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六十四章 一卦阴阳定终生
    王素兰听张扬说要打卦,以阴阳问神,决此疑难,倒也同意。

    “好,就到你爷爷坟前去打卦。”王素兰说着,就从家里抽屉中,翻出一对卦来,说道,“你爷爷的遗命,到他坟前打卦,再好不过了。他要是同意你走古玩这条路,那我也不干涉你。”

    汉地传统的打卦方式,也叫掷珓,即掷筊。是用两块占具,投掷以问神,观其俯仰,以占卜吉凶。

    占具用蚌壳或两片竹片或兽角尖作成。长约三寸,似竹笋,分成两半。

    打卦的人问神时口中念念有词,把卦望空丢在地上,看卦落地后,两片的反正情况,论阴卦、阳卦、圣卦,确定吉凶。

    圣卦也叫宝卦,为大吉。

    这种长期流行的迷信活动,至今还流行于农村的问神活动及寺庙里的问神活动。

    王素兰这样的农村妇女,对打卦深信不疑。

    她当即带着张扬,来到爷爷坟前。

    每年的正月初一,吃过早餐后,家里人都会到坟山来祭奠,上三炷香,燃一挂鞭炮。

    今天,张扬刚和父兄来过,现在又来到爷爷坟前。

    他双掌合什,对着爷爷的坟头,拜了三拜,陈述了自己的理想,以及自己想依靠鉴古赚钱,实现人生目标的愿望。

    王素兰站在坟前,诚心祷告后,将两块卦合到一起,右手捏住卦的尖部,稍向上一掷,自然落地。

    打卦,一般要掷三次,这是一种最简易的八卦易经之学,简单易学,准确率高,不知道对方任何信息都能用,不用八字,不用易学知识,不需要记卦词,断卦迅速。

    双卦落地之后,只能出现三种现象,一是双腹朝天为之阴,二是双背朝天称为阳,三是一正一反谓之圣。

    每次掷卦,必得上面三种情况其中的一种,掷三次后合成一卦,称之为三掷灵卦。

    如果第一次掷得阴卦,第二次掷得圣卦,第三次掷得阳卦。那么这个合成卦就是“阴圣阳”。然后找出这个合成卦的卦辞,即知结果。

    张扬也很想知道,这种求神问卦,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并没有留下多少印象的爷爷,在临终之前,为什么要留下这样的遗言?

    王素兰掷下第一卦。

    双筊落地。

    一正一反。

    “是圣卦!”张扬高兴的道。

    他走上前,捡起双筊,递给妈妈:“你再打。”

    王素兰的脸色,无比虔诚,似在举行十分重大的宗教仪式。

    这一刻,张扬忽然觉得,人生之中,需要一些仪式。

    我们过年过节,不也是按照一定的仪式在运作吗?

    如果少了这些仪式,也就没有过年过节的感觉了。

    想到这里,张扬的表情,也变得庄重起来。

    第二卦落地!

    “又是圣卦!”张扬有些小激动,心想冥冥之中,真有什么鬼神的力量,在操控这一切吗?

    我重生之后,真的要走上文物这条道路吗?

    王素兰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

    她接过儿子递来的双筊,执着尖端,嘴里念念有词,足足有两分钟之久,这才将手中的双筊掷出去。

    一阵风吹过。

    张扬心中暗念:“圣卦,一定是圣卦!”

    因为,只有三个圣卦,才是真正的大吉!

    双筊在空中翻滚,落地。

    “圣卦!”

    张扬看着地上的圣卦,不由得一阵热泪盈眶。

    爷爷留下遗命,但现在又保佑自己走上文物之路?

    这中间,有着怎样的曲折?

    王素兰先是一怔,既而长吁一口气,捡起双筊,对张扬说道:“扬扬,你占的是圣圣圣三圣卦,这个卦的卦词,你可要听真切了!”

    张扬讶道:“妈,这卦还有卦词呢?”

    “当然有卦词了,是老古辈传下来的,他们这么传,我就这么记下了,至于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懂。”

    “是什么卦词?你读给我听一下。”张扬好奇之心大起。

    王素兰嘴里念念有词,跟道士唱颂经文一般,抑扬顿挫,很有节奏感。

    “独自一个闯五湖,狂风暴雨都无阻,一心进步成大业,丰收硕果还乡归。

    ……

    早叩神灵祈禳解,荤清二愿要还清,此卦占上收魂吉,安神送鬼离家门。”

    卦词很长!

    张扬惊讶于妈妈惊人的记忆力!

    很多事情,妈妈过了就忘,但有些事情,她一辈子也记得,比如说,亲戚的生日,不管是谁的生日,她记得比谁都牢靠,有时候,本人都忘记了,妈妈偏能记得。还有就是家中的钱粮开支,还有每个月的电费,这些账,她记得清清楚楚!有一次,电工来家里收电费,报错了上个月的度数,妈妈随口就说出正确的数字,电工一翻记录,还真的是分毫不差!

