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七十一章 你不下岗谁下岗
    张扬愿意花这么多的钱,帮助哥哥完成娶媳妇的大事,一方面,固然是兄弟情深,另一方面,却是想帮母亲找一个帮手。

    里里外外,都是王素兰在操持,她实在是太辛苦了啊!

    张扬有心相帮,但无奈要上学,还要赚钱,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爸爸是那样的一个父亲,已经没有办法了,指望不了,哥哥要出去上工,下的是苦力活,已经很累了,妹妹也要读书,抽身乏术。

    唯一的好办法,就是给哥哥找个老婆,找一个贤惠的嫂子,让她帮着母亲,打理这个家。

    初六那天,张扬看到陈红梅,观其行,听其言,审其态,深觉此女可为嫂,于是一力撑天,硬把张继祖的反对给压了下去,支持了这门亲事。

    人间世,就是如此,谁腰包里有钱,就能说得起话,就算是亲爹老子,也奈你不何!

    张扬的这番苦心,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跟任何人讲。

    张军先生和陈红梅小姐的订婚典礼,在花炮和鞭炮声中,在亲邻的祝福声中,礼成。

    初十这天,张扬完成了福田商场的对联任务。

    早上,他把写好的对联,还有临摹好的两幅画打好包,跟家里人说要去县里。

    张军看他拿着东西就往外走,连忙喊道:“老弟,你不骑摩托车去?”

    “不了,我坐班车挺好。摩托车你出工用吧。”张扬临走之前,又把陈红梅喊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啊?”陈红梅听了,惊讶的看着他。

    “好了,就这样,我走了。”张扬微微一笑,“你快回去吧。”

    “二叔!”陈红梅追上来,送他上了班车,挥着手喊道,“你早些回来啊!”

    张扬这次去县里,打定了主意,要从县里去省城,再从省城去苏南市!

    这一去,起码要五、六天,回来就是开学。

    张扬不敢和母亲讲,因为讲了,母亲肯定不会同意,与其和她当面争吵,还不如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嫂子去做。

    王素兰的脾气,张扬深知,这个事情,谁说都不顶用,唯有儿媳妇的话,妈妈能听进去,就算不同意,到时也没得办法,又不能冲陈红梅发脾气。

    等陈红梅回到家,张军便问他:“老弟喊你去做什么?”

    “现在不能说。”陈红梅摇了摇头。

    “什么事?连我都不能说?”张军失笑道,“我是他哥,又是你男人!”

    陈红梅还是摇头:“二叔交待过的,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

    张军正月里没事做,正准备去塘里钓鱼呢,闻言笑道:“老弟既然这么说了,好吧,到时你再说好了。”

    陈红梅吁了一口气。

    张扬来到镇上,先去双溪镇的文具店。

    “哟,小张啊,你好久没来了啊!”老板娘正在整理货架,看到他进来,放下手中活计,走了过来,拿出瓜子花生来招待他。

    “老板娘,我最近忙,都来不成了。”张扬把买的一瓶酒和一个玩具,放在柜台上,“之前多有麻烦,多承照顾,这是一点小心意,给你们拜年了!”

    “哎呀,这孩子,怎么这样啊?你来就来,怎么还带东西呢?”老板娘乐得合不拢嘴,“你真是太懂事了!哎呀,我看着都喜爱啊,我家孩子,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老板娘,我这些东西,在你家寄存一下,我去办点事,回头再来取,可好?”张扬把一大包对联放在角落里。

    “好啊,这有什么,你去就是了。”老板娘道,“对了,你的笔墨还在我这里,你等下一起带回去。”

    “那些就先寄在你这里吧,哪天我有空再来取就是。”

    “哦,你不回家啊?”

    “我等下去县里了。”

    “开学了吗?”

    “快了。”

    张扬说着,走出店来,往镇委方向走去。

    镇委镇政府在一起,就在老街上,张扬穿过集贸市场,从老桥上过去,很快就走到了。

    张扬来到镇委镇政府大门外,看了一眼门口挂着的几块牌匾,确认镇委在这里,抬脚就往里面走。

    “喂,干什么的?”门卫正好站在门口,看到张扬往里走,便喝问一声。

    “找周书记!”张扬淡然的回答。

    “哪个周书记?”门卫拿着腔板问。

    “周怀谨周书记!”张扬俊眉微扬,心想你这里是政府部门,就是为百姓服务的,我进个门,你一个看门的,跟审贼似的干什么?

