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五十七章 人到无求品自高
    张扬俊眉微扬。

    张国强这话,其心可诛!

    不管刘德旺是不是看在周书记面子上,帮着张扬家说话。现在被张国强这么一捅破,马上就变了味道,让人觉得,刘德旺这个人不公道。

    刘德旺生气的道:“我当支书几十年,从来都是秉公处事,没人说过我半句不是!这块地是谁的,大家心里都清楚,张国强,今天有我在,你想以势凌人,还真的打错了如意算盘!”

    张国强最不怕的,就是和人撕破脸皮,眼见大家都偏帮张扬家,要是再不强硬,这块地肯定会被抢走,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耍起赖皮来了:“老支书,我看,是你们想仗势欺人吧?哼,别以为你们都是当官的,我就害怕了!我家也有人在外面当大官!”

    刘德旺阴沉着脸道:“张国强,你家有人当总统,我也不怕你。这地是谁的,就是谁的!不管是谁来,黑的也变不成白的!”

    村主任刘振理一直没怎么说话,他察看了一下地理,又掏出一把卷尺,围着两家的宅基地量了起来。

    张扬跑过去,帮他拉尺子。

    这边刚测量完,张愣子的大哥跑了过来,大喊道:“爸,国庆叔回来了!国庆叔回来了!”

    张愣子精神一振:“太好了!国庆叔回来了!这下,我看还有谁敢欺负我家!”

    张国庆,是张国强的亲弟弟,也就是他刚才所说,在外面当大官的人。

    张国强顿时得了意,扭着头,瞥着眼,看了刘德旺一眼,发出一声冷笑。

    “哈哈哈!大家都在这里呢?好热闹啊!”爽朗的大笑声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张扬看过去,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高高大大,穿着中山装,留着板寸头,相貌堂堂,威风凛凛,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大步走了过来。

    此人正是张国庆,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考上大学,又有出息的几个人之一。他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面发展,听说当了大官,但具体什么官,张扬也不太清楚。

    张国庆每年也就回来一、两次。以往都是春节才回老家,今年难得的回家过大年了。

    “国庆!”张国强抢步过去,握住弟弟的手,“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哥哥就要被人欺负死了!”

    刘德旺等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张国庆呵呵笑道:“哥,你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你不去欺负人,别人就烧高香了,咱村里,哪个敢欺负你啰?”

    然后,他松开手,走向刘德旺等人,笑道:“老支书,你好啊,振理主任,我们又有一年不曾见面了。”

    刘德旺和刘振理等人,都和张国庆握了握手,寒暄几句。

    张国庆正色道:“大家都在这里,想必是为了宅基地的事情吧?德旺支书,振理主任,你们只管秉公办事,千万别开我的脸面!”

    刘德旺勉强笑道:“这不,大家正在找证据呢,这块地,争执许多年了,要是不弄清楚,难免伤了两家的和气,破坏了邻里之间的和睦。国庆,你回来得正好,你也帮着看看,这块地,到底是谁家的?”

    张国庆双手交叉相握,自然的放在小腹处,哈哈大笑道:“德旺支书,你给我出难题了啊!我自打读初中起,就在学校寄宿,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面,为人民服务,没回家务过一天农,对家乡的田土,甚是陌生啊。别说我哥家的地,便是我自家的田地,我也不知道在哪一块呢!”

    张国强急道:“国庆,这块地,可是咱们家的老宅基地!你能考上大学,能在外面升官发财,全靠这块老宅基地的保佑!现在张继祖家,想把这块地抢过去,这不是岂有此理吗?”

    张国庆拍拍哥哥的胳膊,饶有深意的说道:“哥,只要你没有仗着我的势,在家乡欺负人,那么,就请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谁要敢恃强凌弱,跟你过不去,那我张国庆,头一个跟他没完没了!咱们不冒犯别人,但也不怕别人来犯我!”

    刘德旺等人,有些不太自然的抹了抹脸,心想你既这么说,显然就是摆明车马炮,要给你哥撑腰了!

    张国强摇头一叹,说道:“国庆啊,你要是在咱省里当官,那该多好?这外省的官,你当得再大,别人也只当是山高皇帝远,不拿你当回事呢!”

    张国庆笑道:“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啊,调回咱福田县工作了。”

    张国强喜上眉梢:“真的啊,国庆,你怎么不早说啊,告诉我们,你哪天回家,我们也好准备鞭炮,到村口去迎接你啊!”

