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八十四章 未来不在我还在
    两个人就这么不期而遇,所有的安排和谋划,都不及生活这么灵巧和恰好。

    张扬微微一笑,在心里说道:“苏苓,你好,我来了。”

    苏苓轻盈的走到门口,好奇的瞥了张扬一眼,挽着奶奶的手,站在门槛处,朝外面的迎亲队伍看了一眼,嫣然笑道:“这是后街刘大哥娶媳妇了吧?这花轿好漂亮啊。”

    “是的哩。囡囡,你将来结婚,要坐上比这更漂亮的花轿!”奶奶慈祥的笑了笑。

    “奶奶,我出去瞧瞧。”苏苓笑着,迈出门槛来。

    迎亲队伍慢慢走近,新郎倌高兴的朝左右邻居拱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忽然,一挂鞭炮,窜入马腹下,剧烈的爆炸,惊扰了马匹,它扬起前蹄,发出一声嘶鸣,然后挣脱缰绳,狂奔而来。

    巷子就这么大,马匹冲撞起来,人群避无可避!

    苏苓花容失色,怔在原地。

    惊马来之何速!眼看就要撞上苏苓。

    说时迟,那时快,张扬一把抱起她,一个转身,背对着巷子,往苏苓家紧跑两步。

    惊马擦着张扬的背跑过去,马尾巴甩起来,扫中张扬的头。

    “苏苓,你没事吧?”张扬松开她,急切的问道。

    苏苓被他护在怀里,有惊无险。

    她俏脸绯红,微微摇头:“我没事,多谢你救了我。哎呀,你脸上受伤了哩。”

    张扬这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

    他左边脸上,被马尾扫中,现出血痕。

    “一点小伤,不碍事。”张扬望着她,憨憨的一笑。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是谁啊?”苏苓好奇的问。

    刚才情急之下,张扬露出马脚,在不认识她的前提下,叫出了她的名字。

    张扬心里说,我是你老公啊。

    “我刚才听见有人这么喊你,你不叫苏苓吗?”张扬急中生智,随口答道。

    刚才情况危急,苏苓也记不得,是否有人喊过自己的姓名,嗯了一声:“我是叫苏苓。”

    那马奔跑一阵,被几个人制住,牵了回来,婚礼继续,仪仗队往前去了。

    苏苓看着花轿的眼眸里,充满了向往和憧憬。

    每个女生心里,都有一个花轿梦吧?

    “你将来出嫁,能坐上万工大轿,比这个豪华万倍。”张扬在旁边说道。

    “万工轿啊?我可不敢想。”苏苓嫣然一笑,“你跟我来。”

    她朝屋里走去,同时朝他招了招手:“来啊。”

    张扬走进熟悉的院落。

    “你等等,我去给你打水洗脸,涂点药水消炎。”苏苓招呼他进入屋里,搬来一把椅子,请他坐下来。

    苏奶奶拄着拐杖,颤魏魏的走了进来,坐在张扬身边,慈爱的问道:“孩子,你是哪里人啊?叫什么名字?”

    “奶奶,我叫张扬,是福田县人。”张扬恭敬的回答。

    “福田县?”苏奶奶笑道,“我这辈子,连省城都没去过,外面的世界,更也不知道有多大哩!”

    “奶奶,福田县离我们这远着呢!”苏苓端着一盆温水过来,笑道,“你当然没听说过了。”

    她拧开毛巾,递给张扬:“这是干净毛巾,你用吧。”

    “谢谢。”张扬接过来,一看就知道是她自用的毛巾,上面有股淡淡的香味。

    张扬洗脸的时候,才知道伤口有多痛!

    热水敷到伤口上,他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痛吗?”苏苓拿来棉签和药水,伶俐的点了点药水,要给张扬擦伤口。

    张扬伸手去接:“我自己来吧。”

    “你也不看见啊。你是为了救我受的伤,别不好意思。”苏苓手一躲,两个人的手,正好碰在一起。

    她像触电一般缩了回去,脸上泛起朵朵红晕。

    张扬老实的坐着,任由她擦完伤口。

    “张扬,你一个人来这边旅游的吗?”苏奶奶双手撑着拐杖,放在下巴处,看着张扬问道。

    “是的。”张扬笑道,“早就听说这边景色好,一直没有机会来。来了才知道,不虚此行哩!”

    “那你住酒店啊?安全吗?”苏奶奶问。

    “奶奶,我今天才到,还没入住呢!”

