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七十二章 身世成谜几人解
    周怀谨请张扬进到办公室,然后把门关上。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办公室,一排文件柜,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条待客用的沙发和一张茶几。

    “周书记,画我临摹了,你先看看。”张扬知道对方工作忙,也不客套,直入主题。

    “嗯,好。”周怀谨充满了希冀。

    张扬临摹的画,还没有装裱,把原画展开给他看。

    周怀谨退开几步,站远一点观看。

    “不错!”周怀谨呵呵笑道,“张扬同志,真没看出来,你书画功底这么深厚!我认识的人里面,几十岁的大书画家,也就你这水平,但他们轻易不帮人临摹,尤其是古代书画作品。”

    张扬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这两幅画,是他赚钱最多的项目,如果临得不够好,那钱是不是要退回去?

    笑话,自己都动用了,真要还回去,那自己还得去借款还钱!

    “多谢周书记夸奖。那这画就留下来了。”张扬把画卷起来,递给周怀谨。

    周怀谨接过画,锁进文件柜里,沉吟道:“张扬同志,我也有不少藏品,想找人仿制和临摹,你有兴趣吗?”

    张扬心里暗自惊讶,心想他和陈茵,都忙着复制文玩,难道也只是为了展览吗?

    “周书记,我也很想接你的活,只是,我马上就要开学了,高三最后一个学期,对我很重要。”张扬委婉的拒绝了。

    “张扬同志,价格好商量,我不会亏待你的。陈茵给你多少,我只多不少。你放心,我虽然是个小官,但我花的钱,都是正路上来的。不瞒你说,我家境殷实,家里并不缺钱。”周怀谨还以为,是因为价钱的关系,所以先打预防针。

    张扬笑道:“这一点,我知道的。能玩得起收藏的人家,条件能差到哪里去?嗯,接下来的这个学期,我肯定要把精力放到学习上来,等毕业之后,或许就有时间做别的事情了。这个学期,就算是陈小姐那边,我也不会再接活了。”

    “好吧。”周怀谨点点头,“读书是最重要的。那先不麻烦你了。”

    张扬略坐一坐,就起身告辞。

    他走出来,经过门口时,门卫弯着腰迎上前,谄笑道:“您走了?您好走。”

    张扬摆摆手,没有理他,径直出了门,往镇外走去。

    他要到庆余堂去看看,给爷爷的初恋情人拜个年,顺便问问她,爷爷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奇异之事?

    为什么要留下不碰古玩的遗训?

    这中间,难道有什么道理?

    来到老宅面前,却见这里热闹非凡,门前田地里,一排竖着八面大旗,旗上绣着当家的姓氏。

    在乡里,这是家里有丧的象征。

    老宅大门上,挂着三个大大的白底黑字:“当大事!”

    不会是老奶奶过世了吧?

    张扬来到门前,一打听,果然是老奶奶西去了,一问,是昨天没的。

    “我早来两天就好了!”张扬叹道,“初六到县里去,要是过来拜年,兴许就能见上她最后一面。”

    没得办法,人死不能复生,爷爷的谜题,只能等待以后再解。

    张扬脸色肃穆,走进宅子里,来到灵堂前,恭敬的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

    故人托物,至死不忘归还,只凭这一点,老奶奶就值得一拜。

    “恕我眼拙,请问,你是哪位?”一位披麻戴孝的男人上前还了一礼,问道。

    张扬起身说道:“我是张得喜的孙子。当年,我爷爷和老奶奶是旧识。”

    “哦,你就是张得喜的后人?”孝子点点头,“你来得正好,我在等你呢。我妈妈走的时候,交待我一件事,说张家如果有后人来吊唁,就让我把一样东西交给你。”

    张扬问是什么东西。

    孝子转身进去里屋,不一会儿,捧着一个锦盒出来,递给张扬:“就是此物。”

    张扬接过来,看了看,盒子上了锁,而且是暗锁,无法打开。

    他抬头看向孝子。

    孝子摇了摇头:“妈妈没有留下钥匙,只有此盒。”

    张扬道了一声谢,抱着盒子,又在灵堂前上了三炷香,这才离开。

    锦盒不大,也就后世一个六寸手机大小。

    张扬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但又不想破坏这么精美的盒子,只得先收进口袋,等以后再说。

    来到双溪文具店,取走对联,乘坐班车,前往福田县城。

    张扬来到福田商场,把对联交给刘文岚,然后把钱数清算了一遍,两下无误。

    “刘经理,陈小姐在吗?”张扬问道。

    “你来得巧了,”刘文岚倒了杯茶给他,笑道,“老板这些天,在各个分店视察工作,今天刚到本店来。”

    “茶我就不喝了,我去找她。”

    “老板就在办公室里,你去吧。”

    张扬找到陈茵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她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在谈话。

    从玻璃窗见到张扬过来,两人停止交谈。

    陈茵起身打开房门,笑道:“张扬先生,你今天来,是送对联的吧?”

