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七十五章 尼玛的要逆天啊
    “收啊。”老者戴着老花镜,手握放大镜,正在看一本竖排线装书,闻言抬起头来,看了张扬一眼,便自一怔。

    张扬打量他,觉得他和陈茵的爷爷,有几分相像。

    “小伙子,好个相貌啊!”老者微微一笑,却没有提古董的事。

    “哟,好年轻啊,”收银的女子,不过二十出头,抿嘴笑道,“你这么年轻,也做古玩生意吗?”

    那个中年人,穿着得体的唐装,留着寸发,显得精明能干,他眼神锐利的盯了张扬一眼,似乎要把张扬看透。

    “感兴趣,试着收了几个货。”张扬淡然说道。

    唐装男略带轻视的问道:“你有什么货?事先讲明白,咱们这里,是正规的古玩行,有三不收。”

    张扬也不说自己有什么货,问道:“哪三不收?”

    “支锅来的货,不收!”唐装男沉声说道。

    张扬点点头,表示理解。

    盗墓来的货,收了后患无穷,说不定上午收了,中午就被摸来的公安带进局里去了,告你一个销赃罪,不仅亏了钱,还要负刑责!

    不过,这也只是一份免责声明罢了,相当于商店柜台上贴的:钱款当面点清,出门概不负责。

    真正来销货的,谁还明白着告诉你,我这些货,是支锅来的不成?

    “工艺品,不收!”唐装男又说道。

    张扬嗯了一声。

    工艺品,只是个委婉的说法,行话就是假货,仿制品,复制品。

    这也是一句虚言,能不能看出来是复制品,考的是你们店家的眼力!

    如果你们打了眼,收了假货,还不是自认倒霉?

    唐装男见张扬并不似少年人般完全不懂行,倒也略微放松语气,缓缓说道:“国宝,不收。”

    这就是说,就算你的货,来路很正,又是真品,但是,如果达到了国宝级别,他们也是不敢收的。

    笑话,国宝啊,就算我有,就算肯卖,你也要收得起啊!

    当然了,如果你真有国宝级的藏品,也是你个人的,真要买卖,不是不可以,可以走拍卖行,也可以找圈子里的大佬来鉴真。

    一般的古玩行,能玩国宝级的,毕竟是少数。

    如果你真有这么大财力,又碰到了国宝,你会推出门去不要?

    真能收起得起国宝的人,自然也能摆平社会上的其它关系了。

    博雅轩这么规定,也有其道理。

    “就这三条,如果先生的货,不属于上面三条,请亮出宝贝来看看吧。”唐装男说道。

    张扬没有废话,也没有客气,把书包往柜台上一摆,拉开拉链,把里面的六件宝贝,一一拿出来,摆放在柜台上。

    “就这六件。请过目估价。”张扬做了个请的手势。

    唐装男扫视过去,脸色并无多大波动。

    他是负责店里的管理工作,对古玩,并不怎么在行。

    长褂老者只看了一眼,却是脸色一讶,站起身来,举着放大镜,一一细瞧起来。

    “小伙子,你这货,哪来的啊?”老者抬起头问道。

    “大爷,你要是想听故事的话,我可以讲上三天三夜。”张扬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绕了个弯子。

    “扑哧!”收银员掩住嘴笑了。

    每个来卖古董的,事先都会编一套故事,说我这古玩,是怎么怎么来的,诸如我家祖上在宫里当太监,后来皇上隆恩,放出宫来,还赏赐了不少金石书画和瓷器。

    或者说,我家祖上是大商贾,后来家道没落,只留下这几个古物,子孙不孝,拿来换几个吃饭的钱用用。

    这类故事,你要是想听,张扬能编出一箩筐来!

    可是,有意义吗?

    这就是明白告诉老者,你问这话,不过是废话而已。

    收银员虽然年轻,但也深明个中套路,是以发笑。

    “呵呵,有点意思。”老者深深的看了张扬一眼,问道,“那么,这六件货,你打算卖个什么价钱?”

    张扬不卑不亢的道:“卖什么价,得看这些货,值多少钱。你们这么大的店,想必有几个掌眼的老朝奉在,何不请出来,一并看看,估估价格?价钱合适,我就卖在贵店。如果贵店想捡漏,或是想杀猪,那我绕道走人便是。”

    “嘿!越来越有意思了。”老者又打量张扬一眼,对唐装男道,“去请三爷和四爷过来。”

    “是,二爷。”唐装男恭谨的应了一声,转身去了里屋。

    大约五分钟左右,唐装男陪着两个老者走了出来。

    这两个老者,和陈伯庸,还有柜台里的二爷,都有几分相像。

    “二哥,怎么着?见着开门货了?”

