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二十五章 曾经苏苓难为情
    张扬虽然顽皮,但在寄宿时,从来没有晚归过。

    因为学校规矩很严格,抓到晚归的学生,轻则扣班分,通报批评,重则勒令改走读。

    张扬家离学校这么远,如果改走读的话,那就不用活了。

    看到宿管老师那板着的脸,张扬心中忐忑,想找个什么理由解释一番。

    “张扬,”宿管老师周向前,朝他招了招手,“外面太冷了,你以后要学习,可以到我值班室去。那里有灯,又有火烤。”

    “呃?”张扬有些愣怔,以前最严厉无比的人,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周向前拍拍他的胳膊,说道:“老吴跟我打过招呼了,叫我别为难你。快进去睡觉吧!”

    张扬这才恍然,说道:“谢谢周老师。”

    周向前嗯了一声,转身走了。

    宿舍里面,一片寂静,室友们都已入睡。

    张扬胡思乱想一通,渐入梦乡。

    每周四和周五,都会进行各科的小测。

    周四上午第三、四节课,语文周测。

    赵雅南发下试卷之后,提醒同学们:“一定要审清题目,再下笔作文。”

    张扬以前的语文成绩并不好,作文更是写得一般,后来当了记者,逼着自己博览群书,又学了许多写作技巧,加上天天写,日日练,终有所进步。

    现在回到少年时代,读过的书还在,练过的技术也在。

    他真正体会了一句老话的含义:“艺多不压身,读进脑子的书,别人抢都抢不走。”

    看到语文卷,张扬先快速浏览一遍,然后翻到后面,看了一眼作文题。

    回过头,先做前面题目,与此同时,他已经把作文内容想好了。

    他一路行云流水,写完作文,第一个交卷。

    赵雅南接过试卷,说道:“这么快交卷?你检查过了吗?”

    “检查过了。”张扬笑道,“如果老师阅卷时,肯给我放松一点的话,那我肯定可以拿满分。”

    “好大的口气!”赵雅南有些责备的瞪了他一眼,“越是自大的人,越考不好。”

    张扬嘻嘻一笑,双手插在裤袋里,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中,走出教室。

    他没有下楼,而是来到二楼走廊尽头。

    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张扬看仔细了,围墙外面就是片草地,从二楼跳出去,不会有事。

    张扬是农村孩子,爬树跳墙这种事,小时候没少干。

    此刻正是上课时分,四顾无人,张扬爬上护栏,纵身跳了出去。

    草地柔软,轻松落地。

    张扬凭着记忆,朝昨晚看见的灯光方向走过去。

    这是一座小山丘,张扬以前天天看见,从来没感觉它的存在。

    山上杂草丛生,一路走去,都是灌木和低矮树木,连条像样的道路都没有。

    这样的地方,居然会有灯光?

    张扬不由得背脊发麻。

    山丘不大,张扬很快来到山上。

    只见前方露出一处屋角,只是一间简陋的茅草屋。

    张扬悄悄摸过去,看到铁将军把门,静静听了片刻。

    忽然,急剧的狗叫声,从屋里传出来!

    张扬后退到树后躲起来。

    那狗叫了一阵,也不见有人出来。

    张扬知道附近无人,便放下心来。

    他任由狗狗狂吠,转身出来,仔细察看屋前地上,发现脚迹凌乱,分辩之后,起码有十几个不同的脚印!

    张扬暗暗吃惊,心想这种鬼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往来?

    小小一间茅屋,也容不下这些人居住啊!

    屋子有一个窗口,开得很高,张扬个子算高的了,但也够不着。

    看来,这些人装这个窗户,早有防备之心。

    张扬搬来两块石头,垒起来,站上去,推了推窗户,窗户从里面闩上了,装的还是磨砂玻璃,看不清里面情况。

    这幢奇怪的房子,引起了张扬的好奇。

    除了这间屋子,在不远处,还有一座小房子,门没关,传出臭味,张扬过去一看,是间厕所。

    张扬绕着小山逛了一圈,在下面不远处,看到一个湖。

    高一刚开学时,张扬和同学们前来玩过,记忆中比现在这个湖要大,湖的一侧,被人填了黄土,湖面减少了一半面积。

    学校那边传来下课铃声,第四节课下课了,操场里传来暄哗声,走读生们像开闸的洪水般,从各个教室门口涌出来,朝校门口汇聚,操场像五颜六色的海洋。

    张扬绕到学校正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前往食堂吃饭。

    元旦三天假,他赚了几百块钱,照白芷的话来说,他也是吃得起肉菜的爷们了。

    可是,张扬还是不敢乱买东西,这笔钱来之不易,他要留着当本钱。

    午餐,张扬仍旧打了一份白米饭,一份蔬菜,转眼看到白芷,便端着盘子走过去。

    罗永玉已经占据了白芷身边的位置。

    这也难不倒张扬,他直接将一只腿伸进两人中间,说道:“让让,让让。”

    两侧的同学,自觉的往两边挪了挪。

    罗永玉狠狠瞪着张扬:“旁边位置多得很,你干嘛来挤我?”

