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五十八章 清官能断家务事
    张扬心想,这块地能不能拿回来,就看刘振理的了。

    刘振理是村里的主任,在村民中的口碑还算不错。

    可是,平时是平时,今天这事情,却是不同,对方有个副县长撑腰!

    刘振理还能振振有词、秉公办理吗?

    “咳!”刘振理轻咳一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本子,食指在舌头上轻轻一点,打开其中一页,边看边说道,“当初的宅基地,都记了底的。张国强,根据这底子来看,这三分地,并不是你家的。”

    张国强一直专注的听着,听到这个结果,不由得跳将起来,火爆脾气顿时发作:“刘振理,你娘个巴子的,你算老几?拿个破本子,就敢抢我家的地?我看,你跟张继祖商量好了的吧?他家给你多少钱,让你这么卖力帮他们?”

    刘振理好歹是个村官,被人这么骂,还当着这么多人面,岂能不生气?

    但人家有个当县长的兄弟在场,刘振理再气愤,也不好发作,沉声说道:“张国强,我虽然只是个村长,好歹也算是个干部!就算你不拿我这个村长当干部,我们也是一个村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请你说话留点口德!”

    张国强仗着有副县长撑腰,哪里把这小小村长放在眼里,暴跳如雷:“刘振理,你别得意!下届村官,你就别想连任了!上一届,要不是我没去拉票,怎么会以三票之差,输给了你?你别口口声声,拿村官来压我,别人怕你,我可不怵你!”

    “哥,”张国庆拉住张国强,“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大家一个村的,算起来,都沾亲带故,岂能当敌人看待?”

    张国强挣脱弟弟的手,说道:“国庆,你是不知道,这些年,你在外省工作,这些人没少欺负我!现在你回县里当官了,可得替我们家挣回这面子!”

    张国庆笑着打圆场,道:“哥,邻里之间,和睦为上。”

    他又问刘振理道:“振理,这块地,是继祖哥家的?”

    刘振理拿着本子,指着上面记录的数据,让张国庆看,一一解释给他听,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张国庆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你算得对,这块地,怎么算也不是我哥家的。”

    张继祖听了,长吁一口气,回头看了二儿子一眼,心想这小子真是厉害啊!硬生生虎口夺食,把咱家的地给抢回来了!

    张扬却没有轻松,他还在观察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张国庆转身,对张国强道:“哥,这块地,真是继祖哥家的,当初是不是哪个环节弄错了,怎么会有一分五的地,跑你家去了?”

    张国强冷笑道:“国庆,你变了啊!怎么帮着外人呢?”

    张国庆从刘振理手里拿过本子,递给哥哥看:“这上面都记着呢,你家多大面积的地,还不清楚吗?”

    “甭给我看,我也看不懂。”张国强接过本子,随手扔在地上,“什么玩意?一笔数,还不是人写的吗?他刘振理想写多少,就写多少,假得要死!国庆啊,你可是我亲弟,你不帮着我?这让我很费解啊!你这是在故意为难我哪!”

    张国庆捡起本子,笑道:“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帮理不帮亲。哥,你说我在为难你,你怎么不想想,你是在让我为难呢?”

    张国强怔道:“弟,你想清楚!这可是我家的老宅基地,给了张继祖家,破了我家的风水,到时发生什么事,可怪不得我啊!”

    张国庆把本子递还给刘振理,轻轻一笑,说道:“哥,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这个呢?人的成功,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跟一块地,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开玩笑嘛?而且,你强行拿了人家的地,咱们爸妈在九泉之下,能好过吗?能原谅你这种恶霸行为吗?”

    “好啊,国庆,你现在当县长了,翅膀硬了,敢骂你哥是恶霸了?”张国强鼻子都气歪了,“行啊,我是说不过你,这地,那就一人一半吧!这一分五厘地,我看谁敢抢!”

    张扬早就知道,以张国强那蛮不讲理的性格,这三分地要全部要回来,没这么轻松。

    张国庆脾气太好,此刻也忍不住发火了,他左手叉着腰,右手凌空一挥,大声说道:“在这里,我说句话,这块三分的地,全部是继祖哥家的!其它人,都给我听好了,以后谁也不可以再拿这块地来说事!谁要是敢用这个事来找继祖哥的麻烦,休怪我不客气!”

    “啪!啪!啪!”掌声响起来!

    是张扬在鼓掌。

    这掌声,来得好不突兀,大家都愣了一下,看着张扬。

    张扬笑道:“国庆叔,你说得太好了,这才是官员应有的范!我张扬,代表我们全家,感谢青天大老爷,让我家流失多年的三分地,重回我家怀抱。”

    张国庆哈哈一笑,问道:“你是张扬?都长这么高了,上大学了吗?”

