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三十章 一双鞋垫的温度
    两人出门,走路前往中心广场,路过一家文具店时,张扬进去买了文房四宝。

    来到中心广场,是上午九时许,正是人流密集之时。

    这年代,小县城里,管得没那么严,广场四周,摆满了小摊。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张扬他们来的算早了,但这里的摊位,已被人占满,连个插脚的地难找到。

    “大叔,你们几点出摊啊?”张扬随便找个卖鞋垫的摊主问道。

    “六点啊。”对方眼巴巴的看着张扬。

    “这么早?”张扬讶然道,“天还没亮呢!”

    摊主咧开嘴,露出一口被烟熏得金黄的牙齿:“等天亮?黄花菜都凉了!哪里还有摊位给我们摆?”

    张扬哦了一声:“大叔,那你们这些摊位,有没有主的?谁来得早,就归谁摆吗?”

    摊主指着商场正门口,在空中一划拉,说道:“那一片是商场的,要收月租的,都是固定摊。这两边的,就没固定了,商场里的人,每天按人头收日租。五块钱一天哪!贵得要死!生意差的时候,连租金都赚不回来。”

    说着,摊主便把双手拢进袖子里,不停的跳着脚取暖。

    张扬左右瞧瞧,问道:“大叔,这边城管不管吗?”

    “城管?”摊主摇头晃脑的道,“他们管不着,这一片都是商场的地。”

    张扬拿起一双绣花鞋垫,问道:“这多少钱一双?”

    “五毛钱。”摊主马上拿出一个塑料袋,两只手扯开,递到张扬手下面。

    这里的摊贩,都是生意精,殷勤得很,如此一来,你不买都不好意思了。

    张扬看了看鞋垫上的尺码,付了五毛钱,问道:“这商场人挺多的啊,你们生意怎么这么差?”

    “太冷了,人少。”摊主叹道,“来这边的人,都是逛商场的。”

    张扬点点头,转身离开。

    白芷正着急的帮忙寻找摊位。

    张扬走过去,说道:“白芷,抬起脚来。”

    “啊?”白芷不解的反问。

    张扬指了指她的脚:“扶着我肩膀,先脱一只。”

    白芷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扶着他的肩膀。

    张扬脱下她左脚上的鞋,塞进一只鞋垫,然后帮她穿上。

    白芷这才明白,张扬是要帮她塞鞋垫。

    别小看一只鞋垫的厚度,放了它,真的暖和很多哦!

    “我自己来吧!”白芷急忙说道。

    “不要,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翘着屁股脱鞋呢?多不雅观啊?被色狼看了去!”张扬嘻嘻一笑,“来,右腿。”

    白芷乖乖的哦了一声,抬起右腿。

    张扬帮她脱下鞋子,放进鞋垫。

    商场外来来往往的人,或冷漠,或含笑,看着这对少年男女。

    一个路过的妇女,羡慕的对身边男人说道:“瞧见没有,这才叫爱!我跟你二十年了,你有没有发过心,帮我换过鞋垫?我脚冻成冰,你也不会想到这一层。”

    白芷有一种被幸福击晕的目眩神摇。

    张扬直起身,忽然说道:“我有办法了。”

    “嗯?”白芷看着他,他这话,没头没尾,是什么意思?

    “白芷,你跟我来。”张扬迈开大步,朝商场正门走去。

    “去做什么?到商场里面摆摊吗?那也是个好办法哦。”白芷跟了上去。

    张扬进了商场,找个扫地的保洁员问了一声,直接去三楼,说要去找他们的经理。

    白芷以为,他是想在商场找个固定摊位呢!

    三楼有一片区域,是商场的办公场所,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穿着印有商场标志的工作服。

    张扬找到经理室,敲了敲门。

    门是开着的,空调的热气朝外冒。

    “你们是?”里面坐着的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吸烟,抬头看过来,“有什么事吗?”

    “叔叔,你好,我们是二中的学生。”张扬走了进去,彬彬有礼的说道,“我叫张扬,弓长张,飘扬的扬。这位是我同学白芷。”

    “哦,是买了什么东西要维权吗?谁放你们进来的?”抽烟男人警惕的问。

    “是这样的,请问,快过年了,你们商场要做促销活动吗?”张扬问道。

    “会啊,有什么活动,我们都会写在海报上,贴到门口告示板上。你们留意就行了。嗯,你们是要团购学习用品吧?”听见不是来维权的,对方的表情好了一些。

    张扬瞥了一眼桌面上的文件,看到上面有一行字:呈请刘文岚经理批准云云。

    “刘经理,我是来和你合作的。”张扬一边说,一边注意对方的表情,果然没错,对方就是刘文岚。

    “合作?”刘文岚轻轻敲敲烟灰,“我明白了,马上就放寒假了,你们是想到商场里找零工做吗?发宣传单?我们不招人。”

    “我们有一批对联,可以提供给你们商场,马上快过年了,你们可以拿对联当礼物送给顾客,既实惠又实在。”张扬说出自己的想法。

    “对联?文具市场多得很哪!需要的话,我们自己会进货,还便宜呢。”刘文岚摇着头,笑了笑,“用不着从你们手里批发。你们学生,想赚钱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不过,我这里真的不需要。你们去别的地方问问吧!”

