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七十章 绝知芳誉亘千乡
    在乡里,只要双方同意,这亲便定了下来。

    两个人,就成了夫妻一体,两家人,便成了儿女亲家。

    张家人对待陈家母亲,客气和热情了不少,摆出许多瓜果,又泡过新茶。

    陈家母亲和张家人也聊得来。

    一家人正自聊天,看到张军和陈红梅空手而归,不由得大为惊奇。

    张扬喊妹妹帮忙,在后屋写了两个小时的对联,正好来到前屋喝茶,见状问哥哥道:“都初六了,金店不可能没有开门吧?”

    “金店开门了。不过,红梅说了,不需要买这些东西,两个人只要把日子过好了,有没有金器无所谓,还不如把这些钱留着,先把家里的房子盖上去。”张军解释道。

    “啊?”王素兰倒是一愣,她活这么久,见过这么多的女子,还是第一个见到订婚不要金器的!

    张继祖老怀欣慰的道:“好啊,好啊,真是个懂事的好媳妇,我差一点就做坏事了啊!”

    张扬更觉惊喜,心想这个嫂子没选错人!

    王素兰笑道:“那就这样好了,别的先不买,戒指总是要买一个的。”

    陈红梅轻言细语的道:“妈,先不买吧。家里用钱的地方多,这些虚头的东西,真的没有必要。有这钱,还不如给家里添件电器呢!”

    两家人商量好,初八订婚。

    张军骑车送陈家母女回家,在她家吃了晚饭才回来。

    晚上,张扬交待哥哥,对方可以不要,但你不能不买,我家不差这点金器钱!

    张军沉吟道:“老弟,我明白你的苦心。可是,你的钱也是钱,我现在只是借着用,这一点,我也跟红梅讲清楚了。她也很理解,说这些钱,以后会还给你的。”

    “哥,你这么见外?”张扬愕然。

    “老弟,你用钱的地方也多着呢。亲兄弟,还得明算账,这感情才能处得久,你说是不是?”张军处了对象,变得成稳懂事了。

    张扬苦笑一声:“好了,咱们先不说这些。等出了正月,你也别出去做工了,就在家里,和爸爸妈妈一起,再雇几个人,先把房子升上去再说,不然,嫂子过来,连间像样的新房都没有。”

    张军点点头:“这才是大事!”

    第二天,张扬赶了个早,去了趟镇上,说是买纸笔。

    现在有了嘉本125,来去方便又快捷。

    这天,张扬又临摹了一幅画作。

    画这幅图时,张扬忽然想到,和白芷在双溪镇散步的场景,当时就曾萌发过想法,要把那一幕定格下来。

    还有,他和白芷在雪地里打雪仗的情景,也历历在目。

    而这幅雪山高士图,意境高远,和张扬所想所思,很多地方得到了吻合。

    张扬想象,这幅画中的人,不是古代高士,而是白芷!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灵感迸发,下笔如有神助,这幅画,画得极为满意!在用笔用墨和颜料方面,都恰到好处,妙到毫巅。

    趁着这股劲,保持着这种感觉,张扬不眠不休,又临摹了一幅。

    初八这天,张家喜气洋洋。

    张军要订婚了!

    在双溪镇这边,男女青年之间,只要订过婚,就算正式在一起,女方可以入住男家,可以一起生活,一起出外打工做生意。

    因为大部分农村人,相亲的时候,都不到法定的结婚年龄,只能过个两三年,再回家来结婚。

    有些夫妻,在外面好几年,生了孩子,回家也懒得结婚了,直接去民政局,扯了结婚证,并不摆酒。

    这样的情况,在张扬家乡很是普遍。

    所以,初八这天,意味着张家要多一个人了!

    为了安排张军和陈红梅的住房,张继祖夫妇,把自己的卧室腾了出来,搬到老屋去睡。

    奶奶仍然和张琳睡一床。

    张扬一个人就落单了,他只好跑到伍兵家去搭铺。

    为此,张军甚为内疚,觉得对不起弟弟。

    张扬倒是无所谓,开导哥哥说,反正过几天开了学,我就去学校住了,平时只有周末才回家,和伍兵住两个晚上,也没有什么不适应。再说,新房子很快就可以建好,到时房间多了,就可以搬回来住。

    张军感叹,自己这个弟弟,真是没得话说啊!

    人生一世,有弟如此,夫复何求?