    “国庆叔,我在读高三,快毕业了。”张扬回答。

    “哦,那跟我家那小子差不多啊。你在哪个学校?”张国庆笑眯眯的问。

    “我在福田县二中。”

    “二中,这么巧?我儿子下个学期,也是转学到二中,已经跟学校谈好了,分在高三六班,你在哪个班?”

    “嗬,真巧了,我也在六班。”

    张国庆双眼一亮,朝那边招招手:“张亮,你过来。”

    一个男生走了过来,他穿着一套运动服,高高瘦瘦的,脸色很冷漠,走了过来,扬着下巴,不耐烦的问了一句:“干嘛?”

    张国庆指着张扬,介绍道:“这位是张扬,是你下个学期的同学,你们认识认识。”

    张亮斜着眼睛,瞥了张扬一眼,轻浮的道:“跟他同学?呵呵,不是县立高中吗?怎么都是些乡巴佬在那读书?”

    张国庆呵斥道:“张亮,你怎么说话呢?你爸我也是乡巴佬!”

    张亮挨了训,低下头,露出一抹桀骜不驯的笑。

    张扬问道:“国庆叔,你怎么不送他到一中去呢?一中条件比二中强。”

    “一中的学生,成绩都太优秀了,我怕他去了跟不上。而且,二中高三六班的班主任,正好是我妻子的一个亲戚,所以就放到她班上,这样总能多学到一点知识吧。”张国庆说道。

    “赵雅南老师,是婶子的亲戚啊?”张扬心想,这世界真小啊!

    张国庆摆摆双手,笑道:“好了,今天大过年的,为了我哥家的事,麻烦大家都跑到这里来,辛苦大家了。一起到我哥家,吃杯酒再走吧!继祖哥,你也一起来。此事已经解决好,以后大家仍然是好邻居,希望大家相亲相爱,不要心存芥蒂才好。远亲不如近邻;千金买房,八百买邻;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这些老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张继祖讷讷的道:“张县长,你太好了,太感激你了。我和国强老哥,虽然有些吵吵闹闹,但真遇到大事,还是互帮互助的。”

    “那就好哇!”张国庆做了个请的手势,“走,上我哥家喝杯酒。”

    张国强父子,早就一脸的沮丧,但张国庆做了主,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掉头就走。

    张扬对刘振理道:“多谢刘主任,今天要不是你秉公直言,大公无私,我家这块地,不一定能要回来。”

    刘振理笑道:“张扬啊,你这孩子胆大心细,心思灵泛,是块好料子啊!你也不必谢我们,这么多年,我们今天才来解决,你不怪我们这些村干部就好啰!”

    张扬有心表示一下,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管你送什么,刘振理肯定也不会接,便记在心里。

    张继祖到那边喝一杯酒就回来了。

    天色擦黑,除夕夜来临了。

    这个年,张继祖家,过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张扬赚到了钱,年货置办得又多又好,更喜三分地回归家里,家里人都喜气洋洋的。

    王素兰把菜端到堂屋的供桌上,一桌人先祭了祖,再围坐到餐桌上吃饭。

    排骨炖莲藕,红辣椒炒土鸡,紫苏草鱼汤,大盆鸭肉,木耳炒肉,红烧排骨,清炒坛子酸菜,油煎豆腐闷红烧肉,水豆腐葱花肉片汤,小炒白菜。

    十个好菜,满满一桌。

    张扬扶奶奶坐在正位,自己和张琳在末座坐下。

    “二哥,你太厉害了!”张琳夹了一只鸡腿,放在张扬碗里,“今天,你帮我报了仇,还帮家里把地要回来了,这是奖励你的!”

    张扬笑道:“这鸡腿,敬给奶奶吃。”

    奶奶拿着筷子,夹了点水豆腐,放进嘴里,慈祥的笑道:“你们吃,奶奶嚼不动了。”

    张扬把炖得稀烂的鸭肉,夹了最好的几块,放在奶奶碗里:“奶奶,这肉可以吃。”

    奶奶说了两声好,夹起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嚼,说道:“真香。”

    吃完饭,张扬拿出封好的红包,给家里每人发了一个。

    张琳高兴的拆开来,哇的一声:“两百!二哥,你真大方!爸,二哥的红包,比你的大!你的才二十块钱!”

    张继祖乐呵呵的打开儿子给的红包,掏出一张又一张,居然有三千之多。

    他不笑了,捏着那一叠钱,忽然之间,眼眶有些湿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