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六十二章 跑村串户铲地皮
    张军这才发现母亲有些生气,不解的道:“妈,你怎么了?弟弟会鉴宝,不是挺好的吗?他都是看书学来的,又没犯王法,你干吗生这么大的气?”

    王素兰把杯子扶正,寒着脸道:“你们不懂!张军,你马上去刘家村,把扬扬给我找回来!”

    张军一脸为难的道:“妈?刘家村那么大,这怎么去找啊?这外面还下着雪呢,地上的雪,是越来越厚了,都可以堆雪人了呢!”

    张琳把浓茶放在爸爸手里,笑道:“是啊,妈,急什么?二哥办完事,也就回家了,到时,你有什么事,尽管问他便是。”

    王素兰摸着右眼道:“难怪了!今天一早起床,我这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我心想啊,这春节里,能有什么祸事?没想到,居然应在扬扬身上!”

    张军和妹妹面面相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紧张。

    张琳起身,抱着妈妈的胳膊,笑道:“妈,眼皮跳,是一种正常的反应。你昨天晚上熬夜,睡得太晚,眼睛没有休息好,眼轮匝肌痉挛,反复舒缩,就会出现眼皮跳。你别疑神疑鬼的。”

    王素兰挥挥手:“跟你们说不着这些!”

    这时,有人前来拜年,一家三口也就停止讨论,各自去忙了。

    且说张扬来到伍兵家。

    伍兵一见他便抓住他胳膊:“早上去你家,想喊你堆雪人,结果一直不见你人。现在可算来了,快走,我们去那边田里堆雪人,不然,好雪地都要被别人堆完了。”

    张扬进门,先给伍兵长辈拜了年,然后对伍兵道:“借你单车用一下,我去趟刘家村。”

    “这大正月的,你去刘家村做什么?你家又没有亲戚在那边!”伍兵好奇的问道

    伍兵妈妈抓起一把糖果,塞在张扬手里:“张扬,谢谢你送的对联啊。你人真好,和你妈妈一样好性格。”

    张扬谢过伍兵妈妈,推了伍兵一把:“利索点,我去办点事。回来就跟你去堆雪人,现在雪还不够厚,到下午去堆正好。”

    “那你快点啊,我可等着你呢!”伍兵把车子推出来。

    张扬嗯了一声,骑上车子,飞快的往刘家村去了。

    虽然没有亲戚在这边,但他对刘家村并不陌生。

    白芷舅舅家所在的龙溪村,就在刘家村旁边。

    张扬来到刘家村,在村头见到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便停下车,上前询问:“爷爷,请问刘长根家怎么走?”

    他说的是土话,加之又是正月初一,探亲戚、访朋友、找同学的很多,偶尔也有不知道房屋的,需要找人打听,当地人当然不会有防备。

    “长根家啊,那屋就是,瞧见没,就是门口有棵槐树的。”老人站起身,很热情的指路。

    张扬谢过他,骑上车,猛蹬几下,就到了刘长根家门口。

    他把车子锁好,径直踏入刘长根家大门,亮着嗓子,大喊一声:“恭喜发财,新春大吉!”

    里面马上有人迎出来,堆着笑脸道:“发财,发财,大家发财。”

    出来的是位中年妇人,张扬估计,应该是刘长根的老婆。

    “长根婶子,新年好!给你拜年来了!”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长根媳妇咧着嘴,自责的笑道,“这位后生仔,你是哪家的啊?我记不得了。”

    “长根婶子,我是扬扬啊!我常年在外面上学,难怪长根婶子不记得我了。长根叔还好吧?”张扬很自然的叉开话题。

    村子大,走动不很勤密的人家,家里人不认得别家读书娃的事,也常有。王素兰就经常不认得一些读书娃娃。

    所以,张扬一进门,就用了这招,果然灵验。

    “哎哟,扬扬啊,你是老田家的吧?快进来喝茶,你喝酒的吗?来一杯吧,自家酿的米酒,放枸杞和当归泡了,补气又益身,喝一小杯吧?”长根媳妇自行脑补,把张扬安到了别人头上,热情的招呼,又是倒茶,又是倒酒。

    张扬本来不喝酒,但今天破例,喝了小半杯,然后可劲儿夸这酒酿得好,比村里一切人家酿得都要好!

    村里娘子们,一见客人来,都热情的倒酒,一是的确好客,二是想你夸她酿的酒好呢!

    要是当着她男人或是她公公婆婆的面夸,那她就更高兴,更有脸面了!

    夸奖人,那是张扬的强项啊,他前生是记者呢!

    长根媳妇被张扬夸上了天,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张扬看到,墙壁上挂着一面锦旗,正是县文化局送的,不由一乐,心想刘文庆办事的效率还挺高。

    “婶子,长根叔和侄子都拜年去了吧?”张扬随意又亲和的问道。

    “是的啊,有一天跑呢!”长根媳妇笑道,“你在我家吃了饭再回去吧!”

