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八十三章 十里红妆万工轿
    黄丹提着袋子,送张扬到门外,躬身相送:“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张扬摆摆手,把旧衣服拿出来,装进书包里,扬长而去。

    “黄丹,你看到没有?他书包里面,全是钱!全是钱!天哪,那么大一包,怕有几十万?”女导购像个花痴一般,又是跳,又是舞,语无伦次。

    “我早就说过了,人不可貌相。”黄丹轻轻摇头,“他一进门,我就觉着,他与众不同,气质出众!人家穿着普通,只是低调,并不代表人家没钱。”

    “哎,你怎么不留他的姓名和住址啊?多好的机会,他长得那么帅,那么高,还那么有钱!”

    “你想要,你去问啊!喏,还能追上去呢!不过,你没听见吗?人家有女朋友了,感情还不错哩!”黄丹伸出食指,在同事额头上轻点一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嚎!为什么!为什么好男人都成了别人的男朋友?”

    “因为,你看不起好男人啊!”黄丹回敬了一句,然后扑哧笑了,幽幽的道,“如果有个男人,肯拿我的姓名,在他经常买的男装店里办卡,还把他的钱交给我,让我给他买所有的衣服,那我就嫁给他!”

    “是吗?那你说,那个叫苏苓的,能嫁给他吗?”

    “不论她嫁不嫁,都是个幸福的女生。”

    此刻,张扬正准备去找这个别人眼里幸福的女生。

    他路过一家银行,进去把钱存了。

    现在不比以后,卡里的钱,在手机上或电脑上按几下,就能自由转出转进。异地取款转账,都是要收手续费的。

    但为了安全起见,张扬还是先存了再说,只留了几千块钱在身上零用。

    苏苓的家,张扬每年都要来一次,轻车熟路。

    经过一家报刊亭,张扬买了份苏南市地图。

    根据刚才记忆的路线,他很快就从地图上定位到了面包车停靠的乡村。

    他把地图收进书包,坐公交车前往苏苓家。

    走进庙堂巷,仿佛一下子穿越回几百年前,明清时期的建筑,宽大的石板路,斑驳的灰墙,低矮的民宿,若是下一场小雨,就有了雨巷的味道。

    张扬来到苏苓家门外。

    忽然,他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是啊,她的故乡,曾经也是他的半个家哩!

    苏苓是苏南市本地人,祖上就在此居住,虽然是城里人,但生活并不算富裕。家里老房子,被划成了旅游重点保护区,不得拆迁。别人家随便拆迁一下,就身家千万,而她家却得不到拆迁补偿。

    老房子在LC区,来这边的旅客,大都是匆匆过客,虽然感叹老城的美好,但真要在这边住,却又不愿意了,毕竟生活条件不如大酒店方便。

    于是,这样的老房子,只能当摆设。

    苏苓的爷爷、奶奶、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职工,工资并不高,在城里,也就够过生活。

    后来,苏苓的父母,在XC区置办了套小居室,就搬了过去。爷爷奶奶舍不得走,就一直留在老房子,直到双双离世,老房子渐渐年久失修,也就闲置起来,成了景点的点缀。

    今年,他们应该都住在这老屋里。

    只是,找个什么借口,进她家的门?

    不能显得太过突兀,又要取得他们的信任和好感。

    张扬一直想来见苏苓,但真到了她家门口,才发现最重要的问题,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就是她不记得他了。

    他们现在是两个世界的陌生人。

    没有同校同学这层关系,他还能认识她吗?她还肯接纳他吗?

    张扬正自思索,忽然一阵响亮的鞭炮声传了过来。

    噼里啪啦!

    “哦!新娘子来啰!”一群小朋友,追逐嬉戏,跑了过来,把张扬挤着靠墙站。

    紧接着,唢呐、锣鼓声暄天而来,一顶大红花轿,四个轿夫抬着,跟在一个牵着白马、穿着中式新郎服的青年男人后面,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苏南市本地,流行中式婚礼。

    看到这个场面,张扬就不由回想到自己和苏苓以前的婚礼。

    苏苓的父母执意要求,采用中式婚礼仪式,结果,张扬还是选择了简单现代的婚仪,在酒店摆酒,司仪主持,互换戒指,三杯酒下肚,就完成了仪式。

    以前年轻时,觉得这样的婚礼洋气,现在忽然看到别人家举办的中式婚礼,顿时觉得喜气洋洋,这才叫嫁娶,这才有婚嫁的气氛和仪式感啊!

    当初,苏苓父亲生气的说,结婚这样的大喜事,女儿穿个白纱裙子,太不吉利了。

    张扬笑着回了一句,说白色代表真诚与纯洁。

    苏父当时冷哼一声,说,纯洁?现在的男生和女生,在学校谈恋爱时,就不纯洁了!

