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四十三章 郁郁黄花是般若
    “赵老师,我的样子很吓人吗?你怎么这么看我?”张扬挤挤眼。

    “你、算了,有些话,我出去后再问你。”赵雅南双手捂住脸,不敢看两具尸体的头。

    就在短短几十秒时间里,两个原来有皮有肉的头,变成了森森白骨!

    张扬长叹一声,说道:“青春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叹声甫毕,不知何处,突起一阵阴风,棺材里刚才还亮丽如新的丝织品,瞬间化成了飞灰,尸体也变成两具骸骨。

    那些皮肉,有如尘埃所糊,风一吹,就化成了细灰,消失不见,只剩下骷髅。

    红颜白骨,粉黛骷髅,变化之速,莫过如此。

    赵雅南胆子再大,此刻也吓了一跳,脚一软,倒在张扬怀里,颤声说道:“好吓人啊!”

    张扬一手扶住她腰,一手撑在棺材板上。

    “一堆白骨,有什么好怕的?”张扬安慰她,也在安慰自己。

    忽然,张扬听到叮的一声响。

    这要是在寻常时候也还罢了,现在是在摸金啊!脑海里忽然响起这么一声,简直有如雷鸣鼓响,煞是骇人。

    “您有一封来自国宝的留言,请注意查收。”

    “我拷,你不知道我在人家棺材里啊?这个时候发什么信息,人吓人,吓死人啊!”张扬破口大骂道,“你有点公德心好不好?”

    赵雅南一脸骇然道:“你和谁说话呢?”

    张扬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事,舒散一下心中的情绪,就没那么害怕了。”

    信息是关于寻宝的。

    上次张扬手贱,随手点开了一项寻宝任务,结果博物馆就讹上了他,居然要求他去寻找什么承影宝剑!

    现在,国宝发来信息,请他速速寻宝归馆。

    “我真的很少骂娘,但今天忍不住,又想骂你了。”张扬咬牙切齿的道,“那几千年都没记载的国宝,你叫我上哪里去找?”

    博物馆没有任何回应。

    张扬却是心念一动,博物馆在这个时候发信息给我,莫非有深意?

    难道,自己要寻找的国宝,就在附近?

    一念及此,张扬四下寻找。

    汉代以后,流行薄葬,墓里的陪葬品远远不及秦汉丰富。

    但是堂堂君主之墓,不可能一无所有吧?

    墓里的陪葬品,摆放都有一定的规矩。

    张扬先摸了摸左下角,掏出一把圆形铜镜,镜背装饰有小格子。镜纽上下均铭有“大吉”二字。镜背铭刻着四行字:“炼形神冶,莹质良工;好珠出匣,似月停空。”

    他随手把铜镜装进背包,然后驼着背,伸手到骷髅头左右翻找。

    忽然,他手里摸到一个冰凉冷硬的东西,拿起来一看,是个长方形的匣子,匣子为金丝楠木所制,千年不腐!

    总算发现个宝贝了!

    张扬有些小激动。

    不知道匣中所藏所物?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来。

    居然是一把宝剑!

    华丽如新的剑鞘上,篆书雕刻两个字,张扬并不认得。

    但这把剑,他却熟悉,因为博物馆给他观看过全息投影。

    “承影!”张扬惊呼出声。

    这不就是博物馆要求自己寻找的国宝承影剑吗?

    它怎么会出现在道国真君的墓里?

    “叮!”

    国宝发来贺电:“张扬先生,恭喜你,成功寻到国宝承影剑,请妥善保护,不容有失,天赋值增加五百点。”

    “寻一件宝,能增加五百点天赋值!那我还鉴定什么古玩啊?直接去寻宝好了!”张扬心想。

    “五百多点天赋值,能换什么好东西?可以解锁后面的技能吗?”张扬一边想,一边试了试。

    结果,他崩溃的发现,换一项鉴定技能,就要一万点天赋值!

    一万点啊!

    而且,一万点天赋值,只能解锁其中一个类别,五大类别,就需要五万点天赋值!

    张扬摇头苦叹。

    “怎么了?”赵雅南问道,“你又是摇头,又是叹息,是不是这剑不是什么宝贝?”

    “我感叹这历史的无情。”张扬随口答道。

    剑匣太大,只能将它插在背包中间,露出一半在外面。

    “赵老师,这是主墓室。如果再往两边挖的话,可能还有耳室,陪葬品应该都放在那两边,墓主人生前最爱的宝贝,才会放置到棺材里。我们要不要继续挖?”张扬问道。

    “不挖了吧!”赵雅南惋惜的道,“刚才看到尸体瞬间化掉,我觉得好可惜啊,如果是文物部门进行保护性挖掘的话,这两具尸体,不知可以带来多大的科研价值呢!”

    张扬拿锤子敲敲棺材两边,说道:“那我们岂不是入宝山空手而还了?”

