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四十七章 奸商满地杀不完
    “白叔看中的画,必定不会有错。”张扬说道。

    “千万别这么说,在古玩行,我就是个半吊子。”白景明吸了口烟,“这一行很赚钱,但赚的也是眼力钱,如果眼力不够,就是陪人玩的份。”

    刘萍笑道:“你白叔啊,也就在书画这一行,还懂一点点,其它诸如瓷器啊,金石啊,木器啊,杂项啊,全是外行。不然,也不会被人骗了。”

    白景明微微不悦的道:“谁入行,也得有个成长的过程不是?哪个天生就知道鉴定骨董啊?”

    刘萍见他生气,识趣的不说话了。

    “是什么画?”张扬问。

    白景明对妻子扬了扬下巴。

    刘萍起身,拿来一幅卷轴,徐徐展开给张扬看。

    张扬只看了一眼,便自一怔,凑近了仔细去看,生怕自己看错了。

    白芷把茶端给爸爸,也过来看:“哟,这画不错,一看就是名家名作。张扬,你说是不是?”

    她又看了一眼款识,笑道:“徐渭?果然是大画家,连我这个完全不懂书画的人,也知道他的大名!”

    张扬不好接话,问白景明道:“白叔,这画多少钱收的?”

    “嗯,你看呢?”白景明笑着问道。

    “你是不是二十万左右买下来的?”张扬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你看得这么准?十八万买的。”白景明微微一讶。

    “今天收的?”张扬又问道。

    “早上,收了这画,我们就回来了。”白景明心想,你连这个也算得到?

    “这画是不是有问题?”白芷看张扬表情不对,便问道。

    张扬轻轻摇头:“徐渭有四绝,书法第一,诗第二,文第三,画排在最末,他的画作,这画要是真迹,三十万还是值的,十八万就是捡漏了。”

    “这么说,我们买对了。”刘萍高兴的道,“景明,我就说嘛,这幅画肯定可以的。”

    白景明心情一舒,眉毛一展:“那就好。”

    张扬想了想,还是打算把实情相告:“白叔,这幅画,我昨天晚上才见识过。这是一幅拼接画,用的是清人的作品,徐渭的落款。”

    “什么?”白景明正在吸烟,听到这话,不由得呛住了,眉毛拧成一股绳,沉声问道,“小张,你是说,这画是假的?”

    张扬笃定的点点头:“的确是假的,昨天晚上,我们找了师傅,揭裱过这幅画,已经确定是拼接画。”

    白景明手指轻颤,失声道:“这、这!”

    刘萍啊的一声,整个人如坠冰窖,脸色惨白。

    白景明喃喃的道:“十八万哪!”

    白芷着急的道:“怎么办啊?买到假画了!张扬,你快想想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张扬无可奈何的道:“古玩行的规矩,就是这么残酷。除非卖画的人肯认账,还愿意退钱,不然的话,只能自认打眼了。”

    刘萍整个人都不好了,跟刚生了一场大病似的:“小张,你看得准吗?”

    张扬指着画作上的接口,说道:“昨天晚上,福田商场的老板本来想买这画,当时他们要卖三十万呢!正好我过去送对联,她就拉着我帮忙看了一眼,结果当场鉴定出来,这画是拼接而成。没想到,那人转过背,就把这画卖给了你!你们看,这里还有二次装裱留下来的痕迹。”

    白景明和刘萍急忙凑近来看,虽然看不太清楚,但的确有一条画痕,与周边颜色不太一致,这是二次装裱之后,为了掩盖痕迹,用颜料重新修饰了一番。新颜料没经过岁月的打磨,和周边颜色明显不同。

    张扬问道:“卖画给你们的,是不是一个叫梁其超的人?省文物所的副所长?”

    “梁副所长我们也认识,但是,这幅画并不是他所卖。”白景明一脸失望和惆怅,“是罗贵民,不过,梁副所长当时也在场,他还极力保证,这画没问题,正是因为有他在,我们才敢买下来。”

    “罗贵民?”张扬讶道,“昨天晚上,画还在梁其超手里,陈茵识破之后,就没有买他的,怎么跑到罗贵民手里去了?”

    “张扬,昨天你就在福田县啊?和美女老板看画去了?看来,你的生活,过得多姿多彩嘛?”白芷用力瞪他一眼。

    张扬眨眨眼,当是回答。

    “景明,这画必须退!”刘萍急道,“十八万哪,我们全部身家了!还以为捡到漏了,谁知道全折里面了,唉!”

    “明知道是假的还拿来坑人,他这是诈骗!他先破坏了古玩行的规矩!这样吧,我去找一下他,”白景明匆匆卷起画轴,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和他之间,还是有些交情的,他不能翻脸不认人吧!”

    刘萍是个急性子,说道:“我和你一起去。你太斯文了,吃不住他。”

    白景明摇了摇手:“你这火爆脾气,还是不去的好,等下退不成画,你能把他杀了。”

    刘萍咬着牙道:“他要是不给退,我真敢杀他!就是不知道他从省城回来了吗?”

