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八十章 从来富贵险中求
    张扬几乎没有思索,缓缓点了点头。

    青铜器,不是不能收,但要看来历。

    如果是从拍卖会、正规文物商店,或者知晓来历的个人藏家手里购买,那是可以的。

    这个老金头,一看就是土夫子,现在又是在老韩的店里交易,中间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错差,很可能引火烧身。

    但是,只要处理得当,这生意还是可以做的。

    白景明问道:“你再帮我掌下眼,这是真的吗?”

    张扬一听他这么说,便知道他动了心,说道:“在古玩行的分类中,金石排在第一,而金又是排在最前面。这个金,最初所指,并非金器,也非泛指金属制品,说的是就青铜器。青铜器刚铸成之时,是金黄色的,随着岁月的侵蚀,慢慢变成了青灰色,或者青绿色。这两个器物,很明显是在土壤深处,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暗无天日的岁月,器身上形成了一层绿斑,这是自然氧化的结果,不是任何做旧手法可以达到的,就跟树的年轮一般,是生长于器物本身,不是附着在上面的,这是做不了假的。”

    白景明苦笑一声:“我真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

    “白叔,这是何故?”张扬问道。

    “那些钱,要是不被罗贵民他们骗走,那我就有钱收购这两个明器了。可惜了,我现在手头,没这么多的现金。”张景明一脸无奈。

    一文钱难得英雄汉,何况这是二十万?

    张扬之前也曾因为五毛钱,不能给妹妹买麻油饼,而经历过这种难受的滋味,自然理解白景明的苦衷和心痛。

    “太贵了。”白景明摇了摇头,“我买不起。”

    “白老板,那你出个价嘛,你价都不还,怎么知道自己买不起呢?”老金头貌似老实的眼睛里,闪着世故和市侩的光芒。

    白景明想了想,说道:“两件一起,三担水,我还能收得下。超过这个数,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三担水?”老金头伸出右手三指手指头,将头摇得像拨浪鼓,失声说道,“这怎么可能!买一个都买不到。我虽然不懂这些,但我知道这货值钱,低了我不会卖!我再找买家吧!”

    张扬心想,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干的就是阴阳买卖,吃的是死人饭,早就不惧不畏了,今天这买卖要是不成,指不定他们卖到哪里去呢!

    “等等,”张扬拦住他,说道,“你报的价,也太高了。你告诉你,这些货,不比其它,想出手其实也挺难的,一般正规的古玩店,不会收你的货,私人大藏家,你也难得结识,而且这货提来带去的,很容易露出马脚,被公安盯上,你吃不了兜着走,指不定就要进局子里蹲上十年。”

    “你吓唬我?”老金头冷笑一声,眼中寒光闪闪,“我还真不是吓大的!谩说你们这里,便是阴曹地府,我也敢闯一闯!小伙子,别跟我来硬的,更别跟我来阴的,老子就是吃偏门饭的,什么没见识过?急了什么事情我都干得出来!”

    “好好谈生意,你逞凶露狠做什么?”张扬淡淡的道,“捞偏门的,就是见不得光,这一点,你还必须承认。这样吧,两样货,七担水,你就留下,多一分,我们也不要了。不卖的话,你就走吧!”

    “嘿嘿,七担水?”老金头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我今天真是急等钱用,不然,这货我不会出手!”

    张扬见他松口肯卖,便问道:“这簠还少了个盖子,你能找来吗?”

    “那找不着了,早丢了。这货我早得手了,一直没机会脱手。”老金头摇了摇头。

    张扬叹了一声可惜,说道:“那不行,少了个盖子,这器物就大打折扣了。少一担水吧!六担水就勉强收了。”

    “我嬲!”老金头是个粗人,脏话连篇,“这么会还价?算了,算了,我只求脱手,亏就亏吧,反正是吃偏门饭,吃不饱,饿不死就得了!”

    白景明为难的道:“小张啊,我真拿不出这么多的现金,看来,只能跟他说声抱歉了。”

    “六万都拿不出来了?”张扬一讶。

    “身上钱本就不多了,现在要靠卖掉店里库存,才能套出现金来周转。”白景明黯然一叹,“不然,过年前,刘萍也不会跑去跟罗贵民理论了,不就是想拿回点现金嘛!”

    “喂,白老板,你出了价,到底买不买啊?”老金头一脸不耐烦的问,“我还有事,得尽快赶回家去,晚点连车都没得搭了。”

    白景明赔着笑脸道:“不好意思啊,老金头,我手里没这么多的现金,所以,这明器,你还是另寻买主吧!”

