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二十章 图穷匕见凶相露
    “景明,快来!”刘萍在那边兴奋的喊道,“有个好东西!”

    白芷最是相信张扬,急道:“爸,还是谨慎一点好啊!”

    “我知道。”白景明朝那边看过去,“先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原来,老马父子被扔在墓坑里没人管,两人闲得无聊,就一直在里面掏摸,结果,又从棺材里面,摸出一个物什来。

    这一次,老马学了乖,把东西拿在手里,让婆娘一同拉了上来。

    老马上来之后,儿子也跟着被拉了上来。

    箩筐里的器物,已经卖完了,现场唯一的明器,只剩下老马手里的那个宝贝。

    “这是什么?”白景明看不太真切。

    “一只金杯!”老马神秘兮兮的道,“上面雕了九条五爪金龙!”

    他一边说着,一边变戏法一般,嘿嘿笑着,右手托着那金杯,给大家观看。

    果然是一只雕镂精致的金龙杯,装饰着珍珠和宝石。

    当手电筒的灯光,照射在金杯上的时候,那上面的九条金龙,仿佛活了一般,跃跃欲飞,似要破杯而出。

    张扬看了,便是微微一怔,心想历史上还有这样的古物吗?

    放眼历史长河,上下五千年,看似繁复,其实了解历史的人,或是经历过某个时段的人,就会明白,一定时期,有一定时期的特征。

    我们看年代剧,就是如此,为什么人物一出场,场景一变,我们就知道这是哪个时代的戏?

    六、七十年代流行什么?那个时代的物品和服饰,都会打上时代的烙印,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那个时代的。

    八、九十年代流行的东西,跟六十年代又自不同,经历过的人,看了自然就明白。

    你把一个智能手机,放到九十年代,那绝对是个穿越物,或者是导演故意用来搞笑的。

    张扬看到这件九龙金杯,就有这样的感觉。

    这些天,他有空就往博物馆里钻,把里面的珍奇古玩,看了一遍又一遍,渐渐的,脑海里对每个朝代的特征,都有了一定的感悟和印象。

    古代,明黄色、五爪金龙,这些都是御用之物,普通人碰了,就是杀头的谋逆大罪。

    像这么一只金杯,如果是从清代帝王陵墓中出土,那毫不惊讶。

    可是,这只是一个荒野之地的无名墓葬,能出土这样的金杯,简直是亮瞎人的24K钛合金狗眼!

    就在他忍不住想笑的时候,白景明也发现了这一点,皱眉说道:“这可是五爪金龙杯啊!在古代,这是皇帝才能用的东西吧?怎么在这小墓里出土呢?”

    老马嘿嘿笑道:“也许,这墓主人跟我们一样,也是个摸金的?”

    “哈哈!”大家都笑了,“什么都有可能。也许这是哪个小王子,死在这里呢?也有可能,是这墓主人偷来的呢?”

    这么说,也解释得通。

    不过,白景明还是有些犹疑。

    老马托着金杯,大声说道:“各位老板,我挖这个墓,从察看到成功,前前后后,花了一年左右时间,一家三口,这一年来,什么也没干,就守着这墓了,今天好不容易摸到了金,我想,这杯子就不卖了吧?我自个留着,也当是个纪念了。”

    “那可不行!”一个秃头老板马上出言反对,“这是吃现席,咱们事先说好了的,这个墓里,不管挖出什么来,都优先让我们挑选。这个金杯,我看中了,我买!八千块是吧,我现在就给你。”

    “哎,这位老板,先别着急。”老马将手中金杯往身后一藏,笑道,“所谓见者有份啊,你们个个都买了宝贝,我们这摸金人,也不能空手而回吧?这个就不卖了吧?”

    “不行,必须得卖!规矩就是规矩!”秃头很激动的对大家道,“你们说,是不是?”

    马上就有人应和:“对啊,我也看中了这个杯子。”

    老马一看情势不对,笑道:“既然大家都看中了这杯子,那我也只能忍痛割爱了,不过,这是个珍品,是压棺材底的俏货。不能只卖八千块钱,这样好了,在场的人,都来出价,价高者得,怎么样?这样算公道吧?”

    秃头二话不说,举手道:“我出一万!”

    “我出一万二!”有人紧接着加价。

    白景明更加犹豫了,大家都加价抢购的货,难道也有假?

    就在他迟疑之际,妻子刘萍举手了:“我出一万五!”

    “张扬。”白芷充满希冀的看向他,“你说,这是真的吗?”