    “二哥能看中的货,想必是俏货了。三哥,我们一起欣赏欣赏。”

    “哎呀,说起来,咱们这店,可有一阵子没收到好货了。”

    “古玩行嘛,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三哥,你别着急啊,这不,一眼货就上门来了嘛。”

    两人说着,来到柜台前,看那六件古玩。

    三位爷,只看,不说话。

    张扬也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货,任由他们拿起来看,翻来覆去的看,用放大镜看。

    观察完毕,三个爷凑在一起,比划了一下手势。

    张扬知道他们在商量,也不着急。

    “小伙子,你这六件货,我们博雅轩,出价一担水,全部收购。”二爷终于跟张扬讲价了。

    一担水,就是一万块钱。

    张扬收这六件货,在刘长根家花了三千块,在火车上花了五千八,一共是八千八百块钱。

    现在转手,才卖到一万?

    来来回回的跑,赚了一千二的路费?

    在二爷等人看来,一万的报价,已经很高了。

    一万块钱,对张扬这样的农村小伙来说,的确是笔大数目,你可以用它盖新屋,讨老婆,或者出来做个小生意了!人生就此变得多姿多彩!

    “你们没有成心收购。”听到这一万的报价,张扬淡淡的回敬了一句,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他指着其中的笔筒说道:“光是这件清乾隆年间的小叶紫檀笔筒,低于六万,我都不会卖!”

    三个爷,对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骇和不可思议!

    因为,这个笔筒的行情价,的确在六万往上走!

    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拥有这么多件古玩,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懂行懂市!不仅说出了这笔筒的信息,还知道它的价格!

    尼玛的,这简直是要逆天啊!

    “小伙子,你这么说,未免太过了。我们打开门做生意,当然要赚一些钱了,不能这货市值多少,我们就按多少收吧?”二爷放下手中的放大镜,看来,他已经看好这几件货了,“你想卖多少?报个价,合适的话,我们一起收了!”

    张扬略一沉吟,说道:“这样,咱们一样一样谈吧?这件笔筒,你们最高能出多少?”

    二爷一怔,他想打包谈,就是想捡漏,没想到张扬却精得透顶,不上他这贼船,要一件一件分开来谈!

    张扬见对方愣神,便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说道:“如果谈不成价钱,我就把货收起来。能谈成几件是几件。天底下不只博雅轩一家古玩行,也不只我一个卖货人。大家能成则成,就算买卖不成,哪怕一件不收,咱们之间,仁义还在,说不定,下次还有合作的机会。”

    这番话说出来,哪里像是一个少年人的口吻!

    分明就是一个老江湖,一个老油条啊!

    三位爷,又打起了手势。

    张扬神色如常,静观其变。

    那个收银员,好奇的看着张扬,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了。

    她在这里收银,见识过形形色色的古玩圈中人,像张扬这样的,还真是头回看到。

    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是什么来历啊?手里有这么多的古董,还懂得这么多古玩的知识!

    良久,三位爷商量完毕。

    二爷仍然是代表,其它两位爷,只负责掌眼和把关。

    这么做的好处,就是不会乱,显得这店很有气概,很有规矩。

    “这件,你刚才说六万,好吧,那咱们就给你六万!”二爷倒也大气,当即拍板道,“你看可好?”

    他杀不到猪,就只能按行情来谈价。

    “可以。”张扬来之前,早就做好了功课,当然不会让人轻易杀了黑去。

    “这件锡壶,”二爷捻着胡子,沉吟道,“我给你三万的价钱,不算低了吧?”

    张扬点点头,说道:“这把壶,再过二十年,绝对可以增值到三十多万。现在三万块钱的话,有些低了。五万吧!”

    要不是需要本钱,去收购更好的古玩,就连这几件,张扬也舍不得卖啊!

    收藏几十年,都是绝对看涨的好货!

    但是,人生之中,必须有舍,才能有得,这舍得之间,孰重孰轻,全看你的眼力和运气了。

    二爷笑道:“小伙子,二十年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二十年前,谁能想到,改革开放后,形势如此一片大好?谁又能想到,之前还破四旧砸骨董呢,二十年后,咱们古玩人的春天就来临了?”

    “低于五万,我不能卖。对不起了。”张扬说着,就要把货收起来。

    “好,五万,就五万!”二爷一把按住张扬的手。

    张扬微微一笑,收回手来。

    二爷拿起铜薰炉,说道:“这件清代的铜炉,我给你两万。这可是行情价,不能再多了。”

    张扬伸出手,从他手里要回铜炉,笑吟吟的道:“这件铜炉,低于十万,我们就不要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