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六十九章 娶妻求淑勿计奁
    刘贵娥拉着女方母亲的手,大声说了起来,说的全是张军的好话,夸他这样好,那样好,样样都好,村里人个个都夸他好。

    女方母亲笑道:“这人长得还可以,要不这样,让他们两个自己谈谈?我们到旁边去聊聊天。”

    刘贵娥连声说好,安排张扬和张琳也离远一些,让张军和陈红梅单独相处。

    “二哥,你说,她能看上哥吗?”张琳踮着脚,朝那边张望。

    “你觉得她可以吗?”张扬问道。

    “相貌还是可以的。和我哥很般配。”张琳抿嘴笑道,“当然没有白芷好看啦!二哥,你说是不是?”

    “女人,不能只看相貌。”张扬轻轻摇了摇头,“内在美,还有性格,远比相貌更重要。”

    张军和陈红梅谈了十几分钟。

    张扬远远观望,微微一叹:“我哥还是太局促了,怎么不请她到摩托车上坐着说话呢?一直这么站着!”

    又过了几分钟,张军朝张扬这边招了招手。

    张琳马上就跑过去了。

    刘贵娥和女方家长也走了过来。

    “怎么样?”刘贵娥笑着问道,“你们两个也不要害羞,更不要怕丑,关系到终身大事,不要讲人情,不要讲脸面,更不要忸怩,我只问你们两个,你们一定要说句实话,同意,还是不同意?”

    张军红着脸道:“我同意。”

    刘贵娥咧开大嘴,问陈红梅道:“红梅,你呢?”

    陈红梅低着头,不说话。

    刘贵娥轻咳一声:“红梅,你要是不同意,就直接回绝了,人家张军也好继续相亲,彼此不要耽搁了青春,你说是不是?”

    陈红梅低声说道:“我没说不同意啊。”

    刘贵娥急道:“那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

    陈红梅抬起头,飞快的看了张军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刘贵娥一拍手掌,高兴的道:“成了!哎呀,这是我今年做成的最痛快的一桩媒了!今天初六,是个好日子啊。这样,张军,你现在就骑摩托车,载着红梅到你家去。我们随后就来。”

    乡里相亲就是这样,一旦双方同意,女方就会到男方家来看看,因为耳听的为虚,眼见的才为实,女方总要看看男方的家庭条件,还有父母亲人,是不是好相处。

    张军还有些不好意思,他长这么大,头一回和女子这么近距离接触呢!

    张扬推了哥哥一把:“哥,快上车啊,你上了车,嫂子才好坐上去。”

    这一声嫂子,把陈红梅的脸,又给喊红了。

    张军嘿嘿一笑,不再矜持,骑上车子,招呼陈红梅道:“来吧,我们一起回家。”

    陈红梅嗯了一声,坐上车,双手扶着摩托车的后沿,离张军有一定的距离,说道:“你小心点开。”

    张军也不敢开快了,慢慢的开着,来到家里。

    张扬等人也随后赶了回来。

    陈红梅母女,来到张家,看了看张家的地基,又和张家的长辈谈了谈话。

    张扬最担心的一点,就是女方看不上自家的条件。

    毕竟,除了那辆新买的摩托车,家里没有一件看得上眼的东西。

    奶奶看到孙子相亲,很是高兴,她本来坐在一边烤火的,起身要坐到桌子边来看看女方。

    陈红梅伶俐的起身,双手扶住奶奶,轻声说道:“慢点走,来,坐这边。等一下,这椅子太冰了,我拿块布垫一下再坐。”

    她头一次来张家,眼睛一看,就找到了块干净的抹布,拿来垫在竹椅上,又扶奶奶坐下来。

    奶奶连声夸好,拉着陈红梅的手,张着没牙的嘴,笑得合不拢。

    双方聊了一阵。

    刘贵娥这个媒婆,又拉着双方的人,去问情况。

    女方同意了!

    这一点,出乎张扬意料之外。

    毕竟,陈红梅自身的条件还真的不错,配张军是绰绰有余的了。

    而张军的条件,很是一般。

    张扬笑着问道:“阿姨,叔叔怎么没来啊?”

    “我家那口子,年前生病,没了。”陈家母亲黯然的道。

    陈红梅顿时低头不语了。

    张扬心想,果然有缘故!

    一个家庭,没了主心骨,这家庭的条件,就要差很远了!

    王素兰本来很满意的,此刻也自脸色一沉。

    张扬不动声色,问道:“那你有几个儿女啊?”

    “红梅是老大,下面还有个弟弟,在四中上高二。”陈家母亲换了个坐姿。

    这些情况,刚才媒婆一律没说!

    女方是单亲家庭,而且是没了父亲,家里又有个读书的弟弟,这负担不是一般的重。

    张继祖一直听着,这时忍不住道:“我说刘贵娥,你怎么做的媒啊?事先也不把情况说清楚?”

