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七十三章 萍水相逢他乡客
    从福田县到省城,坐火车要两个小时。

    这是张扬此生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出远门。

    在此之前,他今生到过最远的地方,是福田县。

    正月里,出门的人很多,张扬买的是站票。

    上车之后,张扬就在两节车厢的中间,找了个位置靠着。

    列车到达下一站,停留五分钟。

    两个中年农民,一胖一瘦,提着一个米袋子,走上车,就在张扬身边停下,也不嫌脏,席地而坐。

    米袋子落地的时候,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

    张扬听得清楚,不由神色一动,蹲了下来,听他俩说话。

    “老古,还在春节哩,我们这么早跑到省城去,开市了吗?”瘦子瓮声瓮气的说道。

    “我们去找熟人,不管开没开市,都有人收,你不用担心。”胖子嘿嘿笑道,“不管你有多少货,都能卖出去。”

    瘦子双手紧紧握住米袋子,放在腿间盘着,沉着脸不出声。

    张扬假装碰了他一下,然后说了声对不起。

    瘦子瞅了张扬一眼,见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学生,便回了一句:“没事。”

    张扬和他搭上话,谈东论西。

    瘦子嘿嘿一笑:“小伙子,你这是到省城去上学吧?”

    张扬随口编道:“去打工,我叔叔在省城开了家古玩店,我在他店里做事。”

    “是吗?”瘦子偏过头来,看着张扬,咧嘴笑道,“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年轻,就工作了啊?”

    张扬唉了一声:“读书的时候没用功,没得办法,只能早些找份工作。正好我叔叔古玩店里招人,就去当学徒了。”

    “你刚才说,你是在古玩店当学徒?”瘦子来了兴趣。

    “是的。”张扬笑道,“天天和古玩打交道,很轻松。”

    瘦子问道:“那你会看文玩吗?”

    “当然会啊,不然怎么帮东家看店?店里天天有人前来买卖古玩的。”

    “哦,我这里有几个货,你帮忙看看,是哪个年代的?”瘦子来了兴趣。

    “老古,你怎么随便找人看啊?这火车上,人多手杂,别吃了亏去!”胖子拉拉瘦子的衣服,低声忠告。

    “没事,他还是个孩子,又是火车上认识的,彼此间又没有关联,他看成什么样,我觉得更准确。”老古外表一脸的憨厚,内心却十分精明,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胖子抹了一把脸:“行,那你就拿出来,让他看看吧!”

    老古小心的把米袋子放在地上,打开一道口子,从里面掏摸出一个铜制香炉,递给张扬看。

    张扬首先要排除,这两个人是不是骗子。

    现在他对自己鉴古的本事,还是有些信心的,当即接过来,看了两眼,微微吃惊,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只小薰炉,居然是清代之物!

    他举起薰炉,看其形是否端正,好的古铜炉,有如君子端坐,气足神扬。

    然后用手掂量其重量,铜质越好,密度越好,炉就越重,轻浮者肯定为假货。

    他又用手指在炉唇处弹了弹,侧耳倾听响声。

    炉体声音悠扬洪亮,手感细密光洁,犹触婴儿之肌肤。

    心中有了判断之后,张扬不动声色,把香炉还给老古,淡淡的说道:“这个,你从哪里弄来的?”

    “家里传下来的。”老古把香炉收起来,说道,“你看怎么样?”

    据张扬刚才的观察,那只香炉没有土沁迹象,像是传家之物,不过,如果是从大型陵墓里摸出来的,也可能没有土沁。

    “还好,这是清代中期之物,款式铸得不够精奇,形制是仿造明代的宣德炉,但用料和做工,都没有宣德炉考究。你这只炉,保存得好,品相和路份都还不错。形制饱满端正,中规中矩,包浆温润,色泽蕴藏于内,铜炉不显俗气,可以登大雅之堂。”张扬侃侃而谈,把香炉的一切,都说得头头在理。

    这一来,不仅老古赞赏,那个胖子也频频点头,不由对张扬高看了两眼。

    “哎呀,小兄弟,你真是个行家啊。”老古夸奖道,“那你帮忙估个价?这炉子能值多少钱?”

    “我说句实话,清代的铜炉,存世的很多,也就没有明代的炉值钱。但很具有收藏价值,再存个上百年,那就值钱多了。”

    “没那个耐心存,收藏都是有钱人做的事,我现在家境困难,就想换几个钱用。”老古拍拍米袋子,“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我是守不住了。你说这能值多少钱?”

    “两千块钱左右。”张扬肯定的说道。

    “两千?够了!”老古高兴的笑道,“我之前找了个古玩商看,他说只值一千呢!”