    现在,张扬对妈妈又多了一项敬佩,那就是这些口耳相传的卦词!

    以前,他只知道长辈嘴里,念念有词,并不知道他们念的是什么。

    现在,听妈妈清晰的念一遍,才知道她念的,原来是这么长的一段押韵文字。

    “独自一个闯五湖,狂风暴雨都无阻,一心进步成大业,丰收硕果还乡归。”

    张扬重复了一遍,心想这就是自己命运的卦象吗?

    “扬扬,你爷爷同意你走古玩这条路,那你就放起胆来,迈开大步,一直朝前走!”王素兰终于露出一抹笑容,“走吧,我们回家吃饭了。”

    此刻的王素兰,又恢复成妈妈的模样了,那么慈爱,那么温柔。

    张扬扶着妈妈,走下坟山。

    村里的坟山,就在村子中央,离家并不远,十分钟就回到家了。

    吃过饭,张扬带着张琳,和伍兵等小伙伴们一起去玩堆雪人。

    一群人收集了田垅附近的雪,做了个一人多高的雪人,找来红辣椒,插在雪人脸上,当是冻得通红的鼻子,又找来萝卜叶子,放在雪人头上,当是头发,再放一根树枝在雪人手里。

    远远看去,一个萌萌哒的大雪人,就做成功了。

    接下来,孩子们开始打雪仗。

    张扬陪他们玩了一会儿,便回到老屋,开始琢磨雪山高士图的临摹。

    他利用这大半天时间,一边生活,一边把博物馆给的珍贵音视频都看了一遍。

    现在的他,在理论上已经是个书画仿制方面的专家了!

    可是,实践才能出真知!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张扬调好颜料,开始临摹。

    画画不比书法。

    同样讲求技法之外,书法又讲究手速和臂力,而画画,你再有腕力和臂力,也没多大用处,你得沉下心来,一笔一划,慢慢的画。

    这是一个耐心活,极为修心养性。

    画是心灵的反映,也是画家性格的表象,因此,每个成名画家的风格,都是迥异的。

    张扬现在只是临摹,但也属于二次创作,需要用心用脑用力。

    半天下来,张扬只完成了半幅画的临摹,而且差强人意。

    吃完晚饭,张扬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继续投入到古画的临摹之中。

    他刚从博物馆里,学到了很多知识,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到实际中来。

    就好像一个小孩子,拿到了许多的玩具,急于一一试玩,乐此不疲,不知时间之消逝。

    又是半个晚上过去。

    张扬总算完成了第一幅临摹作品。

    来不及看上一眼,他倒头便睡。

    第二天,日上三竿,张扬起床,把自己的临作挂起来,和原画进行比较。

    只看了一眼,他就把临作团成一团,扔到了墙角。

    对联的进度,也不能落下,人家可是付了钱的。

    张扬决定,从正月初二开始,用半天时间赶写对联,半天时间临摹古画。

    他在写对联时,一个人又要裁纸,又要倒墨,又要压纸,又要写字,又要晾晒,进程变得很缓慢。

    正月里,客人多,事也多,张军和张琳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能过来帮他的忙。

    张扬搁笔之时,不由得想,要是白芷在,我一天就能写出千把幅来!

    这人哪,真是不经念叨,说白芷,白芷就到了。

    “张扬!张扬!”白芷清脆的喊声从门外传了过来。

    “哎!”张扬放下笔,打开房门。

    白芷穿着一件崭新的粉色棉袄,系着大红围巾,戴着顶水红色宽松编织帽。雪白的脸庞,比冰雪更胜三分。

    她看到张扬,巧笑嫣然:“你在写对联吗?请问,需要请助理吗?”

    “你怎么来了?”张扬迎出门去,“我刚才正想你来着……”

    他忽然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妥当,想收口却来不及了。

    白芷抿嘴一笑:“原来,你这无心人,也会有想我的时候?”

    张扬接口道:“对啊,我想你来当我的助理。”

    白芷嘟起嘴,伸出手:“张老板,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张扬哈哈一笑,真的掏出一个红包,放在她手里。

    白芷微微一讶,打开来一看,里面装着六百块钱呢!

    “给我准备的?这么多钱?”白芷不信。

    “是给我外婆的。”张扬笑道,“你先拿着吧,我再给外婆封一个便是了。”

    “真的全部给我?”白芷拿着钱,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像是那么小器的人吗?”张扬笑道,“你来得正好,来帮忙。”

    他也不客气,逮着白芷就利用。

    这一个上午,张扬写到十一点多钟,妈妈喊他去外婆家了,这才出来。

    “白芷,你回你舅舅家吧?”张扬问道。

    “不了,我随你去你外婆家吃饭算了,下午还可以帮你的忙。”

    张扬心想,你是真的没心没肺啊?

    你一个女生,来我家也就算了,还想跟我去外婆家?

    你我都半大不小的了,你真不怕别人说闲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