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七十四章 天赋负值捡大漏
    这个笔筒,的确是木的,但并不是红木的,而是紫檀木笔筒!

    而且是小叶紫檀木!

    笔筒的材质一般为木制笔筒、玉石类笔筒、瓷器类笔筒和金属类笔筒。

    瓷器类笔筒,当属最多,应用最广泛。

    而这种紫檀木笔筒,最为高贵。

    张扬手里拿着的,更是异常珍贵的小叶紫檀笔筒!

    紫檀笔筒,主要分大叶紫檀木,也就是非洲紫檀木笔筒,和印度的小叶紫檀笔筒。相比之下,小叶紫檀笔筒的价值要高得多。

    小叶紫檀笔筒刚制作出的新作品,色彩偏红,久而久之,渐渐变深,紫色中带有花纹,并始终布满油润。

    清代木雕笔筒与明代风格不同,出现了许多雕刻华丽繁芜的笔筒,雕法多样,有高浮雕、浅刻、浮雕、镂雕、阴刻等综合技法,刀法纤巧细腻。

    眼前这款,便是浅刻花纹样式,古朴自然。

    “小兄弟,你考虑得怎么样?你要是全部买走的话,我们就在下一站下车,打道回府,懒得去省城了!这样吧,这两件一起拿走,算你三千八!优惠你两百块钱!”老古见张扬沉吟不决,以为自己开的价格,把他给吓住了,于是故意以时间紧迫为由,催促他成交。

    旁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拍拍张扬的肩膀,好心提醒道:“小伙子,看不准的话,不要买,他们不敢拿你怎么样的。”

    虽然说,古玩行里,有报价就要买的规矩,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张扬出了价不买,对方也不可能逼迫他付款。

    至于名望和声誉,笑话,他又不是开店的,更不是什么专家教授,半大小子一个,怕啥子?

    可是,张扬有这份自信!

    他看中的东西,就不怕打眼!

    张扬微微一笑,二话不说,拿出三千八百块钱给他,然后把两件古玩,一股脑的装进了自己书包里。

    以前,张扬很恨这书包,又大又沉,背满书后,能把双肩压垮!

    现在,他唯一一次感谢这个书包,没把他的青春压弯,倒把这许多宝贝装了进去!

    列车到达前方车站。

    那两个人数了数钱,揣进口袋里,提着空空的米袋子,急忙下车去了,那匆忙的模样,好像生怕张扬前去退货似的。

    看他们捡了大便宜的样子,张扬心生狐疑,难道我打眼了不成?

    他再次拿出那三件新收的古玩,看了一遍,又从博物馆里找到同时代相同的物件进行比对,印证了自己的眼光并没有出错。

    三件东西,铜炉、锡壶、笔筒,做工精美,形制古朴,包浆厚实,这不可能是仿制的吧?

    张扬决定,好好利用一下博物馆。

    虽然不能直接鉴定,但这三件古物,已经在自己囊中,可以任意判断,如果是假的,国宝就会发来信息。

    他把自己的担忧,说出口来:“这三件都是仿制品!”

    一片宁静,没有叮的声音响起。

    张扬长吁一口气。

    就在他得意洋洋之际,“叮”的一声响了。

    张扬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了。

    天哪,五千八百块钱,就买了三个假货?

    枉自有博物馆伴身,自以为可以鉴古玩,辩骨董,断年代,识包浆!

    现在倒好,活生生的被打眼了!

    身边几个旅客,都目睹了刚才那一幕,看着张扬付出那么多的钱,买了这三个玩意,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个败家子啊!

    有这么多的钱,够你买多少个酒壶、多少个笔筒,多少个香炉了?

    这谁家的孩子,看穿着打扮,又不像是富家子弟啊!

    刚才好心提醒他的老者,听到张扬说出仿制品的话,又见他面色不愉,不由得蹲下来,好言劝慰道:“是不是打眼了?哎呀,古玩这一行,真不容易混,我以前也玩收藏,但凡有点钱,都投到里面去了。结果,全打了眼,哎,老婆都跟人跑了!孩子们怨恨我一辈子!怪奸商吗?怪造假者吗?怪!但我更怪自己,没那个金刚钻,偏要揽那个瓷器活!我活该啊!小伙子,算了,你还年轻,输得起,几千块钱,就当买个教训,从此断了这念想,以后走正道儿吧!”

    张扬苦笑一声,心想这大爷还真是热心肠!

    “您有一条来自国宝的留言,请注意查收。”

    是真是假,就在这信息之中,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何不痛痛快快,打开来看看?

    张扬打开信息。

    “张扬先生,您鉴宝失败,扣除三点天赋值!”