    “盗人墓,本就是不好的行为,张扬,这一次是别人挖开的,你捡了个顺手财,也就算了,以后万万不可去挖墓。”赵雅南正色说道,“你是个聪明孩子,有你这样的才智,靠什么不能赚钱?盗墓这一行,没有几个人有好下场的,你听见没有?”

    “我听到了。”张扬看着她,温声一笑,“道国真君的谜,让它长埋地下吧!我们出去!”

    事实上,单靠他和赵雅南两个人,也很难挖开这两边的耳室,没有几天苦功夫,是行不通的。

    而且,这墓有没有耳室,还有两说呢。

    就算有耳室,从主墓室的陪葬规格来看,又有多少值钱的骨董?

    其它东西,就让他随土而安吧!

    张扬先让赵雅南下去,然后飞快的捡起尸骨下面的两个铜器,放进背包。

    这两个青铜器,他刚才早就发现了,但当着赵雅南的面,他并没有捡。

    有些东西,不让她知道的好。

    张扬跳下来,拿手电筒四下一照。

    盗墓贼所用的工具,扔得满地都是,张扬拿把铲子,把棺木下面填满,又把那四片残木塞了回去,然后和赵雅南快速离开。

    进来时,张扬在前,出去时,赵雅南在前。

    刚爬一半的时候,张扬听到异响,赶紧关了手电筒,拉了拉赵雅南的衣角。

    赵雅南也听到了异响,马上停了下来,屏住呼吸。

    是脚步声!

    有人进来了!

    虽在黑暗中,张扬也能感觉到她噗通乱跳的心跳声。

    赵雅南着急的捏了捏他的手。

    张扬轻轻拍拍她手背,示意她安下心来等待。

    脚步声越来越近,还能听到对方粗重的呼吸声。

    听这呼吸,是个男人。

    张扬紧紧握住刀柄。

    盗洞只有这么大,双方避无可避,狭路相逢!

    对方低着头,暗弱的手电筒,在口袋里一晃一晃,灯光忽明忽暗,映出一张白净的年轻人的脸,此人不过二十来岁,梳着中分,右手拿着一把精致的军工铲。

    忽然,中分男有了警觉,霍然抬头,望将过来。

    张扬唰的打开手电筒,对准他的眼睛照过去。

    中分男以手遮额,看到张扬背包中露出一半的剑匣,双眉一扬,沉喝一声:“你们是谁?把墓里的东西交出来,我饶你们不死!”

    张扬正要采取行动,说时迟,那时快,前面的赵雅南忽然双手撑地,右腿快速的侧踢出去,正中对方的脸。

    中分男朝后疾退,挥舞着军工铲进行格挡。

    赵雅南身姿不变,在地上一跳,双腿连环踢过去。

    张扬抓起一把土,对准中分男的眼睛洒去。

    中分男啊的一声,紧闭双眼,头上又挨了赵雅南两腿。

    张扬虽然拿着刀,因为在赵雅南身后,被她所阻,反而使不上力。

    赵雅南连踢几脚,然后一个起身,双腿着地,蹲着身子,双拳不停朝对方胸前要穴猛击。

    中分男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余地,步步后退。

    张扬挥着刀子,大声吓唬他:“别跑,我杀死你!这里面死了十三个,不多你一个!”

    中分男看到刀上寒光闪闪,果然害怕,转过身,使尽吃奶的力气,朝外面爬去。

    等张扬和赵雅南爬出盗洞,蓦的传来一声炸雷,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

    那个中分男,早就不见了身影,没多久,山下显出两道汽车大灯的光束,一辆小车朝大马路上开走了。

    赵雅南脱下手套,伸出双手,接了些雨水,把手洗干净。

    张扬好奇的看看她,笑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会功夫的女侠!”

    “家学渊源,小时候,跟着爷爷,学过一点三脚猫的把式,从来没用过,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赵雅南拍拍手,取下口罩,呼出一口气,“可憋着我了。”

    张扬心想,难怪你男朋友不敢动你,原来你这么能打!

    他心有余悸,后怕的道:“赵老师,还好有你,那小子也有些功夫,我要是一个人来的话,肯定会被他杀人灭口。”

    “这人是谁?”赵雅南望着车去的方向。

    张扬耸耸肩:“不知道,也许是支锅人,也许是掌眼,谁知道呢?”

    “张扬,这下面死了这么多的人,我们俩又进去过,这纸里包不住火,得想个什么办法才好,你说,是报警呢?还是?”赵雅南如此说,其实也知道,报警的话,两人辛苦寻获的宝物,势必保留不住,只怕还要惹祸上身,张扬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张扬微微沉吟,说道:“这些本就是盗墓贼,现在为财而死,埋在这下面,也算死得其所了。”

    赵雅南嗯了一声:“那这盗洞怎么办?这么暴露着,也不是个办法,万一有人误入,那就不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