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三十四章 不用加鞭自奋蹄
    张扬写起来就不知道时间,房间里一直亮着灯,等他写累休息时,才发现天色已经擦黑了。

    不用说,回家的车肯定没有了。

    打车回去的话,费用太贵,不管是花自己的钱,还是花白芷的钱,张扬都觉得是种奢侈的浪费。

    白芷出去买菜,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回来。

    张扬下楼去寻她,穿过马路,来到菜市场。

    菜市场里人已稀少,只有几个没卖完菜的摊主,还坚守着阵地。

    张扬四下找不到人,心里着急起来,连问了几个摊主,他们都说没见过白芷。

    怎么可能?她明明说下来买菜的。

    张扬沿着街道,一边找,一边喊。

    “白芷!白芷!”他逢人就拉着人家,双手比划着,询问有没有见过一个这么高、这么瘦、这么漂亮的女学生。

    路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他,那表情似在说,你想女学生想疯了吧?

    马路边的一家小超市里面,白芷和刘莹并肩走了出来,正好看到张扬在询问路人。

    看到他着急激动的表情,白芷不由得怔住。

    刘莹碰了碰她胳膊:“哎,那个男生,不是上次来我家的张扬吗?他这是在找你呢?瞧他那紧张的样子,可见有多么在乎你。”

    “你胡说什么呢!”白芷羞道,“他这是怕我丢了。”

    张扬没看到她俩,仍然一边行走一边寻找。

    白芷轻轻跺脚:“呆子,我就在他面前,他也看不到。”

    刘莹挥着右手,大声喊道:“哎,呆子!看这边!”

    张扬正好望过来,看到白芷,喜出望外,跑过来问道:“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你出啥事了,到处找你。”

    “怕我丢了,没人给你做饭啊?”白芷望着他,噗嗤一笑,掏出手绢,擦去他额头上的汗水,“这大冷的天,你都冒汗了。”

    刘莹笑掩嘴笑道:“我来找她,正好在下面遇见她,就和她一起买点东西。”

    张扬拿衣袖抹抹头,笑道:“没事就好。”

    白芷把手中的菜递了过去:“你既然来了,就帮忙提菜吧。对了,你好运气哦,我舅舅今晚回老家去,你可以搭他的顺风车。”

    “好啊。”张扬对刘莹道,“你留在县里,陪陪白芷吧,她晚上害怕。”

    刘莹一脸不可思议的道:“白芷会害怕吗?我认识她这么久,还是头一回听说。她从小胆子就大,别说这世界上没有鬼,便是真有鬼,她也敢抓几只来油炸了吃。”

    张扬吃惊的看向白芷。

    白芷伸手捏了一下刘莹:“就你嘴多。快回家做饭吃吧!”

    刘莹双手呵着气,跟个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走到前面去了。

    “她怎么来了?”张扬问道。

    “也是刚考完,我舅舅回老家,她不回乡下,没地方去,就跑我家撒野来了。”白芷轻声道,“你小心一点,别露出马脚,我跟她讲,你只是借我家的地方写写字的。”

    “嗯,我知道。那明天,我还能来你家吗?”张扬担心的是,如果真的不能住在她家,那自己和福田商场的合作,就有点麻烦了,双溪离福田这么远,每天来回送对联,就算有个自行车骑,也能把人累得够呛。

    “不知道哦,”白芷轻轻抿嘴,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俏皮的道,“怎么了?你很想来我家啊?”

    张扬知道她在说笑,也就不置可否了。

    回到白家,白芷和刘莹两姐妹去做饭菜,张扬仍然奋笔疾书,又写了几十幅对联。

    刘莹也学过一点书法,做菜的空当,凑到他身边来,背着双手,深沉得像个老专家一样,边看边问:“我听白芷说,你的对联,卖了两万多块钱?真的假的?”

    “一万幅呢,我得像老牛犁地一般,这样写上二十多天,每天要写十几个小时。”张扬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觉得,还是画画值钱,上次,我爸收了几幅画,就是一般的画家,临摹古人的作品,也值一万一幅,比你这个赚得轻松吧?”

    “画画?临摹?”这两个关键词,再次打动了张扬的心。

    他又何尝不想临摹古画呢?只是没有基础啊,博物馆又没有给他这方面的作弊技能。

    “开饭啰!”白芷端着菜出来,喊道,“刘莹,你就不能动手帮忙啊?等着吃现成的?”

    刘莹不服的道:“你为什么只喊我,不喊他?”

    “咦,这话好新鲜,他是客耶,怎么能让他做事啊?”

    “他是客,我不是客啊?白芷,这话咱们得掰扯清楚,我到你家来,到底算不算客?”

