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十七章 见我浑如旧相识
    “啊?那请谁来拍?”白芷扭过头,讶异的看着他。

    张扬一本正经的道:“拍照,要懂你的人,爱你的人,才能把你拍好,才能拍出你的气质,你的意境,你侧身的美,你举手投足的内含。”

    “是吗?还有这讲究?”白芷略一沉思,觉得还是有些道理,问道,“那影楼还怎么赚钱?”

    张扬前生是个记者,当然懂行:“大多数人拍出来的照片,其实只是风光片,人物只是风光的点缀。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那个专属的摄影师。很多时候,会摄影的人不爱你,爱你的人不会摄影。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原本不会摄影,但爱上了某个女孩,或是生了孩子,忽然就能拍出大片,还能得奖。”

    白芷幽幽的道:“不知道,我的专属摄影师,会在哪里?”

    说完,她有些热切的看着他。

    “你爸妈回县里,是陪你过元旦节的吧?你却跑出来玩?”张扬没有接话,转移话题。

    “他们有事出去了,听说,还是收古董。”白芷明眸中的火苗,渐渐消隐,无奈的道,“我爸又不是很懂行,偏偏又着了魔似的,只想做古董生意。怎么说他也不听,希望这一次,他们不会受骗了。”

    两人沿着街道,往街外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镇外郊区,一片田地里,不知道谁在那里堆了个小小的雪人。

    张扬走过去,抓起雪,在雪人脸上捏起来,不一会儿,雪人的脸就变得精致起来。

    “咦,这不是我吗?”白芷惊喜的道,“张扬,你太厉害了!”

    她把自己的帽子和围巾取下来,给雪人戴上,高兴的道:“你看,好像我啊!”

    张扬心想,可惜手里没相机,拍下来的话,定是青春最美的片段。

    他拿起帽子和围巾,帮白芷戴回去:“风大,别感冒了。”

    两人正要往回走,忽然看到一辆外地牌照的面包车,从镇上方向开过来,向两侧激荡起雪水。

    张扬身子一闪,拦在白芷面前,防止污水溅到她身上。

    面包车停到了一座老宅子面前。

    双溪是千年古镇,更是湘军故里,最早的湘军,就是发源于此,这里出过几十个湘军将领,湘军子弟更是成千上万。

    这座老宅子,砖木混合结构,有风火墙和牌楼式大门,门楣上挂着一块木匾,龙飞凤舞,写着三个大字:“庆余堂。”

    张扬眼前,现出博物馆的全息投影,从中搜索到庆余堂的来历。

    令人惊讶的是,这庆余堂三个字,居然是清朝同治皇帝的御笔。

    清代有钱人都喜欢建堂屋,彰显富贵荣华。

    这座堂屋,是湘军着名将领李任坡的故居,当年的李家将,是曾国荃麾下最勇猛善战的一支劲旅。

    李任坡五个儿子,有四个战死沙场。

    同治皇帝深怜李家满门忠烈,特赐此庆余堂牌匾。

    湘军英勇善战,曾国藩等将领统兵有方,但据史料记载,无论是曾氏兄弟,还是其它将领,驱使士兵英勇作战的利器,就是所谓的大索三日、大索十日。

    顾名思义,索,就是搜索,每攻陷一城一地,不受纪律约束,烧杀掳掠三天、十天。

    尤其是攻陷“天京”之后,史家如是说:“湘军在抢掠天京时都发了财。抢劫之后,用船装满财物运往湘南,长江之中千船百舸,日夜川流不息。自然,发财大小,也是因官职高低而有区别。湘军将领李任坡等人,因个人抢掠和官兵的进贡而成了巨富。攻陷天京的统帅是曾国荃,财发得最大的也是曾国荃。”

    发了财的湘军将领们,荣归故里,衣锦还乡,头一件事,就是购置良田肥地,大兴土木,自湘乡一带起,附近几百公里的土地,都被他们买完了,买田的步伐,甚至向衡阳一带挺进。

    湖湘大地,短短几年之间,兴起无数豪华气派的堂屋,三进五进甚至八进十进,建房几十间甚至几百间,屋宇连绵,磅礴大气。

    这间庆余堂,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诸多信息,刹那展现在张扬面前,让他对眼前这座古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庆余堂左近,便是川流不息的双溪河,当年的湘军将士,从这里坐船出发,卫国护家,功成之后,他们的金银财物,也是一船船从这河上运回来的吧?

    张扬正自感叹,忽然听到一声大喊:“你们干什么!抢劫了啊!”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胆敢抢劫?”张扬二话没说,朝庆余堂那边奔跑过去,白芷紧随其后。

    庆余堂门外,站了五个大汉,门里站着一个老媪。

    刚才发声求救的,正是这个老媪。

    张扬跑过去,沉声喝道:“你们干什么?”

    一个戴着贝雷帽的青年男人,看到有人过来,连忙高举双手,大声说道:“老奶奶,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坏人,更不是强盗!”

