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四十六章 十年寒窗无人问
    站在台上,张扬有如老师附体,既不怯场,也不羞涩,侃侃而谈,话语惊人。

    他继续说道:“排名第二的杜如晦,当时的兵部尚书,和房玄龄一起,人称房谋杜断,他要是没点知识,能断吗?魏征大家都认识吧,他在凌烟阁上排行第三,这个人的文才,那叫一个了不起啊,着有《隋书》序论,《梁书》、《陈书》、《齐书》的总论等。房玄龄,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吧?堂堂宰相,要是不识字,岂不是大唐的笑话?申国公高士廉,史部尚书,奉命编撰《氏族志》,没点文化能行吗?卫国公李靖,文才武略,着有多种兵书,不学无术可以吗?”

    孙明明等人,早就目瞪口呆了。

    同学们更是听得入了神。

    张扬回到讲台上,扳着手指头数道:“宋国公萧瑀,善学能书,骨鲠正直,并深精佛理,李世民说他是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勋国公殷开山,年青时以学行知名,尤善尺牍写作。”

    “永兴公虞世南,更是了得,唐初政治家、书法家、文学家,与欧阳询、褚遂良、薛稷合称‘初唐四大家’,自幼以文学着称,被评价为德行、忠直、博学、文辞、书翰五绝。他的字贴,我们现在学书法的人,还在临摹学习。”

    “英国公李积,也就是徐茂公,他本姓徐,他的李姓,是李渊所赐,此人兼通医学,曾参与编纂《唐本草》,这可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药典,并自撰《脉经》一卷,还当上了太子太师之职,请问,没点学识,他能行吗?”

    张扬摆摆手,说道:“算了,懒得说了。只知道死读书,当然上不了凌烟阁。但是,能上凌烟阁的,绝对是有勇有谋,有知有识的大才!”

    “好!”赵雅南带头鼓掌,“张扬说得太好了。”

    孙明明哼一声:“难道,你不知道条条大路通罗马吗?何必非得在读书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张扬轻轻一笑:“条条大路通罗马,南辕北辙,绕地球一圈,也能到达罗马城。可是,你为什么不选择一条最快的捷径?读书,高考,难道不是更快速的一条道路吗?”

    孙明明再次目瞪口呆。

    张扬微微一笑,指着黑板上的高考两个字,朗声说道:“不管我们是什么出身,在高考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古代的科举,现代的高考,都是选拔人才的不二途径!鲤鱼跃龙门,就在此一举。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你要是能考个高考状元,你就是天下的名人,你能进国内最好的学府深造!”

    孙明明仍然不服气,说道:“上大学有什么用?”

    张扬笑道:“你问得太好了,上大学有什么用?每年近千万学生参加高考,清华北大,一年级新生,加在一起,也不过区区几千人!能进这两所名校的,绝对称得上是万里挑一!你说,千万过马过独木桥,是为了什么?进了名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有可以和国内最顶尖的教授对话,意味着你可以和最有才华的一批人同窗共读!意味着你还没有毕业,就拥有一个强大的校友圈,他们在军、政、商各个领域,担任着领头人的职务!意味着你跳出了农门,成功挤身于高产阶级行列,意味着你用学到的知识,成功的改变了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他慷慨陈词,越说越激动,最后的话,更是用嘶吼之声喊出来的。

    赵雅南和六班所有的学生,都被深深的感动和震撼。

    张扬停了下来,全班安静得落针可闻。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努力学习的原因,这就是我本次考试能考第一的原因。谢谢大家。”张扬弯了弯腰,对赵雅南道,“谢谢赵老师,给我这个机会,和同学们一起讨论。”

    赵雅南用力的鼓掌,眼睛里含着湿润的热泪:“谢谢你,张扬同学,你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课。你的这些话,比文化课更有意义。”

    她走到讲台中间,用清脆的声音说道:“同学们,张扬说的话,正是老师想说却一直没说出来的,我们平时的教育,都是围绕文化课程展开,从来没有讲过,教育和学习,对你们的意义。我希望,大家向张扬同学学习,早日考出好成绩,不辜负你们的青春,不让将来老去的自己后悔!现在离高考,还有半年时间,再辛苦再努力,也只有这半年了,大家一定要争分夺秒,争取考出自己最优秀的成绩。我们学习知识,不求闻达,不求显赫,只为自己对这个世界,多一分了解,多一分认知……”

    张扬下来时,孙明明喊住他:“张扬!”

    “嗯?”张扬瞥了他一眼,“怎么了?”

