你这字,有很多种风格啊!”

    张扬心想,不愧是内行人,一眼就看明白了。

    因为他的作品,大都是临摹创作,每个书家的风格迥异,他临摹出来的作品,也就有很多种风格了。

    “宋叔,我还年轻呢,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张扬笑着答道。

    “嗯,是啊,少壮功夫老始成,没有几十年的苦练,很难形成自己的风格。”老宋点了点头。

    “张扬哥哥,你那个女朋友呢?今天怎么没来看你?”苗苗忽然仰着头,嘻嘻笑道。

    “她不是我女朋友,她在县城家里,不会天天往这边跑的。”张扬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伸出手,捏捏她粉嫩的脸蛋。

    “是吗?那她是谁啊?”苗苗扬起头,两条小辫子甩啊甩的,煞是可爱,伸出手,朝前面一指。

    张扬愕然抬头,看到从画中走下来的白芷。

    白芷双手插在棉袄口袋里,亭亭玉立,站在不远处,看着他这边。

    “你几时来的?”张扬搁笔相问。

    “来了一会儿了。见你认真写字,便不曾打扰你。”白芷走过来,站在他身边,“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我这清闲得很,你又去舅舅家啊?”

    “不啊,专程来看看你,不可以吗?”

    “欢迎,你这般明眸如画,当我的售货员,我会日进斗金。”

    “为什么是售货员?不能是其它的吗?”

    “其它的?”张扬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苗苗在旁边拍着手道:“老板娘啊!张扬哥哥真笨!”

    张扬愕然,看向白芷。

    白芷星眸微转:“你还没小妹妹懂事,扑哧,开玩笑呢。你快写字啊,我帮你收钱!”

    她家里是做生意的,从小耳濡目染,张口就来:“各位父老乡亲,大叔大婶,快来看,快来买,名家书法,又便宜又好看,只卖两块钱一幅啦!”

    张扬哈哈一笑,提笔醮墨。

    有个美女帮忙吆喝,张扬今天的生意特别好。

    中午收摊时分,白芷数了数,卖了一百九十八块钱。

    “哟,生意不错嘛。嗯,你给我写一幅对联吧,要是写得好,我就买下来,正好给你凑个整数。”白芷把一叠钱放在手里,没有递给张扬。

    张扬想了想,提笔写了一联:

    “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白芷看了,含情凝睇,轻声道:“不好。”

    张扬笑道:“这首对联里,含了四味中药,相思子、薏苡、白芷、紫苏。不好的话,那我另写一幅?”

    “算了,看你写得这么辛苦,我买了吧!”白芷掏出两块钱,凑在他的收入里,一同递给张扬,“你也是日入两百的大老板了,以后在学校,可以买肉菜吃了。”

    张扬笑道:“给我干嘛?老板娘不是管钱的吗?”

    “你!就爱欺负我,”白芷轻咬嘴唇,“不理你了。”

    她把钱塞在张扬手里,转身就要走。

    张扬喊道:“等等,我请你吃好吃的!”

    白芷回首道:“好啊。”

    张扬把摊收了,留下五元钱当摊租,老板娘硬是不要,他便到隔壁玩具店,买了一个玩具,送给苗苗。

    白芷等他忙完,两个人一前一后,往老街走去。

    “手套,戴上。”白芷指了指他的手,“你看,都冻通红了。”

    张扬搓了搓手,拿出手套戴上。

    来到老桥上,白芷立在桥头,望着清清的河水,两岸是老镇的旧房子,远处是镇乡交界处的农田,再远处,是隐隐青山。

    张扬看得一呆,双眼摄下这迷人的风景,产生一种想画下来的渴望。

    老街上有家国营的食堂,是镇医院的附属食堂,对外开放。

    两人进去,找了个临街的座位。

    店里没有菜单,服务员也不会主动问你点菜。

    一切都是这么的慢,这么的慵懒。

    张扬却无比享受这样的生活节奏。

    白芷点了两个肉菜,一个藕片汤。

    吃饭的时候,白芷只吃了一点藕片,喝了一点汤,活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你不吃肉啊?”张扬一边扒饭,一边问她。

    “我给你点的,你多吃点。吃不完,不许走。”白芷往他碗里夹肉片。

    她点这么多的肉菜,只不过是想给他加餐。

    吃完饭,两人到街上散步。

    白芷双手插在衣兜里,迈着碎步,慢慢的走在老街的青石板路上。

    双溪镇有上千年历史,老街的很多建筑,脚下的街道,都是明清时留下来的,古香古色,与白芷这样的美人相配,相得益彰。

    “寒假,我要去省城。”白芷呼出的气息,在张扬面前凝结成水雾。

    他一吸气,就把她的气息吸进了肺里。

    “嗯,你爸妈在省城做生意,你当然要过去陪他们了。”张扬道。

    “你也去吧?”

    “我去做什么?也没个熟人。”

    “你可以去省城卖字啊,我们不是你的熟人吗?你可以住我爸那。”

    “省城人眼界高,看不上我的字。”张扬忽然心念一动,说道,“你爸是在古玩街开店吧?”

    “是啊。你要是想打暑假工的话,可以去我爸的店里,我和你一起打工吧!”白芷说这话的时候,明眸如星望着他。

    张扬心想,让我给你爸打工,当然不可以了,工字不出头,我做点什么事,也比打工要强啊。

    “还有半个月就要放假了,或许我会去省城一趟吧!”张扬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说道,“到时,我去看你。”

    “小镇真美,青石板路,走起来有雨巷的感觉。”白芷低头看着路,神往的道,“穿上一套民国的衣服,撑一把油纸伞,在这里拍照,肯定很有意境。镇上有影楼,下次我买了服装,请个摄影师来拍几张,好不好?”

    “请摄影师拍,拍的不好。”张扬笑着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