    现在临近中午,来拜年的人已经少了,像刘长根这种辈份不高的人家,来的人就更少。

    张扬抿了一口酒:“哎呀,长根婶子酿的酒真是太好喝了,又香又醇啊。吃饭就不麻烦了,家里都做好饭菜了的。婶子,那里面的东西,全部交给国家了?”

    “交了。”长根媳妇笑道。

    “就换五百块钱,还有这面锦旗了?”张扬不动声色的问。

    “可不是嘛!”长根媳妇道,“没得办法,政府规定的。”

    张扬笑道:“哎呀,那太可惜了。我认识个古董商人,正到处搜寻古董呢!出的价钱,又高又公道,给钱又快又及时!你家要是还藏了个把古董,那一转手就能发大财!”

    长根媳妇眉眼一动,讪笑道:“你说的是真的?那一个古董,能卖多少钱啊?”

    “像你家那坟里刨出来的,年代不是太久远,不是很值钱,但要是珍贵的金器,也能值个一两万吧!”

    “一两万?这么值钱啊?”长根媳妇意动道,“那不是金器,就是些碗啊花瓶啊什么的,也值钱吗?”

    “不是金器啊?”张扬笑眯眯的道,“这个就要看货了。”

    在过去的农村人眼里,只有金银器物,才是值钱的东西。

    听长根媳妇这话的意思,坟里刨出来的金银器,早就上缴给国家了。

    “就碗这样的,能值多少钱?”长根媳妇拿起一个碗,比划着给张扬看。

    “就这样的?几毛钱一只,街上大把多!”张扬笑笑。

    “当然不是这样的,”长根媳妇说到一半,忽然停住,去把房门关上,又把门闩闩住,回到张扬身边,低声道,“是刨出来的,古董!比这个好看。”

    “长根婶子,你得让我看看实物,我才好给你开价啊!”张扬无奈的道。

    “你会看?”长根媳妇问。

    “我也会看一点,你要是有货,我就收了,回头再卖给大城市里的古董商好了。你想想啊,坟是你家的,你就算有货,也不敢拿出去卖是不是?你一拿出去,被人发现,公安就找上你家门来了。”张扬很平淡的说道。

    他说得越是平淡,长根媳妇越是相信!

    “那你先看一眼?我家长根也说了,只能找熟人出手,只要有人出得起价,就叫我卖掉。”长根媳妇说着,进了里屋,从柜子的暗格里,取出两只碗,一个瓷瓶来。

    她把东西小心翼翼的抱出来,轻轻的放在桌面上,做贼一般,低声说道:“你看看,这些值钱吗?”

    张扬先扫一眼,再拿起来看款识,边看边问道:“就这三样?出土那么多,你们就瞒了三样?还全是瓷器?这也太寒碜了吧?”

    “哎呀,没得办法啊。”长根媳妇摇头叹道,“我们家起坟,哪里想到,旧坟里面还有宝贝?一群人围着看呢,刚一挖开来,马上就有人报警了。政府的人来得太及时,还把我家明里暗里的给搜了一遍,有点东西,也藏不住啊!这三个东西,是最先露出土面的,长根反应快,拿起来就藏大衣里面了,不然,这也瞒不住!”

    张扬轻轻一笑:“这么大只花瓶都给瞒下来了?就没再瞒点别的?”

    “我们是先挖的这一头,就这三件东西放在先人的肩膀旁边,其它宝贝,都放在脚那边,还有些金器,戴在先人身上,我们当时挖的时候,还没有挖到,不然的话,我们肯定能多瞒不少东西!”长根媳妇见张扬对这三样东西兴趣不大,担心的问道,“这些不值钱?”

    张扬摇了摇头,说道:“就几样瓷器,年代又不久远,你想想,能值几个钱啊?”

    “那、那你觉得能值多少钱?”长根媳妇顿时失望无比的道,“留在家里,成天提心吊胆的,你要是出得起钱,我就卖给你了。”

    张扬再次拿起器物,看似随意,实则仔细的看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放下来,慢条斯理的道:“这样吧,一千块钱一件,我就先帮你收了,拿到城市里,我找古董商人问问,值不值这个价,要是值还好,要是不值的话,我还得回来找你退差价呢!大家都是一个村的,我信得过你!我就当是帮你拿出去卖掉了,可好?”

    农村人,哪里懂什么古玩行的规矩?

    长根媳妇一听,张扬肯先垫钱,拿到城里去卖,就不由得一喜,笑道:“你真的可以全部买了?三千块钱?”

    “可以啊!”张扬拍拍口袋,“我正好有三千现金!”

    三千块钱,对长根这样的人家来说,相当于半年的家庭收入了。

    那么多古董,交给政府,他家才得五百块钱。

    现在三个东西,就能得三千块钱,长根媳妇觉得,已经捡了大漏,赚大钱了!

    就在她要答应的时候,敲门声响起来,一个粗鲁嗓音在外面大喊:“开门,娘了个巴子的,大白天的,你关起门来,是不是在里面偷男人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