    胖子道:“老古,你别听他瞎说,他哪里懂行情啊?你这炉,就只值一千,多了没有人要。不信?那你问他,两千块钱,看他买不买?他要是买,你直接卖给他得了。”

    他这是吃定张扬身上没钱,买不起这两千块钱的炉子。

    一个半大孩子,又是当学徒工的,刚过完年出来,身上有两千块钱才怪!

    老古为难道:“人家一个孩子,买这玩意做什么?吃不得、用不得、穿不得!这种古玩,就得卖给那种大富大贵的人家,钱闲得慌,没地方花的人,买回家收藏用。”

    张扬笑道:“叔,你要是真的想卖,那我就买下来吧,反正,我刚才出了两千块钱,那就给你两千,我拿到店里,照样可以卖出去的。”

    “你真的想要?”老古提醒道,“两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了,你拿得出来吗?”

    “我自己赚的钱,都是自己花。”张扬来之前,把钱分散,分别放在不同的口袋,一则自己年纪还小,谨慎起见;二则坐车来来去去,难免打瞌睡,怕被坏人摸了去。

    老古真的把那个小薰炉拿出来,递给张扬:“那就卖你了。”

    张扬出门,把书包腾空了,背在身上,里面装着从刘家村收来的三个瓷器。

    这三个瓷器,并不是博物馆所缺少的古董,因此,他准备带到省城卖掉。

    他掏出两千块钱,把薰炉收了,也放进书包里。

    老古见他这么爽快,又这么大方,忍不住道:“小兄弟,我这里还有两件物品,你要不要一并看看?”

    “是什么?”张扬把书包里用来垫底的毛衣,将几件东西隔好。

    “给你看看。”老古再次拉开手中的米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件长嘴壶来。

    “这是银壶!”胖子在旁边说道,“可值钱了。”

    “这是锡壶。”张扬一眼就认出来,说道,“清代的,用来温酒用的。这种壶,在古代很常见。苏东坡有一个很着名的绝妙对联,说的就是锡壶之事。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千百年来,不断有人出对,但都没有特别好的。”

    胖子嘿嘿笑道:“高!小兄弟,想骗你,真难呐!”

    “哎呀,小兄弟,你不说自己是个学徒,我都要当你是古玩教授了!”老古敬佩的道,“你看这东西值多少钱?”

    张扬这次没有出价,而是问道:“你想卖多少?”

    老古并不知道这件东西值多少钱,沉吟着,故作精明的道:“我之前也找人看过一眼,他出价一千五!现在又过了一年,这样吧,我就两千卖给你好了。”

    锡的不是金的,也不是银的,在百姓眼里,就跟铁、铝一般不值什么钱。

    张扬没有马上答应,而是问道:“你还有一件什么东西?一并拿出来,我一起看看。”

    老古又从米袋子里摸出一个笔筒来,笑道:“你们读书人用得着,也是我家祖上留下来的老物件,后来打仗,家道就中落了。这些东西,都用不着了。”

    张扬接过笔筒,看了看,问道:“你打算卖多少?”

    老古伸出两根手指头:“别看这是木的,但我知道,这是红木的,上面又雕刻了花纹,做工是很精良的,所以,我也要卖两千块钱!”

    胖子低声道:“老古,你这是杀黑啊?一个木笔筒,别的古董商,只出你八百块,你要人家小伙子两千?”

    老古瞪他一眼:“别胡说!”

    胖子识趣的闭上了嘴,但又忍不住开口笑道:“这是宋代的笔筒,所以值钱些!”

    张扬一听,哂然笑道:“在我面前,你这么说说也就罢了,若是在专家面前说出来,别人要笑掉大牙了。”

    胖子瞪眼道:“为什么?难道,这不是宋代的笔筒吗?”

    张扬轻轻摇头:“笔筒是文房用品,从传世品来看,多为明代中晚期以后之物,墓葬出土之物,亦不见有宋元笔筒。我不是说以前没有过笔筒,但至少还没有相关证明。”

    胖子啊的一声,讪笑道:“是吗?嘿嘿,小兄弟,你懂得真多!看来,要想骗你,可难哪!”

    张扬淡淡的道:“萍水相逢,都是他乡之客,你们看我年轻,以为我好欺负,想欺骗我,情有可原。”

    胖子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连忙说道:“小兄弟,对不起,我不是成心的,就是想考较一下你的眼力。不瞒你说,这三件货,我们早就找人看过了,这次是直接去出手的。你要是真看中了,卖给你这个识货人,也算是这些古玩,得其真主了。”

    张扬脸色平静,心里却乐翻了。

    刚才一听对方的报价,便知他们走宝了!

    自己捡大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