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六十五章 红包不可随便拿
    白芷轻轻摇头,略带委屈和哀怨的说道:“我就是来舅舅家拜年的,吃不吃饭无所谓,他家人太多了,各种领导啊,亲戚啊,有五、六桌人,不是在打牌,就是在打麻将,我待着怪无聊的,所以才来找你。你是不是要丢下我不管了啊?”

    王素兰挽着她的手,亲切的笑道:“白芷,你就跟我们走,去我娘家吃饭,你不嫌弃就好。”

    张扬无奈的哀嚎一声:“妈!你瞎掺和什么啊?”

    王素兰瞪他一眼:“怎么了?不行啊?我看白芷挺好的,琳琳,你说是不是?”

    张琳早和白芷是一边的了,高高兴兴的道:“好哇,好哇,白芷姐姐,我们走,不理他。”

    白芷被王素兰还有张琳簇拥着走在前面,她回转身,朝张扬俏皮的眨眨眼。

    看她一脸得意模样,仿佛在说:我就喜欢你拿我没有办法的样子。

    张扬外婆家,在王家湾,和桂花村相邻,走路过去,十几分钟就到了。

    王素兰有六个兄弟姐妹,她排行第三,家里的大人孩子,济济一堂。

    白芷来到这个大家庭中,很招人注目,甫一到场,就成了全场的焦点,大家都问长问短,一听是张扬的同学,于是都露出会心的微笑。

    张扬灵魂再强大,面对这么多亲朋戚友调侃的目光,也有些撑不住脸面。

    反观白芷,却是神色如常,娇羞的脸色,更显红润,如朝霞照在清晨山岭的积雪上,泛着晶莹的圣洁光芒,惹人注目,招人怜爱。

    张扬偶尔投去一瞥,感觉到她的出彩和惊艳。

    接下来,令白芷无法拒绝又害羞的一幕出现了。

    张扬的舅舅和姨妈等长辈,纷纷掏出红包,发给白芷。

    长者赐,不敢辞。

    何况又是大正月里,更加没有拒收红包的道理。

    白芷初以为,人家只是意思意思一下,后来偷偷拆开一个红包看了下,居然有四百零八块钱!

    对一个普通农家,四百多块钱,绝对算得上大数目了!

    或者只是个别?张扬家某个亲戚是个大款?

    她又拆开几个红包,发现所有红包数目,出奇的一致,大家商量好了的一般,都封了四百零八块钱给她!

    再不懂事的女生,反应再迟钝的人,此刻也该明了,这些红包所包含的含义。

    白芷白里透红的俏脸,更显娇媚迷人,如初春盛开的桃花般美艳不可方物。

    吃饭的时候,她更是成了所有人照顾的重点,众星拱月一般,把她当成座上宾。

    饭后,白芷悄悄对张扬道:“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张扬不解的问。

    “我收了好几千块钱的红包!”白芷急道,“我以为就是来吃个饭,怎么想到,你亲戚这么热情?”

    张扬扑哧笑道:“他们把你当成我对象了,这是在给你打发呢。”

    白芷嘟着嘴道:“你还笑,你是不是挺想占我便宜呢?”

    张扬笑吟吟的道:“咦,这就奇怪了,明明是你占了我家的便宜,连吃带拿,顺走了好几千块钱的红包,你还好意思说我?”

    白芷轻抬眼睛,瞥了他一眼:“这钱我不能要,我又不是你对象,你们家亲戚,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张扬望着她的眼睛,似乎想看出点什么来:“你不愿意?”

    “当然不能要啊。”白芷拿出红包来,轻声说道,“这么多钱哩!这样吧,每个红包,我只收里面的八块钱,大头全部退还给他们。不然,我成什么人了?”

    张扬心想,她只是我同学,来这里吃饭,是凑个热闹的,把我当成朋友来的,她不肯收这笔钱,是她懂事识礼。

    如果白芷贪财,这种情况下,就算拿着钱走了,以后没有和张扬在一起,这钱也是没得退的。

    白芷把红包塞给张扬:“你帮我还吧,我不太好意思。”

    张扬捏着红包,认真的问道:“你确定要退还?”

    白芷娇羞的道:“当然啦!这么多钱哩,是他们大部分人一个月的工资了,我无功不受禄,怎么好意思拿啊。你快拿去退给舅舅姨妈们。”

    张扬嗯了一声,也没有多说,心里却是打鼓,前生,白芷并没有和自己在一起,看来今生虽然走得比较近,她也只当我是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和朋友吧?

    这一点,从她对待这些红包的态度,可见一斑?

