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五十三章 年猪一嚎满堂红
    张扬从福田县回到家,才发现家里人只买了一点点年货。

    张家人勤俭惯了,王素兰尤甚。

    张扬给了她六千多块钱,但她舍不得花。

    这个农村普通家庭的主妇,心里眼里算计的,全是将来要花钱的大事。

    奶奶年寿已高,万一有个万一,不管是进医院,还是上坟山,那都是花钱的大户;大儿子张军,眼瞅着一年大过一年,在农村,这个年纪的青年人,没有读书的话,已经开始张罗相亲和订婚这样的大事了;二儿子张扬、小女儿张琳,一个马上要考大学,一个即将上高中,都是要花钱的时候。

    还有件事,是重中之重。家里虽然盖了新房,却只是个小小的三向,还是个平顶,一家人住着,捉襟见肘,张军要是结婚,到时连间像样的新房都没有,哪家闺女肯嫁过来?要么把新房升上去,要么把老土屋推了再砌新屋。

    王素兰的划算,是把老土屋推了砌新屋,两个儿子,一人一幢屋,这在农村,也算是结婚必备的标配。

    所以,凡是到她手里的钱,一分钱都会掰成两分来用,进了她的手,就被攥得紧紧的,再想掏出来就难了。

    张军一个月只有四、五百块钱的收入,冬季雨雪天多,又耽搁了不少时间,这两个月的收入锐减,除去平时的开支用度,手里没有几个余钱。

    因此,这个年,张家人只买了些必不可少的年货。

    张扬回来后,一看年货买少了,就带上爸爸和哥哥,去到镇上,又买了十斤瓜子花生,五斤纸包糖。其它诸如烟酒灯笼,木耳、红枣、干辣椒等干货,还有油盐酱醋等调料,不可胜计。

    一般农家,有这些也够了,但张扬又买了几箱水果,自己吃,待客用,都是极好的。

    蔬菜家里有,鸡鸭家养的也够,肉的话,家里有头两百多斤的猪,就等着下午杀呢。

    最重要的是,每个人一套新衣裳,这是必须的。

    之前手头紧张,只给奶奶和张琳置办了新衣,现在张扬又给大家添了新衣裳。

    七七八八加起来,张扬花出去近一千块钱。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

    下午,张家人开始忙碌。

    村里的屠户从早开始忙,一直杀猪,到下午三点才轮到张扬家。

    张家男丁多,几个人把年猪从栏里哄出来,赶到堂屋里。

    堂屋中央,摆了两条长木凳。

    张继祖大喊一声:“堂客,开水准备好了没有?”

    王素兰端着盛了些许盐水的大木盆出来,放在木凳前,回答道:“水早烧开了,就等张屠夫来。”

    几个男丁一起上前,屠户扯住猪耳朵,张继祖一把揪住猪尾巴,张军张扬兄弟一左一右,按住了猪脚。

    年猪发出响亮的嘶嚎,这真是杀猪一般的大叫,声音响亮了整个村子。

    屠户喊一二三,大家一起用力,将年猪抬到了两条板凳上,几个男人一起按住。

    张琳准备鞭炮,摆成一线,放在堂屋外面地板上,右手拿根长长的竹片,点燃了火,左手塞着耳朵。她偏着头,留神堂屋里屠户的动作。

    看到屠户将长长的杀猪刀捅进年猪粗壮的下巴,她马上伸长手,用竹片点燃了鞭炮。然后飞快的跳开,缩着头,和旁边看热闹的小孩子们欢跳、拍手。

    屠户抽出尖刀,一股殷红的猪血,狂喷而出,笔直的射进木盆里。

    红红火火的年,来临了!

    浓浓的年味,就在小孩子的欢呼声中,在年猪嘹亮的叫声中,在屠户的吆喝声中,在奶奶咧开嘴的笑声中,在爸爸对着祖宗牌位认真的祈祷中,在灶上油锅里炸着的油豆腐中,在大铁锅里滚烫冒泡的开水中,在门口新挂上的红灯笼中……

    年猪不再嚎叫,嘴里的血水,也变成了血沫。

    张军搬来家中的木梯子,架在门口。

    屠户在猪后腿处割了道口子,用一根长铁钎捅进猪的胴体,经腹部、背部、两侧,一直捅到猪耳处。随后,屠夫在开口处用嘴吹气,把猪身吹胀,扎紧开口,再拿木棒在猪周身敲打,待胀气均匀。

    张扬见了,不由一乐,心想这是吹猪啊,这屠夫的肺活量惊人。

    “张屠户,你除了吹猪,还会吹牛吧?”张继祖打着哈哈笑。

    “杀牛我也会,拿块布,往牛眼睛上一蒙,拿把铁锤,朝它头上用力一砸,它就晕倒在地,一刀刺进去,放了它的血就行。吹就不必了,牛皮不是吹起来的啊。”张屠户拿起衣襟,擦了擦脸上的血水,他那块衣襟,比抹桌布也干净不了多少。

    屠户拿钩子钩进猪的嘴巴里,和张继祖两个人,合力将年猪吊到木梯上,然后一边淋开水,一边刮猪毛。

    被吹得鼓胀的猪,刮起毛来特别的干净利索。

    刚才还脏兮兮的年猪,很快就变得白白净净的了。

    张军拉拉弟弟的胳膊:“你给人家写那么多的对联,咱自己家的对联呢?”