    “我拷!”张扬忍不住大喊一声。

    周边人看他的眼光,更加怜悯。

    一个父亲,拉着自己的儿子,苦口婆心的教导:“看见了吗?这就是不听老人言,听亏在眼前的实例!你以后长大了,千万不要乱花钱,不要相信外面的陌生人,辛苦挣来的钱,别被那些江湖骗子骗走了。”

    等等!

    张扬忽然笑了。

    “我刚才说的是,这三件物品,都是仿制品,然后,我收到国宝发来的信息,说我鉴宝失败。”张扬思索道,“我文科成绩虽然不太好,但也不至于这么差劲,这个弯,还是能转过来的!换言之,这三件宝贝,并非仿制品,都是古玩!”

    张扬忍不住一阵得意,把东西收好。

    “大爷,谢谢你,我没事。”张扬也不说破,就让他们以为,自己被江湖骗子摆了一道吧!

    这样一来,就没有人惦记他身上的宝物了。

    “嗯,看开点,人生在世一蜉蝣,一场扯淡没来由。”老者呵呵一笑。

    张扬一乐,心想这话说得好,像在尘世间打过筋斗的人说出来的!

    他正要说话,忽然听到叮的一声响。

    “您有一封来自国宝的留言,请注意查收。”

    “怎么又来了?”

    张扬想着,用意念打开短信。

    “张扬先生,您现在的天赋值,负三分,请努力赚取积分。”

    “我拷,还有负数?国宝啊国宝,你怎么还懂数学啊?”

    张扬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想到,我国是世界上首先使用负数的国家。

    早在公园前四百多年,战国时期李悝在《法经》中已出现使用负数的实例。

    这么说来,国宝懂得负数,也就不在话下了。

    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天赋值,过年的时候,全部用来换新年礼物了。

    现在出现负值,会不会影响到博物馆功能的使用?

    两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过去,火车到达省城火车站。

    张扬背着包,下了火车。

    省城的天气,比乡下要暖和一点,柔柔的暖风,吹在人脸上,也不觉寒意,仿佛春天就要来临了。

    这一生,张扬是个刚出门的少年郎,但他的心智,却是一个见识过大都市的过来人,因此,初来省城,并没有太过好奇的观望。

    不过,他虽然见识过很多大城市,但对省城,却不太熟悉。

    在县里高中毕业后,就直接考上了外省的大学,与省城的几面之交,不过是回家时的匆匆路过。

    他来到公交车站,一个站牌、一个站牌的看过去,寻找到去清水塘的公交车,又问了两个车站的执勤人员,问到了路线。

    坐上348路公交车,到芙蓉广场站下车,再沿着立交桥往东走,不一会儿,就到了清水塘。

    这里是省城有名的古玩一条街。

    没有接触这一行的时候,一直以为玩古董,是少数有钱人的事情。

    进了这个圈子,才发现身边很多古玩人士,不论贫富,不论城乡,都有人为古玩疯狂,为文物痴迷。

    来到古玩街,张扬对古玩圈子,又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虽然还在正月里,这边却已经开市了。

    有些门面开了,有个别门面还大门紧闭。

    张扬一边走,一边看门牌。

    他记得陈茵说过,她家是在清水塘古玩街八十八号。

    既然来了,就先认一下门。

    八十八号!

    张扬找到了,当看到八十八号时,不由得一怔。

    外面是一排八个大门面!里面又有数进老式的宅子!

    在整个古玩街,这是最大的一家店。

    店门上,挂着一块大牌匾:“博雅轩。”

    下面又有四个小字:陈氏老店。

    没错,这就是陈茵家的店铺。

    牌匾左上方,有一个图案,仔细看看,是北斗七星和一座山的模样。

    很多百年老店,都会有自己的图标,这个大概也是博雅轩的标志吧?

    一般的店子,也就一个门脸房,能有两、三个门脸房的,就算得上大店了。

    而陈茵家的店,居然有八个门脸房!

    从陈茵的口气中,可以听出来,这还只是她家的老宅子,可见在外面的大城市里,她家还有门店!

    做着古玩生意,又涉足超市生意。

    这个家族,得有多么庞大的财富?又有多么悠久的历史?

    张扬略一沉吟,抬脚走了进去。

    店子装修得古色古香,顶上吊着十几盏大宫灯,把店铺里面照得通亮。

    十几个伙计,分散在各处,各自忙碌。

    张扬进了店门,伙计们并不上前招待,而是任由顾客四处观看,跟逛超市一般。看来,陈茵把管理超市那套方法,也运用到古玩店来了。

    柜台里面,坐着三个人。

    一个妙龄女子,应该是收银员。

    一个穿着长褂的古稀老者,应该是掌眼的朝奉。

    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应该是管理店铺的助理。

    此三者,是大型古玩店的标配。

    “大爷,请问,你们这里,收古玩吗?”张扬径直来到柜台前,问里面坐着的那个古稀老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