    “是啊,顺便给陈小姐拜个晚年了。祝陈小姐财源广进,生意兴隆。”张扬拱拱手,看向那个老者。

    这个老者,气质超凡,仙风道骨。

    “张扬先生,也祝你新春大吉。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爷爷。”陈茵说着,把房门带上。

    “哈哈,张扬小友,幸会!你是第一次见我,我却闻你名久矣。我是陈伯庸,你叫我老头子就行了。”

    “陈老好。”张扬执后辈礼,“陈老好气色!”

    “还好,还好。”陈伯庸指了指座位,“张扬小友,坐下说话。”

    张扬对陈茵道:“陈小姐,画作我临好了,请你验收。”

    “是吗?这么快?”陈茵显然颇觉意外,看向爷爷,笑道,“没想到吧?”

    陈伯庸起身走过来:“我看看画作。”

    张扬先把真画递给陈茵。

    陈茵展开来看过,没有问题,这才收起来。

    张扬又把自己的临作拿出来。

    陈茵展开来,因为没有装裱,不能挂起来看,但这也难不到她。

    她办公室里有块白板,她把画贴在白板上,拿几个磁块压住角,然后和爷爷一起,站远一点欣赏。

    “鬼斧神功啊!”陈伯庸动容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这幅临画,出自张扬小友之手?”

    张扬谦虚的笑道:“张老过奖了。”

    陈伯庸肃然道:“我这一生,秉公执中,从来没给任何人一句过誉之言!张扬小友,你的笔下功夫,确实了得!”

    张扬发觉,这个老人看向自己时,眼神里面,有一种很特别的东西,但仔细捕捉的话,又消失无踪了。

    “陈小姐,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这画就留下来了,我们之间,就此两清。”张扬笑道。

    “什么两清啊?”陈茵嫣然一笑,“我们的合作,才刚开始呢!”

    “陈小姐,我马上就开学,必须心无旁婺,应对高考,所以,只能以后再寻找机会合作了。”

    “嗯,高考的确是人生第一件大事。那好吧。”陈茵伸出手,和张扬握了握,“记得保持联系哦。对了,元宵节,我家有个小型的古玩展鉴会,请你过来参加吧。”

    元宵节,还有五天时间,张扬心想,自己反正要赶回来开学的,便同意道:“好啊,我一定抽空前去。只是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到时我怎么去?”

    “我家老宅,就在省城清水塘古玩街,门牌是八十八号,很容易找的。”陈茵怕他忘记,又拿了张名片递给他,“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你到了要是找不到,就打我电话,我去接你。”

    “好。”张扬心想,在省城就更好了,到时我从苏南市,直接回到省城,正好参加陈茵家的展鉴会,然后再回福田县好了。

    张扬走后,陈茵关紧房门,把真假两幅画拿出来对比。

    “真的很像!”陈茵越看越是肃然,“他这么年轻,真有这么好的技术?太不可思议了。”

    “你去过他家?”陈伯庸问道,“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父母,还有哥哥和妹妹,哦,还有一个老奶奶,不过,那老奶奶很老了,我套过她的话,她不可能有这份手艺。”

    “难道,另有高人?”陈伯庸沉吟道。

    “爷爷,你会不会弄错了?张扬真是我们苦苦找寻的人吗?”

    “或许是他,或许是他背后的人。”陈伯庸露出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元宵节,即可见分晓!”

    “爷爷,万一他不去呢?”陈茵忽然想到,“省城离这里远,到时想来接他,怕也迟了。”

    “他会来的!”陈伯庸意味深长的道,“我有预感!我卜过一卦,是飞龙在天,看来,他是时候重出江湖了!”

    “爷爷,我觉得悬。”陈茵轻轻摇头,“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个高中生,怎么可能是我们要寻找的人?”

    陈伯庸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张扬的临作上,沉声说道:“不管是不是他,还是另有其人,这些书画作品,总是真的吧?元宵节,一定要让他显出真身来!茵茵啊,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陈茵收起画作:“我知道了,爷爷,那我把这画,送到王师傅那去装裱。”

    陈伯庸重重的嗯了一声,两道浓眉,忽然紧皱,目光中露出期盼的神色:“但愿,就是此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