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二十六章 一壶几多知心话
    张扬听出了她的心酸,听到了她心碎的声音。

    少女的心,有如玻璃一般清脆。

    “谁说我不去了?我只是在想,周末不归家,怎么跟家里人交待呢?家里又没个电话,怎么通知他们?他们会以为我失踪了,能找到学校来。”张扬故作轻松的一笑,跳到她面前,偏着脑袋,去看她的脸,“你不会委屈得想哭了吧?”

    “啐,你想得美!我才不会为你哭!总是欺负我,我不理你了!”白芷拿出少女的矜持和骄傲,转身就要离开。

    “哎,真生气了啊?”张扬再次跳到她面前。

    白芷换个方向,张扬就跳一次,总是拦在她面前。

    “喂,你是孙悟空啊?”白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怎么变来变去的?”

    “对啊,我是孙悟空,学会了七十二般变化,只为了逗你开心一笑。”张扬手搭凉棚,金鸡独立,耸眉动嘴,嘿嘿作响,学得似模似样。

    白芷柔软的心,瞬间被触动,扑哧一笑,赏他两颗老大的卫生球:“不理你了!”

    张扬嘻嘻一笑:“你还别说,我还真想在县里住两天呢!我有很重要的事。”

    他是想趁这两天时间,摸黑去学校后面的小山,探查个清楚明白。

    这话像一颗石子投进湖面,在白芷脸上漾开一圈好看的涟漪:“真的假的?别说谎言哄我开心了。”

    “真的啦。”张扬眉毛一皱,计上心来,笑道,“有了,我妹妹学校有电话,我打过去,让她带话回家就行了。”

    白芷眨眨好看的双眼,长长的睫毛,像蝴蝶扇动翅膀般美妙:“你真聪明。”

    张扬沉吟道:“我们学校,传达室有电话,校长和教导主任办公室也有电话,对了,赵老师家里也有电话,我去找她,你一起去?”

    “我不去。”白芷轻轻摇头,“我怪怕她的。”

    “为什么怕她?她那么平易近人!”张扬惊讶的问。

    “傻瓜!”白芷轻轻吐出两个字,然后翩然转身。

    张扬抓抓头,心想我哪里说错了吗?

    随即,他恍然大悟,白芷怕的,并不是赵雅南,而是怕难为情!

    如果两人一起去,到时赵老师问起来,张扬周末为什么不回家?住在哪里?哦,一看两人的表情,心灵敏锐的她,不用问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这叫白芷一个青春女生,情何以堪?

    张扬来到赵雅南家,敲响了房门。

    赵雅南打开门,笑道:“张扬,是你啊?你中午不休息?”

    “赵老师,我想借你家的电话用一下。”张扬开门见山。

    “哦,好啊,进来吧。我炒着菜呢,不招呼你了,电话在沙发旁边,你打就是了。”赵雅南不在食堂吃饭,自己在家做。

    一股酸酸甜甜的香味,钻入张扬鼻子。

    “赵老师,你做的是糖醋排骨吧?好香啊!”张扬走到厨房门口一看,果然如此,烧得焦焦的排骨,在锅里滋滋响着,糖、醋、肉、油的混合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他刚吃过饭,一闻到这香味,又觉得饿了。

    “是啊,我最爱的菜。”赵雅南一边翻动排骨,一边笑道,“平时也不敢多吃肉,今天是我生日,所以做来吃一餐,解解馋。”

    “啊?赵老师,你生日啊!”

    以前,张扬不知道她的生日。

    赵雅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笑着补救道:“平常生日,一个人过,也挺好的。”

    “谁说你一个人过了?我不是人啊?”张扬笑道,“我陪你过吧!”

    “谢谢。”赵雅南礼貌的道。

    张扬转过身,来到沙发边。

    他并不知道妹妹学校的电话,不过,这也难不到他,先打114查询一下就知道了。

    赵雅南炒完菜,端着盘子,走向客厅,笑道:“张扬,你吃过饭了吧?那就吃点菜吧……咦,人呢?”

    张扬不见了。

    赵雅南把菜放在桌子上,自言自语道:“打完电话就跑了,还说陪我过生日呢!真是个小孩子!”

    随即,她又自嘲的一笑:“他本来就是个孩子嘛,说过的话,转身就忘,不是很正常吗?这生日,还是一个人过。”

    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空落。

    她拿一只空碗,把糖醋排骨盖上,回到厨房继续做菜。她对生活,有着精致的追求,即便是一个人,也不能亏待自己,要做一桌子的菜,犒赏不曾跳楼的自己,庆祝灵魂的新生。

    赵雅南刚把砂锅里煲了一上午的鸡汤端出来,敲门声响了。

    “谁啊?”她把滚烫的汤碗端到桌上,双手放在耳朵上摸了摸,走过来开门。

    “赵老师!生日快乐!”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突兀的出现在她面前,遮住了来人的脸。

    “张扬!”听声音,赵雅南也认出他来。

    张扬笑着走进来,把蛋糕放在桌上。

    赵雅南惊讶的掩住嘴,看他变戏法一般,手里又多出一瓶酒,居然是红酒!

