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二十七章 林下风气莫轻犯
    “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不要再提了。”赵雅南轻轻摇头,端起杯子,一口饮尽杯中酒。

    “好。”张扬也就不再追问。

    世事就是这么巧!

    赵雅南为了一个渣男,从苏南市来到福田县,而张扬,却要为了一个女人,前往苏南市找寻。

    一瓶红酒,张扬只喝了一杯,其余的,都被赵雅南借去消愁了。

    张扬真的把桌上的菜全部吃完。

    他毫不客气的打了个饱嗝,扭头一看,只见赵雅南脸色红彤彤的,像天上的彩霞一般,双眼迷离,勾人魂魄。

    “不好,赵老师完全没酒量啊!一瓶红酒就醉了?”

    张扬起身,拧了块热毛巾,递给她:“赵老师,你抹抹脸,上床睡一会儿吧?”

    赵雅南酒醉心里明,伸出手来接毛巾,但醉了的人,哪里还有准头?一把抓住了张扬的手腕。

    张扬拿开她的手,帮她抹脸,扶她起身,来到床边。

    “我没事,张扬,你回教室吧,我收拾桌子。”赵雅南摇摇晃晃的说道。

    张扬帮她脱去鞋子和外套,拿被子帮她盖好,说道:“赵老师,你安心休息,我回教室了。”

    说完,他带上卧房门,把碗收了,又把卫生做了,检查一下水电门窗,这才离开。

    刚回到教室坐下,白芷便回过头来,在他桌面上敲了敲。

    “你去哪了?去这么久?”白芷问道,“不是去打电话吗?”

    “打了。”张扬笑道,“跟我妹妹说了,我周末不回家,去你家住。”

    白芷一听,便急道:“你真跟她说,去我家住?”

    “嗯,不然呢?我在县城,也没有其它熟人了。放心吧,我没跟她说,你父母不在家,也没说我们是孤男寡女。”

    “不理你了!”白芷立刻转身。

    本周的周测成绩出来了。

    张扬得到了各科任课老师的点名表扬。

    他的成绩,本来是中等偏下的,这次一跃进入了前十名。

    以张扬的潜力,要超过白芷,甚至达到全班第一,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达到全班第一,也不算了不起的成绩。

    高考,你不仅和同校的人竞争,还要和全省、全国的学子们竞争。

    二中在县里,本就不入流,在市里更是藉藉无名。

    每年高考,别的学校,都是以考出多少北大清华学子为荣,福田二中,则以考出多少一本学子为骄傲!

    去年的高考,二中六个班,三百来号人,只有十二个人上了一本线。

    这么悲惨的成绩,学校还大张旗鼓的宣扬,引以为傲,因为前年全校只有九个人考进了一本线。

    对学校领导来说,在这样的县立普通高中,年年有进步,就是最好的成绩。

    张扬所在的六班,又是整个年纪排名最靠后的。

    在本校,有点资格的老教师们,都不会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要不然,也轮不到赵雅南这个新人来当。

    要想在全国的高考中脱颖而出,就必须先在班级拿第一,然后在全年纪拿第一,再在市里拿名次,如此方有可能出人头地。

    张扬这么一算,发现自己的学习任务,十分之紧迫。

    周五放学后,白芷和张扬,一前一后出了校门,约好拐过几个弯后,两个人再重新会合。

    张扬理解她的羞背着书包,提着行李,不远不近,跟在白芷身后。

    一辆本地牌照的小车,呼啸而过。

    张扬看了一眼,觉得有些熟悉,但也没有多想。

    县里车少,开车的人,优越感爆棚,在这学生如织的路上,也毫不减速。

    车子开到前面的白芷身边,忽然停下来。

    张扬看到,罗永玉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跟白芷说话。

    白芷不理他,只顾往前走。

    罗永玉死粘着不放。

    白芷嫌恶的往旁边让了让。

    罗永玉干脆下车,想来拉扯白芷。

    白芷抓起书包,朝他甩了过去,正中他面部。

    罗永玉猝不及防,身子一个趔趄,屁股着地,摔了个结实。

    周边的行人,大都是二中的学生,爆发出哄堂大笑。

    罗永玉恼羞成怒,腾的起身,扑向白芷。

    白芷夷然不惧,冷冷的看着他,从里到外,透着一股高贵的冷傲。

    罗永玉瞬间被击垮,放下拳头,说道:“你就让我送你一程嘛!我也是一番好意,你却打我,让我在同学们面前,出这么大的丑?你还当我是朋友吗?”

    “对不起,我不需要你送。”白芷哼了一声,“你不纠缠我,我便当你是朋友。”

    罗永玉吼叫道:“你以前对我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因为张扬那臭小子?我这就去废了他!”