    这句话,令张扬汗颜了许久。

    回忆总是让人温馨。

    如果再来一次,张扬一定会尊重长辈的要求,给苏苓一场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喜喜庆庆的中式婚礼。

    巷子两侧的房门,次第打开来,很多人跑出来看热闹,大人们乐呵呵的,小孩子们围着花轿跑。

    “现在的花轿,不比以前了。”一个老奶奶,歪着嘴巴笑道,“想当年,苏南城里最大的富商娶媳妇,用的是万工大轿,得八个人抬着,比皇后的轿子还要豪华气派哩!”

    张扬认得她,正是苏苓的奶奶。

    “苏奶奶,这怎么可能啊?普通人家的女儿,能坐比皇后还豪华的轿子?”有个年轻女子不信的问。

    “怎么不可以?你们没听说过康王赵构的故事吗?”老奶奶嘴里的牙,跟张扬奶奶一样,掉得差不多了,一说话就漏风,但说出来的话,又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什么故事啊?苏奶奶,你快说说。”听的人都缠着老人家要听故事。

    “相传啊,北宋南渡,康王赵构受了浙东女子救命之恩,当上皇帝后,特地赐下圣旨,浙东女子尽封王,古代浙东女子出嫁时可以坐五岳朝天、极其豪华的朱金木雕万工轿,其豪华程度甚至远远超过皇后用的花轿。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翻历史书嘛!”老奶奶笑呵呵的道。

    张扬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心里一阵温暖。

    这就是苏苓奶奶啊!

    他走过去,搭话道:“苏奶奶,那您出嫁时,有没有坐过万工轿?”

    苏奶奶看了张扬一眼,咧着嘴笑道:“我可坐不起。那万工轿,朱金木雕,五岳朝天,金箔贴花,耗费万时,富丽堂皇!过去新娘子乘坐一次花轿,要花一石米的代价向贳器店租赁,只有城中豪富才租用得起。花轿的前方,要有男、女方的迎亲仪仗,仪仗的阵势包括高灯,中乐队和西乐队。花轿的前面是轿前担,花轿后面还有一顶小轿,坐着作为压轿人的新郎的兄弟。小轿后面跟着的是浩浩荡荡的十里红妆。坐这种花轿的新娘是一辈子的荣耀哪!”

    旁边的妇人们,都露出艳羡和神往的眼神。

    万工大轿,红里红妆!

    比皇后娘娘出嫁坐的轿子都要好,那是何等的热闹喜庆!

    难怪当年苏苓父母极力要求中式婚礼,就是想让女儿也荣耀一次。

    “苏奶奶,请问,这样的万工大轿,哪里有买?”张扬忍不住问道。

    “买?呵呵呵,买不到啰,技艺早就失传啦!那万工大轿,采用的是榫卯结构联结,通体上下,没有一枚钉子。轿子由几百片可拆卸的花板组成,没有特设的轿门,迎亲的时假,有专门的拆轿师傅跟随在迎亲的队伍里负责拆卸,使新娘子方便出入。你们想想,现在哪个木工,有这样的巧手?千工床,万工轿,有钱也难买到啰!”

    张扬心想,博物馆里就有万工轿啊!

    自己要是能学到木器类的复制技术,那肯定可以复制出来!

    这时,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奶奶,你在看什么热闹?”

    是苏苓!

    张扬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清秀绝伦的少女,轻轻盈盈从院里走过来。

    此刻的苏苓,年方二八,正是女子一生中最好的年华。

    如果说“女人是水做”的,那么苏苓可算是“山泉水做的”,苏苓灵动温婉的气质在人群中很容易区分开来。

    苏苓的肌肤,西子湖水一样的滑腻光洁。那一方水,本身就是清风徐来吹弹可破的。那一方土,本身就是膏泽丰腴细腻柔顺的。

    苏苓的声音再大再高,也不过太湖水面细雨中的涟漪。不是说出来的,而是漾出来的。因此,既使她的声音停止下来,哪怕人影也瞧不见了,你还是能感到一种东西在空气里漂浮、萦绕,很难一下子消散干净。

    如湖面上的涟漪,虽然用肉眼看不见了,但你仍然能感到湖水,还是在轻而又轻地荡漾,想还似原来的平静,是很难的。

    苏苓的气息,再不芬芳,至少也是无香的真水。而稍一芬芳,就是空谷幽兰了。空谷幽兰闻见空谷足音,这一抬头,满山谷的花草树木都要羞得低头。

    苏苓这滴墨,淡得很,笔画写在柔软白净的徽宣上,不留心是看不见的。

    苏南市老房子多,青苔长得院子里都是湿湿的绿意。久而久之,这种湿湿的秀美就侵入苏苓的骨子里,水灵中带几分轻愁。

    苏苓走过来,正好一抬眼,瞧见了张扬,洁白的脸上,泛起潮红。

    她脸上的这种又红又白,如春天初绽的桃花瓣的水色,像新浴后的吹弹欲破。

    不着红脂真粉黛,轻言巧语自俏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