    刘德旺笑道:“恭喜国庆啊,调回县里工作,不知道在哪个单位担任要职?”

    张国庆淡淡的道:“不是什么大官,我们当公务员的,主要是为人民服务,不管在哪里,都是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嘛!”

    刘振理呵呵一笑,带着无限感慨,说道:“国庆,你和我是高中同学,你考上了大学,命运比我高出不止一个层次了。你在外面为国家做贡献,我还在村刨土呢!”

    这时,一个穿西装的青年人,弯着腰走上前,双手递过来一个大哥大,恭敬的道:“张县长,您的电话。”

    听到这一声县长,所有人都怔住了。

    以前,大多数村民,都只知道张国庆有出息,在外面当官,没想到,居然当到县长了啊!

    张国庆接过大哥大,无奈的笑道:“各位,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哎,这人在仕途,身不由己,过年也不自在,没得休息啊!”

    “张县长,你忙。”刘德旺和刘振理几乎同时说道。

    “我只是副县长,你们不要这么称呼我。别人听见,会误会的。”张国庆说着,拿着大哥大,走远一点去接听。

    “弟,”张军拉拉张扬的手,苦笑道,“这下完了,张愣子家,出了个大县长啊!咱们这地,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张扬脸色坚毅,低声说道:“怕什么!有理走遍天下!县长也不能抢咱家的地!”

    张继祖急得打手背:“哎呀,我的崽,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他是县长,哪里用得着明抢?只要往那一站,这些村官们,哪个不替他家说话?”

    张扬也明白,本来嘛,情势是对自己有利的,刚才只差一点点,村支书和村主任就要宣布,这地是我家的了。

    现在,张国庆忽然出现,让局势变得十分微妙起来。

    刘德旺等人,或许真的是大公无私,可是,也不排除是看在镇高官周怀谨面子上,才肯如此相帮张扬家。

    张国庆如果还是在外省工作,那他当多大的官,可能都没什么大的影响,毕竟,县官不如现管。

    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张国庆居然调回福田县,还担任副县长之职,成了周怀谨的顶头上司。

    刘德旺和刘振理等村干部,又将做出怎样的抉择?

    “爸,不必害怕。他家有当官的又如何?这地是我家的,那就谁也抢不走!”张扬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学生。

    张继祖摇摇头,低声道:“民不与官斗啊!”

    张扬却是不怕,说道:“官之为用,在于维护国家,服务人民,如果张国庆胆敢帮他哥巧取豪夺,我能举报到他怀疑人生!”

    张琳也是个不怕事的,说道:“爸,他当他的官,我们一不求他办事,二不奉承他发财,不必理会他的身份!”

    张继祖倒是一怔,心里觉得儿女说得在理,但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文化,使得官本位思想,深入社会的层层面面,以官为本、以官为贵、以官为尊的价值观,在农村人的观念中,更加根深蒂固,让他不敢与官为敌,宁可自己吃亏,也不敢维护自己的权益。

    我国是重“官”的社会,人们都想当官,又都怕官,官本位的思想在封建社会里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于今,人民群众呼吁法治社会,政府层面也在积极营造法治国家,培育创业的氛围、创富的环境。

    坚决破除官本位意识,必须牢固树立服务意识,真正意义上做到,当官就是为人民服务。政府的服务对于企业、对于民众不是恩赐,是本位,是天职,是干部具有现代素质的表现。现代行政的理念就是一种服务的理念。

    所谓人到无求品自高,张扬拥有这种先进的理念,所以,他并不害怕当官的。

    听到儿女都这么无法无天,张继祖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这么纵容他们,到底是福还是祸?

    张国庆打完电话,走了过来,呵呵笑道:“德旺支书,振理主任,你们继续,不用理我,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他又严肃的道:“对这个事情,我身为领导,要先表个态,这地是谁家的,那就是谁家的,你们一定要做到公正无私。你们不必因为我是副县长,就对我哥家特别照顾。”

    刘德旺笑道:“难得张县长如此深明大义,那我们就好办事了。振理,你刚才测量了尺寸,你说说看,两家的宅基地,跟村里底本记载的,有什么出入?”

    他不愧是个老支书,巧妙的把难题踢给了刘振理。

    张扬等人齐刷刷看向刘振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