    “什么?”老金头生气的瞪眼,“我虽然是乡下人,但也知道这行里的规矩,你们出价又不买,拿我耍猴玩呢?告诉我,你哪家店的?我砸你招牌克!”

    张扬沉喝一声:“你急什么急?刚才出价的人,是我,又不是白叔!”

    “呃?”老金头怔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扬,“你们,不是一伙的?”

    张扬淡淡的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他是一伙的了?”

    白景明愕然,不知道张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以为他是想把出价不买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呢!

    毕竟,张扬是个自由人,没有店铺,拍拍屁股走人,你想找到也难了。

    “那、那你出价做什么?”老金头愤怒的道,“你一个小孩子,又不买我的货,拉着我说半天!真是的!”

    “谁说我不买了。”张扬的话,再次让人吃惊。

    “你买?”老金头上下打量张扬,咧着嘴,摇了摇头,“六担水啊,你拿得出来吗?”

    白景明低声道:“小张,不用管他,他一个土夫子,在这里不敢拿我们怎么样,我们走便是了。”

    张扬微微一笑:“白叔,我倒是真想买下来,你不介意吧?”

    白景明愣道:“你买?那当然可以啊,我不介意。只是,你有这么多的钱?”

    张扬嗯了一声,取下背包,打开外面的小袋子,从里面取出用报纸包裹好的钱,正好六万!

    任何时候,他的钱,都是分开存放的。

    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钱财也不要放在一个口袋里。

    因为一旦失去,就是全部。

    这样的理财观念,张扬还是懂得的。

    白景明、老韩还有老金头,三个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一个小伙子,背了个旧书包,没想到随便一拿,就是六万块钱!

    真是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啊!

    张扬把钱递给老金头:“你点点!”

    老金头啊了一声,也不废话,拿起钱,正面点了一遍,反过来又点了一遍。

    “没错,一张不少,一张不假。”老金头说着,解开外套的钮扣,露出里子来。

    好家伙,他的衣服,看上去破破烂烂,里面却暗藏玄机,缀满了小口袋!

    只见他把六万块钱,分成十二份,往每个口袋里塞进一份,然后再将衣服扣上。

    从外面看,谁也不知道,这农民模样的人身上,装着六万块钱的现金。

    张扬心想,这人也是红尘中翻过筋斗来的,都成精了。

    老金头钱财到手,笑着问张扬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张扬略带警觉的问道:“怎么了?”

    老金头嘿嘿一笑:“你别紧张,我没有恶意。刚才看你很懂古玩,所以想结识你这个朋友,将来或许有机会合作哩!”

    张扬心念一动,并没有报出家门,而是老稳的说道:“你要是有事找我,就到白叔店里,和他接洽就行了。”

    “嗯,那就这样,我先走了。”老金头拱了拱手,“那就恭喜发财!”

    他能找到老韩,也就能找到白老板,这一点自不必多言。

    说完,他便出了门,眨眼间消失在远处。

    张扬拿出牙人的拉纤费用给老韩。

    老韩连忙将手一推:“你这是侮辱我的人格!我和白老板是什么交情啊?别人可以收你的钱,我不能收。你再这样,我下次就不敢当这个中介了。”

    白景明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交情是交情,规矩是规矩。老祖宗留下来的,成三破二,这是你应得的。谢谢你了,老韩,那我们就先走了。”

    张扬把钱放在老韩的柜台抽屉里,说道:“老韩,你是个好人,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信不信在你。”

    “什么事?”老韩的注意力,成功的被张扬吸引了。

    “我看了看你盘的核桃,颜色有些暗沉,你最好检查一下肝功能。”张扬真诚的说道,“大正月里,说这些不吉祥,我本不想说的,但此地一别,未知后会何期,见你为人仗义,所以说了出来,你要是信,就去医院检查下,要是不信,当我没说好了。”

    说完,他提着黑袋子,和白景明出来。

    这个钱必须给,一是辛苦费,二来,也是封口费。老韩收了钱,也成了利益链上的人,一损俱损,就不会耍什么诡计了。

    回到车上,白景明道:“小张,买就买了吧,这是稳赚的。”

    张扬点点头:“可不是嘛。这么好的金石器物,上哪里找去?”

    白景明沉吟道:“小张,你要么转移收藏,要么赶紧脱手,千万别留在家里,以免夜长梦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