    刘贵娥挨了骂,连忙赔着笑脸道:“你们家是娶亲,她没有爹,又有什么关系啊?”

    张继祖瞪眼道:“没有关系?你敢说没有关系?将来她娘家不靠我们来帮衬啊?一个媳妇,要是天天顾着娘家,还怎么过日子?”

    陈红梅羞红了脸,低声说道:“妈,我们走!”

    张扬起身说道:“嫂子,请不要走。”

    陈红梅脸红耳热的看着张扬:“我不是你嫂子。你家里人不同意。”

    张扬微微一笑:“那你同意进我家门,当我的嫂子吗?”

    “我、我说了不算数。”陈红梅忸怩的弄着衣角。

    张扬点点头:“那你是同意了。这事,我来做主!”

    他朗声道:“爸,妈,嫂子人挺好的,她知书达礼,懂得关爱老人,性格和顺温柔,看她的双手,我就知道她是个会做农活的人。这样的嫂子,可以了!哥,你同意不?”

    张军心里是一万个同意,他只看中对方的人,哪里管对方是什么家庭啊?

    “我同意。”这个时候,张军知道自己不能软,不能怂,大声说道。

    陈红梅感动的看了张军一眼。

    王素兰还没开口,张继祖喝道:“不行!我们对亲,最起码要找个父母双全的,尤其是,她家还有个弟弟要养!军军,你这么武断,将来是要吃大亏的!”

    “爸,她没有爸,嫁过来,不就有你这个爸了吗?”张扬笑道,“她的弟弟,就是我们的弟弟,大家一起赚钱,把他们供出书来就行了。”

    张军附和道:“对,弟弟说得对,她进了我家门,她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的家人也是她的家人了!不应该分得这么清。”

    张继祖犟道:“别的事情,我都可以依你们,这件事,必须听我的,我才是一家之主!你现在看她长得好看,就同意娶她,将来,你背上了一身的责任,负了一身的债,那个时候,才有你后悔的时候!与其让你将来怨我,不如现在怪我好了!”

    “爸!”张军急得跺脚,他本就不善言辞,此刻更是六神无主,只能无助的看向弟弟。

    张扬拉着哥哥的手,又拉住陈红梅的衣袖,把他们的手放在一起,说道:“结婚是一辈子的事,也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考虑,同意在一起吗?同意的话,那就是一辈子,是一生,是一世!是要相约定百年的!”

    陈红梅大胆的望着张军,鼓起勇气,说道:“我看过刘三姐,里面有个阿牛哥,跟张军哥长得很像,也是这么老实的一个人,我就看中他老实。我不怕吃苦,也不怕劳累,将来,你的奶奶,就是我的亲奶奶,你的弟弟妹妹,也是我的弟弟妹妹,我们一起努力嫌钱,供他们上学。”

    张军抹了一下眼睛,说道:“你说的话,也是我要说的。”

    张扬笑道:“那就好了,你们看过刘三姐,那就知道里面有句歌词,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刘贵娥呸呸两声:“大喜的日子,你怎么能说死呢?”

    张扬拿出一万块钱,放在哥哥手里,说道:“哥,现在还早,你带着嫂子,骑车去镇上金店,给她买一套金器,一定要买好的买大的啊!后天初八,咱们就定在后天把婚给订了!”

    张继祖气得直瞪眼:“扬扬,这个家,你做主,我还是我做主?”

    “爸,你做主,我出钱。”张扬倒了杯酒,递给陈红梅,“嫂子,快敬爸一杯酒,让他消消气。”

    陈红梅啊了一声,接过酒杯,有些不敢近张继祖的身。

    张扬又倒了一杯酒,递给哥哥:“你和嫂子一起敬。”

    张军接过杯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红梅拉着张军的手,忽然跪了下来,对着张继祖道:“爸,你不要生气了,我们以后加倍孝敬你和妈妈,还有奶奶。”

    张继祖愣住了,讪笑道:“这、这怎么敢当啊?你快快起来啊!”

    王素兰扶起陈红梅,对张继祖道:“娶到这么好的媳妇,是你张家祖坟冒青烟的好事,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好啦,好啦,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做主好了!”张继祖无可奈何,摆了摆手。

    王素兰道:“你既然没意见,那就把酒喝了。”

    张继祖接过张军和陈红梅的酒杯,同时放到嘴边,一口喝尽了。

    “好了!”张继祖放下酒杯,说道,“以后,你们恩恩爱爱,不要吵架,不要打架就行了。日子嘛,不管是穷,还是富,总是能过下去的!”

    “谢谢爸!”张军和陈红梅高兴的道。

    张军把头盔让她戴上,发动车子,前往双溪镇。

    这一次,陈红梅的手,放到了张军的腰间,离他也更近了。

    两个小时后,张军载着陈红梅回来了。

    叫人惊讶的是,他们是空手回来的,没有买任何金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