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七十八章 红星瓷瓶来碰瓷
    张扬一看这阵势,上前一步,打开瘦猴的手,沉声道:“休得放肆!手往哪里抓呢?”

    原来,这年头就有碰瓷的人了!

    白芷看着满地的碎片,不由得吓了一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你从那边过来,撞到我的肩膀了。”

    “嘿嘿,小妹妹,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现在这花瓶碎了,你就必须赔钱,光说对不起,有个屁用啊?”对方一看就是那个二流子,说话痞里痞气,一双豆大的眼睛,还不停往白芷身上睃。

    白景明眉毛一皱,沉声道:“这位同志,这个事情,可不能怪我女儿,是你自己走路不当心,横冲直撞,又怪你没有抱紧花瓶。芷芷,不用理他,我们走。”

    瘦猴哪里肯放他们走,露出凶狠的本相,双手一招,街边马上就有好几个人围了过来,一脸坏笑的看着白景明。

    光天化日,白景明倒也不怕事,冷笑道:“告诉诸位,我就是这街上的生意人,这一片的警察都很熟,你们要是想恃强凌弱,那可讨不到好处去!”

    “嗬,街上的生意人?那就更好了,”瘦猴双手一摊,“可别怪我讹你啊,三千块钱,赔了就放你们走,不然的话,你把公安喊了来,吃亏的还是你们,不信的话,你们报警试试看!嬲你妈妈别,你们撞烂我的东西,这么多人看着呢,告到京里去,我也有道理!”

    白景明拉住女儿,防止她受到坏人的伤害,然后说道:“你们分明就是想敲诈勒索!”

    瘦猴做了个鬼脸,露出奸笑道:“不,不,我们不是敲诈,这是正大光明的索赔。我跟你讲,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市民,你要是再这么无理诬蔑我们,三千块钱,怕是不能了难了!”

    白景明强压心头怒火,指着他们道:“让开,我就不信,你们还能抢劫不成!芷芷,小张,我们走!”

    “且慢。”张扬微微一笑,问道,“你刚才说,这瓶子值多少钱啊?”

    “三千!”瘦猴子得意的伸出三根手指头,恶狠狠的道,“少一毛钱,你们都休想走!”

    “哪个朝代的啊?这么贵?”张扬一脸淡然,完全不把对方的嚣张放在眼里。

    “这、这是、明代的!”瘦猴子伸长脖子叫道,“我刚买的!三千块钱!快赔钱!”

    张扬弯下腰,捡起一片碎瓷,托在掌心,笑吟吟的道:“不知道你是哪个星球来的?火星还是冥王星啊?你们那里的明代,就有红星瓷厂了啊?”

    白芷凑前一看,扑哧笑了。

    原来,这瓷瓶的底部款识,写的是景德镇红星瓷厂。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烙印。

    红星这个词,更多是解放后的印记。

    五、六十年代,一大批国有企业,都以红星为名。

    所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红星瓷厂是哪个时代的产物。

    张扬又捡起一片碎瓷,冷笑道:“你们看看这画的是什么?工农兵?大跃进吗?我拷,你们外星人的明朝,有这些啊?”

    “这、这、这!”瘦猴子连连眨眼,强词夺理道,“我不管它是哪个朝代的,反正我是三千块钱买的,你就得赔我三千块钱!”

    “是吗?”张扬傲然道,“就你们这样没有一点脑子的碰瓷行为,公安干警们,估计并不陌生吧?白叔,报警,就说有人拿了个三块钱的花瓶,故意在你面前砸烂,想讹你三千块钱。我倒要看看,警察来了,是帮我们主持公道,还是帮这些痞子为虎作伥!”

    白景明掏出电话,拨打110。

    不等电话接通,瘦猴便怂了,指着张扬,抖着手指头,凶恶的道:“你有种!记住你了!有种别晚上出来,看见你就弄死你!”

    说着,他挥了挥双手,两只腿别着,跟个猴一样的跳着走开了。

    他的帮手们,更是一哄而散。

    “哼!有种别跑啊!”白芷指着他们的背影,“公安就来了!喂,你们明朝红星瓷厂生产的瓷瓶,不要了啊?一片残瓷,也价值连城哩!”

    “好了,芷芷,他们走了便好,不要惹事,咱们回家。”白景明叹道,“小张,还是你机灵。我们都把精力放在辩驳上,却没想到这瓷器是假的,找出这证据来,就让他们哑口无言了。多谢你啊,今天要不是你解围,这事怕是很难善了。”

    “白叔,举手之劳而已。嗯,这边很乱吗?”张扬问道。

    白景明叹道:“三教九流,什么人没有?唉,都是钱给闹的。”

    白芷撅嘴道:“爸,就不能姑息这些人!人人都怕了他们,他们才敢为非作歹!”