    “我早就写好了。”张扬笑道,“哥,我们贴春联去!”

    “看看你写的是什么?”张军高兴的道。

    张扬拿出对联,打开来看,写的是:“勤奋学习知识天天长,努力工作幸福年年增。”

    “这个写得好,很贴合我们家的实际,不空洞,不口号。”张军赞不绝口。

    两兄弟一起合作,将春联贴到大门两边。

    伍兵跑了过来,大声道:“王姨,我爸说了,我家今年不杀猪,问你家称十五斤肉过年呢!你可得给我好一些的瘦肉啊,肥的我吃不惯。”

    王素兰笑道:“好咧,等屠夫切开肉,我第一个就给你称。”

    伍兵拍拍站在椅子上贴对联的张扬,笑道:“张扬,我家的春联呢?我不来讨,你就不给我送过去啊?”

    张军瞪眼道:“未必白给你家写啊?两块钱一幅,先交钱,就给你写。”

    张扬笑道:“我哥开玩笑呢。伍兵,我书包里还有很多对联,你去挑一幅。”

    伍兵也不客气,嘻嘻笑着,跑到屋里,拿了两幅对联,笑道:“我帮我大伯家也拿了一幅。”

    张扬用力在对联上拍打,好让红纸贴稳当,看着下面道:“你尽管拿就是。”

    这时,村里很多乡邻,来到张家,有些是来称肉的,有些是来问张扬写对联的。

    张扬把写好的几十幅对联拿出来,免费供乡邻挑选,大家都乐呵呵的,直夸张扬字写得好,人的性格也好,又说他将来肯定能找个好老婆。

    王素兰提着猪肚猪肠,到村头的水井去清洗。

    那三口大井,一字排开,各有职能,供村民吃喝、洗菜、洗衣服,再大的灾年旱年,也不曾干涸过,养育着桂花村一代又一代的村民。井里的水,冬暖夏凉。这种大冷天,水面上冒着丝丝白气。

    张琳跑去帮忙。

    张继祖和张军在称肉。

    伍兵戳了张扬一下,挤眉弄眼的笑。

    “怎么了?”张扬看了他一眼,“你得眼病了?”

    伍兵搓着手,嘿嘿笑道:“张扬。”

    “是不是问我借钱啊?”张扬低声问。

    “不是,不借钱。”伍兵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局促的道,“你寒假作业做了吗?借我抄一下,我还没开始做呢!”

    张扬拍拍他的胳膊:“伍兵,晚上你来我家,我教你怎么做。”

    “算了吧,我看见书就头痛。我不像你,努力一下,就能考个班级第一,我就是个棒槌,唉,天生不是读书的料。你就别难为我了,借我抄下得了。”伍兵一脸痛苦和哀求。

    “我们不是一个学校,很多作业也不相同啊。”张扬无奈的道。

    “寒假作业本是一样的,其它的再说吧!帮帮忙吧!”伍兵见他松了口,马上拱手作揖起来。

    张扬摇了摇头,说道:“在我书包里,你去拿吧。”

    他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在帮他,还是在害他。

    正说着话,张琳浑身湿淋淋的跑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哭。

    张扬一把拉住妹妹,问道:“怎么回事?掉井里了?”

    “二哥,张愣子推我下井的,他还在欺负我娘呢!”张琳嘤嘤哭泣。

    “张愣子?他疯了不成?”张扬脸色一沉,说道,“你快换衣服,我去看看。”

    张琳抹着眼睛,进去换衣服。

    张继祖和张军听到,顿时红了眼睛,丢下猪肉,一齐往井口方向跑。

    张愣子是张扬家的邻居,两家挨得近,宅基地和田土都连在一起,两家经常为了土地上的事情争吵。

    乡里乡亲的,吵归吵,也没闹出过大事,经常吵完不久,也就和好了。

    张愣子家兄弟多,家里也是刚杀完猪,正在洗菜井里洗内脏。

    张扬他们到来时,王素兰正和张愣子理论,张愣子一家人站在旁边助阵。

    张愣子是他家年纪最细的,比张军大好几岁,二十五、六的年纪,在村里务农做工,连房媳妇都没讨。这家伙天生一身蛮力,说话做事,都是一根直肠,又爱惹事,跟个浑愣子似的,村里人一般都不待见他。

    看到张扬家人过来,张愣子也不害怕,扬着下巴说道:“是她自己站不稳,掉进井里去的,怎么能怪我呢?你们家的人,最惯蛮不讲理,占了我家一分多的地,到现在也没个说法!”

    王素兰内心坚强,但是个本分人,不习惯和人扯皮,只知道据理力争:“我看着你推了琳琳一下,你还狡辩!至于那块地,一直都是我家的,一共是三分地,你们夺走了一分五厘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