    “你一个半大孩子,找周书记做什么?”门卫本来只是随口问一下的,听到这里,不由得重视起来,走过来,拦在张扬面前,瞪着眼,看着张扬。

    张扬倒也不着急,好整以暇的道:“怎么了?不能找他吗?”

    “那得分什么事情。”门卫挥了挥手,“你这样的人,能有什么事?快走快走!”

    张扬沉声道:“我找周书记有要事,耽搁了的话,你可担待不起!”

    门卫哈哈笑道:“笑话,周书记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领导要是都这样,来个人就见,他还不得忙死?你还是个学生娃吧?找周书记能有多大的事?别在这里烦人了,速速离去!”

    张扬心想,硬闯是不行的,打狗也要看主人呢,就跟古代一样,这政府机构的门卫,宰相门前七品官,袭击门卫,罪过可不小。

    他看到门卫室里有电话,便走过去,抓起话筒,开始拨号。

    “嘿,你怎么拿我的电话用了?”门卫大声喊道,“这是紧急联系用的,你打给谁?我这电话,不对外开放!你要打电话,到邮电局去打,要不,就到街上店里找公用电话去打。”

    “打给周书记!”张扬脸色一正,厉声说道,“我警告你,等下周书记来了,看你怎么道歉!”

    他这话,说得声色俱厉,倒把门卫给唬住了。

    很快,门卫反应过来,冷笑道:“你吓谁呢?你还知道周书记的电话?我都不知道他的私人号码!哼,你还想周书记亲自出来迎接你?我看你是在做梦吧?行,我倒要看看,你能把谁招来!招不来周书记,我看你怎么交待!”

    张扬拨通了电话,里面传来周怀谨沉稳的声音:“哪位?”

    “周书记,我是张扬,在镇委门卫室这里,门卫不让我进去。你是不是和他说说?”张扬对着话筒说,同时瞥了门卫一眼。

    门卫哂然一笑,以为他在装呢!

    他伸出右手,似乎在说:请继续你的表演。

    周怀谨一听,马上换了一种笑声:“张扬同志,你来了啊?好,我知道了,我这就来接你。”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张扬拉过门卫室的凳子,坐了下来,微微含笑,看着门卫:“你多大了?在这工作几年了?”

    门卫愣道:“关你什么事?”

    张扬淡淡的哦了一声:“你如果在这里很多年了,等下周书记要是责怪你,我看你可怜,就帮你说说情呗!”

    门卫正要反唇相讥,周怀谨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张扬同志,你好啊!”

    周怀谨快步进来,握住张扬的手,用力的摇了摇:“来,到我办公室说话。”

    张扬看向门卫:“请问,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门卫早就目瞪口呆,手里捏了一把冷汗。

    周书记不仅认识这个年轻人,还和他握手,还称呼他为同志!

    天哪,这小屁孩子,什么来头?

    “可以,你可以进了。”门卫连忙说道。

    “怎么回事?”周怀谨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沉声说道,“我们这是政府机构,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不管是谁,都可以自由进出。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你有什么权力,把国家的主人拦在外面?你平时是不是经常这么做呢?”

    “周书记,绝对没有这种事,”门卫期期艾艾的道,“我今天就是脑子一热,看他是个孩子,所以问了一句。他又说是来找你的,我想一个孩子怎么能找你啊?所以就拦了一下。平常我很随和的,我在这里工作十几年了,一直兢兢业业,没有犯过错。”

    周怀谨严肃的道:“安排你在这里,给你工资和福利待遇,是为了让你迎接和招待前来办事的百姓!你倒好,狐假虎威,仗势欺人!你一个看门人,都自觉高人一等吗?张扬同志是我的贵客,你都敢如此无礼,可见你平时对待百姓的态度!”

    “没有,绝对没有这样的事啊!”门卫苦笑道,“周书记,我以后不敢了。”

    “你在这里工作十几年,非但没学会谦恭和服务,反倒学会了一些陋习!我看,这个岗位的人,也得勤换才行!”周怀谨不怒自威的说道。

    门卫啊的一声,身子凉了半截。

    周怀谨丢下这句狠话,就不再理睬此人,转身面对张扬,又是一张笑脸:“张扬同志,让你受委屈了,请,我们到办公室说话。”

    张扬点头笑道:“周书记客气了,请。”

    两人走出来,往里面办公大楼走去。

    门卫吓得哎哟一声,恨不得抽自己耳光!

    你拦谁不好,怎么就把周书记的贵客给拦下来了?

    周书记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呢,你却敢对他如此无礼!

    你不下岗,谁下岗?

    活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