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五十二章 雪山高士王仪摹
    陈茵和张扬来到外面一颗柚子树下。

    虽是寒冬,柚子树满身翠绿,迎风傲霜。

    “张扬先生,是这样的,我还有一幅画作,想请你临摹,你看可以吗?”外面风冷,陈茵也不耽搁时间,开门见山的问。

    “画?”张扬笑道,“陈小姐,你太高看我了。这个我是真不会。”

    “书画本同源啊。”陈茵奉承道,“你的字写得这么好,画画也差不到哪里去的,要不,你先看看画?”

    张扬也很好奇,这个陈茵,到底还有什么收藏?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名家书画?

    上次那幅米芾真迹,就足够惊艳世人了!

    陈茵见他没有拒绝,便轻轻一笑:“你可以尝试临摹,如果摹得好,价格好商量。”

    “这不是钱的事。”张扬耸耸肩,“赚钱的行业很多,但也要有那个本事去赚才行。”

    这时,刘文岚开着车子回来了,一下车就笑:“哎呀,还是老板英明,我白跑了一趟。”

    陈茵招招手,说道:“刘经理,把车上的画拿来。”

    刘文岚应了一声,从后座上拿出一个檀木盒子,就在手里打开来,从中取出一幅立轴,和陈茵两人,一人执一头,徐徐展开。

    张扬看了看,沉吟道:“这是吴士英的画?”

    陈茵赞道:“张扬先生,果然是好眼力。吴士英不比唐伯虎和陈洪缓等人,在民间的名声没那么大,没想到,你也一眼就认了出来。”

    张扬淡然道:“吴士英是明朝的画院待诏,御用画师,孝宗时授锦衣卫百户,赐‘画状元’图章,名重京城。这个人才气纵横,可惜有个毛病,就是贪杯。甚至被皇帝传唤去作画时,也喝得酩酊大醉。他这种放荡不羁的性格与复杂的宫廷格格不入,最终被免去了画院的职务。他想学李白,可惜,却没有天子呼来不上船的豪迈。”

    “张扬,我谁都不服,就服你!”刘文岚在旁边笑道,“我见识过的人里面,你学识最为渊博!什么书画,看一眼就知道来历,还能说出作者的生平来。不像那些所谓的专家,一问三不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陈茵眨着好看的眼睛,笑道;“张扬先生,你看,可以临摹吗?”

    张扬仔细看了看,摇头道:“你这不是吴士英的原画,这副雪山高士图,原作珍藏在宝岛博物院,大陆都没有真迹,只有仿品。”

    陈茵更是惊异,赞不绝口:“张扬先生,你说对了,这副的确是仿品,你能看出来,这是谁仿的吗?”

    张扬抬头道:“你这是考较我来着?”

    陈茵抿嘴一笑:“对啊,就是考你,看你到底知道多少?”

    刘文岚托着下巴,也装模作样的看,失声道:“这画是仿的?还要看出是谁仿的?天哪,这不是考试,这是考神仙啊!”

    张扬仔细看了看下面的落款,微微一笑:“这是王仪仿的。”

    刘文岚怔道:“王仪又是谁?”

    “王仪是明末人,学的是吴士英一派画风,这个人不受魏忠贤招纳,隐迹山林,钟爱山水人物画,有珍品传世。”张扬说道,“这幅画,应该是王仪在临摹吴士英画作的习作,被人得到,加以装裱,流传于世。”

    刘文岚也看了看,摇头道:“看不出来啊,张扬,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扬指着落款道:“为了尊重吴士英,王仪虽然尽量临摹得像,但在落款上,还是记了手尾,这两行字,比吴士英的原作要小,而且,他虽然没有署名,但在名章下面,划了一朵云。”

    “一朵云而已,说不定就是这画里天空上的云呢?难道还有别的说道?”刘文岚不解的问。

    张扬的手指,往下面移了一些,说道:“王仪字子云,这朵云,是他画的记号。正式作品里一般不会出现,但在临习作品里会留个记号。”

    刘文岚仔细一看,讶道:“还真是这样的,这朵云,跟天空中其它云朵不一样。张扬,你真是神了,这也看得出来!”

    他又问陈茵道:“老板,他说得对吗?”

    陈茵妙眸流转,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张扬:“张扬先生,你知道吗?这幅画,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眼,但能看出来的,不过寥寥数人。你比大多数的专家学者还要厉害!”

    “我也是随便说说的,不知道对不对。”张扬笑道,“让陈小姐见笑了。”

    “张扬先生,你肯定可以临摹出来。善书者都善画,善画者不一定善书,因为书法是毛笔艺术的源泉,画画的人要是写不好字,还要遭人耻笑呢!”陈茵把画卷起来,递给张扬,“价格好商量。”

    张扬没有接过来,问道:“你临摹这些,是做什么用?”