    白芷轻轻跺脚:“爸,妈!我早就说过了,罗贵民家,就没一个好人,你们不要再和他来往了!上次在舅舅家,你们就差点上他的当,还不记心,现在又被他骗了!”

    白景明冷哼一声:“我看哪,那个梁其超,也不是什么好鸟,跟罗贵民是一伙的!他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把我们给忽悠了。”

    刘萍拿了提包,说道:“那就连梁其超一起找!他也是有责任的。”

    白景明摇了摇头:“凭什么找他呢?我们又没付他鉴定费,他也没说帮我们鉴定。这打眼砸浆的后果,还不是我们自己承担?”

    刘萍挥了挥手:“先找罗贵民,这笔钱,一定要让他吐出来!”

    “妈,我跟你们一起去!”白芷去拿围巾帽子。

    “不要,你一个小孩子家,去了能做什么?”白景明看了张扬一眼,“小张啊,招待不周,不好意思。”

    张扬点点头:“白叔,你们忙。”他明知白景明此去,不会有结果,但又说不出话来拦阻。

    白景明和刘萍走后,白芷甚是着急,对张扬说道:“罗家人太坏了,骗我家这么多钱!下次见着罗永玉,我一定骂死他。”

    张扬无从安慰她,转移话题,说道:“白芷,我要去赵老师家,这几天,我就在他家写对联了。你有事可以去那边找我。”

    白芷嗯了一声:“我和你一起去吧,你写对联,也得有个帮手。”

    张扬点点头,又安慰了他几句。

    两人把张扬的文房四宝打包,前往学校。

    赵雅南收拾了东西,正准备去车站。

    “张扬,你来得正好,钥匙我交给你,你要是不住了,就把钥匙交给隔壁老师,算了,你还是自己保管吧,开学之前给我送过来就行了。”赵雅南忽然想到,家里有张扬藏的那几件宝贝,还是谨慎点好。

    “赵老师,我们送你去车站。”张扬接过钥匙,提起她的行李。

    “我叫个摆摆车就好了,”赵雅南笑道,“那就明年再见?”

    “我送你到下面。”张扬坚持送她上了摆摆车,挥了挥手。

    “张扬,你老实交待,赵老师是不是给你开小灶了?”白芷问道,“不然,你的成绩,进步那么大?”

    张扬嘻嘻一笑:“是的啊,要不要我给你开小灶?”

    “哼,除非,你能让我的成绩超过你。”白芷有些丧气的道,“我成绩真的很差哩!”

    “不着急,我帮你补习,还有一个学期,赶得上。”张扬回到赵雅南宿舍,准备纸墨,开始写对联。

    这一天忙下来,张扬手不搁笔,连吃饭的时候,也是一边用左手吃,一边用右手写。

    白芷看他那忙碌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就不能正经吃个饭吗?”

    “没空吃啊,赶进度。”张扬左手不太好使,夹起饭块,老往下掉。

    白芷看不下去了,端起他的碗:“我喂你吧!”

    “啊?这多不好意思啊?”张扬嘴里虽然这么说,却张开嘴来接着她喂的饭。

    白芷夹点菜,就着饭喂他,说道:“你说,你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啊?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是别人喂我的饭,我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喂别人!”

    张扬嘻嘻笑道:“等你有了孩子,就该天天喂他饭吃了。”

    白芷甜蜜而羞涩的一笑。

    “那我每天过来帮你?”傍晚,白芷临走之前,先帮他把纸都裁好了。

    “嗯,你有空就来,我一边写对联,一边帮你补习功课。有空我们就把寒假作业做了。”

    “那我走了啊。”白芷忽然想起来,“对了,后山那个古墓,不去探了吗?”

    张扬笑道:“上次我坐你舅舅车回村里,听他说,是有人承包了工程在做,看来,是我们想多了。”

    白芷一听是舅舅说的,也就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好吧,那就算了。真要下墓,说起来也怪吓人的。也不知道我爸妈他们把钱讨回来了没有,我先走了。”

    张扬指着客厅的电话机,说道:“赵老师这有电话,你要是有事,或者来之前,先打个电话我。”

    “好,赵老师的号码我知道。你这些对联,要给福田商场送过去吧?我顺路带去就好了。”白芷挥挥手,“再见,张扬。”

    张扬送她到门口,就回来继续写字。

    还别说,多一个白芷帮忙,他的效率要高得多。

    他一个人写的时候,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也不知道白芷到家了吗?”张扬忽然有些想这个女生了。

    正想着呢,电话响起来,张扬接听,刚喂了一声,就听到白芷在电话里带着哭腔道:“张扬,我好怕!”

    “怎么了?你爸妈还没回家吗?你一个人在家害怕?”张扬笑道,“要不,你还来我这?”

    白芷哭得更大声了:“张扬,我爸爸妈妈都被人给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