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三十五章 五百奖金加锦旗
    “这些都是我祖上传下来的。”陈茵介绍道,“我家祖上,跟随曾文正公南征北战,收罗了不少古玩字画。”

    张扬听了,心道原来如此。

    他想到了在双溪镇郊外的庆余堂,那家的古玩字画,想必也是从曾国藩时代积攒下来的,只不过,所谓的收罗,用劫掠两字更合适吧?

    “海月赋,价值不菲啊。”张扬一边欣赏,一边说道,“此帖笔法峻洁紧敛,瘦劲有神,为米芾早年之作,虽不及后来之纵逸飘洒和婉丽多姿,然亦矫健沉雄,变化于王献之、虞世南、柳公权之间,自由伸缩,独具面貌。”

    他说得头头是道,陈茵听了,大为赞叹:“张扬先生,你果然是个行家里手。我看你写的行书,和米芾的字极像,你肯定可以仿写一副吧?”

    张扬忖度再三,说道:“这幅字,不能摹,一摹就毁了原作,除非采用双钩法,不过,双钩法费时费力,非一日之功。”

    “张扬先生,只要你能仿出来,我可以加钱,六千块钱,怎么样?”陈茵殷切的看着张扬,“对联的订单,数量不变,如果赶不及的话,你可以延后交货,大不了,我们的促销活动,可以暂停。请你先帮我完成这幅海月赋的仿制。”

    “这?”张扬当然愿意了,复制一副作品,几天就能完成,可以赚六千块钱,这远比写对联来得轻松。

    “我试试看吧!”他也没敢打包票,这种复制工作,他毕竟还是第一次做,虽然只是一幅书法作品,但难度也是相当高的。

    “谢谢张扬先生。”陈茵开心的笑道,“你帮我大忙了。嗯,有件事,还得请你体谅,这副作品,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十分珍贵,我不能让你带回家去。所以,要麻烦你到我办公室来工作,你看怎么样?”

    张扬摇头道:“你们这里人多,太过热闹,我不能专心做事。你要是信不过我,那这买卖就算了。”

    陈茵见他要走,伸手拉住他胳膊,笑道:“张扬先生,你别走啊,我当然信得过你,好吧,这幅字,你拿走。”

    她拿出六千块钱来,递给张扬:“我一次付清劳务费。”

    “不必。”张扬推了回去,“等我仿出来了,你再给我不迟。”

    “你是个君子,我还信不过你吗?”陈茵抓住他的手,硬塞在他手里,“你就拿着吧。”

    张扬不想和她拉拉扯扯,点点头收下了,心想若是不成功,还给她便是。

    陈茵送张扬下楼。

    白芷和刘莹早站在门口等他,见他和一个美女有说有笑的走下来,走过去问道:“张扬,你怎么去那么久?”

    “和陈老板谈了一会话。这位陈茵小姐,是福田商场的老板。”张扬笑着介绍。

    白芷听了,上下打量陈茵几眼,嫣然一笑:“没想到,这里的老板这么年轻啊!你眼光很好哦,看中了我们张扬的字。”

    陈茵看她一眼,又瞥了刘莹一眼,咯咯笑道:“你们张扬?你的还是她的?我看,都未必吧?”

    白芷是个女生,被人抢白,虽然有心反击,但一时羞怯难胜,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扬淡然一笑,说道:“我是她们的同学,也是她们的朋友。陈小姐,请留步吧,再见。”

    陈茵微微讶异,张扬的镇定和反应能力,都超出她的想象。

    看着他们三个人走远,陈茵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她再次回到办公室时,里面的豪华办公椅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长者。

    “爷爷!”陈茵带着明显的情绪,有点撒娇的道,“你怎么看上他写的字了?你确定他可以帮我们复制出来?”

    “我看过他的字,得到米芾九成神韵了。便是我们肯出大价钱,请省里的书法名家帮我们,也未必能比得过他。”

    “不会吧?他还只是个孩子!”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再去寻找民间高手了。请知名书家的话,他们势必不肯相助。就让他试试吧!”

    “爷爷,那你为什么不亲自找他说呢?非得让我出面?”

    “你出面,容易取得他的信任。事实上,你也成功了。”

    “爷爷,你说他真能仿出来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事。”

    “拭目以待吧!”