    “既然多得很,那麻烦你换个位置?”张扬针锋相对。

    白芷挪了挪身子,说道:“你坐吧。”

    张扬嘻嘻一笑,挨着她坐下来,将盘子往桌上一放。

    白芷瞅了一眼,问道:“你干嘛不打肉菜?”

    罗永玉讥笑道:“他什么时候吃得起肉菜了?我从来没见他吃过肉!”

    张扬懒得理睬他,对白芷笑道:“我知道有人想保持好身材,需要我帮助消灭肉菜,所以很自觉的没有打肉菜了。”

    白芷俏脸晕红,低下头,夹出自己盘中的肉,飞快的扒拉到他碗里。

    罗永玉看得目瞪口呆,口水混合着食物,流到了餐盘中。

    “白芷!你居然夹肉给他吃?”罗永玉一脸羡慕嫉妒恨。

    “要你管?”白芷瞪他一眼。

    中间隔了个张扬,罗永玉也感受到了她浓浓的杀气。

    “我们认识这么久,你从来没夹过肉给我吃。”罗永玉用一种低嚎的声音说道。

    “无聊!”白芷翻了翻白眼。

    “凭什么啊?”罗永玉恨恨的道,“他一个农村学生,要什么没什么,你对他这么好?”

    白芷懒得理他了。

    张扬乐呵呵的,一口一片肉,吃得很大声、很惬意。

    “牢里放出来的吧你!吃片肉,用得着这么馋?前世没吃过肉吧?”罗永玉把一腔无名火,全发泄在张扬身上。

    “这是白芷给我的肉啊,前世的确没吃过。你前世今生,再往后八辈子,都吃不到。”张扬淡淡的顶了回去。

    罗永玉呛住了,连咳了好几下。

    白芷慢慢的吃饭。

    张扬刚扒完最后一口饭菜,她便轻声道:“我们走。”

    张扬嗯了一声。

    两人并肩走出食堂。

    “你语文考得怎么样?”白芷细声问道。

    “不知道。”张扬笑道,“作文我是胡乱写的,赵老师要是觉得古怪,能给我零分。”

    “啊?那你卷子交那么快做什么?”白芷道,“其它题呢?都会做吗?”

    “考了就不管它了。”张扬道,“这次考不好,下次再努力便是。”

    “嗯。你周末还打算去镇上摆摊吗?”白芷有些怜惜的道,“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我怕你冻坏了。”

    “冻倒还好,就是平时没什么生意。”张扬也在想,接下来做点什么好,“这个生意,不是天天都有。”

    白芷取下围巾,换了个花式挂在脖子上,说道:“要不,你不回老家,就留在县里赚钱。县里人多,买对联的也多。”

    张扬苦笑一声:“周末宿舍关了,我睡哪?”

    白芷低头,看着脚尖,轻声说道:“实在没地方去,就睡我家吧?”

    张扬顿住脚步,看着她俏丽的背影。

    白芷没有停下来,反而走得更快一些了,轻如蚊蚋的道:“我爸妈都去省城了,我一个人在家。”

    她见张扬没跟上来,便回过头来,脸色红扑扑的道:“上次去那个坟地,我好像受惊吓了,在学校还好,那么多同学睡一屋。周末我一个人在家,你能来陪我的话,那我就不害怕了。”

    张扬饶是重生之人,此刻也不知作何对答。

    白芷是无意,或是有心?

    向一个男生,发出这么大胆的邀约?

    张扬有些措手不及。

    一个男生,去一个女生家住?

    她还是一个人在家!

    这将意味着什么?

    拜托,我可不是一个纯洁的少年,我是经历过恋爱、婚姻,品尝过禁果,熟谙男女之事的老男人。

    你就不怕引狼入室吗?

    如果张扬轻浮,玩世不恭,就算发生什么,也无所谓,事了拂衣去,不留身与名。

    如果不曾有过苏苓,或者苏苓不够好,那么,白芷是他年少时的梦中情人,无疑也是完美女友。

    可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曾经,白芷是张扬的沧海,后来,苏苓成了张扬的巫云。

    从重生那刻开始,张扬就在想着和苏苓的重遇。

    曾经苏苓难为情,除却苏苓不初恋。

    他甚至想好了,等自己赚够了钱,就提前去一趟苏苓的老家,去认识正当芳华的她。

    为此,他连开场白也设计好了:

    “苏苓,如何让我遇见你,在你最美的年纪,为此,我已在佛前,苦苦求了一千年。”

    现在,白芷的一句话,让张扬心乱如麻。

    见他迟疑和犹豫,白芷洁白的脸,爬上朵朵红云,她为自己的大胆而羞涩,扭转头,掩饰失望和酸痛,换回冷美人的腔调,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我开灯睡,或许就不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