    张扬买了十八桶花炮,六万响鞭炮,从村头排到家门口,迎接嫂子进门。

    门口贴着的对联,都是张扬亲手书写。

    “一见钟情恩爱伴;双方同意自由婚。”

    “秦晋联姻缘夙缔;张陈结伴偶天成。”

    字词简单,又切合实际。

    张家几个兄弟姐妹,都来家里帮忙。

    这年头,村里做酒席,都是可着猪身上的器官来做菜,瘦肉、肥肉、猪皮、猪肝、猪肚、猪蹄、猪耳朵、猪口条、猪腰子、排骨、大骨、油渣,再加上鸡鸭鱼和蔬菜,随随便便做出十来道菜。

    这样的大酒席,是要杀猪宰羊的。

    张扬家年前杀了猪,但没想到张军这么快相亲成功,那头猪的肉,大都卖了,初八早上,又从栏里赶了头猪出来,杀了吃肉。

    大伯张继宗夫妻,是村里出名的厨师,谁家办红白喜事,都是请他们来掌厨。

    先一天,张继宗就开好货单,赶到镇上把缺的货买回家,晚上忙活着把菜切好,把料配好,初八一大早,就开蒸笼,开始蒸饭、蒸扣肉。

    做这样的大酒席,液化气根本就不够用,都是现垒一个大灶,劈几棵干树当柴烧,旺旺的大火,做出来的大锅菜才香才好吃。

    酒席的菜品,颇有讲究,头一道菜,名合菜,顾名思义,就是和气生财,也是几个菜合在一起炒成,这道菜,不放肉,只用黄花菜、红薯粉、辣椒、木耳、萝卜丝等蔬瓜,爆炒而成,虽然没有肉味,却是整道酒席中最好吃的一道菜。

    张扬在外面,什么都不想,就想家里的合菜和霉豆腐,还有外婆家坛子里的酸菜。

    后来,他吃过很多地方的合菜,也尝过很多地方的霉豆腐,但都没有家乡的地道和正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话诚不我欺。

    第二道菜,是杂烩,鹌鹑蛋、猪肚、肉丸、猪杂,一锅烩了,口味独特。

    后面陆续出扣肉、牛肉、羊肉、鸡、鸭等扎实的肉菜,大碗,堆尖,一个接一个上,能让你饱到不知米饭为何物。

    鱼照例是来应景的,然后是米饭团子,再是肥肉和蔬菜。

    伍兵也来帮忙,搬桌凳,搬碗筷。

    在不流行一次性碗筷的时候,乡里做酒,都得到亲邻家里借碗筷和桌凳。

    张扬的堂兄弟也多,人多好办事,时间虽然紧,但订婚酒宴,却做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张扬陪着张军,骑摩托车去接陈红梅。

    虽然不是正式的结婚,但订婚也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不知道啥时候才会办结婚宴的时候,订婚仪式显得更加重要。

    来到女方家里,看到陈红梅,张军兄弟都是眼前一亮。

    昨天相亲,很是匆忙,陈红梅没有打扮,今天化了淡妆,换上了新买的衣裳,又盘了个发型,有如年画中走下来的美女,漂亮俏丽,在农村女子中,是上品之选。

    张军惊讶的看着她,嘿嘿直乐。

    陈红梅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问道:“才一天不见,不认识我了?”

    张军抓抓头:“认识,只是更好看了。”

    陈红梅温柔的道:“你坐啊,我泡茶给你喝。”

    不一时,她端着个茶盘出来,上面只摆着两杯茶,一杯给张军,一杯给张扬。

    这是有讲究的。

    在相亲的流程中,本来还有一个放茶钱的过程,就是两人初次见面,如果相中了,就要在放点茶钱,当是见面费。

    现在讲究快节奏,把放茶钱的过程省了,但仪式不能省,并入到订婚中来了。

    张军伸手去接茶。

    张扬低声提醒道:“哥,该放钱了。”

    张军啊的一声,又把端起的茶杯放下来,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沓钱,有整有零,放在茶盘里面。

    他可能是太紧张,放下钱,就坐了下来。

    张扬笑道:“哥,你的茶。”

    张军又站起来,端起茶杯,说了声谢谢。

    一屋子的人,都是女方家里的亲邻好友,见状都笑了起来。

    陈红梅脸泛桃红,把盘子端到张扬面前。

    张扬起身,掏出几个红色的盒子放在茶盘上,然后端起茶杯,说道:“今天,你是最美的,他是最开心的,你俩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当然这只是我的祝愿,幸福还有待你二人慢慢去实现。嫂子,订婚快乐!”

    陈红梅道了声谢,看着茶盘中的盒子,问道:“弟,这是什么?”

    “金戒指、金项链、金手镯。”张扬一一打开来。

    金光灿灿,满屋生辉。

    “哗!哇!”看客们发出惊喜和羡慕的惊叹声。

    “这?不是说好了,不买的吗?”陈红梅讶异的问。

    “嫂子,正因为一句不买,你更值得拥有这些首饰。”张扬转过头,对张军道,“哥,愣着做什么,快给嫂子戴上。”

    张军啊的一声,这才反应过来,问道:“老弟,你几时买的?”

    “昨天我去镇上买的。”张扬轻轻一笑。

    “你昨天说去镇上买墨和纸,其实是帮我们买三金?”张军感动的道,他伸出右手,在弟弟肩膀重重一拍,一切尽在不言中。

    当陈红梅戴上金器,这个订婚礼,一切都显得这么完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