    张扬心里,虽然想的是苏苓,但明确听到她这么表达,还是有些许的郁闷,但随即释然,接过红包,交给妈妈,低声向她说了一番话。

    王素兰哎呀一声,自责道:“是我没有跟他们说明白。白芷是城里女孩,长得又这么漂亮,怎么可能当我家的媳妇?这不是做梦吗?她就是你的朋友啊!哎呀,我的这些哥哥妹妹们,真是太热心肠了,我去跟他们讲。”

    张扬翻了翻白眼,心想我的亲妈啊,你还真不给你儿子留点脸面!

    王素兰当即把红包钱退了回去,并做出了严正的声明。

    大家也不介意,知道白芷家境好,对她和张扬之间的可能性,更抱有希冀了。

    吃完饭,张扬稍微坐了坐,看到大家都开始打牌,他便和白芷回家来了。

    白芷双手插在衣兜里,雪地靴踩在草地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

    张扬安静的走在她身边。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雪地里,远远望去,有如一幅绝美的图画。

    “你复制古代的书画作品,可以拿到我爸的店里去卖。”白芷吐出来的气息,雾化在张扬眼前,让她变得朦胧仙气。

    “暂时没那么多的精力。”张扬弯腰,随手抓起一团雪,朝前面扔过去,“马上就开学了。”

    “嗯。那就等有空再说。”白芷弯下腰,一手护住围巾,一手抓了把雪,本来是要朝前扔过去的,忽然俏皮的一笑,把雪球打在张扬身上,好巧不巧,落进他衣领里去了,冰得张扬一抖。

    “咯咯咯!”她开心的笑着,朝前跑去,“来打雪仗啊!”

    张扬抖落身上的雪,笑道:“好啊,敢打我,你别跑!”

    他抓起雪球,朝她扔了过去。

    白芷缩了缩头,躲过了雪球。

    没想到,张扬两个雪球前后打过来,她躲过了第一个,却没躲过第二个,正好打中她后脑勺,雪片滑入她的衣领里。

    张扬跑过来,笑道:“快抖出来,小心化成水,流到里面去。”

    白芷嘟嘴道:“你帮我拿一下,我看不到。”

    张扬撩开她的秀发,闻到一股好闻的淡淡的香味。

    他伸手帮她掸掉残雪,手碰到她脖颈处的皮肤,滑滑嫩嫩的,不由想到那天在她家,她洗澡时开门的瞬间,手不由得停住了。

    白芷回过头来,嫣然一笑:“怎么了?”

    张扬垂下手:“没什么,好了,我们走吧。”

    白芷也发现他眼中的异样,低下头,两人并肩,安静的走。

    这天,白芷帮张扬到傍晚,这才告辞离去。

    张扬去伍兵家借自行车送她,顺便让她把这两天写的对联带到福田商场去。

    “你怎么不买辆自行车?”白芷问道。

    “过几天去买。”张扬骑车前行,一边回头笑道,“这几天下雪,买了也骑不到。”

    其实,张扬想着,给家里买辆摩托车,哥哥出去做事也方便,来往镇里也快速。

    来到刘文庆家,张扬进去拜年。

    刘文庆和白景明,对张扬都比较礼待。

    刘莹更是热情款待他。

    张扬看到,自己之前写给刘文庆的寿联,他家已经装裱好,挂在客厅。

    “罗贵民父子没来?”张扬问白芷。

    “上午来过了,没吃饭就走了。哼,我看他们也没脸留下来吃饭!”白芷对罗永玉有着说不出来的厌恶,连提这个人的名字都不愿意。

    张扬在刘家喝了茶,起身告辞。

    因为天色向晚,刘文庆等人也没有留他。

    接下来的日子,张扬很少出门,关在家里学习和创作。

    走访亲戚,他都是等快吃饭时,再赶过去,吃完饭又回家来。

    他是个半大孩子,一般的亲戚也不会太过在意。

    一直忙到初六,张扬也不知道浪费了多少颜料和纸,愣是没有一幅满意的作品。

    初六,张扬和哥哥去了趟福田县,给福田商场送对联,顺便买辆车回来。

    张军听弟弟说要买车,先入为主,以为是要买自行车。

    现在张扬赚到了不少钱,买辆自行车,当然不在话下。

    张扬送完对联,想去给陈茵拜年,问了一下刘文岚她在不在。

    刘文岚笑着回答说,陈老板年前就回老家了,暂时还没有回来。

    张扬心想,陈茵还说,元宵节要邀请自己去她家参加收藏展览,看来只是一句笑谈吧?

    刘文岚见他转身要走,喊住他,拿出一叠购物券,递了过来,笑道:“陈老板知道你正月里会来,叮嘱我把这个给你,还让我代她给你拜年呢!”

    张扬也没有客气,接过来,说道:“代我谢谢陈小姐!”

    他转过身,忽又回头,问道:“你们商场里,有卖摩托车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