    “你说,你要废了谁?”一个沉着的声音响起。

    罗永玉挥手道:“关你屁事……张扬,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家里不是往那边走吗?”

    张扬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大路朝天,爱走哪边走哪边,你管得着吗?罗永玉,刚才臭小子骂谁呢?”

    “臭小子骂你,呸,你转着弯骂我呢?”罗永玉指着张扬,“你小子有种,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张扬傲然道:“不管是主场,还是客场,我都不怕你。”

    “永玉,上车!”罗贵民那张阴沉的脸,及时的出现,消弭了一场拳脚相向。

    “爸!”罗永玉的拳头,举在半空中,心有不甘的道,“我要揍他!”

    罗贵民沉声道:“上车!”

    罗永玉不敢有违,悻悻然上了车。

    罗贵民呵呵笑道:“白芷,回家哪?永玉也是一番好意,看你一个人走路辛苦,所以想送你一程。你愿意走路锻炼身体,也是可以的嘛。嗯,你爸妈回来了吗?”

    “罗叔叔,不劳大驾了。”白芷清脆的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啊!至于我爸妈的事,我也不知道,你要是想知道,去问他们吧!”

    说着,她甩着马尾走了。

    张扬站在原地不动。

    罗贵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脸上堆笑,说道:“哟,这不是张扬小友嘛!幸会,幸会,请到舍下空坐一会,喝杯热茶吧?”

    张扬摆摆手,爽朗的道:“多谢罗叔叔美意,你家茶叶金贵,我一个乡野小民,可吃不起哪,就不去打扰了。”

    罗贵民表情一滞,说道:“那就后会有期。”

    “再见,罗叔叔!”张扬大大方方的挥了挥手。

    罗贵民转身上车,启动车子离开。

    “爸,你看他那样,就是欠扁!”罗永玉无处发泄,生气的拍打着汽车的真皮座椅。

    “人家那叫少年老成,你别小看张扬,他城府很深,比我这个老江湖还厉害!”罗贵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啊,就是个浑小子,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愣头青似的,能成什么大事?”

    “我不想成就什么大事,我只想白芷!”罗永玉崩出这么一句。

    “啧啧,瞧你那点出息!就你这样子,还想得到白芷呢?你连张白纸也得不到!”罗贵民冷哼一声,“你要是不成功,赚不着钱,哪家闺女肯跟着你?再者说了,追女孩子,也不是这么个追法,强扭的瓜不甜!”

    “我管她甜不甜,只要她是我的瓜就行!”罗永玉撒娇道,“如果她都成别人的瓜了,再甜再苦,我也尝不着!”

    “嘿,小子,你这话,有点意思,也有点道理。”罗贵民一乐,笑道,“你真想白家闺女?”

    “想啊!”罗永玉道,“我非她不娶。”

    “哈哈!”罗贵民笑道,“真想的话,你就得用点心,不能这么蛮来。现在社会,不比过去,喜欢谁就可以抢回家当老婆用。得不到她的心,那你就得不到她的人。”

    “我不管,我只要得到她的人就好。”

    “呀呀个呸的,我怎么就生了个这么轴的崽?懒得管你了!”

    罗贵民一踩油民,小车绝尘而去。

    张扬看车子开远了,这才跟上白芷。

    “你很勇敢啊!”白芷抿嘴笑道,“连罗贵民你也敢怼。”

    “你也很英勇,连罗永玉也敢打。”张扬回敬一句。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白芷家住在邮电局员工宿舍,往前爬过一条长长的上坡就到了。

    “我爸妈以前就在邮电局工作,后来下海经商,才去了省城发展。”白芷说起了自己的家史,“这房子,还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他也是邮电局的老职工,我爸是顶他的职,结果没干多久就辞职了。”

    “那你们在省城买房了吗?”张扬问道。

    “买了,”两人走到大院门口,在下面的水果摊买了点水果,说道,“我爸想接我去省城来着,我不愿意去。”

    “为什么啊?那边环境好,学校条件也好。”张扬接过她手中的水果提着,并没有争着付账。

    白芷笑道:“怎么?你很想我去吗?”

    “我?我无所谓啊!”张扬耸耸肩;“你一个人住在这边,也不方便啊。”

    白芷走上楼梯,回头说道:“好,那我明天就去。”

    “你认真的啊?”张扬见她一脸倔犟的表情,不由一怔。

    “你真不禁逗!傻瓜!我要是去了,你的文科班,也没有白芷了。”白芷一边走,一边高兴的哼起了歌。

    她唱的,是张扬上次教她的新歌。

    “如果潮去心也去

    如果潮来你还不来

    浮浮沉沉往事浮上来

    回忆回来你已不在

    ……

    一生一世如梦初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