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四十一章 以臂计步勾股理
    他是来看人盗墓的,结果刚坐下来,就有只手摸上肩膀,能不害怕吗?

    赵雅南故意板着脸,指着掉落在地的香烟,严肃的道:“好啊,张扬,要不是我跟着你,还发现不了你的秘密,你居然吸烟!”

    张扬耸耸肩:“我没吸啊,只是点着火,当个伴。男人在寂寞的时候,就想点支烟在手里拿着。”

    赵雅南怔道:“寂寞?这大冷天,你一个人跑到这后山,坐在这冰凉的石头上吸烟,就是因为寂寞?”

    张扬笑道:“是的啊。我这是想借助这如刀的寒风,削断我胸中无尽愁思。”

    “别贫了!”赵雅南爱美,穿得有点少,山坡上风大,打了个冷颤,说道,“我上个厕所。”

    说着,她便往茅厕那边走去。

    张扬连忙上前,拦在她面前,笑道:“这里面又脏又臭,赵老师,你还是回家去上吧!”

    “我等不及了!”赵雅南一把推开他,迈腿就走了进去。

    里面是个盗洞啊!

    乌漆麻黑的,她又看不见,这一脚踩进去,非掉洞里不可!

    张扬想也没想,伸出手,一把将她拉了回来:“赵老师,小心,里面有洞!”

    赵雅南身子一歪,倒入他怀里。

    张扬扶她站稳,松开双手。

    赵雅南又羞又恼:“怎么回事?”

    张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他来了这么久,也没听见人声,但并不保证下面就没有人。

    “赵老师,你看。”张扬掏出手电筒,朝那个盗洞一照。

    “啊?”赵雅南心有余悸的道,“刚才如果不是你拉着我,我就掉下去了。这里怎么会有个洞?哇,还很深哦!难道是用来窖藏红薯的?不对,这明明是个厕所,粪缸就放在旁边呢!张扬,你老实跟老师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糊弄我,不要侮辱我的智商。”

    “不是窖洞。”张扬如实说道,“这是盗洞。”

    事到如今,想瞒过赵雅南,已经很难了,干脆告诉她,两个人进洞,也有个照应,里面摸出金来,也可以藏到她家去。

    不然的话,张扬还真找不到一个可以藏匿物品的好地方。

    “盗洞?”赵雅南似乎对此并不陌生,压低嗓子说道,“那这不是盗墓的吗?”

    “嗯,赵老师,你也知道啊。”张扬点了点头。

    “我见过盗洞。”赵雅南悄声说道,“以前,我们老家乡下那一带,就有不少古墓,经常有走地仙出没。不瞒你说,我还跟我爷爷进过一次盗洞呢。”

    张扬讶道:“真的假的?难道,你是盗墓世家?摸金校尉的传人?”

    赵雅南抿嘴一笑:“那是其它走地仙留下来的,那个夏天,我回乡下玩,跟着爷爷在外面放牛,无意中发现了那个盗洞,我贪玩嘛,就爬进去看。”

    “那你找到什么宝贝了没有?”张扬听故事听得入了神。

    “我们进去后,才知道那是个盗洞,里面哪有什么宝贝啊?棺材被劈烂了,遗骸被扔得到处都是,真是造孽!”赵雅南记忆犹新的道,“那件事,给我的人生,留下了抹之不去的阴影,每每午夜梦回,总能被鬼怪吓醒。”

    “经常梦见鬼怪吗?”张扬在博物馆里,看过很多风水术数方面的书,对这方面很感兴趣。

    古玩就是骨董,承载着历史,记录着文化,传承着手艺,如果能破解里面的密码,你将获益良多。

    世间流传的古董,一部分来自祖传,一部分来自墓穴。

    不管是哪一种,都跟死去的人有关系,过去的主人,逝去的亡灵,曾经对它无比的喜爱和珍视,天天把玩,夜夜凝视,他们在上面,又留下了什么?

    说到古玩,肯定绕不开盗墓寻宝,这就更离不开风水奇术。

    所以,张扬对这方面的知识,也是着意搜罗,勤加学习。

    “嗯哪,经常梦见,有时惊醒过来,梦中情境,感觉好清晰,像刚发生过一样,不像是在做梦。”赵雅南轻轻蹙了一下秀眉,“那天,我站在天台上的时候,陷入了迷糊状态,仿佛也在做梦,要不是你把我拉醒,我说不定真的跳下去了。”

    张扬心头一震:“赵老师,你是说,那天在天台上,有人在幻境里面诱你跳楼?”

    赵雅南身子打了个冷颤:“嗯,好了,不说这些,三更半夜谈鬼事,就算是唯物论者,我的心还是会产生恐惧之情的啊。对了,你怎么知道,这边有个盗洞?”

    张扬信口胡谄道:“前一段时间,我闲得没事,到处逛荡,无意中发现的。”

    赵雅南好奇的道:“那你今天晚上来,是打算下去探究?”