    老奶奶看到张扬和白芷走过来,顿时有了主心骨,将手中的拐杖,用力往地上一顿,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不欢迎你们,快快走开!”

    贝雷帽后退两步,说道:“老奶奶,我们是来收古董的。你家那个石碑,我们老板看中了,价格好商量,你要是肯卖,我们出五万块钱!”

    “不卖!”老奶奶双手撑着拐杖,拦在大门口。

    这种老式的大堂屋,里面有五进,上百间房,但四面全是高墙大院,只留一扇门进出,门禁森严,可防小人。

    贝雷帽苦口婆心的劝道:“老奶奶,一块石头,你留着又做不了什么用途,能卖五万块钱呢!”

    见这些人不走,老奶奶举起拐杖,打了过去:“快走!”

    看她这英姿,年轻时候,想必是个人物。

    贝雷帽无可奈何,再次后退两步,说道:“好好好,我们走,过一阵,我们再来收购。老奶奶,再见啊,您老保重啊!”

    说着,这些人跳上面包车,开车离去。

    张扬见车子开远了,便放下心,要和白芷离开。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老奶奶忽然问道。

    “奶奶,我叫张扬。”

    “你是哪里人啊?”

    “奶奶,我是桂花村人。”

    “桂花?那你可认识张得喜?”

    “那是我爷爷啊!”张扬不由得一讶,转回身,来到门前,问道,“奶奶,你认识我爷爷?”

    “得喜还好吗?”

    “我爷爷过世快十年了。”

    “啊?”老奶奶浑身一颤,一把抓住张扬的手,“你说的是真的?”

    别看她又老又瘦,但手上劲可大了,抓得张扬手有些痛。

    “奶奶,我不骗你,我爷爷十年前就过世了,那时,我才八岁呢。”

    白芷在旁边说道:“奶奶,他真叫张扬,他爷爷真不在世了。”

    “十年了!”老奶奶定定的看着张扬,好半晌,才缓缓松开张扬的手,“我太久没出这屋子了。你和他,还是有些像,像他年轻的时候。”

    “奶奶,您老高寿啊?”张扬问道。

    “我今年七十有五了!”老奶奶伸出手指比划。

    “奶奶,您和我爷爷是同龄,你们是旧相识啊?”

    “孩子,你进来。”老奶奶脸色慈祥的朝他招了招手,和刚才的凶狠判若两人。

    张扬没有迟疑,抬起腿,迈过高高的门槛,走了进去。

    白芷也好奇的跟了进来。

    老奶奶背稍微有点驼,走路有些颤魏魏的。

    “奶奶,您家就您一个人啊?”张扬问道,“您这么大年纪了,也没个人在身边照顾您?”

    “有,我有四个儿子,十三个孙子孙女,今天祠堂大祭,他们都去祠堂了。我老了,就不去了。这也是缘啊,不然的话,我怎么能见着你呢?”老奶奶笑着扭头,看了张扬一眼。

    张扬心想,这一幕,前世是绝对没有过的!

    如果不是重生,自己不会来镇上摆摊卖字,白芷也不会来找自己,两个人也不会跑到这郊外来散步,也就不会遇见爷爷的老熟人。

    第一层天井处,有一道石制屏风,屏风后面,是个小亭子,亭子里面,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仿佛主人建这个亭子,就是为了护住这块碑。

    张扬心想,那些人想买的,就是这块碑吧?

    走过三道天井,来到一处院落。

    院子里面,有一株梅花,开得正艳。

    老奶奶掏出一串钥匙,这串钥匙用绳子串着,怕有几十把,从中找出一把长长的铜钥匙,打开一扇古老的房门。

    木板门吱呀一声开了,阳光透进去,空中微尘物清晰可见。

    老奶奶走进去,朝张扬招招手:“孩子,你进来。”

    张扬应了一声,抬脚迈过门槛。

    房间里面,琳琅满目,堆满了物什。

    老奶奶打开其中一个柜子,又拿钥匙打开柜中的一个抽屉,她把整个抽屉全抽出来,放在一边,右手伸进空洞里,往左边一扳,取下一块小木块。

    白芷和张扬对视一眼,两人都在想,这柜子里头,还设有暗格,那放在里面的东西,是何等珍贵之物?

    老奶奶掏出一本书来,递给张扬:“这是你爷爷留在我这的,一直没找个机会送回去,正好你来了,就带回去吧!”

    “我爷爷留在这里的书?”张扬心里,极为疑惑,“您和我爷爷是朋友啊?”

    “老朋友啰。”老奶奶笑道,“要不是出了点差错,我就是你奶奶了。不对,你爷爷要是娶了我,就不一定有你了。”

    张扬这才明白,原来,这位老奶奶,居然是爷爷的恋人啊。

    “那这本书?”房间里光线太暗,书又有函套装着,看不出什么名堂。

    “这是你爷爷的命根子啊!当年,为了这本书,他差点连命也没有了。孩子,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千万别弄丢了,记住,别人给你多少钱,你都不能卖。”老奶奶紧紧握住张扬的手,表情像交待后事一般凝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