    对方已经下逐客令了。

    也是啊,两个少年人,跟大商场谈生意合作!搁谁也会轻视。

    “文具批发市场的对联,那都是印刷品,千篇一律,没有新意,更体现不出诚意,街边小店搞促销活动,不管你消费多少,他们都会送一副这样的对联。你们这么大的商场,可谓福田县独此一家,如果也邯郸学步的话,那就太LOW了吧?”

    “LOW?”刘文岚吸了一口烟,不解的反问。

    “就是太低端,太落后,太降格的意思。”张扬紧紧抓住对方谈话的兴趣,只要不被扫地出门,自己就有机会,“我相信,刘经理家过年,门口肯定不会贴这些印刷的对联吧?你地位高,交往的人群地位也高,春节来往的领导,都是文化人,看了岂不笑话?”

    “这就有意思了,你们拿给我的对联,不是印刷品?”刘文岚吸完了一支烟,将烟屁股在烟灰缸里掐灭,“难道,还是手写的?”

    “正是手写的真迹,万年红宣纸,麝香墨汁,动物毛笔,力透纸背,翰墨淋漓,不敢说每副对联的内容都不相同,最起码,上千幅可以不重样。”张扬记者重生,当然很健谈。

    刘文岚来了兴趣:“手写的对联?那贵得很吧?我们商场,本来就是小本买卖,太贵的礼品,也送不起啊。”

    张扬见对方谈到了价格,便知道有戏,答道:“不贵,只要两块钱一幅!刘经理,你们可以举办一个活动,在此期间,全场购物满三十八元,就可以赠送一幅名家手书真迹对联。三十八块钱不算多,大家为了省下对联钱,也会凑单来买够这个数。”

    “买三十八,送两块钱!”刘文岚拿起烟盒,又抽出一支烟,放进嘴里,“成本还是有些高啊。”

    张扬暗想,有戏!

    对方已经心动,只不过嫌贵!这是想讨价还价了。

    张扬辛苦写一幅对联,成本虽然低,但卖的是时间和学识,两块钱一幅,已经是底价,当然不肯压价,说道:“刘经理,我刚才说了,是福田商场全场购物满三十八元,即可赠送对联一幅。你们商场里面,除了自有卖场,还有很多专卖店和摊位,在这些店里购物满三十八的,也由商场统一赠送对联。”

    “嗯,整个商场统一做促销,这是个好想法。”刘文岚点着了嘴里烟,将打火机啪的扔在桌面上,斜乜着眼道,“可是,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这时,有个女员工走了进来:“刘经理,有批货到了,要你签字。”

    “我看看,毛巾啊?”刘文岚伸出两根手指,捏着文件边缘,一边看,一边说道,“换一家进货吧,我谈妥了另一家,他们明天会送货过来,你们签收就行了。”

    “刘经理,这家厂一直和我们合作的啊,他们的货,已经送到仓库门口了。”女员工说道。

    “叫他们拖走便是。”刘文岚嗤了一声,“他们以前给我们的价钱,每块毛巾贵了五分钱!你算算看,我们从他们厂进多少毛巾了?这又是一笔多大的数字?”

    “可是,他们厂的毛巾质量好啊。”女员工还在替毛巾厂说情。

    “你是经理,我是经理?”刘文岚生气的问。

    “您是经理。”女员工畏惧的低下头。

    “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刘文岚傲然追问。

    “当然是听您的。”女员工的头更低了。

    刘文岚把手中的材料丢了过去,撒落在地:“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知道了。”女员工蹲下身子,一一捡拾起来,头也不抬的出门去了。

    刘文岚抹了抹头,呵呵笑道:“让两位同学见笑了啊,这些下面的人,就是不会办事!嗯,我们聊到哪里了?”

    白芷早就等急了,说道:“你刚才问,我们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对,”刘文岚弹了弹烟灰,慢条斯理的道,“孔子也说了,天下熙往皆为利,天下攘来只为财。我帮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白芷抿嘴一笑,心想孔夫子才不会说这样的话,但她知轻重,没有说出来。

    张扬早料到他会有此一问,准备好说词等着呢:“刘经理,商场里那么多的租户,你可以收他们三块钱一幅对联。”

    “呃?”刘经理双眼放光,哈哈一笑,“看不出来,小兄弟,你很会做生意啊!”

    张扬心领神会:“那么多的店铺和摊位,春节又是销售高峰,这回扣还是很可观的。”

    刘经理轻咳一声,脸上容光焕发,明显好看多了:“那么,你们提供的,是哪位老师写的字啊?”

    “正是区区在下。”张扬正色回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