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三十一章 雾影朦胧洗凝脂
    “什么?”刘文岚拿起杯子喝水,听到张扬这句话,差点全喷了出来。

    张扬知道他听明白了,并没有重复,而是笑道:“刘经理,你担心什么呢?”

    刘文岚哐啷一声,将保温杯放在桌面上,指着门口,沉声说道:“你们出去!现在就出去!白白浪费我的口舌!真是的,我居然跟两个小孩子,谈了半天的生意!说出去别人都要笑掉大牙了!”

    白芷替张扬辩解道:“刘经理,你别看他年轻,他的书法真的很好。”

    “罢了,罢了,你们走吧!”刘文岚反过手,指着自己鼻子道,“我也练过字,你以为就他会写字?这大街上会写字的人,一抓一大把!农村里的老头子,也会写字!可是,这字要能卖出钱才行啊!”

    他越说越生气,伸出两根手指头,大声道:“两块钱一幅的字!他写?配吗?”

    张扬并没有生气,几十年的人生经验教会了他一件事,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

    “刘经理,借你的办公桌一用。”张扬不等对方同意,把自己提的袋子,往桌上一放,然后麻利的拿出纸来,飞快的裁成条幅。

    白芷配合得很默契,拿起墨汁打开包装,倒入墨碗里,又拿出笔,用指腹捻开笔毛,放在墨汁里舔了几下。

    这时张扬正好铺完纸张,接过白芷递来的毛笔,略一沉吟。

    别人以为他是在思考对联内容,实则是在博物馆中,寻找相应的名家字迹。

    很快,张扬落笔成文,写道:

    “文德发乎自然,乃曰朴;

    岚气出于山峦,是谓师。”

    他巧妙的把刘文岚的名字,嵌入了这幅对联。

    刘文岚看了,不由得暗喝一声彩,因为这是即兴之作,弄不得虚,做不得假,事先也不可能练习过。

    他也是练字之人,深知个中苦楚。

    画画三年可出堂,写字十年不挂厅。

    可见这书法之道,远比画画更难。

    张扬年纪轻轻,却能挥笔而就,联意切题,笔法谨严,章法精妙,血浓骨老,筋藏肉莹,加之姿态奇逸,可谓美矣。

    如果不是当着他的面写出来,刘文岚怎么也不会相信,这幅作品,出自一个高中生之手。

    “刘经理,你看这字如何?”张扬搁笔问道。

    “好字!”刘文岚拍手叫好,“看不出来啊,小兄弟,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张扬。”

    “哎呀,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这笔字,绝对值两块钱了!”刘文岚舒心的笑道,“不过,我有个要求啊,你写归写,但千万不能露脸,不能让人知道,这字出自你手。”

    白芷顿时不服气了:“为什么啊?这字本来就是张扬写的!”

    刘文岚苦笑道:“我也知道这是他写的,不过,市民就爱个虚名嘛!我们对外宣称,这字出自名家之手,那大家就更有兴趣拥有。你说是不是?”

    张扬朝白芷使了个眼色,微微一笑:“我知道。刚才我对刘经理说过,这些对联,都出自名家之手。”

    他把名家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刘文岚赞道:“不错,难得啊,少年人,你既会写字,又会做生意!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张扬并没有因为别人一句恭维而骄傲,说道:“刘经理,多谢你的肯定,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请问,你打算预订多少幅对联?”

    刘文岚想了想,说道:“先预订五百幅吧!你几天可以交货?”

    五百幅对联!

    那就是整整一千块钱啊!

    相当于哥哥两个月的收入了!

    张扬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说道:“我这两天就赶好,星期一交货。”

    “你一个人写啊?五百幅,可不是小数目,你两天能完成?”刘文岚担心的问。

    “可以,没问题,我晚上加班,也要赶在下周一之前交货。”张扬笃定的说道。

    “好!”刘文岚点头道,“那我们的促销活动,就从下周开始,张扬同学,你可不能放我鸽子啊!我广告可是先打出去了的!到时没有礼品赠送,我这个经理,是要挨老板处分的。”

    “刘经理,请放心。”张扬再次肯定的回答。

    “合作愉快!”刘文岚伸出大手,笑道,“活动要是做得好,我们继续合作。嗯,你前期投入也要钱,这样吧,我先给你两百块钱,当是定金。你签个收条给我就行了。”

    “谢谢刘经理!”张扬和他握了握手。

    刘文岚拿出收据填上,让张扬签了字,然后拿出两百块钱,连同收据一起递给张扬,说道:“周一交货,我再给你结尾款。”

    等走出商场大门,张扬伸出右手,狠狠的伸出天空,然后用力缩回来。

    “耶!”