    兴许是张扬奋勇救人,让苏奶奶对他有了好感,又或者是张扬嘴甜,一口一个奶奶,把她哄高兴了,她乐呵呵的道:“要不,你就住咱们家里?我家有张客房,就是环境比不上酒店……”

    “好啊,好啊!”张扬笑道,“谁说这里环境差了?我觉得比酒店还要舒服呢!我按酒店的标间价,算钱给你们。要是方便的话,你们能不能提供我的饭菜?我一并算钱给你们。还有,你们有没有熟悉的导游,帮我请一个,一个人旅游,哪些景点好,哪些地方必去,我都弄不清楚。”

    “哎呀,还找什么导游啊,费那个钱!我家囡囡,就是苏南的活地图,从小四处野惯了的,哪里都熟悉,就让她带你四处逛逛好了。”苏奶奶笑眯眯的道。

    “那更好了。”张扬微微一笑,这正是他想要的目的啊,“那就麻烦苏苓了。我按导游的标准给你开工资。”

    “提钱多俗啊。”苏奶奶道,“你能来我家,能救下囡囡,这就是缘分。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出门在外,就是靠朋友。能帮的,我们自然要帮。”

    这真是意外之喜,完美的解决了张扬接近苏苓的难题。

    苏苓把水端走,去客房整理床铺,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被褥。

    午餐时间很快到来,苏苓父母回家来,看到张扬,免不了一番动问。

    苏父名清和,是市电厂的一名技工,母亲冯爱英,是街道办党工委的干事,负责后勤仓库的保管工作。

    别看苏清和的固定工资比冯爱英高,但真正拿到手的收入,却比不上妻子,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哪怕是最低级,如冯爱英这种,只要你会捞外快,福利永远不会少,而且大都是灰色收入,上级不会查,也查不到你头上。

    张扬记得,后来苏家买小居室的钱,大都是冯爱英所出,这大大提高了她在家庭的话语权。

    苏清和对张扬这个单独旅行者的身份,持有怀疑态度,但见张扬年纪轻轻,穿着得体,言语有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为了避免引起苏家父母的反感,张扬并没有对苏苓表现得过分热心。

    漫长的人生经历,教会了张扬一件事:你越想得到的,越会好事多磨。

    两个陌生人,从认识发展到婚恋,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尤其两人现在年纪都还小,操之过急,也于事无补。

    能提前认识她,并给她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这就足够了。

    感情的事,以后慢慢发展。

    以前都能把她追到手,张扬有这个自信,今生更能护她一世。

    席间,听说苏苓要当张扬的向导,冯爱英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苓苓,下午你去我们街道办,党支部和党工委举办春节送温暖,义演义卖活动,你不是很会唱歌跳舞吗?上那么多的培训班了,今天正好派上用场,上台表演个节目吧,筹集到的善款,都会捐给辖区的敬老院,很有意义。”

    “哦。”苏苓无奈的答应一声,然后抱歉的看了张扬一眼,意思是无法给你当向导了,万请见谅。

    张扬微微一笑,心想只要能认识你,还怕以后没有时间相处吗?何必急于这一时半会?

    “阿姨,你们街道办举行义演义卖活动,我能参加吗?”张扬问道。

    “你?你不是来旅游的吗?该去哪玩就去哪玩。”冯爱英瞥了他一眼,今天的义演义卖,本来就没苏苓什么事,是她不想让女儿单独和这个陌生男子在一起,硬生生想出这个主意来。

    张扬笑道:“我还要在苏南待好几天哩,多的是时间去玩,这么有意义的爱心义举,我也有义务参与。”

    苏苓感兴趣的问道:“你也会唱歌跳舞吗?”

    “嗯,跳舞不会,唱歌嘛,我是业余十级,最高等级是一级。”张扬风趣的回答。

    苏苓扑哧一笑:“那你表演什么?”

    “我去卖点东西。”张扬眨眨眼,“不管卖多少,都捐出去。”

    “你一个人出来旅游,有什么东西好卖的?”冯爱英好奇的问。

    “才华。”张扬的回答,更让大家摸不着头脑。

    苏清和不解的问道:“才华?哪方面的才华?”

    张扬卖了个关子:“到时自然就知道了。”

    苏奶奶牙口不好,只喝了一碗稀饭,就放下碗筷,带着慈爱的笑,说道:“我家囡囡去表演啊?那我也要去看。”

    “妈,你一把年纪,去凑什么热闹啊?”苏清和劝道,“那边人太多,小心挤着你了。”

    张扬听见苏奶奶打了个饱嗝,便放下碗筷,起身走到茶水桌边,拿了只杯子,先从热水瓶倒了小半杯热水,然后又从凉水壶里倒了些冷开水,端过来递给苏奶奶:“奶奶,您喝水,小心别呛着了。叔叔,阿姨,老年人更爱个热闹,一个人闷在家里,怪无聊的,要不,我和苏苓就带她一起去看看吧?你们放心,我们一定照顾好她。”

    苏家人都吃惊的看着他。

    仿佛这一屋子的人,都是客,只有张扬才像个主人!他不仅关爱老人,还知道家里的东西摆放在哪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在这里生活过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