    “学校门口没什么好酒,只有这种国产的,赵老师,明年我再买好酒,陪你过生日!”

    红酒的木塞,已经在便利店拧出来一大半,张扬握着塞子,用力一扯。

    一声清脆的响声!

    木塞应声而出。

    张扬从厨房拿出两个杯子,倒了两杯酒,又把蛋糕打开,笑道:“我没记错的话,赵老师今天是二十三岁生日吧?”

    “嗯。”赵雅南内心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你打完电话,就是出去买这些了?”

    “是啊,”张扬插好蜡烛,点燃,笑道,“赵老师,许个愿吧!”

    赵雅南双手放在胸前,闭上双眼。

    本来,她是想和男朋友过生日的,结果,男朋友却给了她一份最悲催的生日礼物,也是九八年的新年礼物。

    这么浪漫的生日,即便是男朋友,也不曾给过她啊!

    一个学生,心思如此细腻,最难得是,肯对她如此用心!

    两行清泪,从她眼角滑落。

    “赵老师?你怎么哭了?”张扬掏出纸巾递过去,“我惹你生气了吗?还是这蛋糕不合你口味?”

    “没有。”赵雅南一边擦眼泪,一边尽力抑制泪水的流出。

    可是,她越想阻止,泪腺越是酸胀,止也止不住的往外流。

    张扬马上明白,她的哭泣是因为什么了。

    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哪怕无疾而终,也是痛彻心肺的,不是说忘就能忘记的。

    “老师没事,我不是哭过去,是被你感动了。”赵雅南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挤出笑容,嘟起嘴,吹熄蜡烛,说道,“谢谢你,张扬,这是我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我将永生难忘!”

    张扬切下一片蛋糕,递给她:“赵老师,你开心就好。这世俗凡尘,总有一人的存在,只是为了想念你。”

    “我真的不在乎那个人了。”赵雅南幽幽的道,“我心痛的,只不过是自己曾经的付出。”

    她随即笑道:“还好,我付出的也不多。他一直想得到我,我坚守阵地,说要等到结婚后,也许,他就是因此离开我吧?不过也好,让我看清了他的本质。”

    张扬愕然,这么说,赵老师,还是姑娘?

    赵雅南随即醒悟过来:“我不该跟你讲这些的,你还是个学生。好了,我们吃蛋糕吧!”

    张扬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嘴里,香甜的嚼着,含糊不清的道:“赵老师,你信不信,我一个人能把这几盘菜全消灭?”

    “好啊,吃不完,不许你走!”赵雅南噗哧笑道,“我吃两块排骨就够了,其它的,全是你的,还有这鸡,你也要吃完,我煲一个上午了,你看这鸡汤,黄澄澄的,可滋补了。”

    张扬年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刚才他去校门口买蛋糕,跑来跑去,体力消耗巨大,还真饿了,加上赵雅南厨艺了得,做出来的饭菜,很合他胃口,吃起来又香又甜,吃得津津有味。

    “来,喝碗鸡汤。”赵雅南盛了碗汤,放在他面前。

    张扬道声谢,端起来喝了一口,熟悉的滋味涌上心头。

    这分明就是苏苓熬的汤啊!一个味道!

    刚才赵雅南说的那句话,也是妻子常说的。

    这一刻,张扬仿佛回到了重生前,坐在自己家里,下班回来,享受妻子的温柔和蜜意。

    他双手端着汤碗,闭上了双眼,眼角酸痛,有泪水在里面打转转。

    “烫着了?”赵雅南连忙去倒凉茶来。

    趁她转身,张扬飞快擦去眼眶的泪水。

    “我没事,这鸡汤太美味了,把我的心也给甜醉了。”张扬笑着叉开话题,“赵老师,你是苏南人?”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好像没说过。”赵雅南品着红酒。

    “我猜的。”张扬没说是根据这碗鸡汤猜到的,狡猾的掩饰过去,“我看过一个电视,你说的话,口音跟那边人有些像。”

    “有吗?我的普通话,乡音重吗?我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呢!”赵雅南讪笑道。

    “你说得很好了,很纯正。”张扬道,“对了,赵老师,寒假你回老家吗?”

    “当然回啊。”赵雅南道,“我父母都在家乡呢。”

    张扬心想,真是巧了,苏苓和你是同乡,我要去找苏苓,到时还愁没个地方落脚,正好可以去麻烦你。

    “赵老师,那你怎么跑福田县教书来了?”

    “也是缘分吧!”赵雅南轻轻撩了一下秀发,“他是福田县人,我当时想着,离他家近一点,等他回来了……算了,不说了。”

    张扬骂道:“这个王八蛋,也配做福田人?我以他同乡为耻!赵老师,你放心,这个仇,我给你报!那龟孙子叫什么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