    “不好说。”张扬摇了摇头。

    “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也看不明白吗?我爸这些钱,都是借来的啊,这要是打了眼,那就亏惨了。”白芷去拉母亲,但刘萍一心放在宝贝上,不理睬她。

    张扬怔道:“借来的钱?”

    白芷轻声道:“可不是嘛。做古玩生意,太费本钱了,我爸为了收货,把这些年赚来的钱,全部投了进去,还是少了,这不,借了钱在玩呢!”

    张扬摇了摇头:“白芷,我也说不好,不过,我总觉得,今天这一切,太过诡异了。”

    白芷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对?那你再看看,这些古玩,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扬也很想知道,可是,博物馆迟迟没发短信啊!

    “两万!”刘萍和那个秃头佬杠上了,对方加到一万八,她直接出两万。

    “两万二!”秃头佬咬牙加价,一脸肉痛的吸了吸冷气。

    刘萍知道对方快不行了,得意的穷追猛打:“两万三!”

    “张扬!”白芷的声音里,带着哀求,我见犹怜,“你快想想办法,好不好?”

    “白芷,这些货,可能全是假的。这个吃现席的局,是一个骗局!”张扬终于说出了心底的感受。

    “真的吗?”白芷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张扬,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识破他们的局!”

    说着,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声说道:“妈妈,不要买了!这些货,都是假的,这是他们设的骗局!”

    刘萍正和秃头抬价,忽然听到女儿这么大声的说话,不由得呆住。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从九龙杯,转移到了白芷身上。

    张扬不由得苦笑,这个白芷,还真是一张白纸啊,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势,这种话,你能这么大声说出来吗?

    就算你要阻止刘萍,也可以拉她到一边去劝服她啊!

    现在倒好,老马家这么大的生意,被你一句话给搅糊了!

    白景明走南闯北,见识广大,他和张扬一样的心思,虽然有些怀疑,却没有表露,甚至也没有拦阻妻子报价。

    因为他知道,钱虽然很重要,但性命更重要。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君子既立危墙之下,唯一的自救办法,就是扶起危墙,与危墙共进退,等安全出了这危墙,再做计较。

    只要离开了这山区,大可以报警抓这些人,损失的钱财,也可以追回来。

    “芷芷,不可胡说。”白景明沉喝一声,又赔着笑脸道,“各位,不好意思,我这个女儿,年少不懂事,大家不要当真。芷芷,你和小张先走,到车上去等我们。”

    他这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但一定要先保证两个孩子的安全。

    “不着急走,”老马一字一顿的道,“小马,留住两个小客人,等我们收了钱,再一起离开。”

    他儿子应了一声,手里举着一把铲刀,横着拦住了张扬和白芷的去路。

    刘萍兀自不知,笑着问秃头佬道:“小孩子懂什么?这位老板,还加不加价啊?”

    秃头佬嘿嘿一笑:“算了吧,既然你这么想要,那就让给你好了。”

    老马伸出手,把金杯递给刘萍:“恭喜你啊,两万三,买下了这件精美的九龙金杯。”

    刘萍欣喜的道:“是吗?那我就谢谢各位承让了。”

    “老婆!”白景明沉声道,“做人要懂谦让之礼,既然这位大哥看中了,那我们就让给他好了。”

    秃头佬双手乱摇,嘿嘿笑道:“那不行,说过了,是价高者得。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能破坏。”

    老马一反常态,不再嘻嘻哈哈,再次将手一伸,皮笑肉不笑的道:“怎么着?两位这是想反悔?给钱吧!”

    张扬轻咳一声,朗声说道:“你这些货,恐怕都是高仿品吧?”

    “小屁孩,你说什么?”老马凶狠的瞪着张扬,“你们亲眼目睹,这是我们辛辛苦苦,刚从古墓里挖出来的货,你敢说这是假的?”

    事已至此,张扬夷然不惧,指着那些瓷器说道:“不得不说,你这些高仿品,做得还是很逼真的,可惜,就是太像真品,反而显出假来了。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不可能有两个完全一样的古董。可是,你们挖出来的货,却跟真品丝毫不差,造假的工艺,很高超啊,可惜,仿得再像,也是个假货!”

    “放屁!”老马暴跳如雷,“小子,你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

    张扬指着他手中的金杯,说道:“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就拿这金杯来说吧,一看就不是乾隆时期的货。因为,那个时候的技术,还做不出这么精致的镂空效果,这明显是用机器做出来的工艺品,我没猜错的话,这些所谓的金,不过是镀了一层金漆而已,五块钱都不值的玩意!”

    “你别胡说八道!古墓里面,怎么可能挖出现在的仿品来?”老马婆娘双手叉腰,看她吃人的架式,比老马还要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