    孙明明欲言又止:“下课说。”

    学生手册发完了,赵雅南交待完寒假注意事项,宣布散学,嘱咐学生们安全离校回家。

    孙明明走到张扬面前,竖起大拇指,说道:“我孙明明从来没服过人,今天服了你!”

    张扬淡淡的道:“不敢当!”

    孙明明背着书包走了。

    白芷抿嘴笑道:“张扬,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演讲的天才。你要是当老师的话,估计我能多学不少知识。”

    张扬嘻嘻一笑:“好啊,那你快叫老师吧!”

    白芷嘟起嘴,做了个鬼脸:“你想得美。”

    张扬温声问道:“不生气啦?”

    白芷蹙着眉道:“哎呀,我没生你气。我是在生我爸妈的气,你不知道,他们提前回来了,说今年生意不好做,早些收档,回家过年。”

    “这不挺好的吗?”张扬笑道,“你在家也就不孤单了。”

    “好什么好啊?你不来我家住了?”白芷踢了踢双脚,“烦死了。”

    “没事,我有住的地方了。”张扬见赵雅南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才走出去。

    “你租房子了?”白芷问道,“难怪你这两天不来我家了。”

    张扬回答道:“我没租房,这两天,我在家里,帮人临摹一幅画呢。赵老师不是要回老家了吗?她的宿舍,借我住一阵。”

    “真的?那也挺好的。”白芷听完他的解释,马上就冰释前嫌了,说道,“对了,我爸叫我问你,有没有空?他有事请教你。”

    “我有空啊,等下就和你一起去你家。”张扬问道,“知道是什么事吗?”

    “他没说,那我们走吧,去我家。”白芷高兴的背起书包,和张扬一起出了教室。

    刚下楼梯,就看到罗永玉站在台阶那等。

    罗永玉单肩背着书包,戴着耳机在听歌,右腿不停跟着节奏在抖。

    白芷对他佯装不见。

    “白芷。”罗永玉摘下耳机,走上前来,“一起回家吧!放假了,我去你家玩玩。”

    白芷自动忽略此人的任何信息,只跟张扬有说有笑,走出校门。

    罗永玉看着两人的背影,抿紧嘴唇,发出一声低吼:“张扬,你太过分!”

    此人也是个奇葩,明明知道白芷不待见自己,他偏偏要跟上去,还一直跟到了白芷家下面!

    眼看着张扬和白芷一起上楼,罗永玉气得手都发抖了。

    但他终究不敢上楼去,只是恨恨的转身离开。

    白芷请张扬上楼。

    开门的是刘萍。

    “哟,张扬来了啊,快请进来。”刘萍很客气很热情,这让张扬有些不太习惯。

    “阿姨好。”张扬礼貌的喊了一声,“又来麻烦你们了。”

    刘萍笑道:“看你说的,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你们坐,先吃点水果,白芷,你怎么也坐着不动了?快去泡杯热茶给张扬。”

    白芷哎了一声,朝张扬吐吐舌头,起身去泡茶。

    这时,白景明从书房走出来:“张扬来了,这次期末考得还好吧?”

    白芷在厨房听见,大声回答道:“张扬考了个全班第一,把我都给比不下去了。”

    白景明竖起大拇指:“不错。”

    刘萍笑道:“我家女儿也真不害臊,说得她好像得过第一名似的。”

    白芷端茶出来,笑道:“我是没得过第一,但以前也不比他差啊,现在他赶上来了,显得我成绩多差似的,连个张扬都不如了。”

    刘萍笑着推了她一把:“就给你同学倒茶啊?给你爸也泡一杯!这孩子,推一下动一下,一点也不主动。”

    白芷笑了笑:“他是你男人,该你去泡。”

    刘萍骂道:“你越大越不正经了,看你说的什么话?白景明,你管不管你女儿了?简直无法无天,目中无娘了。说得好像张扬是她男人似的……”

    白芷本是无心之言,这么一来,倒像是有心一般,顿时窘得无地自容。

    张扬神色如常,只是微微一笑。

    白景明轻咳一声:“我不渴,算了,不必倒茶。”

    刘萍推了女儿一把,笑道:“管你渴不渴,有客人在,你总得陪陪人家,白芷,快去。”

    白芷哦了一声,转身去了。

    白景明拿起香烟,递一支给张扬:“抽吗?”

    张扬当然是抽的,只是在白家,自己现在又是学生身份,不太好意思抽,笑着摇了摇手:“白叔,你抽,我没学会。”

    刘萍马上接口道:“千万别学你白叔,这烟草啊,有百害无一益,还害得老婆孩子吸二手烟。”

    这种没营养的话,白景明早听腻了,权当没听见,自顾自的点着根烟,说道:“张扬啊,你来得正好,我得了幅画,你看看可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