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四十四章 你已上船无处逃
    张扬看向小屋,说道:“这里不比荒山野岭,盗完就走,了无痕迹,抓都抓不住人。这个位置,如此醒目,他们又是借工程来打掩护,盗完之后,也会想办法封住盗洞吧?我去小屋里看看。”

    他跑到小屋门口,拿出自己买的铁斧,将门锁破坏。

    屋里陈设简陋,角落里,躺着只奄奄一息的黑狗,也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东西了。

    看到张扬进来,黑狗不叫也不吼,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张扬道:“他们死有余辜,你却是个可怜虫!这些本是买来哄你的,赏给你吃了吧!”

    他掏出猪蹄子,扔给黑狗吃。

    黑狗看到美食,顿时跟打了鸡血一般,挣扎着爬起来,大口咬食。

    张扬在屋里搜寻一会,从床底下的一个衣服箱子里,翻出一捆雷管。

    有奶便是娘,黑狗只管吃东西,才不管张扬在屋里做什么。

    “我就知道,你们肯定准备了这玩意。这是炸墓封洞必备良品啊!”张扬拿着雷管,跑到茅厕边。

    赵雅南在里面躲雨,问道:“找到什么了?”

    “喏,炸药!”张扬笑道,“正好可以把这盗洞给封了。”

    “天哪!”赵雅南轻声惊呼道,“炸药?你也放点?惊动了人怎么办?”

    “放在地下,声音不会那么响,我们可以趁打雷的时候点着,就算附近有人听见了,也只当是雷声。”张扬早有计较。

    赵雅南道:“我真怀疑你就是这伙人的头!”

    张扬嘻嘻一笑:“我下去放炸药,你在上面把风。”

    “我又成你共犯了?”赵雅南叹道,“我这辈子,也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啊!”

    张扬咧嘴一笑,跳下洞去。

    他分成几段,按放雷管炸药,中间用引线连接起来。

    最后的引线,他留得很长。

    “我头一回玩这东西,也不知道这炸药威力大不大。赵老师,你先下山,我点着火就跑下去。”张扬说道,“快走啊!”

    赵雅南略一迟疑,说道:“你小心!”然后冒着雨,朝山下跑去。

    张扬点着烟,夹在手里,眯着眼,看着天上。

    雷声一响,他赶紧点燃引线,然后飞快的往山下跑去。

    “轰!轰隆隆!”

    爆炸声,雷电声,声声震天。

    盗洞不大,又深处地下,这点爆炸当量,对地表造不成太大影响。借着这雷电和雨声,很轻易的掩饰过去。

    一代道国真君,与他爱妻,长眠于此,后世不知又将有谁前来探幽打扰?

    雨势如泼,张扬和赵雅南两人下得山来,早就淋成落汤鸡了。

    张扬脱下外套,罩在赵雅南头上,往学校正门走去。

    衣服虽小,却能遮雨。

    赵雅南抹去脸上的雨水,感激的看了张扬一眼,拉着他的胳膊,说道:“走后门进。”

    张扬应了一声,两人从学校后门进入教师楼。

    大雨之夜,楼里没一个人走动。

    赵雅南家里,只有一室一厅,张扬肯定只能睡沙发。

    他衣服全部淋透了,又没有换洗衣服。

    赵雅南拿了套自己的宽大睡衣,拿给他换洗:“你先凑合着,衣服用洗衣机洗了,再用灶火烘干,明天早上就可以穿。”

    张扬嗯了一声。

    赵雅南让他先去洗,自己换上了厚睡衣。

    张扬洗完,拿被子盖着,坐在沙发上。

    赵雅南洗澡的时候,张扬把墓里摸出来的几件宝物,一一拿出来把玩。

    精美的铜镜,埋于土里上千年,仍然光可鉴人。

    失传千年的至宝承影剑,刀锋犀利不生锈。

    另外两件,则是一只金碗,一只龙首杯。

    龙首杯采用天然象牙雕刻,线条流畅,通体施绿、褐色釉,施釉均匀,色彩绚丽典雅。角杯一端饰有龙首,龙曲首回顾,口吐浪花,与另一端的杯口相接形成环柄。杯身装饰有圈状印花,这种纹饰象征着五谷萌芽,是吉祥如意的象征。

    张扬初次鉴定,这起码是唐代的物品!