    “这得问你,你愿意是客,我就当你是客。你愿意是我姐,我就当你是姐。”

    张扬一乐,心想白芷这回答,没毛病。

    果然,刘莹眨眨眼,挽着白芷的胳膊,摇晃道:“白芷,我当然是你姐了。我去盛饭。”

    多了一个刘莹,顿时热闹多了,饭也吃得其乐融融。

    饭后,白芷和刘莹,陪张扬一起,把对联送去福田商场。

    她俩到一楼逛衣服去了,张扬一个人去三楼找刘文岚。

    刘文岚看到他到来,跟见着救星一般,哈哈笑道:“张扬同学,你可算来了,我们的促销活动,一直在搞,却没有礼品送了呀,拿那些印刷品代替,人家还不要呢!说家门口挂这种印刷字,多没面子!你说搞笑不搞笑?”

    张扬留下对联,说道:“刘经理,这些,你们先用着,我明天写好了,再给你们送来。”

    “哎,你先别走啊。”刘文岚见他转身就要离开,连忙拉住他,说道,“我们老板要见见你。”

    “你们老板?”张扬站住脚,回顾道,“他见我做什么?”

    刘文岚拿起桌上的电话,一边拨号,一边说道:“见识一下你这位书法神童啊!”

    张扬点点头,站在一边等。

    刘文岚打完电话,不到五分钟,一个高挑靓丽的美女走了进来。

    她秋波流转,停在张扬身上,笑着伸出玉手:“你就是张扬先生吧?”

    “我是张扬,你是?”张扬疑惑的看看她,又望望刘文岚。

    “这位就是我们商场的老板呀!”刘文岚连忙介绍道。

    “我叫陈茵,幸会。”

    张扬微微一怔,也就释然,富二代官二代红二代多得很,不缺她一个,没啥好稀奇的。

    “张扬先生,请到我办公室谈话。”陈茵做了个请的手势。

    “陈小姐,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了吧,我还赶时间。”张扬直快的说道。

    “刘经理,你把对联送下去。”陈茵吩咐道。

    等刘文岚走后,陈茵这才笑吟吟的道:“张扬先生,我看中你的字了。”

    “我把字卖给你们了啊,一万幅对联。”张扬笑道,“我还要感谢你们呢!”

    “写对联,字卖得太贱了。我有另一桩生意,介绍给张扬先生,不知道你肯不肯做?”陈茵天生一段风韵,说话之时,眉梢眼角,全是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什么样的生意?”张扬当然不会跟钱过不去,“不过,我接的对联大单,够我写二十多天了,其它生意,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做。”

    “我家有些祖传的书画作品,想请你帮忙复制一份。”陈茵见张扬露出疑问,继续道,“是这样的,真迹难以保存,如果挂在外面,容易吃灰,也容易被潮湿所腐蚀,这一点,想必你也深知吧?”

    张扬点了点头,听她下文。

    “这些作品,我又需要挂出来,做为装饰用,我也想时常欣赏,所以就想找人临摹一份。”陈茵含笑道,“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是想把真迹收藏起来,把赝品挂出来。”张扬道,“那你应该去找高级的书画家,我写写民俗对联还凑合,要做这种高级工作,怕是不行。”

    “高级书画家,也不会帮我做这种琐碎工作啊。”陈茵无奈的一笑,“我看过你的字,风格独特,和我家传的那些书法作品也差不多,所以,我才想请你帮这个忙。至于薪酬方面,你可以放心,我不会亏待你。”

    不等张扬犹豫和拒绝,她直接报出价格:“每幅作品,我给你五千块钱的润格。我的要求是,一定要仿得像,如果是精仿的话,我还能加价。”

    一幅字五千块钱!

    这个价格,让张扬心动了。

    他写对联,一幅才两块钱,五千块钱,够他写好几天了,普通人一年的收入,也才五千左右!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要先看看作品,度量有没有这个能力。”张扬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犹豫的说道。

    “好!”陈茵赞许的道,“张扬先生,你果然是个实诚人。请随我来,这边请。”

    张扬跟随她,来到另一间宽敞豪华的办公室。

    陈茵打开一间保险柜,从里面拿出几幅卷轴,放在宽大的办公桌上,说道:“这些都是挂在我家里的,因为毁坏严重,我都不敢挂了,拿来放在保险柜里收藏。”

    张扬点点头,心想原来如此。

    陈茵展开一幅书法作品,挂在墙上的一颗钉子上。

    张扬只看了一眼,便认出这是宋代米芾的真迹,不由得暗自吃惊,再次打量陈茵一眼,主想这女人不简单啊,居然收藏了米芾的真品!继而又想,她的家世要是不显赫,也开不起这么大的商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