    这时,一阵冷风吹来,两人情不自禁,一起打了个冷颤。

    “赵老师,我就下去看看情况,你要是害怕,就先回去吧。”张扬四下望望,明知道空无一人,却总感觉邪乎乎的,心里瘆得慌。

    赵雅南双手抱在胸前,担心的道:“张扬,这既然是盗墓贼留下来的,里面肯定早就空了,凡是值钱的,早被他们搜刮干净。我看你就不必下去冒这个险了,你还年轻,看到某些太邪魅的东西,于你三观养成无益。”

    张扬心想,我要是真是个高中生,你这番话还真是有用,当然了,我要是没有重活一回,一个人也不敢半夜来探墓摸金。

    “赵老师,这没什么好怕的,人死如灯灭,不就是一堆白骨吗?再说了,我们如果总是生活在美好的生活中,有一天真遇到什么事,岂不是太不经吓了?就跟温室长大的花朵一般,看到别人流点血,都能晕过去。世界要是一直这么和平下去,也就罢了,万一哪天爆发新的战争,那血腥残暴的场面,可比这森森白骨可怕多了。”

    赵雅南微微一愕,这个张扬,事事处处,出人意表。

    “你一定要下去,那我陪你。”赵雅南道,“多个人,多个照应,我是你的老师,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涉险而不管。”

    “你不害怕吗?”张扬笑着问,“不怕以后做更恶毒的噩梦?”

    “只是梦境而已,说不定,再吓一吓,我胆子就大了,也就不害怕了。这叫以毒攻毒!也未可知哦!”赵雅南俏皮的笑了笑。

    “嗯,有道理。”张扬胆子虽大,但要一个人下墓,又是破天荒头一遭,还真有些犯怵,有个人陪伴,总是好的,便道,“那好,你先把口罩带上,这里面的空气,不太干净。”

    “哟,你准备工作做得很细致,你要不是我的学生,我真怀疑你是职业盗墓玩家。”赵雅南咯咯笑道,“我玩过一款游戏,叫古墓丽影,挺好玩的哦,里面说的,就是寻宝摸金的故事,有时候,我很想像女主角劳拉一样,也跑到世界各地去历险。”

    “赵老师,看不出来,你外表柔弱,内心却是个强大的女汉子。”张扬自己也戴上口罩,戴了一层嫌不够,又加了一层,一口气戴上了三个厚厚的医用棉纱口罩,又拿出手套来,两人分别戴上。

    张扬没有手表,只能通过天上月亮的位移,来大致估算时间。

    “可以了,一个多小时了,里面就算有些腐气,也散发得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张扬说着,进入茅房,他警觉的朝外面瞧了一眼,对赵雅南道,“我先下去,你随后跟下来。”

    赵雅南点头同意。

    张扬蹲下身子,双手撑在洞沿处,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洞不大,呈斜面往下延伸,可容纳一个人弯着腰往前走。

    他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看见赵雅南在身后跟了过来。

    张扬把手电筒装在外衣口袋里,隔着一层布,既可以透出亮光来,又不至于太过耀眼。

    这个洞,挖得很紧密,四周的泥壁,平整光滑,能看到一道道清晰的铲痕。可见挖这洞的人,专业技术不错。

    现在他可以肯定,这帮人承包此山,并非开什么游乐场,所谓的投资,不过是为了掩盖盗墓行为!

    事实上,在刘文庆家,张扬一听投资商想在这里开游乐园,就更加怀疑。

    因为,他后世并没有听说福田公园有过大型游乐园!

    这是一个标准的盗洞。

    张扬以前当记者,采访过盗墓贼,也见识过他们挖的盗洞。

    盗洞虽然是一次性的,盗过墓之后,以后一般就不会再来,但是,盗墓贼整个团队的身家性命,都要交给这个洞,如果不够牢固,造成塌方等事故,轻则返工误时,重则丢掉性命。所以,专业的盗墓贼,都很重视盗洞的挖掘工作。

    从下洞开始,张扬就开始以臂计步。

    如果不知道自己的手臂长度,那就用自己的身高除以二,虽然有些差距,但对测量大概距离,还是够用的。

    他默算距离,已经爬过五百米远!

    洞是斜的,斜角大概是六十度,根据勾三股四弦五的定理,地面的直线距离,也有四百米远了!

    这个古墓,真的在学校下面!

    赵雅南一直跟在他身后,不时的扯扯他的衣服,引他回头看上一眼,两个人也就有了依靠和安全感。

    张扬一直以为,这些人正在地下挖墓室,或者正在取宝,但奇怪的是,下来这么久了,也不见一个人。

    难道他们已经挖完走人了?

    地下空气不好,一股泥土混合着臭腐味,浓得让人想呕吐。

    越往里面爬,味道越难闻。

    张扬拿出新买的毛巾和矿泉水,倒出水,弄湿毛巾,反手递给后面的赵雅南,示意她用湿毛巾掩住嘴。

    赵雅南早就难爱了,接过毛巾,捂在嘴上,感觉好多了,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张扬咧嘴一笑,继续前行。

    又爬了十多米深,张扬忽然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饶是他心智成稳,此刻也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一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