    金碗的造型为四瓣海棠形。碗内中心有一只摩羯鱼在水中嬉戏。在碗的内壁,工匠们以花瓣栏分成四个区间,每一区间内錾刻两组对称的宝相花,宝相花两侧还有如意花纹,口沿处则装饰一周花瓣。

    从金碗的造型和纹饰来看,有着浓郁的外来文化色彩。从公元三世纪中叶开始,摩羯纹就出现在古代印度的雕塑、绘画艺术当中,在佛教寺院建筑的塔门中更是常见。摩羯纹随佛教的东进而传入中国。

    这只金碗,和龙首杯一样,也应是唐朝古物。

    赵雅南沐浴完,走了出来,看到茶几上摆着四件宝物。

    “咦,怎么多出两件?”她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过来,弯下腰来看。

    她只穿着睡衣,里面真空,弯腰之时,露出半片雪白,还有一道深深的沟壑,那么突然的出现在张扬眼线里。

    “我后面拿的,怕你不答应,所以没告诉你。”张扬缓缓说道,“四件宝物,我们一人两件,你先挑。”

    赵雅南一震,抬眼道:“我不要。”

    张扬没有废话,拿起宝剑,说道:“那我先挑。我要这一件,这把剑对我有特殊意义,所以我先拿了。”

    赵雅南摇摇头:“我说过了,不要。”

    张扬把铜镜推到她面前:“这个你留着吧,很有意义。”

    他又拿起那只龙首杯,说道:“这东西你留着没用,卖的话,也要寻到识货之人。你还不如留着这只金碗,留着收藏也好,熔了卖金店,也值不少钱,主要是好消化。”

    赵雅南道:“我真的不要,你这是想分赃?还是想收买我?”

    张扬笑道:“赵老师,你早就上船了,用不着我再收买你。我要是被抓,你也脱不了干系。”

    赵雅南抿紧嘴唇,道:“反正我不要,墓里挖出来的东西,我不敢要。放在家里,我怕生鬼,卖的话,我也舍不得。”

    张扬道:“那好,我先收着,卖了钱,我再分给你。”

    赵雅南在他身边坐下来,正色说道:“张扬,老师有话问你,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张扬扭头看着她:“赵老师,你忽然这么一本正经的,我很不适应啊!”

    赵雅南满头黑发,从一侧垂下,衬着胸口两片白,益发诱人。

    “我问你,你和那群盗墓贼,认不认识?是不是一伙的?”

    “不是。”

    “他们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想独吞古玩,所以将他们杀了?”

    “你的想象力,可以去写剧本了。”

    “回答我!”

    “不是。刚才我们在墓里,你也闻到了,棺材里有不明气体,味道很浓,我想,他们应该是死于毒气。”

    “他们是专业的盗墓贼,怎么会没有防范措施?”

    “这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专不专业,得看跟谁比。很多专家也会死在墓里,这本就是一门捞偏门的职业,生死全由天命。”

    “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墓的?”

    “我无意中发现的。”

    “除了你我,还有谁知道?”

    “没有人知道。白芷知道一点,但并不知道这边是不是真的有墓,我回头跟她说,我来查看过了,并无古墓即可,她单纯,会相信的。”

    “是吧?她单纯!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也特别单纯?”

    “赵老师,今天,我对你又有了崭新的认识。”

    “我对你,也有了崭新的认识!不对,我都不认识你了!”赵雅南说着,撑不住噗嗤一笑,“就知道贫嘴!真拿你没办法。”

    她忽又正容说道:“张扬,这些宝贝,你要怎么处理?”

    张扬道:“这把剑,我不会卖。其它三件……”

    赵雅南打断他的话,接道:“也不能卖!这是我们老祖宗留传下来的古玩,每一件上面都记录着历史的密码,如果被外国人收购去,那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张扬没有说话。

    赵雅南握住他的手,语重心长的道:“张扬,老师知道,你和其它学生不同,你是一个特别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我也知道你很想赚钱。可是,真的不能通过卖古董来赚钱,听我的,好不好?这些是你辛苦得来的,你就当收藏好了,以后当成传家宝传下去,也是一桩美事。”

    张扬长吁一口气:“赵老师,你不说,我也明白,那就不卖吧!”

    “叮!”的一声,国宝发信息来了。

    “张扬先生,恭喜你,成功寻获馆中所缺珍玩:停月镜,龙首杯,摩羯纹金碗。天赋值增加一千五百点。请妥善守护国宝,完宝归馆。”

    好家伙,但凡我所寻之宝,都是你馆中所缺?

    叫我守护国宝?好啊,我有工资拿吗?又一想,自己靠写对联所赚的钱,不也是博物馆所赐?这就当是工资了吧?

    完宝归馆?

    馆在哪里?你这个虚拟物,我拿不出东西,也放不进东西啊!

    张扬有一种深深的鄙夷感:你这个博物馆,是不是发育不完全啊?我怎么感觉这么坑爹?

    “张扬,还有一个人逃走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们的样子。”赵雅南见他发怔,柔声说道,“所以,你这些古物,不能出手。古玩圈子,其实不大,有个好物出来,肯定很多人争着要,难免就会被那个中分男发现,他要是按图索骥,那你就危险了。所以,你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好不好?”

    “赵老师,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卖这些古玩。赚钱嘛,我另外想办法。”张扬笃定的点点头,“你这里有地方藏吧?东西先放在你这。”

    “家里就这么大,随便你,想放哪就放哪。”

    张扬看了看房子,最后把东西拿块床单包好,放在她衣柜最底部的暗格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