    伴随着动作,他发出一声长长的欢叫。

    白芷在旁边看着他,脸上也漾开了幸福的微笑。

    “张扬,你是最棒的!”白芷双手放在嘴边,作话筒状,大声喊道。

    “白芷,我们回家去写字,多买些纸和墨,要写五百幅呢!”张扬高兴的道。

    “会不会太累?”白芷心疼的问。

    “不会啦,有钱赚,怎么会累?”张扬笑得像个孩子。

    以前工资再高,他也没这么开怀的笑过,现在只不过赚了一千块钱,他却开心得要飞上天了。

    实在是这个家太穷了啊,到处都要用钱,多一千块钱,就够全家人过个大年了,还能余点钱当明年的学费。

    回到白家,张扬马不停蹄的写字,白芷则帮他裁纸、晾干、收纳。

    白芷还要买菜做饭菜,感觉比张扬还要忙碌。

    她却乐此不疲。

    看到他高兴的样子,她比自己赚了一千块还要高兴呢!

    当天晚上,张扬加班到凌晨三点多,这才洗了洗手,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张扬满血复活,继续写字。

    “我要是能帮你就好了。”白芷自责的道,“可惜我从小没好好练过字,写得不好。”

    “你帮我很大忙了。”张扬一边挥毫一边笑道,“古有,今有白芷磨墨啊!”

    “你对联写多了,感觉你都快变成诗人了!”白芷道,“你的语文成绩,也能因此突飞猛进吧?”

    张扬哈哈一笑。

    整个周末,张扬和白芷,哪里也没有去,就窝在家里,合作完成了五百幅对联。

    周日晚上,张扬提前完成了任务,和白芷清点了一下,一幅幅叠好,拿纸箱子装好,搬到楼下,喊了个人力三轮车,送到了福田百货商场。

    张扬如此讲信任,得到了刘文岚的大力夸奖,当场就结了余款。

    “走,我请客,我们吃宵夜去!”张扬拿着一叠钞票,用力在手心拍了拍,发出清脆的响声,悦耳动听。

    “看把你得瑟的!”白芷嫣然一笑,“别乱花钱了,留着回家用。”

    “花在你身上,怎么能叫乱花钱呢?”张扬走到她前面,说道,“你也帮了我很多忙,我理应感谢你才对。要不,我买个礼物给你吧,你想要什么?”

    白芷摇了摇头:“我只想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上一觉。”

    张扬见她真是累了,便道:“好吧,我们回家睡觉。”

    白芷轻啐了一声:“谁和你回家睡觉了!不理你了!”

    张扬笑着追上前,双手插在口袋里,并肩走在她身边。

    两人回到家,白芷拿好换洗衣服,先去洗澡。

    张扬把钱数了一遍,放进口袋,然后整理衣服,也准备冲个凉好睡觉。

    今天晚上要好好休息,才有精力应付明天的课程。

    “张扬!张扬!”白芷的喊声传来。

    “哎!”张扬答应一声,起身走了过去,“怎么了?”

    “我忘记拿浴巾了,你去我房间,帮我拿一下,就搭在衣柜里,你打开就能看见。”

    “哦,我找找看。”张扬答应一声,来到她卧室,找到浴巾。

    他取下浴巾时,看到旁边挂着几只Bra,有粉蓝色的,有肉色的,还有蕾丝花边的。

    张扬的眼睛,硬是在上面停留了几秒,才被强大的意志力转移开。

    他拿着浴巾,来到洗手间外面,说道:“我放外面了啊!”

    “不要,递给我吧!等一下。”白芷说道。

    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浴室的门,有一半装的是磨砂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美丽的倩影。

    婀娜多姿的剪影,把青春的身体曲线,完美的呈现在张扬面前。

    她关了水龙头,喷洒的水柱,嘎然而止。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条小缝。

    一头瀑布般的秀发,从一侧垂下来,和精致的香肩亲密接触。

    白芷伸出手:“给我呀。”

    张扬哦了一声,把浴巾放在她手里。

    一段洁白无暇的藕臂,在热水的洗浴下,变得更加晶莹剔透,有如美玉一般。

    她收回手的时候,门又开了一点,露出半边雪白的肩膀,精致的锁骨,有几滴水汪在肩窝里面,像荷叶上的水滴,清澈晶莹。

    氤氲的雾气,笼罩着她的身体,她有如出浴的仙子,突然的降临在人间,出现在张扬面前。

    门关上了。

    张扬低头一笑,摸了摸鼻子,还好,没有鼻血。

    这个白芷,心得有多大,得有多信任我?

    引我入室,还在我面前毫无遮拦的洗澡!

    我拷,我居然忍住了,没破门而入去欺负一下她?

    真的禽兽不如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