    且说张扬三人,回到家没多久,刘文庆便过来了。

    他有事回老家,正好把张扬捎回去。

    张扬坐在刘文庆车子上,和他聊了起来。

    “刘叔,你那有上好的宣纸吧?卖我几张吧。我仓促间,也没地方买去。”张扬笑道。

    “几张纸的事,你硬要说买,那我还真不给你了。”刘文庆很喜欢张扬这孩子,笑道,“那先去我家,拿了纸,我再送你回去。”

    “好啊,那就谢谢刘叔了。”

    来到刘文庆家,已经是晚上八点。

    刘家门口,站了几个人,似乎是在等刘文庆回来,一见车子,哗啦一声,都围了过来。

    刘文庆刚下车,那几个人就敬烟的敬烟,递槟榔的递槟榔,殷勤又谦卑的讨好他。

    “都让让。”刘文庆一律不接烟和槟榔,挥了挥手,“到屋里说。”

    “刘局,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出主意。”一个长脸大汉说道,“我们挖的是自家祖坟,怎么就成盗窃国家文物了呢?”

    张扬听了,双眼一亮。

    那几个人把张扬当成刘文庆的人,也对他递烟递槟榔,都被他一一拦回去了。

    刘文庆一边开门,一边说道:“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情况嘛,也属实,不过,政策是政策,谁也包庇不了你们。我国文物法有规定,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石窟寺属于国家所有。国家指定保护的纪念建筑物、古建筑、石刻、壁画、近现代代表性建筑等不可移动文物,除国家另有规定的以外,属于国家所有。”

    他不愧是当领导的,背起法律法规来,一套一套的,既流利又快速,把几个乡下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了。

    “怎么回事?啥子都是国有的了呢?”长脸汉子一脸苦相,“我家祖坟里的,也成国有的了?”

    “长根啊,你要理解这个规定。”刘文庆说着,提起水壶洗干净,放液化灶上烧水。

    他一家人都住在县里,有事才回老家,家里一切,都有些灰蒙蒙的。

    “刘局啊,我们都姓刘,同一个宗亲呢!你说,这个事情,你不帮我们,谁还帮我们?”刘长根嘿嘿笑着,又掏出烟来敬。

    刘文庆这次没再推拒,刚放到嘴边,就有三个打火机伸了过来。

    他往后仰仰头,避开火光,然后就着最近的一个打火机,把烟点着了,眯着眼睛,吸了一口浓烟,说道:“文物国有是国家对文物的一种保护,个人的力量再强,也不能保证这些文物流传到其他国家。只有依靠国家的力量来保护,才能万无一失,你们说对不对?只有这样,才能把宝贝一直传下去,也能让后人认识历史。”

    “刘局,你别动不动就跟我们讲法啊,我们是文盲,不懂这些。我家祖坟里的,那肯定是我的啊!”刘长根咬定这个死理不放,“总不能都是国家的吧?”

    “我也没说都是国家的啊。如果是你们家祖传的、传世的,或者是你拍卖回来的,买回来的古玩,那还是你个人的。国家向你收购,你可以卖,也可以不卖,没有人敢抢走你的。可是,土里面挖出来的,那就是出土文物,必须上缴国家。这样好了,我做主,给你五百块钱奖金,再给你一面锦旗,让你在乡里,也露个脸,光彩一回,好不好?”

    刘文庆说着,忽然看见张扬,一拍大腿,笑道:“你看我这记性,把你的事给忘了,小张啊,我家的纸,都在书房搁着呢,你自个去拿,看中哪种就拿哪种。我跟他们谈几句就好了。”

    张扬应了一声,走到房间,看到衣柜顶上,码放着十几刀宣纸,各色皆有,都用塑料薄膜密封着。

    他挑了一种米黄色的绵料宣,数出二十张。只有这种宣纸,比较接近米芾原作所用纸张。又挑了十张熟宣,作双钩之用。

    书房离客厅,只有一门之隔,门还是敞开的,外面说的话,字字句句飘入他的耳里。

    只听刘文庆说道:“你们别求我了,求我也没用。几百年前的老祖坟,你说是你家的,就是你家的?这个事情也很难说得清了嘛!这样好了,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趟镇里,把这个事情解决好。答应你们的补偿,还是会给你们,你们闹事的过错,我尽力替你们说情,不予追究。如果你们不愿意,那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你们去找别人吧!”

    几个人磨来磨去,磨不出一个结果,只好认可刘文庆的话,告辞离去。

    刘文庆喊道:“老哥几个,喝了茶再走啊!”

    他虽然这么喊,人却没有起身。

    张扬拿着宣纸出来,笑道:“刘叔,你家的笔墨,也借我用两天吧,我家的实在太差了。”

    “你拿去用就是,什么借不借的,太见外了。”刘文庆起身把水壶拎开,把火关了,说道,“走吧,先送你回家,这么晚了,你家里人该担心你了。”

    张扬迟疑了一下,说道:“刘叔,我们学校下面,可能有古墓哦!”

    “哈哈!”刘文庆大笑道,“你才知道啊?”

    张扬愣了一下:“刘叔,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