    陈茵抿嘴笑道:“真品用来珍藏,仿品用来挂展,等你哪天有空,可以去我家看看,你就明白了。”

    张扬还没有临摹过画作,但也很想一试,说道:“春节期间,我怕没多少时间临摹。”

    陈茵又将手中画一递:“不着急,你什么时候临好了交给我就行。酬金方面,我给你五万块钱。刘经理,给张扬先生五万块钱。”

    刘文岚很是羡慕,从包里拿出五叠封得整齐的百元大钞,放在张扬手里:“张扬,像你这样赚钱就快啊!带不带徒弟啊?”

    张扬往回一推,摇头道:“我临摹出来,再说钱的事吧!”

    临摹一幅字,六千。

    一幅画,却给五万!

    当然了,字易写,画难画,这个价格,还是合理的。

    五万块钱,张扬还是挺心动的,这第一桶金,积得越多越好,本钱越大,接下来的生意,才做得开。

    尤其是古玩这一行,随便收个宝贝,价格都不菲,资金越雄厚,看到好宝贝时,你才能想收就收,不会眼睁睁看着被别人抢走。

    于是,他接过画和钱,笑道:“我尽力。如果临得不行,钱我退你。”

    陈茵柔声一笑:“不管临得怎么样,钱都不必退。真的不入眼,就当是给你的辛苦费了,总不能让你白白辛苦这么多时间。我知道画画之不易,别说费时费力了,便是买笔墨纸砚,还有国画颜料,就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我交的是你这个朋友,所以,张扬先生,就不必客气了。你只管画,需要什么,可以找我。像矿物质颜料,手工纯毛画笔,我都能弄到。”

    张扬心想,难得这陈茵,如此赏识于我,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无论如何,也要把这画给画好了。

    陈茵走到车后备箱处,打开来,从里面提出一个箱子,递给张扬,说道:“这里面有些颜料,都是我平时收集的,我也不怎么用,就是爱买,你看看用不用得上。”

    张扬好奇的接过来,打开来一看,惊讶的发现,里面装满了各种珍贵颜料和毛笔!

    国画最讲究颜料笔墨,普通的颜料,只要几块钱一盒,但都是人工合成的化学颜料,孩子们涂着玩还可以。

    国外进口的颜料,几十块钱一盒,日常画画用可以。

    想进行高级国画创作,就要用到矿物质颜料和纯植物颜料。

    古代的画作,千年不变色,就是因为颜料用得好。

    一幅名家画作,贵有贵的道理,光是颜料钱,就是好几百了!

    有些不识货的人,不管什么画,只管出价几十上百块,就以为很不错了,殊不知,画家连成本都不够。

    陈茵懂行,所以知道张扬家里不一定有这些好颜料,体贴的帮他带了过来。

    她见张扬答应下来,顿时舒了一口气。

    刘文岚眯着眼笑道:“老板,你这画,过年时节,是不是要挂出来展示的啊?”

    陈茵轻声一叹惜:“张扬先生赶不及这么快的。”

    刘文岚呵呵笑道:“我听你说过,好像元宵节有个很隆重的家庭聚会,到时会有各界名流前来,张扬要是能赶在元宵前完成的话,还是用得上的。”

    陈茵微微蹙眉:“多嘴!”

    刘文岚嘿嘿一笑,抡起巴掌,轻轻扇自己嘴巴:“是,是我多嘴了,谢老板责罚。”

    陈茵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对张扬道:“你不必在乎他说的话,只管画好了,慢工出细活。”

    “我知道。”张扬把东西提到家里,对她说道,“到家里喝茶,吃完饭再走吧?”

    “今天过年,我要赶回去吃团圆饭哩,就不打扰你们了。”陈茵和张扬握了握手,又跟张家人道了别,来到车边,忽然想起什么,从里面拿出几盒巧克力,递给张琳,笑道,“你和小伙伴们一起尝尝,要是觉得好吃,我下次再给你们带。”

    张琳看了张扬一眼,见二哥点了头,这才敢接过来,放在桌面上,等车子开远了,这才折身回来,打开巧克力盒的包装。

    “咦,怎么是贝壳?”张琳惊喜的道,“二哥,你快来看,这是巧克力吗?”

    张扬捏起一粒,塞进妹妹嘴里:“这是外国进口的巧克力,很好吃的,你尝尝。”

    张琳嚼了嚼,高兴的拍起了手:“真好吃,好甜蜜啊!”

    她拿起盒子,先喂一粒给奶奶吃,再分给自己的小伙伴,边分边说:“外国进口的巧克力,长得像贝壳,真是好看,你尝尝,可好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