    说话间,来到白芷家。

    刘萍做好了饭菜,正等着丈夫回家吃饭呢,一见张扬来了,笑道:“小张,快请进来。”

    “阿姨好。”张扬笑着喊了声。

    “你来得正好,我家芷芷去年在你家吃了餐酸萝卜,回家一直闹着要吃,我试着做了个酸菜坛子,今天第一回拿出来做菜吃,你们尝尝看怎么样。”刘萍摆好碗筷,指着桌上的一碗菜说道。

    白芷笑嘻嘻的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嚼了几口,又给吐了出来,皱起秀眉道:“妈,你确定这是酸菜吗?怎么有股怪味?”

    “啊?有吗?味道不对吗?”刘萍自己也夹起来尝了一口,难受的皱起眉头,然后以手遮嘴,悄悄的吐掉了。

    张扬尝了一下,笑道:“坛子里的水,不够酸,刘姨,你是不是没放母水?”

    “什么母水?”刘萍端起杯子,漱了漱口。

    “这是一句俗话,就是从老坛子里,舀一些好的酸水,放到新的坛子里,就跟母亲一样,把新坛子的水养酸。”张扬解释道,“我家里做坛子,都是这么做的。最老的坛子,有几十年了。越老的坛子,做出来的菜就越酸,也越好吃。”

    “是吗?还有这讲究?我头一回做,竟不知晓。小张,改天去你家,弄一些酸水给我可好?”刘萍端起那碗酸菜,一脸可惜的道,“只能倒了,根本就不能吃。”

    “好啊。”张扬笑道,“你们随时去拿。”

    “小张,等下吃完饭,你陪白叔出去一趟,有人打电话来,说有几个货,问我们收不收。我担心景明一个人看不准,要不,你就陪他去一趟,好不好?”刘萍坐下来,端起碗,拿筷子把一根鸡腿夹到张扬碗里,“你们年轻人,正是长个的时候,要多吃一点。”

    张扬当然不好拒绝,说道:“那能不能快点?我买好了下午三点半的火车,去苏南市。”

    “还有三个小时哩,够了,那边收完货,叫白叔叔直接送你去火车站,赶得及。”刘萍说道。

    白芷停下筷子,问道:“你去苏南市做什么?”

    “一个远房亲戚,我妈打发我去走动一下。不用多久,元宵节前赶回来。”张扬神色如常的扯谎。

    “哦。”白芷也没有深究,低头夹菜吃饭。

    吃完饭,稍微坐了坐,白芷和母亲提着饭盒,去店里给伙计送饭。

    白景明便带上张扬一起,前往收货。

    “省城有大概十家左右的古玩市场和收藏品交易市场,今天是周四,要是周末,人流量更多,尤其是天心阁和清水塘这两个古玩市场,更是人满为患,每条街上,光是摆摊设点的,就有好几百家。”白景明向张扬介绍。

    张扬喊叹道:“我省有这么多的文物玩家?十个大市场,得有多少人来养活!不入这行,不知这行的深浅啊。”

    白景明一边开车,一边笑道:“本省是文物出土的大省,马王堆挖了个坟,三年前走马楼挖了个墓,出土了14万枚三国孙吴时期的纪年简牍,听说周边还在继续考古发掘呢!县城挖出来的青铜重器,四羊方尊,更是惊艳了世界。”

    这些考古界的大事,张扬也是听说过的,闻言点了点头:“由此看来,文物这一行,还是很有钱途的啊。”

    前方是十字路口,遇到红灯,白景明停了下来。

    省城街道上,还没有车水马龙,就算大马路上的红灯等候区,也没有多少私家小汽车,更多的是自行车大军。城区也没有禁摩,挂了牌照,拿着驾照,就可以驾驶摩托车上路行驶。

    “我刚才留意了一下,清水塘古玩街,貌似店铺很紧俏,都没有转让的门面。”张扬笑道,“不然的话,我还想租一个来做着玩。”

    绿灯了,白景明启动车子,摇了摇头:“千万别抱着这样的心思来做生意,古玩不比其它行业,你请两个店员看店就行了,古玩这行水太深,假货太多,规矩又严格,除非你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照料,要不就是能请到极为信任之人,还得懂古玩这一行的人,来当朝奉,不然的话,你就是拿钱打水漂玩,还不如当个收藏家,平时玩玩也就够了。”

    这是肺腑之言,不是亲熟不与谈。

    张扬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

    他忽然想到一事,谨慎的说道:“白叔,你想过搬迁吗?”

    “什么意思?”白景明不解的反问。

    “就是把店子搬离清水塘古玩城,到天心阁那边去开。”张扬不能多说了,再多说,就剧透了,只能提醒他,“天心阁古玩城的生意,会比这边好做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